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9章 028

    凄惨的往事④

    ~

    泽月溪旁,夕阳已经渐渐的隐没在了天际的那边,没有了阳光的炙热,傍晚的风更加的清爽,夏日里的燥热仿佛此刻变得不在。

    尉迟寒月的笛声在一个完美的尾音下停止,他嘴角含着笑垂眸,修长的手指轻轻锊了下笛子上的穗子。

    苏墨缓缓睁开眼睛,侧脸看着尉迟寒月,缓缓说道:“我知道一首曲子,笛子吹起来很好听,我哼给你听……”

    “好!”尉迟寒月点头应声,在苏墨一旁的大石旁坐下。

    苏墨轻轻的哼着,曲调悠扬婉转,煞是好听,她刚刚哼完,尉迟寒月再次持笛在手置于唇边,竟是将她刚刚哼的曲子吹了出来……

    “这个曲子很好听,曲调清新独特,和我一般知晓的音律好似有着不同……”尉迟寒月微微沉思的说着,继而看着苏墨问道:“此曲可有名字?”

    “这个曲子叫《竹苑情歌》,我很喜欢这个曲子!”苏墨淡淡的说道:“可惜……我只会哼,却不会吹笛子!”

    “竹苑情歌……”尉迟寒月喃喃自语了下,随即问道:“这个曲子很特别,出自哪里?”

    苏墨一愣,随即淡定从容的说道:“小时候听附近的一个隐士吹的,因为喜欢,就记下了调子……”

    尉迟寒月一听,也就未曾继续追问,只是略问沉思了下,突然说道:“这个曲子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情,记忆中……王府里有个竹园的,可是,这次回去,不知道匾额哪里去了,那个园子不知道为什么也封了……那里面还有我和大哥一起种下的紫藤花树,紫藤花每年的花期很长,花穗子随风飞扬……很漂亮!”

    苏墨脸上一僵,有些慌乱的撇过了脸,嘴角噙着不自然的笑,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府里并不是很长的时间!”

    尉迟寒月并未曾在意苏墨的神情,手里把玩着笛子,看着隐没在天际的那一点儿夕阳的余晖所残留的红,思绪有些渐远,缓缓说道:“你白日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大哥会变的现如今这样吗……”

    苏墨微楞,不想尉迟寒月还记得。

    只听他缓缓说道:“大哥自小聪明,上至先皇和父王,下至黎玥城的百姓、府里的下人,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他爱帮助人,更是心地善良,身为长子,虽然继承了父王的王位,却没有恃宠而骄,更加不会因为身份而将自己抬的很高……”

    苏墨拧眉,满脸的问号看着尉迟寒月,此刻,她在怀疑他所说的人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尉迟寒风!

    先抛开她自身,就算对别人,尉迟寒风也绝对不是善类!

    尉迟寒月看了眼苏墨,微微一笑,道:“你一定怀疑我说的不是和你见的是同一个人!”

    苏墨听后,也不否认,嘴角微微一抿,噙了丝若有似无的笑。

    “以前的大哥不是这样的……”尉迟寒月沉叹一声,剑眉紧蹙,嘴角是笑也渐渐隐去,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痛楚,仿若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苏墨静静的看着,这样的尉迟寒月让她不由得感到一股悲伤之情由心而生,不免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尉迟寒风变成如今这样!

    尉迟寒月垂了眸,看了眼笛子上的穗子,方才缓缓说道:“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父王和娘以及大夫人她们几个人之间的纠葛也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东黎国规矩,长子为尊,不分嫡庶!大哥作为长子,自然继承了父王的爵位……”

    苏墨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打扰他,现在想来,她竟是对尉迟寒风一点儿都不了解,甚至……她从未曾去主动了解过!

    “小时候,我记得娘和大夫人争的很凶,其实……也只是娘在争,因为,父王偏宠大夫人,我记忆中,大夫人是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她爱父王,也因为此,从来不愿意因为自身而让父王为难!”尉迟寒月想起记忆中的女人,脸上不免露出向往的笑,过了会儿,接着说道:“娘当时本来孕期没有到,却怕落在了大夫人后面,用了非常手段提前诞下大哥,也因为此,娘的身体落下了病根,到最后生我时供给不足!这个,也是后来我们才知道原因的……可是,娘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夫人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儿……或许,她是不允许有一丝的差错,方才非要提前生下大哥吧!”

    苏墨拧眉,她知晓古代豪门争宠的残酷,尤其有些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一切手段,可是,当自己真正听闻时,却觉得异常心寒!

