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7章 026

    凄惨的往事②

    ~

    尉迟寒风听后,眸光顿时迸出阴寒的气息,顷刻间,苏墨只觉得仿佛置身在冰窟之中……

    就算如此,苏墨却冷眼看着他,二人彼此那冷冽的眸光交缠在一起,一个不让一个,一个比一个犀利,仿佛……二人都要将彼此用眼神杀死一般。

    “苏墨,你就非要挑战本王的底线吗?”尉迟寒风咬牙切齿的问道,狭长的眸子缓缓眯起,两道精光恶狠狠的盯着苏墨。

    苏墨的下颚被捏的生疼,后背死死的靠着门,上面的花纹小格铬了她的后背,却暗自咬牙忍着隐隐传来的痛,眸光蔑视的瞥过一侧,冷冷道:“不敢……王爷的底线有人敢挑战吗?”

    顿时,屋子内变的寂静,二人因为愤怒呼吸变的粗重,屋内此刻除了呼吸声在没有其他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原本压抑的气氛变的更加沉重……

    “唔——”

    突然,苏墨的嘴被冰冷的熟悉覆盖,猛然间瞳孔放大,竟是忘记了反应……

    尉迟寒风浑厚的舌长驱直入的探入那熟悉的嘴里,舔抵着苏墨口腔里的每一寸肌肤,强迫着她的丁香小舌与之嬉戏,贪恋的汲取着她的美好!

    苏墨怔神后想要反抗,双手却被尉迟寒风的大掌紧紧的握紧,想闭起的牙关也被他擒着下颚的手弄的无法遂愿。

    尉迟寒风贪婪的吸吮着,好似要将苏墨吞到肚子里,她想反抗,他偏偏要让他们的津液相交,她的味道,他是如此的渴望,每每告诉自己,不要对她在沉迷下去,她是无心的,她甚至不愿意要他的孩子,就算他将心交给她,她却毫不留情的践踏……

    可是,就算如此,只要她在他的视线之内,他的眸光总是不经意的瞥向她,那晚给寒月洗尘,她竟是怔怔的看着他许久都不曾回神,难道,所有人在她的眼里都是能够入眼的,就唯独他不行吗?

    脑子里思绪翻转,亲吻的却更加的粗鲁,只是,那粗鲁里隐隐不自知的带着几分不舍和无奈……

    苏墨的反抗渐渐变成了默然接受,她任由着尉迟寒风予取予求,亦任由着他的舌舔抵着她嘴里的每一处,那茶香的气息笼罩了她周身,那样的熟悉而陌生,仿佛远离了千年,却又仿佛就在昨日……

    尉迟寒风,为什么我们的起点是在欺骗之下?

    我原本可以安安静静的活过下半生,为什么因为孩子来招惹我,我的出生已经是一个悲剧,为什么让我的孩子也成为悲剧,难道……这个就是老天要告诉我,我的人生就只是一个悲剧吗……

    突然,尉迟寒风停止了所有的亲吻的动作,嘴角尝到一丝咸涩,他缓缓的放开了她的唇,看着苏墨,她脸上淡漠的看不出任何的悲恸之情,可是,她却落泪了……

    苏墨未曾去擦拭脸颊上的泪,只是淡漠的冷嗤说道:“你永远不会得到我的真心,你能给予我的,就只有用强,想要我心甘情愿……你做梦!”

    原本心里的内疚和懊恼听闻她如此说后,尉迟寒风顿时怒火横生,他眸光顷刻间变的狠戾,菲薄的唇角噙了丝冷漠。

    苏墨发狠似的狠狠擦了下唇,一脸的嫌弃!

    她控制不了自己,每每想起那件事情,她就无法控制心里那汹涌的悲伤,她更加恨自己,发生了这么多,她竟然还内心深处还妄图着什么……

    尉迟寒风看着苏墨的动作,大掌猛然擒住了她细白的脖颈,恨不得一把掐死她,“本王就这样让你嫌弃吗?”

