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3章 022

    昙花一现即逝去

    ~

    越想,尉迟寒风的心越紧,原本平静的心也变的慌乱,生怕这个是调虎离山计!

    夜冷听后,也来不及细想,如同尉迟寒风追出来般,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往王府行去……

    待他们飞离,黑暗中,冥殇抱着琴缓缓走出,嘴角噙着淡淡的嘲笑。

    所谓:关心则乱!当一个人太过在乎另一个人,就会对那个人失去判断能力……

    果然如他所料,尉迟寒风对苏墨的情是真,不止真,而且深!

    既然如此,他就不会让苏墨有机会知道!

    冥殇又倪了眼黑暗的城墙,抱着琴转身离去……

    离去时,嘴角噙着一丝阴戾的笑意!

    他这次收获颇丰,不但知晓了冥御的存在,更加知道了一件关于尉迟寒风的事情……苏墨,他折磨你的,我早晚会替你讨回!

    +++++++

    尉迟寒风回到府中,脚步疾驰的向北小院行去,萧隶茫然的看了看,见夜冷紧随而至,一把拖住了夜冷,问道:“人追到了吗?”

    夜冷倪了眼萧隶,冷冷道:“没有!”

    “没有?”萧隶显然不相信,王爷的轻功他是知晓的,天下间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和他比拟!

    夜冷淡漠的甩开萧隶,此刻他心里着急苏墨,他刚刚想抬脚,可是,转念一想,王爷已经过去,他去了也是多余,随即冷漠的看了眼萧隶,缓缓的说道:“王爷猜想,那人是黛月楼主!”

    “黛月楼?大陆上第一杀手组织的黛月楼?”萧隶语气急切的重复着。

    夜冷冷哼了声,不屑的说道:“这天底下有几个黛月楼?你以为是你寻花问柳的花满楼吗?”

    萧隶嘴里一个哽噎,随即说道:“什么叫我寻花问柳,我哪里有寻花问柳……那花满楼只不过是看歌舞姬表演的地方……”

    “哼!”夜冷不屑的看了眼萧隶,不再理会他,径自离去,身后传来萧隶谩骂的声音!

    尉迟寒风急促的脚步在北小院停下,轻轻推开门,看着里面睡的极沉的苏墨和紫菱,悬着的心徒然一落,适时,嘴角不免浮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她这样淡漠的性子又岂会得罪人?又岂会有人请了黛月楼的人来杀她……

    想着,他深深倪了眼苏墨,轻轻的退了出去,往寒风阁行去!

    他和军机大臣以及众将在宫里商议边关的事情,刚刚回到府就听闻魔音,那样的声音有着暂时控制人心智的功效,一般来说,如果不是针对的那个人,旁人不会武或者不懂音律,都不会听出端倪!

    到了寒风阁,萧隶早已经恭候在那里,尉迟寒风跨着步子,冷漠的吩咐道:“加派暗卫在府内,另外……留意下府里最近有何不妥……黛月楼主亲临,必然不是一般的目标!”

    “是,属下刚刚已经又增派了暗卫!”萧隶垂首回道。

    尉迟寒风点点头,冷然道:“如今边关事态紧急,难保不是梓国花重金请来的,将暗卫布在黎玥城各处,尤其是几位将军和军机大臣的住所,如今关头,本王容不得一点儿的差池!”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萧隶应声,急忙退了出去,如今一战箭在弦上,如果一个闪失,所有的部署都将崩盘,另可小心防备也不能出了意外!

    待人走后,尉迟寒风轻轻揉了揉额头,阖眸假寐着,突然问道:“本王赐给你的南海东珠呢?”

    夜冷看了眼尉迟寒风,随后微垂了眼睑,不疾不徐淡然的回道:“属下给了苏墨,想着奴婢的用度有限,她怕黑!”

    王爷问起,他不打算有所隐瞒,对于王爷,他也没有必要隐瞒!