    “虽然长辈之间纠缠很多,但却不影响我们兄弟间的感情,大夫人生时因为胎位不稳难产诞下寒霜,自小,寒霜也非常体弱多病。她和大哥是同一天的,二人自小就玩在一起,但是,那些都是要背着娘的,娘不喜欢我们和大夫人那边交往过密,尤其对大哥管教的特别严,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大哥对寒霜的心疼,寒霜也很善良,虽然身体弱,但是每天脸上都挂着笑,她的眼睛亮的好像会说话,和府里所有的人都打成一片,后来,就连娘都会看着她笑……”

    想到寒霜,尉迟寒月脸上的笑更加的深,悠悠的说道:“因为我心力衰竭,不能情绪过大,也是她教会我,就算只能活一天,人都是要开心的,不为自己,也要为了身边关心自己的人!”

    “她……现在好吗?”苏墨问道,突然感觉,尉迟寒月所说的寒霜倒是和那个傅雅有着几分相似。

    尉迟寒月叹息的摇摇头,缓缓说道:“我不知道!”

    顿了下,他接着说道:“其实,以前的王府不管如果沉浮,她们不管如何斗,却都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直到大夫人诞下寒雪……他如同大哥一样,自小聪慧,不但沿袭了父王的俊美,更是结合了大夫人的温柔,仿佛,他是集合了万千宠爱后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记得,当时父王开心极了,在王府里大摆筵席三天三夜……”

    苏墨蹙眉,隐隐间觉得这个寒雪是一个事情的起端……

    “寒雪从牙牙学语到能独自行走,所有的一切都不无表现出他的聪明,小小年纪的他谦和待人,可是,却怎么也得不到娘的喜欢,也许……娘怕父王因为对大夫人的宠爱而有可能奏请先皇为寒雪封王吧!”尉迟寒月不免有些神伤,久久的,方才继续说道:“原来……娘的担忧是真的,父王当时真的有上折!”

    “后来呢?”苏墨有些迫不及待。

    尉迟寒月淡淡的倪了眼,苦涩的一笑,说道:“其实,就算封了寒雪为王,也不会影响大哥的地位,寒雪虽然聪明,却不若大哥稳重,可是,娘却因为这个事情变的很犀利……”

    尉迟寒月无奈的一叹,心疼之情浮上眼眸,幽幽的说道:“也因为此,娘更加的管束大哥和我,不许和大夫人那边来往,但是,大哥却总是会偷偷的带着我们三个出府去玩,不论她们如何斗,都不会影响我们几个的感情,甚至,只要是我们几个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范围,大哥都会为我们完成……”

    突然,尉迟寒月看着苏墨,问道:“你是大哥的贴身侍婢,必然应该知道寒风阁内有片茶花花圃吧?!”

    苏墨点点头,忆起南帝来时,她住在寒风阁,游走时行经那片花圃,入眼的确实是几株茶花,“那里锁着,是寒风阁的禁地!”

    尉迟寒月点点头,道:“那片花圃也只是因为寒雪幼时的一句话,大哥用了近一年的时间为他栽植的,可是……他却连看一眼都来不及!”

    苏墨蹙眉,吐口而出,问道:“他不会……”

    尉迟寒月明白她的意思,却摇摇头,道:“那个期间,府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父王带兵征战回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大夫人大发雷霆,甚至要将她处死……”

    苏墨的眉头拧的更深,有些紧张的看着尉迟寒月。

    “当时的大哥也只不过十一岁,我方才七岁,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父王对大夫人那么狠戾,甚至,不听她说话,直接将她关到了暗牢里……”尉迟寒月凭着记忆说着,思绪有些陷入沉思,半响,方才说道:“那个夜晚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寒霜哭的吐了血,那年,寒雪只不过才六岁,当时,他却没有哭,他独自拉起寒霜回了屋子,我和大哥想去看看他们,可是……却被娘锁在了屋子里。”

    尉迟寒月的的笑含着凄凉,他伤恸的说道:“第二天,当父王去暗牢时,突然发现,大夫人不见了,看守的人全部被迷晕……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应该是寒雪!”苏墨想都未曾想,缓缓说道。

    尉迟寒月点点头,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是啊,谁都不会想到,一个仅有六岁的小孩只不过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将人救走,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父王知晓后,一路带着府里的人去追,不为错,只为担心……”

    “追到了吗?”苏墨忍不住的问,其实,心里明明知道应该没有追到,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尉迟寒月脸上悲恸更深,他缓缓摇了下头,说道:“不但没有追到,父王还中了仇人的埋伏……殁了!”

    苏墨听后,紧皱了眉头,抿了唇角,刚刚想说什么,却传来尉迟寒月急剧的咳嗽声,他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她急忙上前为他轻抚后背,担忧的看着他,说道:“别说了,你的病无法负荷这样的悲恸……”

    尉迟寒月从腰间拿出一粒药塞到了嘴里,过了会儿总算平息,方才笑着示意自己无事,道:“这个事情压在我心里很多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想说……也许,觉得你是个可以倾诉的人吧!”