    这几个字,每个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那幽深的眸子里更是笼罩着寒意,俊颜上满是阴霾。

    “是!”苏墨几乎透不过气,声音有些支吾不清,但是,她却倔强的偏偏要和他作对,“每个人都比你干净……”

    “你……”

    “王爷,二少爷来了!”

    适时,外面传来小单恭敬的声音,尉迟寒风听后,冷然一把甩开了苏墨,由于力道和惯性,苏墨竟是双脚一绊,侧身倒在了地上!

    尉迟寒风看也未曾看苏墨一眼,冷冷的说道:“苏墨,就算是用强的,本王根本不会介意,本王只在乎结果,至于过程……那根本不重要!就算本王脏又如何?只有本王想或者不想,你却永远没有拒绝的能力……”

    说完,尉迟寒风冷厉的斜睨了眼跌坐在地的苏墨,打开房门,大步的离去,独留下苏墨暗暗自嘲……

    小单走了尽力,扶起了地上的苏墨,抿了抿唇,说道:“二少爷在院子里等你!”

    苏墨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衣物走了出去,只见院子内,尉迟寒风对着尉迟寒月说着什么,见她出来,冷淡的瞥了眼,又交代了几句,转身离去。

    尉迟寒月嘴角含笑的向苏墨走来,脸上有着几分歉意,缓缓说道:“不好意思,昨天我失约了……因为皇上……”

    “二少爷不需要和奴婢解释!”苏墨淡淡的说道:“您是主子,无需和奴婢交代前因后果!”

    尉迟寒月一听,也不在解释,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意,噙着几分兴奋的说道:“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所以……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如果……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走吧!”

    苏墨点点头,此刻她真的想出府,王府里的每一寸空气都让她感到压抑,她要出去透透气,她怕她会爆炸。

    出了府,朗月和星辰驾着马车直奔茶楼,待苏墨下了车,奇怪的看了眼,疑问道:“二少爷还没有吃早膳?”

    尉迟寒月微蹙了下眉头,温润的说道:“二少爷……二少爷的太陌生,这会儿也不在王府,你就唤我叫寒月好了,我则称呼你……苏苏!”

    “苏苏?”苏墨微蹙秀眉,有些迷茫的看着尉迟寒月。

    尉迟寒月手里的竹笛打了个转别到了腰际,有些神秘的笑着说道:“我想……应该很多人称呼你为墨儿……可是,我觉得你很特别,所以,不想和别人称呼的一样!而且……苏苏挺不错!”

    苏墨听了尉迟寒月的解释,不免唇角微微上扬,郁闷的心情仿佛也释然了些许,她不适古代人,不会过分拘泥于古代的礼节,她也未曾拒绝,点了点头,道:“名字也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的代号罢了,你高兴就好!”

    说着,看了下茶楼,道:“称呼解决了,可以进去了吗?”

    尉迟寒月点点头,和苏墨走了进去,一对俊男美女清晨踏入茶楼,顿时引来了茶肆里众人的目光,有惊艳、有疑惑、更有一些陷入沉思……

    二人上了二楼,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小二恭敬的倒了茶水,问道:“二位,吃点儿什么?”

    尉迟寒月看向苏墨,问道:“想吃点儿什么?”

    苏墨疑惑,缓缓问道:“你吃早膳,你决定就好!”

    “这么早……你估计应该也没有吃吧?”尉迟寒月说道:“我入府时询问了府中的人,竟是没有人知晓你爱吃什么……”

    苏墨淡淡的看着尉迟寒月,这个看似随意的男子,却也有细心的一面,“我无所谓,对吃的东西我没有特别的要求!”

    小二一听,机灵的说道:“二位,何不尝尝我们茶肆的八小碟呢?”

    尉迟寒月询问的看了下苏墨,见她无意义,笑着说道:“好!”

    “你是专门为了我来这里的吧!”苏墨语气淡淡的,虽是在问,却心里大致了然!

    尉迟寒月摇摇头,道:“我也没有吃,多年未回帝都,早已经忘记这里的味道,特地留了肚子来尝尝的!”

