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02章 031

    势不两立③

    ~

    柳翩然一出了兰花园就向寒风阁门前看去,只见苏墨跪坐在那里,不免嘴角高傲的一笑,拖着腰走了上前……

    身后传来脚步声,苏墨以为是尉迟寒风回来,回眸看去,见是柳翩然含着嘲讽的笑意走来,心里不免自嘲,这个时辰那人去早朝,又岂会折回?!

    “哼!”柳翩然在苏墨的身侧停下脚步,不屑的哼了声,缓缓说道:“紫菱偷了东西,这王府有王府的规矩,你以为就凭你在此跪着求个情……王爷就会放了她吗?”

    苏墨没有理会柳翩然,此刻的她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

    她的态度柳翩然也没有在意,人心情好了,仿佛看什么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苏墨,本妃听闻……谁要是为紫菱求情,就要杖责三十,你这个……是在为紫菱求情吗?”

    苏墨依旧没有回答,此刻的喉咙仿佛被火灼烧一样,眼前也仿佛有些昏暗,双膝早已经麻木的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苏墨双手撑了地面缓缓站了起来,久跪的膝盖几乎无法支撑身体,她淡淡的倪了眼柳翩然,暗暗咬牙微微一福,淡然道:“奴婢告退!”

    说完,一瘸一拐的转身离去,朝阳下的她的身影看上去凄凉无比……

    “大胆,本妃有让你起来吗?”柳翩然对着苏墨的背影吼道。

    苏墨脚步一滞,缓缓回头,冷漠的眸光犀利的射向柳翩然,声音嘶哑的说道:“你最好祈祷紫菱没事……”

    说完,眸光冷厉的扫了眼,淡漠的回过头,继续一瘸一拐的向前行去,身后的柳翩然一时间被她那阴狠的眸光吓到,竟是直到人离去都未曾反应过来。

    纸鸢一直怔怔的看着苏墨离去的背影,目光有些呆滞,脑海里思绪翻转,终究……暗笑一声拉回了眸光,对着柳翩然说道:“主子,您有孕在身,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去,只不过是一个贱婢,还敢威胁主子……回头自是有她好受。”

    柳翩然回过神,轻轻点了下头,不免对苏墨方才一瞥心有余悸。

    纸鸢送了柳翩然回去,服侍她小憩后退了出来,神情若无其事的走在王府的小径上,确定了无人后闪入假山之后,这里是王府里的一个死角,也是唯一可以躲过暗卫视线的地方。

    她焦急的等了会儿,傅雅方才来到,她上下打量了一圈后放下了心,道:“看到你没事我就安心了!”

    傅雅轻笑,缓缓说道:“如果不是事先有黛月楼四大护法之一接应,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纸鸢释然的笑了,将昨夜和方才的一幕大致的讲了下,方才说道:“如你所料,紫菱是苏墨的弱点!”

    傅雅自信的笑了下,她不但懂得如果隐藏自己,更加懂得看穿别人的弱点,紫菱是苏墨的软肋,而苏墨……则是尉迟寒风的软肋,尉迟寒风则是老太婆的软肋……

    “接下来的事情只要我们运用的巧妙,以后……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动手!”傅雅淡笑的轻声说道。

    纸鸢微蹙了眉头,疑问道:“王爷不会怀疑到你吗?”

    傅雅微微一怔,随即摇了下头,道:“他会不会怀疑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却能保证,他永远不会想到雪会报复,而且……不为别的,只为让他们尝到他的痛!家破人亡的痛……”

    说道最后,傅雅原本灵动的眼睛突然笼罩了一层阴鸷的寒光,纸鸢不免打了个冷战,心里一阵凄凉,儿时玩在一起的人以不在,如今……就只剩下仇恨的支撑,这么多年来,他是如何面对娘和姐姐的相继离去……他又是如何活着寄人篱下的孤独之中?

    “他所承受的,必然会十倍奉还!”纸鸢轻轻说道,思绪里的悲怆不由得浮上脸庞。

    +++++++

    皇宫,御书房。

    此刻里面气氛凝重,尉迟木涵眸光扫过尉迟寒风后继而在赵翌脸上停留,沉声一叹,道:“就只有这个办法吗?”

