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8章 027

    凄惨的往事③

    ~

    “那是为了什么?”苏墨问道。

    尉迟寒月眉头轻蹙,神情突然变的有几分伤感,幽幽的说道:“那是因为他怕以后的别离……”

    苏墨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何,原本谈笑风生的尉迟寒月,此刻那淡淡的忧伤让她的心蛰痛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他还是尉迟寒风。

    “大哥真的很在乎家人的!”尉迟寒月恢复了笑容,说道:“下午我带你个地方,你就会明白了!”

    苏墨点点头,二人转移了话题。

    +++++++

    黎王府,兰花园。

    紫菱被人架着胳膊跪着地上,她眸中含恨的看着柳翩然,脸颊上有着清晰的手指印,脸也已经肿的老高,旁边的纸鸢单手插着腰,狠戾的看着她。

    “唉……你也不要怪本妃!”柳翩然放下手中的杯盏,嘴角含着阴戾的笑,斜睨了眼紫菱,缓缓说道:“这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你偷了东西,自是要罚的,唉……”

    说着,柳翩然好似十分无奈的沉叹一声,继续说道:“如今王爷也不在府里,李嬷嬷顾念你也是个听话的丫头,都警告过你几次了,却想不到……你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事,我作为这府里的女主人……你说……如果我不秉公办理,这府里岂不是以后再出现宵小之辈也没有办法处理?!”

    “奴婢没有偷东西……”紫菱恶狠狠的说道:“奴婢是被人冤枉的!”

    “啪!”

    紫菱话刚刚说完,一个巴掌狠狠的将她的脸打偏到了一侧,就听纸鸢冷嗤一声,说道:“紫菱,你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就这么不明白事理呢?冤枉你……我们有吗?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人赃并获的……”

    紫菱眸光突然犀利的看向纸鸢,她不是不明白,她也知道,柳翩然是故意针对她的,她被打……无所谓!她们找她的茬……她也可以忍!

    可是,她不能冤枉她偷东西,她是堂堂南朝公主的贴身丫头,她被人侮辱她不在乎,但是,她不允许她们侮辱主子!

    “我没有……”紫菱咬牙切齿的说道,眸光突然间笼罩了一层寒光,纸鸢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柳翩然淡笑,杏眸微抬,柔柔的说道:“唉……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这府上的奴婢都来找我告状,说陆续丢了东西,大家也查了好几天了,可是……却都没有结果,也幸的今天纸鸢说到北小院看看,却想不到……还真被找到……你说不是你,那看来就是苏墨了……”

    紫菱一听,顿时摇着头,道:“不,不,不是……”

    “唉……”柳翩然沉叹一声,缓缓站了起来,幽幽的说道:“这苏墨和二少爷出去了,看来……回来也是要审问一番的,那个地方现在就你和她住,不是你……想必就是她了!”

    紫菱听着,死劲的摇着头,她脑子里闪过刚刚被打的情形,此刻,她的脸痛的几乎麻木,如果她们逼问主子,岂不是……

    “不是,不是的……侧妃娘娘,真的不是我们偷的!”紫菱一急,竟是哭了出来。

    柳翩然俯视的冷眼看了眼,嘴角噙着阴冷的笑,问道:“是不是……总是要问的!”

    “不……不……奴婢招认,奴婢招认……东西都是奴婢偷的,和她无关……都是奴婢偷的……侧妃娘娘明察啊……都是奴婢偷的……”紫菱哭喊着,她不要主子受伤,这个女人针对主子,一定会借这个机会狠狠的打的,她不要!

    “真的是你?”柳翩然疑惑的问道。

    紫菱忙不迭的点着头,顾不得思考别的,“是,全是奴婢偷的,她们平日里欺负奴婢,所以奴婢才偷的……”

    柳翩然听后,一脸惋惜的摇摇头,沉叹道:“紫菱,如此事情你也做得出……难怪我好几次看见你出府都遮遮掩掩的……来人啊,将紫菱先关到府里的暗牢里,等本妃查清楚后处置!”