    苏墨听后也不辩解,知晓他是不想她不自在,顿时,对这个温润尔雅的尉迟寒月多了几分好感,可是,因为尉迟寒风的关系,她始终对他存了几分戒心。

    很快,茶肆的八小碟就上来了,每一样都精美异常,香气扑鼻。

    边吃着,苏墨偷偷审视了下尉迟寒月,和他在一起,虽然彼此不熟悉,但是,却没有陌生的尴尬,他体贴细心,嘴角的笑仿佛能融化一切,就算是她,也深深被感染。

    二人吃完后,并肩行走在帝都的大街上,朗月和星辰跟在后面,不会近的打扰他们,也不会远的万一有状况来不及靠近。

    尉迟寒月的步子有几分缓慢,苏墨以为他是想看清帝都的变化,也就跟随着他的步子走的极缓,二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其实,大部分都只是尉迟寒月在说,苏墨轻声应一下罢了,就算如此,他依旧说的极为开心……

    突然,尉迟寒月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苏墨,嘴角的笑也忘记动作,僵僵的在嘴角停留着。

    苏墨被她看的有几分毛毛的,本能的用手摸了下脸颊,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尉迟寒月回过神,笑着摇摇头,道:“你应该多笑笑的,每天都要强自佯装冷漠,对任何事情都避而远之……你会拒绝掉很多真心!”

    苏墨一听,突然放下了手,顿时冷寒了脸,冷漠的说道:“我们认识很久吗?不要装的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

    说完,有些负气的转身向前行去,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快了几分。

    “苏苏……”尉迟寒月见苏墨生气,顿时心里一急,脚下急忙赶了上前,可是,苏墨的脚步越走越快,他无法,只好动用了内力上前,一把拽住了她,刚刚停下步子,只觉得胸口沉闷,窒息的他顿时脸变的煞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急剧的咳嗽使尉迟寒月的脸更加的苍白,苏墨一见,担忧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这时,朗月和星辰已经急忙上前,星辰有些不满的看了眼苏墨,朗月则急忙拿出药丸给尉迟寒月,待药入口后果了片刻,他方才渐渐平息了咳嗽,但是,脸上却依旧苍白!

    “二少爷……”

    星辰想说什么,却被尉迟寒月微微抬了下手制止,有些气虚的说道:“退下吧,我没事!”

    朗月和星辰担忧的看着他,又看看苏墨,抿唇退到了不远的地方。

    “你……是什么病?”苏墨心存内疚,缓缓问道。

    尉迟寒月已经恢复了那温润的笑,摇摇头,说道:“没事,我只是刚刚走的急了……”说着,顿了下,继续说道:“苏苏,我不是故装很了解你,那只是你给我的感觉,如果我说的不对,请原谅!”

    说着话,抓着苏墨胳膊的手不自觉的紧张的用了力,苏墨微微蹙了眉头,看了眼胳膊,尉迟寒月一见,自嘲的笑了笑,放开了她。

    “你是不是有心脏病?”苏墨问道。

    尉迟寒月一听,沉思了下她说的,方才缓缓说道:“我是先天性心力衰竭……应该就是你说的心脏病吧!”

    苏墨的眉头蹙的很深,那日他大笑也会引起气闷,如今跑了几步也会……显然,他不是一般的心脏病,心力衰竭……是指心脏萎缩的不能承受太大的动作和刺激吗?

    难怪他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整个人看上去与世无争,嘴角的笑如沐春风,自小就要承受这个病说带来的痛苦,也才造就了他如此的天性吧。

    “对不起,我……”

    “和我说对不起了,就是不把我当朋友!”尉迟寒月笑着说道,看着苏墨听后浅笑的摇摇头,问道:“不生气了?”

    “是我太过敏感,又怎么能怪你!”苏墨的心里对他存了几分怜悯,她以前也遇到过有心脏病的人,每次病发都异常难受,在这个闭塞的古代,想必……他更加不好过吧!