    尉迟寒风睁开眼睛,眸光变是深邃,缓缓问道:“走出这么多年的梦魇了?”

    夜冷嘴角突然间噙了丝自嘲的笑意,随即嗤笑说道:“跟了这么多年,就算那珠子有定神的效果……属下依旧无法挥去那份痴缠,留在身上又有何用?!”

    尉迟寒风微叹的看了眼夜冷,半响,说道:“下去休息吧!”

    “是!”夜冷躬身一礼,缓缓退下,临关上房门那刻,他瞥见尉迟寒风眸底那深邃的悲恸。

    他们二人此刻都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那颗南海东珠,苏墨的思绪没有完全陷入冥殇的魔音之中,如若不是那颗南海东珠,也许冥殇那刻会不顾一切的带走苏墨。

    冥殇多年后想起时,冷漠的脸上带着凄凉,他苍凉满怀的看着苏墨,平静的说道:“早知道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当初也许我会抛下所有仇怨带你离开,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你……”

    这一夜,除了尉迟寒风、夜冷和萧隶知晓了府里发生的事情外,所有人依旧沉睡着,如此过去数日都不曾再有异常,在王府暗卫的全城部署下,更是没有发现任何黛月楼的踪迹,仿佛,那夜都是虚幻。

    可是,尉迟寒风是个极小心的人,如今边关事态严重,容不得半点儿闪失,所有的重要人物依旧在王府秘密派出的暗卫下生活,只是,那些当事人却没有丝毫的发现,依旧全神贯注的研讨着边关的事情。

    经由那夜,苏墨情绪越发的低落,心里仿佛堵着一块沉重的大石,虽然知道那只是梦境,可是,却又时刻的提醒着她,她和尉迟寒风之间的利益。

    那黑袍男子一语道破了她心里总是想去逃避的问题……

    这个是日有所思夜所梦吗?

    那一黑一白的身影,不免让她想起现代的童话故事,那黑影是尉迟寒风的另一面,阴暗的一面!

    这几日,每每看到尉迟寒风,她就会忆起梦里的那句话,那人赤/裸/裸的言语直击她的心扉……

    她曾经午夜梦回时,想过问他这个问题,为何要骗她?难道……大半年的相濡以沫竟是一点儿真心都没有吗?就只是为了他娘的病吗?

    可是,当人在跟前时,看着他嘴角那抹不变的邪笑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时,她仿佛又知道了答案。

    何必自取其辱?!

    难道……现在的屈辱还不够吗?人又何必执念于此!

    苏墨站在寒风阁外神游太虚着,尉迟寒风和赵翌正在里面书房内商讨事情,近日,她和赵翌间的书信来往的十分顺利,有时候她都在怀疑,这些过分的顺利了些……按理说,柳翩然断然不会如此放过紫菱才对!

    正想着,苏墨突然见紫菱端着什么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她看了看禁闭的院门,想着尉迟寒风应该不会那么快出来,径自迎了上前。

    “紫菱,你怎么到这边来了?”苏墨疑问!

    紫菱撇了下嘴角,看了眼手里端着的汤盅,道:“李嬷嬷炖了汤水让奴婢端来给兰花园的主子!”

    苏墨蹙眉,彼此心里都明白,无缘无故的端东西必然有诡异,可是,身为奴才又不能拒绝,“进去后万事都小心些!”

    “嗯!奴婢知晓的!”紫菱应声,往兰花园行去。

    苏墨微蹙着秀眉看着她离去,嘴角紧抿。

    正在怔神的时候,突闻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女子嬉笑的声音,她回头看去,只见数名打扮的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歌舞姬妾向这边走来……

    苏墨恢复脸色平静,淡然的看着众人微微一福,不卑不亢的说道:“奴婢参见各位姑娘!”

    怜星媚眼微抬,嘴角含笑的看着苏墨,手轻轻一扬,柔声道:“起来吧!”