    “是,侧妃!”侍从们应声后,拖着紫菱就往兰花园外走去,紫菱眸子含泪的等着柳翩然,看着她那阴戾的脸,死死的瞪着,那刻,她多么希望眼光能将人杀死!

    “纸鸢,你这是唱的哪出?”待人被拖走后,柳翩然瞪了眼纸鸢,问道。

    “主子,奴婢想了,对付苏墨的办法就是要从紫菱下手!”纸鸢笑着说道,见柳翩然疑惑的看着她,遂接着说道:“娘娘,您想啊,苏墨来时就带了紫菱一个,而且,又特别爱护她,想要苏墨痛……就只有让紫菱痛,那样会比打她更让她痛!”

    “那又如何?”柳翩然冷哼了声,道:“偷东西又不是大罪,等明儿个萧隶待查了,就算是真的,也只不过是打个几十板子以儆效尤,如果是那样,我到希望是打的苏墨!”

    纸鸢暗暗一笑,说道:“主子,紫菱是不会出来的……”

    “哦?”柳翩然看着自信满满的纸鸢,问道:“你就这样肯定?”

    纸鸢点点头,道:“苏墨那冷漠高傲的性子在府里可得罪了不少人,主子……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柳翩然浅笑,“如果真如你所说……重重有赏!”

    纸鸢一听,急忙微福了身子,笑着说道:“谢主子!”

    柳翩然杏眸微垂,心情大好,手轻轻抚着凸起的肚子,现在府里的老嬷嬷都是站在她这边的,不论是碧涛园还是芳华苑,里面的那些女人想要怀上王爷的孩子简直是痴心妄想,这胎如果是男嗣自然最好,就算不是……她也还有机会,至于那些女人……哼,想要和她争,简直是痴心妄想!

    如今,只要铲除苏墨,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想着,柳翩然的嘴角噙了丝得意的笑。

    纸鸢站在她身后,冷嗤的一笑,眸光含着淡淡的嘲讽!

    果然如傅雅所说,有心机无城府……哼!

    +++++++

    午膳在雅筑用过后,由于尉迟寒月的身体关系,苏墨和他在府里一直休息着,直到申时三刻左右,待朗月提了一竹篮的彩纸、细竹条、小蜡烛等物回来后,尉迟寒月方才邀了苏墨启程。

    苏墨看着马车上那个竹篮,有些疑惑,却没有问尉迟寒月那是要做什么用的,马车直到一片开阔的草地停下,两边的树参差不齐,郁郁葱葱的草地一望无际,偶尔夹杂在里面的小野花也甚是好看。

    小鸟儿自由的在天空中飞翔,欢快的叫着……

    一条弯弯的小河,沿着小道的一边流淌着,缓缓的河水偶尔遇见阻挠的石头,而绕道分行,也不知道是家养,还是野生的鸭子,在河道上悠闲的嬉闹着……

    说是小河,待苏墨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小溪,清澈见底的溪水下能看见鱼儿在肆意的游着!

    看着周围的环境,听着潺潺的水声,苏墨微微阖上了眼,静心的感受着这刻属于大自然的乐章……

    感受到一道炽热的目光正看着自己,苏墨缓缓睁开了眼睛,侧过头,问道:“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尉迟寒月温柔的一笑,拉过苏墨的胳膊走到小溪边,那里有这两块大石,上面没有平日里见到的石头的粗糙,有着圆润的感觉,看得出,石头上总是有人坐的……

    朗月和星辰二人在马车上未曾跟来,只是远远的看了眼坐着石头上的二人一眼,星辰有些无聊的躺在车板上,朗月则眸光中微微含着隐忧。

    轻风拂过苏墨的脸颊,此刻,她认真的感受着这样难得的宁静,十多年那颠沛的生活让她早已经忘记了平静,她用冷漠伪装着自己,为自己的心筑起了一道高高的城墙,穿越千年,原本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却被尉迟寒风硬生生的闯入,自此……她的城墙崩塌,原以为是上天眷顾,她曾感恩过,就算现代的生活艰涩却又有着来到这里的甜蜜,但是……当初万万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假的,不记得是谁说过……醮了蜂蜜的刀才是最利的,因为,她让你整个人都痛,它是无形的……

    苦涩的笑意,缓缓的爬上苏墨的嘴角,从头至尾,她不过都是一个人罢了,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更加没有守护她的人……

    “唉!”

