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00章 029

    势不两立①

    ~

    尉迟寒风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暗卫偷偷的倪了眼尉迟寒风,方才垂眸恭敬的说道:“回王爷,连日来……属下等人一直暗自保护赵将军,发现赵将军偶尔会和紫菱约在大街的巷子里见面,而且……”

    “而且什么?”尉迟寒风仿佛隐约间感觉到什么,声音冷了几分。

    “而且……有信笺往来,隐约间属下等人听到谈话……好像是和……和苏墨有关!”暗卫说着,突然背脊冒着冷汗。

    尉迟寒风微眯了眼眸,俊逸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他示意暗卫退下,看了眼赵翌府邸的匾额一眼,随后转身向王府行去,他的步子有着几分沉重,心,竟是隐隐有些抽痛……

    那日紫菱出府,翩然发现她袖中藏了东西,府门口的一幕小单路过不经意的发现,回来和小双说及时,他未曾在意,全然只当翩然针对紫菱,此刻想来……却原来是给苏墨和赵翌传递信笺!

    越想,尉迟寒风的脸越发的寒,眸光迸射出阴鸷的寒光。

    待人消失在尽头,傅雅方才捂着胸口缓缓走了出来。

    目的达成,她的嘴角浮上诡谲的笑意。

    她不会让自己置身陷阱,她早已经做好准备,让雷在此接应,只不过……牺牲了他,回头和冥殇可要有一番解释,好在黛月楼楼规森严,冥殇临行留下两大护法供她差遣,否则……今日想要不露出破绽,不让尉迟寒风看出端倪,定然很难。

    哼,如果不是因为雷的轻功不济,她也就不用自己亲自来引了……

    傅雅眸光变的阴戾,黑巾下的嘴角冷嗤的哼了声,暗暗讨道:尉迟寒风聪明又如何,可是,他却有着致命的弱点!

    想着,嘴角的笑越发的阴森。

    傅雅回眸看了眼赵将军府邸,阴鸷的眸子浮上了一层淡淡的愧疚,只是一瞬间,那抹愧疚就被接下来的期待所代替!

    为了雪,她的心里就只有一件事情,为他复仇!

    +++++++

    朗月和星辰驾着马车,伴着天上的皎月,缓缓的入了城,马车驱赶的不是很快,车内时不时传来尉迟寒月的轻笑声,二人不免回望一眼,虽然隔着帘子,却仿佛能看到二少爷此刻的开心。

    星辰耸了耸肩膀和朗月对看一眼,二少爷待人平和,从来没有阶级观念,和一个婢女交好,他并不觉得奇怪。

    可是,朗月却没有星辰如此的乐观,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苏墨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一个奴婢有着傲骨他见过,可是,在黎王府里,一个奴婢却比主子眼神凌厉,他却觉得很意外!

    而且……二少爷对她有兴趣,这点他是最为担心的,潜意识里,总觉得这个女的会为二少爷带来不幸,只是今日,二少爷对她的态度更加的暧昧不清,他心里那种不安就更加的浓烈!

    想着,不免又回望了一眼车帘,脸色沉重的暗自一叹,心里十分的矛盾。

    看得出,二少爷今天过的很开心,二少爷的身子不好,师傅有交代过,要保持心境愉悦才是上策……

    希望是他多想了!

    马车继续走在黎玥城的街道上,此刻已经较晚,路上已经没有了人声,马车碾过青砖石路发出“轱辘轱辘”的声响……

    “二少爷,王府到了!”

    马车缓缓停下,星辰和朗月先下了马车,放置了矮凳。

    尉迟寒月掀了帘子,轻松跃下后转身递出了手,苏墨看了一眼,将柔荑搭上,下了马车,对于她来说,始终对古人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没有映入心里。

    “要进去吗?”苏墨问道。

    尉迟寒月看了眼,想了下,摇摇头,说道:“时间已晚,我就不进去了,你进去早些歇息……谢谢你今天的陪伴!”

    苏墨浅笑的摇摇头,道:“难得出府,还要谢谢你的邀请!”