    她无论是话语还是动作,一举手一抬足间都充满了风情万种……

    可是,苏墨没有心情欣赏,某种程度上,她不愿意看见她,到底……她没有表面的那么淡漠!

    那晚苏墨哭着跑了出去,随之王爷也离开了芳华苑,别人不知道,可是,茉莉却是知道的,她本想着怜星并未曾留住王爷的心,但是,王爷却将那独立的阁楼赐给了她。

    这个婢女是什么人?她是王爷身边的随侍丫头,如果……能将她拉拢,以后飞上枝头指不定就指日可待了!

    “我没有记错,你是叫苏墨吧!”茉莉娇笑的上前,行走间婀娜多姿,柳腰轻摆动,娇媚之姿尽显!

    苏墨被她那嗲嗲的声音弄的心里发毛,脸上却平静恭谦的回道:“是,奴婢叫苏墨!”

    茉莉浅笑,轻声道:“姐妹们来府里也有些时日了,今儿个合计着去给柳侧妃见个礼,这太阳也挺大的,你就退下吧!”

    苏墨应声退了两步,向寒风阁行去。

    茉莉的心思岂会逃过别人的眼睛,这里的歌舞姬妾哪个不是经历沉浮俗世,哪个不是见过世面的,她想拉拢苏墨好接近王爷,众人心里明了。

    怜星暗自冷笑,说了句“姐妹们,走吧!”随后率先抬了步子往兰花园行去。

    这些人都只知道那柳翩然是王爷自小的青梅竹马,却不知道苏墨就是那被贬了的正妃,竟然妄图讨好她,哼,活该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心里如此想,可是,脸上却依旧娇笑着……

    她不若她们一般的心思,对于王爷,她也没有必得之心,像她们这样的风尘女子,只有真金白银是最靠得住的!

    如今黄大人给的丰厚,在王府里过着安逸的生活,又不用整天对着那些肠油满贯的各色人嬉笑献殷勤,她自是乐的很……

    只是,她不懂,黄大人为何送她进来不是为了巴结王爷,而是……

    “麻烦通报一声,芳华苑里的各位姐妹前来参见侧妃娘娘!”茉莉高傲的声音打断了怜星的思绪,她轻倪了眼,有些不满!

    茉莉一见,顿时怒由心生,在怜星未曾来时,怎么说她也是王爷最为宠爱的,可是,她一来,王爷竟是很少看她!

    她们怒目相向,别个姬妾乐的观看,每个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希冀有朝一日做了王府的主子,那怕就是个妾也是好的!

    这边群芳争艳,暗流涌荡,苏墨站在寒风阁外冷眼旁观,这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此多的莺莺燕燕,可真是好几出呢!

    自那日过后,一是尉迟寒风好似特别忙,除了这几日偶尔会去那边看看歌舞听听曲儿,并未曾留宿,也幸好再未曾留宿,否则……她不能保证,会是什么的情况!

    这兰花园和寒风阁前的情形全部没入树荫后傅雅和宝珠的眼里,二人不免嗤笑,女人多的地方果然是非多!

    “主子,这王爷到这会儿都未曾出来,你确定等下赶得及吗?”宝珠凝望着寒风阁的院落,顺带的扫过淡然站在那里的苏墨。

    傅雅摇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确定……如果他没有赶得及,那也只有下次了!”

    “唉,倒是真想看看,这样的情况苏墨和王爷如何应对……主子,你说……依照苏墨的个性,会不会就忍下了!”宝珠猜测着,眸光更是来回的瞟着。

    傅雅耸耸肩膀,看着远处的苏墨,缓缓说道:“紫菱为了她吃了那么多苦,依照她的性子……”说着,看了眼兰花园,道:“唉,看来今天就只能如此作罢了,按照时辰,这个时间想来药效已经发作了……”

    如果王爷和赵翌事情没有商讨完,这园子里发生了别的事情也断然不敢去惊扰了他的,这是谁都知道的规矩!

    “主子,王爷和赵翌一起出来了!”