    苏墨不经意的感怀,轻轻的叹息了声。

    尉迟寒月收起笑意,疑惑的看着她,问道:“为何叹气?”

    从见到苏墨开始,她就算面对柳翩然的狠戾也淡然以对,可是,他却能从她的脸上看到不经意流露出哀愁。

    苏墨轻轻摇头,没有答复尉迟寒月的问题,她的问题,又岂是一个几乎陌生的他能够了解的?总告诉自己不去想就不会在乎,可为何总是缅怀着,每每想起总能让她深深沦陷在悲恸中……

    难得出了那个让她窒息的王府,今天就抛开一切,静静的享受这个安逸的光景!

    “给你!”

    一只草编的蚱蜢出现在苏墨的眼前,他看了眼尉迟寒月,嘴角淡淡的一笑,“想不到你竟然会编这些小玩意……”

    “如果每个蚱蜢都能换得你淡淡一笑,我到宁愿多编些,只为换你的笑颜!”尉迟寒月看了眼微微怔神的苏墨,神情认真的意有所指的说着,“不要不开心好吗,人生短短数十年,又何必去苦恼一些已逝的往事呢!”

    苏墨接过蚱蜢,紧紧的看着尉迟寒月,随即躲开了他那认真的目光。

    他的目光清澈的就好像面前的溪水,让她无法去直视,仿佛,他能看穿一切,洞悉她所有的心思般,另她无处可逃。

    “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有个习俗……”见苏墨逃避自己,尉迟寒月边拿过一侧的竹篮,变含笑轻松的继续说道:“当你有心愿或者心事,将亲手做的河灯点上烛火,如果从河岸的这边飘去了另外一边,烛火都未曾熄灭的话,你的愿望就会达成。”

    “呵呵!”苏墨轻摇了下头,浅浅一笑,“那些都是骗人的!溪水流动的方向是遇低则流,河灯又怎么可能飘到对面呢?”

    “没有试验过,又怎知是骗人?”尉迟寒月很认真的问,目光柔和的看着苏墨,给她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会做吗?”苏墨被尉迟寒月的眼神吸引,很自然的去选择相信他。

    尉迟寒月只是微微一笑,晃了晃手中的竹篮,说道:“当然会,这……也是大哥教我的!”

    苏墨看了眼竹篮内的东西,此刻方才明白他带这些来的目的,那人和寒月完全是两个不同性子的人,一个那么暴戾,一个却是如此的温柔。

    但是,可以看的出,寒月很崇拜他……

    看着尉迟寒月认真的做着小河灯,苏墨亦拿起东西跟着做,不知道是尉迟寒月的手太巧,还是她没有做纸工的天赋,做出来的灯总是形象很难看。

    苏墨有些泄气,看看尉迟寒月手里的河灯,在看看自己的,有感而发的缓缓说道:“为什么你一个男子做这个可以做的很美观,我一个女子却……”

    “这个和男子与女子有关系吗?”尉迟寒月淡淡一笑,反问道。

    苏墨一愣,随即一笑,摇了摇头,想起那日初见,说道:“你报复心理很严重哦!”

    看着苏墨笑了,尉迟寒月的笑意也加深,放下刚刚做好的小纸灯,思绪拉远,缓缓说道:“大哥做的比我做的美观多了,记得小时候,大哥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传说,然后就每天都会做河灯到这个小溪来为我祈福……皇上也因为大哥的举动,将这条小溪赐名为泽月溪,希望上天能为大哥的举动而感动,降临恩泽在我的身上……”

    听着尉迟寒月说,苏墨脸上的疑惑慢慢加深,无法理解她认知里的尉迟寒风是如此感性的人,是为了家人能做如此多事的人,如此爱护家人的人,又怎么忍心?