    二人相视一笑,苏墨微微点头示意了下,转身往府内走去……

    守门的侍卫早已经看到二人,见苏墨回来,也没有问什么,径自放了她进去,入了门扉,苏墨不免回头看去,示意尉迟寒月离去。

    王府的夜仿佛比平日安静许多,苏墨一踏入府内,就有一股莫名的惊慌,她微微蹙了眉头,左右看看,并未曾看出有何奇怪之处。

    随即,嘴角噙了丝自嘲的笑意,不疾不徐的往北小院行去,今日已晚,待到明日,她一定要寻个机会向尉迟寒风问清楚……

    想着,脚下不免滞了下,随即继续走着!

    皎洁的月色将行走的人身影拉的长长的,一路上,除了巡视王府的值夜侍卫外,竟是没有碰到一个人。

    突然,苏墨的脚步停下,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院落,抿了抿唇,抬步那个院落行去……

    纤手轻轻拂过门扉侧,那里以前挂着那人给他写的藏头诗,她微微仰起头,看着露出围墙而出的竹叶在微风下轻轻晃动着,隐约间,能看到院子内的紫藤花瓣飞舞……

    月下,她仅着单衣,身披薄纱在紫藤树下轻舞,那人为他吹着笛子,笛曲落,舞步停……那人一把拉过她,她就那样倒在那人的臂弯里……

    那刻……她有着前所未有的幸福,月色相伴,紫藤花瓣为证,她的心……沦陷了……

    苏墨嘴角的笑有些无奈,有些复杂,她收回了眸光,转身离去……

    也许……也许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要么她重拾欢乐,要么……死无葬身之地!

    思绪沉思之际,人已经到了北小院,她走了进去,人刚刚入了院子,就隐隐间感觉到不对劲。

    苏墨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都已经这个时辰了,按理说,紫菱应该是在屋外等着她的,难道……又被什么牵绊住了?

    疑惑间,苏墨拿出贴身锦囊里的南海东珠,借由着微光,推开了门……

    人刚刚跨入,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下,苏墨一个踉跄,身子冲向了前面,险些摔倒在地!

    她垂眸看去,就见地上躺着一个不大的盒子……

    苏墨紧皱了眉头,拿过桌子上的火折子吹着,点了蜡烛,顿时,屋内的光线明亮了许多,她举眸看去,入眼的竟是一片狼藉!

    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墨一脸的疑问,脚下挪着步子,看着被扔在地上的被褥和一些她们用来装东西的盒子,就连赵翌给她们的药膏也都全部扔到了地上,整个屋子里看去,倒像是遭遇了打劫……

    当然,苏墨并不认为这个是打劫!

    先不说她们屋子内根本没有什么贵重之物,就算遭遇盗匪,也断然不敢在黎王府内撒野!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

    苏墨眸光突然一凝,秀眉蹙的更深,来不及细想,提了裙摆就往外奔去,她一路疾奔的往昕园的方向,沿途惹来巡夜守卫的侧目,她全然不顾。

    屋子内被翻成那样,她们是要找什么?找到了吗?还是就是个借由……

    苏墨脑子里飞速的转着,脚下的步子也越发的快了几分。

    看着紧闭的昕园大门,苏墨微微喘了下气儿,就抬步上前,手底下慌张的拍打着紧闭的院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害怕,仿佛片刻的功夫都过的十分的漫长……

    “开门!”苏墨的手下重了几分,声音噙了丝冷意。

    “来了,来了,谁啊……大半夜的?”

    这时,院子内传来一声抱怨,苏墨喘着气儿收了手,站在那里……

    “吱呀——”

    门打开,一个老嬷嬷见是苏墨,顿时恼火,怒声道:“苏墨,你这大半夜的跑到昕园来干什么?”

    苏墨二话不说,一把推搡开了老嬷嬷,借势踏入了院子,老嬷嬷脚下一个趔趄,双脚一绊,人竟是跌坐在了地上,顿时痛的她呲牙咧嘴的谩骂了起来。

    苏墨人方才走入院子中央,就见李嬷嬷等人披着外衣走了出来,苏墨站定了脚步,眸光冷漠的扫过众人,缓缓道:“紫菱呢?”

    李嬷嬷拢了拢外衣走了上前,冷哼一声,怒声道:“苏墨,你这是干什么?找人找到昕园来了……先不论紫菱在不在老身这里,就算在,你凭什么来要人,还以为你是主子?我呸……不要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苏墨并不在意李嬷嬷的讽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重复的说道:“紫菱呢?”