    想着,苏墨不免眸光扫过不远处的朗月和星辰,见二人担忧的看着尉迟寒月,随即不着痕迹的说道:“逛了好一阵子了有些累了……也快到午时了,我们去歇会儿可好?”

    尉迟寒月含笑微微颔首,说道:“不如去雅筑小坐可好?在府里用完膳,下午我想你陪我去个地方……”

    苏墨点点头,应了声好,既然要回他住的地方,她又提议让朗月赶了马车来,二人坐上了马车往雅筑奔去。

    雅筑,名副其实,入眼的是莺歌浅草,柳枝轻飘,皎皎湖波上波澜乍起,亭台楼阁处处都彰显着雅致,颇有文人雅士隐世之姿。

    “没有想到,喧闹的黎玥城竟会有如此别致的庄园!”苏墨不免轻叹一声,缓缓说道。

    尉迟寒月听后,脸上有着几分自豪,说道:“这个是大哥送给我的!”

    一提到尉迟寒风,苏墨顿时有些不自然,尉迟寒月也没有在意,毕竟,她是大哥的贴身侍婢,听到不自在也是正常的。

    尉迟寒月领着苏墨在府里转了一圈,二人在湖中亭内坐下,侍婢上了糕点茶水后都退出了下去。

    尉迟寒月走到亭子旁,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岸边的柳枝随风轻摇,此情此景,竟是有着说不出的安逸。

    他拿出腰间的竹笛,在手里打了个帅气的旋转后置于唇边,修长的手指搭在竹笛孔上,用了气,悠扬的笛音溢出……

    苏墨单手支着脸颊,就如此静静的听着,入眼是尉迟寒月的侧影,他一袭月牙白袍,风轻轻吹起了衣袂和他的发丝,翠绿的竹笛一侧悬挂的打着中国结的红色穗子,一绿一红此刻看来竟是极为和谐……

    一曲吹罢,尉迟寒月侧眸看向苏墨,说道:“一时兴起,让你见笑了!”

    苏墨摇摇头,看了眼那竹笛,问道:“以你的身份,断然不会用如此普通的竹笛,这个笛子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尉迟寒月看了眼笛子,缓缓说道:“我喜音律,又极为偏爱笛子,这个是大哥亲手为我做的,也因为我喜欢笛子,大哥竟是为了让我开心,去学了吹笛!”

    苏墨听着,想起尉迟寒风那只置于袖中的玉笛,心中趟过苦涩,说道:“很难看出……那么一个阴戾的人,竟是会做这些事情!”

    尉迟寒月摇摇头,微微一叹,脸上那和煦的笑渐渐掩去,说道:“十多年未见,现在的大哥也许在别人的眼里变了,可是,在寒月的眼里他永远都没有变,是那个可以为了家人抛弃一切的人……”

    “是吗?”苏墨突然冷了脸,原本淡然的眸子噙了几分悲恸,一个想着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人,是一个为了家人抛弃一切的人吗?或者……他从来就不认为她是他的家人,那自然,她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家人。

    这样的认知,竟是让苏墨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甚至,潜意识里,拒绝继续去想这个问题。

    尉迟寒月并没有发现苏墨的不对劲,只是径自看着那个竹笛,说道:“你一定觉得奇怪,如果对家人好,为何我们十多年不见,那日他却对我不是很亲近,反而有些陌生!”

    苏墨抬眸,确实对那日的情形有所怀疑,当时却也未曾多想,毕竟十多年未见,当初大家都是孩提,如今却都已经成为七尺男儿,暂时有着隔阂是能理解的。

    “不是因为多年未见吗?”

    尉迟寒月摇摇头,浅啜了口茶,方才说道:“你认为一个在小时候就能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的大哥会因为多年未见对我有了疏离吗?”

    苏墨一怔,尉迟寒月的反问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尉迟寒风确实很紧张他,甚至……因为他的要求而同意她出府!

    “那是为了什么?”苏墨问道,此刻的她却没有发现自己原本淡漠的心思却因为涉及到尉迟寒风而变的好奇。

    尉迟寒月眉头轻蹙,神情突然变的有几分伤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