    就算无爱,那毕竟是他的骨血,不是吗……

    “事实证明,这个传说是真的,我不但病情没有加重,后来还遇见了玄天大师,原本我活不过弱冠之年,现如今我却依旧活的好好的,虽然我的病没有根除,但是……也算是基本控制了病情。”尉迟寒月笑的很豁达,看不出一丝难过,侧头看着凝视着她的苏墨,说道:“来,我在教你一遍,你这么聪明,一定会做的很漂亮的。”

    “被你这样一夸,我想做的很丑岂不是都不行了……”也许是感染了尉迟寒月那份心境,苏墨不免一扫心中的阴霾,略带着调皮的说道。

    做了几个后,苏墨终于在尉迟寒月精心的教导下做了一个还算漂亮的河灯,尉迟寒月将河灯点上蜡烛递给她,说道:“许愿吧!”

    苏墨接过河灯,看了眼小溪的另一头,心中疑惑,按照溪水的水势方向来看,根本没有可能将河灯运到对面,只有可能往下游飘。

    “相信自己,许愿吧!”尉迟寒月看出苏墨脸上的疑惑,柔声的说着。

    苏墨点点头,看着纸灯,微微闭上双眸,心中默默的念下小小心愿:宝宝……不要怨妈妈的狠心……如果真的能到对岸,妈妈就当你原谅我了……

    睁开眼睛,看了眼倾墨言,他脸上那淡淡的笑意让苏墨的心稍稍安定,她缓缓蹲下,小心翼翼的将河灯放到小溪中……

    她从来不愿意承认,她不敢去想那个未成形的孩子,虽然她有苦衷,可是,她到底亲手杀死了他,午夜梦回时,她多少次在梦中听到有个孩子孤独无助的哭泣。

    苏墨紧张的看着纸灯缓缓的移动着……

    没有过一点儿,就缓缓的往下游飘着,苏墨的心都提了起来,两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又要飘到对岸,又要让蜡烛在有风且水中不灭,这……可能吗?

    一个石头突然挡住了河灯下漂的势头,苏墨的双目射出期待,心,也更加紧张,握紧的手渐渐有些出汗……

    河灯遇到阻碍,被水分流……

    又遇到阻挡……

    每遇见一次阻碍,河灯则往对面移动一分……

    苏墨的眼神越来越紧张,就差一点点就到对岸了,终于……

    “啊!”苏墨激动的叫了声,指着远处飘到对岸的河灯大叫道:“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苏墨有些兴奋的拉着尉迟寒月的手,眸子里突然氤氲了一层水雾,万分激动的说道:“它真的飘过去了,蜡烛没有熄灭,它做到了……”

    宝宝,你是不是再告诉妈妈,你原谅妈妈亲手杀了你……对不对?

    尉迟寒月看着激动的掉了泪的苏墨,手,情不自禁的抬起,为她拭去那眼角的晶莹,温润的说道:“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就算有着阻碍,不代表就绝望了……”

    他的话看似是说放河灯的事情,却又仿佛不是,苏墨浅笑的看着他,心中有着淡淡的暖意,退一步想,其实……上天还是对她不薄的,遇到尉迟寒风这个痛,却也给了她紫菱、赵翌和寒月的温暖!

    “寒月,谢谢你……不管这个到底灵不灵,但是,却让我放下了心头的一件事情!”苏墨真心的说道。

    尉迟寒月微微一愣,她叫了自己的名字,相处了大半天,虽然她不会在唤他为二少爷,却也不曾喊过他的名字,这刻,名字经由她的嘴里喊出来,他的心竟是在悸动着……

    尉迟寒月突然拥住苏墨,一切都出于情不自禁,时间仿佛禁止,只能细细的去感受苏墨的气息,从出生开始,除了大哥,此时竟是最为让自己感动的时刻。

    尉迟寒月的举动让苏墨突然不知道如何反应,只能愣愣的任由的让他抱着。

    也许是意识到苏墨的僵硬,尉迟寒月放开了她,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苏墨微抿了下嘴角,侧头看下天色,打破尴尬的说道:“在我的家乡也有一种祈福的方式,叫做放天灯……就是把心愿写到天灯上,然后放到天上……只不过,那个要晚上才能放……”

    “现在已经要落日了,我们可以等晚上了放……”尉迟寒月亦看了下天边,落日的红霞将天际渲染了大片的红色,余晖撒过的地方,都笼罩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边,煞是好看!