    正在傅雅欲放弃时,宝珠晃了晃傅雅的衣角,她回眸看去,果然,赵翌正在和尉迟寒风拜别着,身后还跟着萧隶和夜冷!

    “天都要助我,没有办法!”傅雅笑着说道。

    宝珠却蹙了眉头,焦急的看着兰花园的门,道:“怎么没有人出来请大夫……不会是药效不对吧……”

    “别急,这王爷和赵翌的事情商讨完了,也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傅雅淡然的说了句,起身离去,后面的戏她不会去看,事后自然会有人给她说!

    正当二人转身离去时,就听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

    “王爷,不好了,主子吐血了……”一个兰花园的小婢女一出兰花园,见尉迟寒风在外面,顾不得其他,急忙喊道。

    尉迟寒风听后,微微蹙眉,说了句“夜冷,去唤大夫!”后,甩了袍袖往斜对面的兰花园行去!

    苏墨听后,第一个反应是紫菱在园子里,想也不想的跟着跑了过去。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去了,赵翌等人不明究竟,却也心存担忧的跟了过去……

    适时,兰花园内乱作一团,来拜会的姬妾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次来,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紫菱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纸鸢气急败坏的指着骂道:“快说,你给主子的汤盅里加了什么?”

    紫菱一听,头摇的仿佛是拨浪鼓,惊恐的看着柳翩然那苍白的脸,急忙说道:“奴婢不知道,这个是李嬷嬷交给奴婢的,奴婢只是负责端过来的……”

    “住嘴……”

    “啪”的一声,纸鸢已经狠狠的甩了紫菱一巴掌。

    姬妾们一个个看着,都有些惊呆,在看看柳翩然嘴角溢出的血丝,有些人不免心里打着颤儿,不知道等下会不会将火惹到了自己的身上!

    “王爷驾到——”

    外面传来通传声,所有人纷纷眸光看向门扉处,只见尉迟寒风冷寒着脸大步踏了进来。

    “参见王爷!”

    尉迟寒风无心理会,径自走到柳翩然面前,拿起她的手腕搭着脉,半响……深深拧了眉头。

    紧随而至的苏墨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紫菱,上前蹲在她面前,在她耳边细语安慰了声,随即眸光看向尉迟寒风,微抿了嘴角,握着紫菱的手有些颤抖。

    那会儿就觉得紫菱来送东西会有什么猫腻,这柳翩然为了对付她们,竟然对自己下手……

    尉迟寒风眸光微瞥了眼跪着地上的苏墨和紫菱,狭长的眸子扫过一侧的汤盅,起身拿起置于鼻间嗅了下,方才冷声道:“你们谁身上带有尾齿花囊?”

    众人相互看看,最终,怜星一脸茫然的上前一步,道:“回王爷,奴婢的香囊是尾齿花的!”

    尉迟寒风眸光罩了一层狠戾,冷冷道:“将怜星拖下去,仗毙!”

    他的话一出口,一整个屋子的人都惊愕了,苏墨疑惑的看看怜星又看看尉迟寒风,突然,有股寒气从脚底渗入心房,不由得微微打了个抖。

    怜星花容失色,猛的跪倒在地,惊恐的看着尉迟寒风,疑问道:“王爷,奴婢犯了何事?”

    “哼!”尉迟寒风冷哼一声,阴冷的说道:“尾齿花香怡人,你作为香囊本无错,但是,安胎药里有一味竹茹,却是和尾齿花相冲,你来拜见之时不曾用心,险些伤及本王子嗣……来人啊,拖下去……”

    “是!”门外守着的奴才走进,拖着一脸惊的呆滞的怜星就往外走,行到门口,怜星方才从刚刚的话语里醒悟,哭喊着求饶“王爷……饶命啊……”,可是,那却是她在人间最后的挣扎。