    赵翌起身,拱手躬身道:“微臣为了东黎百姓乃至三国之间的和平愿意以身犯险,就算臣战死沙场,也无怨!求皇上成全!”

    尉迟木涵的眉头深蹙,心知如今这个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可是,让他以赵翌的性命做赌注,他于心不忍!

    尉迟寒风微微抬了眸看向赵翌,眸子里噙了几分复杂,只是一瞬间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那就按此计划行事吧……赵将军也要记得本王曾经给你说的,孰轻孰重你自是会拿捏的,本王不想国家失去一栋梁之才!”

    赵翌起身,看着尉迟寒风躬身一礼,道:“王爷教诲,微臣铭记在心,微臣身为三军统帅,自是明白不能让将士们失去了主心,臣也必当全力以赴等待王军大军麾下!”

    尉迟寒风点了点头,道:“希望天护我东黎!”

    “皇上、王爷爱民如子,必会得上天庇护!”

    尉迟木涵沉沉一叹,缓缓说道:“既然如此,朕也只能先替天下万民感谢赵将军和黎王了……”

    “微臣不敢当!”尉迟寒风和赵翌双双说道。

    尉迟木涵起了身,遇过御案走到赵翌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七日后出发,朕和黎王也无法送你一程,此去为了掩人耳目,朕已经昭告天下,派你去边关犒赏三军,以慰劳苦……”

    “臣明白!”赵翌点头,为了让梓国放下戒心,他也只是带了亲卫队二千之众前去边关,大军随后由王爷率领压阵,这次,必然是要将梓国连根拔除,以绝后患。

    +++++++

    黎王府暗牢,厚重的铁门将门外和门里隔绝,里面的人不知外面光景,外面的人更是无法窥视暗沉……

    暗牢内,紫菱被绑在十字木柱上,头耸拉着,身上有着干涸的血迹,亦有新添的艳红,经过一早上的刑罚,此刻的她早已经虚弱的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紫菱,说了……也就免受皮肉之苦,你又何必死撑着呢?”侍卫无奈一叹,苦着脸劝道。

    紫菱虚弱的张了嘴,不清不楚的溢出“没有……”二字后,竟是没有了声音。

    “张大哥,好像晕了!”刚刚问话的侍卫对着坐在一侧的人说道。

    张姓侍卫倪了眼,说道:“这样问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话没有问完,人就死了……怎么向王爷交代?你去问问萧总管,看怎么办!”

    “是!”侍卫应了声,急忙退了出去。

    一出了门,就见苏墨一脸急色的站在那里,沉叹的摇了摇头,边走边说道:“你也不要为难我们,王爷吩咐了,谁也不能进去看紫菱……”

    苏墨拦住了侍卫的去路,问道:“她……在里面好不好?”

    “好不好也不是我能说的!”侍卫一脸的为难,随即越过她大步的离去。

    人刚刚走了几步,苏墨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那侍卫传来声音,“属下参见二少爷!”

    苏墨回了头,只见尉迟寒月静静的看着她,柔美的俊颜上有着隐约的疑惑,他示意侍卫离去,上前问道:“刚刚去看了娘,本想着来找大哥用膳,却没有在寒风阁看到你……询问之下,才知道你在这里!”

    尉迟寒月说着,心疼的看着苏墨,她神情疲惫,原本娇艳的唇也干涸的起了一层白皮,脸色苍白,站在那里的身子明显不是很稳,整个人有些狼狈的憔悴!

    苏墨吞咽了下,看着尉迟寒月,仿佛找到了救星一般,抓住了他的衣袖,哀求的说道:“我想进去……你帮帮我,好不好?”

    尉迟寒月举眸看了下那个暗牢,心里对这个地方有着本能的抗拒,他拉回眸光,问道:“发生了何事?你看上去很憔悴……我让星辰去唤了大夫给你看看……”

    苏墨摇着头,微抿了下唇角,道:“我不要看大夫,我没事!寒月,你帮帮我好不好,我只想看看紫菱有没有事……你帮帮我好不好……”

    说着,苏墨的眼眶微微发红,眸光哀求的看着尉迟寒月,现在,如果他也不肯,那么……她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尉迟寒月微蹙了眉头,苏墨给他的印象总是淡淡的,好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左右她的思绪,他不知道牢里的人到底和她有何关系,不过,看她的样子,必然是关系匪浅的。

    “好!”尉迟寒月应声,随即说道:“但是,你要答应我,看了后要休息……”

    苏墨急忙点头,此刻,只要让她能看看就好,她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尉迟寒月缓步上前,眸光扫过门口的侍卫,说道:“把门打开!”