    “我想……王爷应该有交代你,早些回去!”苏墨淡淡的说道。

    “无妨,我让朗月他们去王府说一声就好,做你说的天灯需要什么材料,我一并让他们去准备了来……然后,顺便带些饭菜,你就陪我在这荒郊野外,席地而坐,观赏夜景而食……可好?”尉迟寒月询问道。

    苏墨想拒绝,尉迟寒风宠爱他是没错,可是,也警告过她,如果……她很晚回去,会是个怎样的情景?

    可是,当看到尉迟寒月那期待的眸光,她竟是不忍心拒绝,如此一个男子,这样简单的要求……谁能拒绝的了?!

    何况,提起放天灯的还是她!

    “好!”苏墨笑着点了点头,将需要准备的材料一一告诉他,他则唤了朗月前来交代一番。

    朗月恭敬的应声离去,临行,不免深意的看了眼苏墨。

    苏墨并未曾在意,她在大石头上坐下,看着落日的余晖……

    尉迟寒月见朗月和星辰驾着马车离去,转身看着又恢复了安静的苏墨,嘴角含笑的拿出随身的竹笛,置于唇边缓缓的吹着……

    和着夕阳的绚丽,迎面吹着夹杂着溪水清香的微风,听着有小溪那“哗哗”之声,更有小鸟“唧唧喳喳”伴奏的笛声,苏墨此时的心境,越发的平静,尉迟寒月的笛声仿佛带她进入了一个幽静的世外桃源!

    她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此时的安逸。

    不知道为何,此刻脑海里竟是回荡着那深深的夜,月下她在紫藤树下独自起舞,紫藤花瓣随着她的旋转飘着,那人拿着玉笛,眸光幽深的凝视着她……

    仿佛,此刻回想起来,有只有那刻才是真实!

    +++++++

    纸鸢端着吃食行走在王府的小径上,眼神暗暗飘着,发现附近没有人时,闪身进入了一个假山后,看到傅雅站在那里,急忙走向前,压低了声音问道:“柳翩然将紫菱关起来了,我刚刚去看过,那些人在她的暗示下,将紫菱折腾的有够狼狈,接下来要如何做?”

    傅雅点了点头,设计让柳翩然先将紫菱关起来是第一步,接下来……

    她想着,深深拧着眉,缓缓说道:“我决定自己去引王爷前去!”。

    纸鸢一听,顿时大惊,摇了摇头,一脸的急色,道:“不可以……太危险了!你虽然轻功了得,可是,王爷是何许人?如果你败露了,不但计划失败,你有可能会死,说不定主子的行踪都会被暴露!”

    “危险也是要拼的,赵翌马上就要出征了,这次你让柳翩然关了紫菱也是契机……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去做,我连死都不怕,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那边不能让柳翩然放了紫菱就可以了,剩下的你不用管了!”傅雅一脸的凝重,尉迟寒风武功高强,引他过去,还要那边能够如她所想的顺利,否则,这么多的部署岂不是错过!

    纸鸢见傅雅一脸的坚定,知道多劝无意,心里也明白,这个是个好时机,收起了担忧的心,缓缓说道:“嗯,我知道的!我先回去了,你要小心……”

    说着,纸鸢就欲离去。

    “等等!”傅雅猛然拉着了纸鸢,侧耳听着,确定了附近都没有人方才让她离去,纸鸢走后许久她都未曾出去,她容不得一点儿的差池!

    这次,她要让尉迟寒风彻底的对苏墨寒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