    苏墨担忧的看着他,当时的他那么小,突然一天之内失去了姐姐和弟弟,随之又失去了父亲……那是怎样的一个心情?

    她仿佛能体会,又仿佛体会不到,他和她的情况不一样,她是被抛弃,他却是硬生生的被拆散……

    “你估计在想,我那么小,怎么承受的起这样的变故吧!”

    苏墨一怔,发现真的在尉迟寒月的面前无所遁形,她轻点了下头。

    尉迟寒月摇了下头,道:“你错了,我当时只是难过,无法承受的起这个变故的是大哥……”

    “尉迟寒风?”

    尉迟寒月一愕,没有想到苏墨会直接唤出大哥的名讳,但是,转念一想,以为她这会儿是沉浸在他说的往事里,也就释然,随即点了点头,道:“恩,是大哥!因为大夫人和娘的关系,父王的姬妾可以说都分成了两派,勾心斗角是常事,可是,不论如何,大哥总是睿智的将她们的恩怨不要附加到我们的身上,大哥很在乎家人,他孝顺娘,也敬爱大夫人……但是,当时的他毕竟太小了,如何能洞悉的了一切……父王殁了,大夫人和寒霜、寒雪不见踪迹,这个对大哥的打击很大,也因为这件事情,大哥变了……”

    苏墨的心突然紧缩了下,虽然尉迟寒月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她却能深深的感受到尉迟寒风的痛。

    “大哥最痛的是,知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却无法去指责……”尉迟寒月的神情越发的凄凉,那种两难又岂是言语所能说的明白的,“上一代的恩怨我们不能说谁对谁错,娘所做的毕竟是为了大哥……父王安葬后,娘也搬出了王府,自此再也没有踏出过上兰苑……随后,没有多久,我也被玄天大师带走,一个个亲人不同形式的离开他,他当时心里所承受的可想而知!”

    清风突然吹来,苏墨感觉到脸上有着凉意,竟是不自觉的哭了,一入豪门深四海,这里的每个人也许之前都是善良的,可是,到最后却都因为利益而变的犀利,他们争斗下,可曾想过下一代的感受……

    尉迟寒月伸手为苏墨擦拭着眼泪,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多年的心事对着你竟是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让你伤心……”

    苏墨笑着摇了下头,表示无碍!

    此刻,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尉迟寒风就算对和自己娘作对的大夫人的孩子都那么好,又怎么会真的忍心伤害自己的孩子?

    虎毒还不食子呢……这之间有误会吗?

    苏墨抿了抿唇,心里暗暗有了决定,她要问他!她要让他亲口告诉她为什么……已经伤了一次,就算……就算再伤一次又何妨?

    天空渐渐的变暗,适时,朗月和星辰驱赶着马车回来,他们将苏墨所说做天灯需要的东西都备齐了,并且在二人周围放了灯笼照明,铺了一方锦缎,摆了吃食后退到了马车上。

    尉迟寒月说出了多年的往事心情顿觉轻松许多,而苏墨因为有了思量也真正的放下了沉重,二人有说有笑的吃着东西。

    月上柳梢头,天空中布满了璀璨的星星,风,夹杂着草地的清香,耳边有着溪水声和鸟儿时不时的叫声,这一顿饭,可谓让二人吃的别有一番风情。

    饭后,苏墨嘴角含笑的做着天灯,做好后,递给尉迟寒月,说道:“写上你的心愿……”

    尉迟寒月略微沉思了下,在上面落笔写道:愿早日找到大夫人和寒霜、寒雪……

    苏墨吹了火折子,燃了天灯下的燃料,和尉迟寒月一起放飞了天灯,看着那缓缓升空的天灯,轻轻的说道:“希望你们可以早日团聚……”

    “谢谢你!”尉迟寒月真心的说道:“不光为此,更谢谢你听我说了那么多……”

    苏墨摇摇头,此刻的心里其实是感谢他的,因为他说了这么多,她方能放下心结,打算去问清楚,如果……如果那些都是误会,她不想让他在错过!她……也不想错过……也许,那些都是巧合,也许……他是真的爱她的!

    “我送你回去!”

    苏墨点点头,二人往马车走去……

    +++++++

    宝珠担忧的看着傅雅在整装,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劝道:“如果主子知道你要如此做,断然是不会同意的!”

    傅雅径自整理着,头也不抬的说道:“他不知道!”

    宝珠拉住了傅雅整理的手,乞求的看着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王爷的武功高强,你很会被他发现身份的……”

    “不会!”傅雅有些负气的说道,甩开了宝珠的手,看着她眸中的担忧,有些不忍,说道:“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我还没有完成任务,我又岂会让自己出事……在说,我这几个月来所做的都不是为了今天?而且,王爷不一定会怀疑我……因为他对寒霜愧疚,他每次来都不会碰我,你难道看不出,他是在我身上找寻寒霜的影子吗?”