    “去……给老身把她拖出去……都反了,一个低等的贱婢竟然敢质问老身!”李嬷嬷怒喝着,耸拉着脸皮的脸抖了两下,微垂的眼角硬是上挑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诡异阴森!

    她的话方落,就见两个老嬷嬷冷笑的上了前,二人刚刚碰到苏墨的胳膊,就被她狠狠的甩掉。

    苏墨目光凌厉的扫过两个老嬷嬷,淡漠的脸上笼罩着狠戾,这样的她,那些老嬷嬷从来没有见过,顿时心底生了寒意,竟是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苏墨眸光微转,扫过安嬷嬷后将目光定在了李嬷嬷的脸上,微微一福,缓缓说道:“奴婢刚刚行来时太过担忧,一时间忘记了礼数,还望各位嬷嬷不要见怪!”

    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目光越发的凌厉的看着李嬷嬷,声音阴沉的接着说道:“不知道紫菱白日做错了何事……让各位嬷嬷操心,奴婢在这里先代为认错,还请李嬷嬷放过紫菱!”

    苏墨的话不卑不亢,但是,每个字就像小棒槌敲着各位嬷嬷的心,她给大家的印象一直是淡淡的,好似什么都不在意,就算当王妃时,也不是很爱出来走动,不会去刻意拉拢谁,也不会对谁存了偏见。

    后来,她被贬,就算打骂,或者给她脏乱的活计,她也从来不反抗,只会认真的去做,让她们都挑不到错处……

    此刻的她,目光狠戾,浑身上下更是笼罩着嗜血的寒气,就算大家明明知道她此刻的身份,却依旧不免被她的气势所镇住。

    “哼!”李嬷嬷冷冷的哼了声,她在王府里日久,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也只不过一瞬间,她就恢复了神情,冷冷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代她认错……哼,老身看你是真的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再者……奴婢犯了错,就要罚!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去找柳主子去……”

    说着,阴狠的眸光扫过方才上前的两个老嬷嬷,厉声道:“给老身拖出去……”

    “是!”那两个老嬷嬷应了声,上前狠戾的架住苏墨就往外拖着。

    苏墨又一次甩开了二人,冷冷说道:“我自己会走!”

    她说完,眸光从李嬷嬷脸上拉开,从李嬷嬷的神情上看,紫菱应该真的不在昕园……

    苏墨冷寒着脸跨出了昕园,门,重重的在她身后阖上,她缓缓抬眸想远处看去,微抿了唇,抬步向兰花园走去……

    “麻烦通禀侧妃娘娘一声,奴婢苏墨求见!”苏墨对着兰花园门前的守夜侍从说道。

    侍从冷冷的瞟了她一眼,说道:“主子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明白再来!”

    “麻烦通禀一声!”苏墨语气寒了几分,如果到了明天,指不定紫菱已经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侍从冷嗤了声,不在理会。

    柳翩然有着身孕,万一因为她出了什么状况,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再说了,一个低等奴婢,他也不放在眼里。

    苏墨置于云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着,她心中焦急,抿了下唇角,就往前走去,她的心里从来没有像此刻慌乱过,仿佛有个大网笼罩着她,如果得不到解脱,她就会彻底的被网笼罩住!

    “站住!”侍从冷喝一声,挡在了苏墨的面前,看着她,沉声道:“你还打算硬闯了不成?”

    苏墨突然脑子里一闪,看着侍从问道:“请问……紫菱在不在园子里?”

    侍从听了,微蹙了下眉头,冷冷的说道:“她偷了东西,已经被关在暗牢里,怎么会在兰花园里?”

    “偷东西?”苏墨疑问。

    侍从有些不耐烦的点了头,催促道:“走吧,等下惊扰了主子,我也得跟着你后面挨罚!”

    “暗牢在哪里?”

    侍从无奈的翻翻眼睛,说道:“在南面……快走……”

    此刻,就算他不说,苏墨也已经提了裙摆离去,脑子里根本不相信紫菱会偷东西,只有一个心思,断然是被柳翩然陷害了。

    门口发生的一切,都被纸鸢在里面听了去,她透过门的缝隙看到苏墨离去,方才打开了门,看着门口的侍卫点了下头,轻声说道:“明儿个到我这来领赏!”