    “全都退下吧!”尉迟寒风见夜冷带了大夫走进,冷声说道,随即抱起柳翩然往内室走去,临行转身那刻,眸光微微瞥向紫菱的腰间。

    待众人退出了兰花园,那些歌舞姬妾方才从刚刚的惊恐中回过神,所有女子脸上都花容失色。

    “哼,受宠了也不一定好……”芙蓉冷笑一声,摇摆着她那水蛇腰,轻摇着花谱扇离开。

    芳华苑的姬妾们亦款款而去,心有余悸的她们倒是庆幸起自己不喜那尾齿花,尾齿花味独特,并不是每个人都喜爱的。

    “赵将军,属下送你!”人都走的差不多,萧隶淡笑的说道。

    赵翌看了下苏墨和紫菱,眸光不经意间撇了下紫菱腰间的锦囊,方才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他和尉迟寒风那微微的眼神别人或许没有发现,但是,苏墨却注意到,待人都走了后,方才看着紫菱,说道:“把你的花囊解下来我看看!”

    紫菱茫然的怔了下,方才解开递给苏墨,刚刚的心惊还未曾过去,喏喏的轻声问道:“主子,有什么不对吗?”

    苏墨没有回答,径自打开花囊,里面并不是紫菱平日里采的野花儿,而是一片片艳丽的花瓣,她蹙眉问道:“紫菱,这个是什么花?”

    紫菱看去,顿时大惊,脸色变的煞白,唇瓣微颤的说道:“这……这……这是……这是尾……尾齿花……”

    苏墨刚刚心存了疑虑,听紫菱如此说,顿时心惊,顾不得想别的,走到前方花圃处将花囊里的花瓣全部倒掉,此刻的慌张竟是比方才兰花园内要来的强烈。

    紫菱咬着唇,急忙说道:“主子……我……这个……这个不是奴婢的……”

    “我知道!”苏墨拉过紫菱到一侧,看看左右并没有人经过,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个锦囊你一直随着身的,怎么会被人换干花都不知道?”

    紫菱苍白的脸摇着头,突然,她瞳孔放大,急忙说道:“我早上花囊掉了不自知,午膳的时候清宁捡到了,奴婢还和她争了好一阵子!”

    苏墨紧皱了眉头,她们换了花,又让紫菱来送汤,是为了让柳翩然中毒……还是为了加害紫菱?

    就算要害紫菱,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万一柳翩然有个闪失,她们怎么可能担当的起?

    另外,尉迟寒风显然知晓紫菱身上的花囊是尾齿花,如果没有怜星阴差阳错的也有,他要如何办?

    他为了紫菱办了怜星……还是他看紫菱的那眼只是无意?

    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在苏墨脑海里闪过,却没有一个能得到答案。

    事情演变成这样,不但苏墨脑子里乱成一片,傅雅和老夫人都纷纷错愕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

    “怎么会这么巧?那个怜星好死不死的也带着尾齿花!”宝珠气愤异常,握手成拳的拍打了下桌子。

    傅雅倪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的说道:“王爷精通各类花草,你认为他会不知道紫菱身上也有尾齿花?!”

    “你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是,而是王爷的意思是什么?”傅雅拖着腮,陷入沉思中。

    当这里的消息穿回上兰苑时,老夫人深深锁了眉头,一脸的沉郁,冷冷说道:“这个怜星真是不抵事,本想着得到宠爱,却没有几日就香消玉损!”

    “老夫人,您说……会不会王爷察觉了什么?”

    老夫人眸光微抬的看着老嬷嬷,冷嗤一声,道:“哼,人又不是我们这边安排的,寒风怎么可能知道?”

    老嬷嬷点头称是,不再多言。

    一天的闹剧仿佛因怜星的死而过去,夜幕下,尉迟寒风慵懒的坐在寒风阁那方禁园中,身边的花儿一个个的开的极为娇艳,香气扑鼻。

    他头依靠在石柱上仰望着天上的繁星,手,不经意的转动着扳指,菲薄的唇肆意的上扬了个弧度,眸光变的深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