    “可是……”宝珠有些慌,傅雅说的她当然知道,从入府开始,她就故意误导王爷,加之之前送来的那封老王爷的书信,王爷对她本就没有戒心,可是,世事难料,王爷睿智和主子相当,如此说来,难保不会露出破绽。

    “没有可是!”傅雅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担忧,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主子心里没有亲情的牵绊!”

    说完,傅雅对着宝珠重重的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入夜不是很久,因为有着皎月和星辰并没有很黑,傅雅一身夜行衣灵巧的躲过府中的暗卫,她庆幸自己当时为了能追上雪而专门对轻功下了心思,也正因为此,她今天对自己有信心!

    寒风阁内,尉迟寒风站在窗前看着远方的黑暗,今日他在皇宫内思绪一直走神,商讨完了边关的事情就赶回了府中,本以为寒月和苏墨晚膳前会回来,却不料朗月来传了话,说二人在泽月溪,稍晚才会回来……

    此刻已经快到亥时,二人竟然还没有回来!

    想着,尉迟寒风的脸变的阴寒,菲薄的唇角微抿,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射出两道阴冷的寒光……

    突然,一道隐约的琴声传来,尉迟寒风眸光一抬,一撩衣摆,踏窗飞身而出,夜冷紧随其后……

    二人都听到了那摄心魔音的琴声,他们人还未曾到,就隐隐见一个人影抱了琴飞快的离去,甚至,尉迟寒风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了上次黛月楼主亲临的事情,尉迟寒风一直对这个魔音耿耿于怀,他暗暗提了真气,脚下快了几分……

    如此,黎玥城的上空,三个人影翻飞着……

    傅雅咬着牙狂奔着,她要和尉迟寒风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不能让他看到她的身形……终于,赵将军府就在不远处……

    傅雅一个闪失入了巷子,对着巷子比了个手势,就见一个黑衣人抱着琴闪身而出,继续往赵将军府的方向奔去!

    尉迟寒风几个起落,终于看到了黑衣人,他脚下轻点,一个旋转翻身,落到了黑衣人的面前!

    “阁下既然到了王府,又何必急于离去呢?”尉迟寒风淡淡的说道,眸光微抬,有着几分慵懒,却不似刚刚用了真气疾奔的人。

    黑衣人退了两步,欲转身离去,却见夜冷阴寒的站在那里。

    “本王很好奇,这王府里……谁被黛月楼买了命?”尉迟寒风眸光轻轻扫过黑衣人的衣襟,上面有着一个弯月的标记。

    黑衣人也不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扔掉了琴,拔出置于背后的剑,二话不说的就向尉迟寒风攻去……

    黑衣人武功不弱,尉迟寒风却没有心思和他纠缠,夜冷横剑而上,迎了黑衣人,黑衣人武功诡异,脚下步子更是毫无章法,一时间,夜冷竟是无法拿下!

    夜冷的剑加快了几分,脸色更加的阴寒,在如此夜下,他周身的寒气越来越浓郁,就算是夏日,都让人脚底生寒。

    可是,就算如此,黑衣人依旧和他打了个平分秋色。

    尉迟寒风蹙眉,心中暗讨:看来……他在黛月楼的身份必然不低!

    时间见长,黑衣人渐渐有了颓势,夜冷寻到了破绽,一剑制住了黑衣人。

    尉迟寒风上前,人还没有走到跟前,黑衣人突然脖子一崴,“噗通”一声,人倒在了地上……

    夜冷蹲下探出手,过后说道:“服毒自尽了!”

    尉迟寒风也不意外,黛月楼的规矩,任务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他示意夜冷挑开那人的衣襟,看着领口上绣着的“雷”字,不免说道:“竟然是黛月楼的四大护法之一……将尸体处理了……”

    “是!”夜冷应声。

    尉迟寒风看了看附近,竟是赵翌的府邸前面,随即打了手势,顿时,府邸处闪出一个人影,跑了上前,恭敬的说道:“参见王爷!”

    “最近可有什么不妥?”

    “回王爷,没有特别事情发生,只是……”那人犹豫了下,也不知道当不当说,毕竟,那个不是他们任务范围内的,他们只要负责赵翌不会发生意外就好!

    尉迟寒风倪了眼,知道应该无事,也对赵翌别的事情无心思……

    远远的,傅雅屏住呼吸,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做了这些就只为这个时候,如果……上天也不帮她,她也只能另行想办法。

    “退下吧!”尉迟寒风缓缓说道。

    傅雅一听,一股悲伤笼罩在眼底……

    “等等……”

    尉迟寒风突然叫住暗卫,傅雅的心也随之又紧张了起来,只听尉迟寒风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的问话,让傅雅顿时放下了心思……

    上天都要帮她,上天也要帮主子复仇,谁也无法阻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