    侍从一听,笑嘻嘻的道了谢,没有想到,给苏墨传个话儿都有赏钱拿。

    纸鸢倪了眼已经不见了的身影的地方,转身入了园子,阖上门后匆匆的往柳翩然的寝居走去……

    “主子,苏墨去了暗牢!”纸鸢进了屋,看着坐在铜镜前的柳翩然轻声说道。

    柳翩然缓缓起身,放下的青丝柔顺的贴在背后,她杏眸微倪了下纸鸢,缓缓问道:“苏墨去那边又能如何,她以为她能救得了紫菱吗?不自量力,哼……”

    纸鸢嘴角微抿,说道:“主子说的是!天色不早了,奴婢服侍您安歇吧……”

    “嗯!”柳翩然应了声,往床榻前走去,纸鸢嘲讽的看了眼,嘴角噙着一抹不屑的笑意!

    +++++++

    苏墨走了没有多一会儿,就转身行了回来,先不说她不知道暗牢的具体位置,就算知道,守卫也断然不会让她进去,如今,她只能去求尉迟寒风。

    当苏墨走到寒风阁门口,却又顿了步子,抬眸看了眼,竟是踟蹰不前,最终,咬了咬牙上前唤了门……

    “能不能通禀王爷一声,奴婢求见!”苏墨看着那个几乎每日都能见到的侍从,稳住了慌乱的思绪,平静的问道。

    “王爷不在府里!”侍从回道。

    苏墨深深蹙了眉头,眸光不免透过开着的门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侍从看出苏墨的疑惑,无奈的一叹,道:“王爷是真的不在!”

    苏墨拉回眸光,看着侍从半响后方才点了点头,心头的慌乱顿时浮上了脸庞,转身就欲离去……

    “你是为了紫菱的事情吧?!”

    身后传来侍从的声音,苏墨急忙回过身,重重的点了下头。

    “萧总管应该在府里!”

    苏墨感激的对着侍卫点了下头,急忙转身离去。

    萧隶知晓了苏墨的来意后,微微一叹,道:“紫菱偷东西现在是人赃并获,而且,他亲口也承认……”

    “不可能!”苏墨想也不想的否决,冷漠的说道:“紫菱在南朝什么没有见过……怎么会贪图一些不入眼的东西?”

    她说的,萧隶自然明白,如今,这个事情就是摆明了是柳翩然针对她们,柳翩然身后有老夫人,如今又有子嗣,先前因为王爷对苏墨的宠爱本就心里有了怨恨,怎么可能不想尽办法拔出这个眼中钉?

    “苏墨,你是聪明人,这个事情你我心中都明白,紫菱竟然揽下了,你又何必浪费了她一番心意?”萧隶轻叹的说道。

    苏墨冷嘲的笑了下,缓缓问道:“她能为我如此,我又岂会让她为我承受本不属于她的苦难?苏墨此刻只求萧总管能让我前去一探……”

    萧隶知晓苏墨性子强硬,想了想,点了下头道:“好!”

    当苏墨到了暗牢,那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她紧了眉头下了台阶……

    紫菱整个人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凌乱,衣服上更是有着血迹,透过牢里的火光,苏墨看见衣服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变成了暗红色。

    她急忙上前,抓着了木栏,忍住心里的悲恸,唤了声,“紫菱……”

    紫菱缓缓抬了头,看见苏墨,爬着上了前,抓着她的手,慌乱的说道:“主子,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说着,她抬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萧隶,急切的说道:“萧总管,不关主子的事情,都是奴婢,东西全部是奴婢偷的,不关主子的事情……”

    说到最后,紫菱竟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苏墨死咬着唇,鼻子酸酸的,她放开了紫菱,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轻声说道:“紫菱……没有做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

    她如此一说,紫菱的泪水更是不由自主的流着,她心疼的看着苏墨,哽咽的说道:“只要主子相信奴婢……奴婢就没有什么好怨的!”

    苏墨看着紫菱的样子,偏过了头,阖上了眼睛,硬生生的将泪水逼了回去,方才站起身,对着萧隶说道:“奴婢不想为难萧总管,但是,还请萧总管今夜能护了紫菱周全,待苏墨明日求了王爷!”

    萧隶倪了眼紫菱,缓缓点了下头!

    “你认为求了本王……本王就会放了她吗?”

    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