    侍卫二人互视了一眼,抱拳道:“二少爷,王爷不许探视……”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尉迟寒月的语气始终柔柔的,抓着竹笛的手背负在了身后。

    侍卫一听,单膝跪地,惊恐道:“二少爷不要为难属下!”

    王爷有令,他们不敢违背,可是,府里的人都知道,王爷对二少爷极为纵容,从不愿意拂逆了他的心思,就怕让他心里有了负担而加重了病情,如今,这也让他们进退两难。

    尉迟寒月淡笑的摇了下头,说道:“我就进去看看,如果大哥怪罪下来,我自是会一力承担的,我也不会为难你们……这个,你们可以放心!”

    侍卫二人又互相看了下,沉思了片刻,只好应允。

    苏墨悬着的心顿时放下,听到他们同意,急切的向前走去,可是,跪了一晚上加上又站了这么久,她的腿根本无法承受突然间的用力,腿脚一软,整个人向前扑去……

    尉迟寒月拧眉,飞身上前,在苏墨快要落地时硬生生的将她拉回,由于猛然间用了力道,伴随着苏墨站定,一阵轻咳随之传来……

    苏墨一脸愧疚的看着尉迟寒月,见他淡笑的摇摇头,微抿了唇没有说话,二人一前一后的入了暗牢。

    苏墨站在门扉处,看着被绑在十字木柱上的紫菱,顿时惊呆,随后顾不得腿上的疼痛,扶着墙急忙步下台阶,张姓侍卫刚刚准备开骂是谁放她进来的,却见尉迟寒月随后而下,急忙行礼道:“二少爷……”

    尉迟寒月摆了下手,看了紫菱一眼,蹙了眉头,心里不免疑惑,是因为什么,竟是将一个奴婢用了刑!

    苏墨的手颤抖的想去碰触紫菱,可是,却哪里也不敢碰,原本坚强的她顿时崩塌,眼泪犹如破堤的河水,“哗哗”的流着……

    “紫菱……”苏墨哽噎的唤了声,却不见有动静,她小心翼翼的扶起紫菱的脸,见她眼睛紧闭,幸的手里的触感有着温热,“紫菱……紫菱……”

    紫菱虚弱的无法睁开眼睛,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以为她在做梦了,可是,那样的呼唤和触感是如此的真实,她努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苏墨泪流满面的看着她,她用尽力气强自扯了个笑意,想开口说话,但是,话未曾说出口,人又一次昏厥了过去……

    “紫菱,紫菱……”苏墨慌神的喊着。

    尉迟寒月上前拉住她,缓缓说道:“看样子……应该只是昏过去了!”

    苏墨流着泪,看着尉迟寒月,突然跪了下去,抽噎的说道:“奴婢求二少爷救救紫菱!”

    尉迟寒月微蹙了眉头,上前去扶苏墨,缓缓说道:“王府内的事情我不能插手,不过……我可以去求下大哥,如果不是什么大错,大哥应该不会拂了我的请求的!”

    苏墨哭着点点头,她从来没有此刻如此彷徨无助过,看着紫菱如此,比她自己受苦了都疼,那些伤口就好像以十倍百倍的加注在了她的身上。

    “那你……”

    尉迟寒月的话没有说完,就见苏墨人晃了下,向一侧倒去,他急忙拖住她的身体,竟是人昏厥了过去。

    尉迟寒月来不及多想,一把打横的抱住了苏墨,急匆匆的出了暗牢,也只是片刻,顿觉心扉窒闷,可是,此刻的他却来不及多想。

    朗月和星辰见他抱了苏墨出来,急忙上前,“二少爷……”

    “去请大夫!”尉迟寒月说着,人继续前行。

    星辰急忙离去,朗月跟了上前,说道:“二少爷,我来背苏姑娘吧……”

    “不用!”尉迟寒月说着,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

    别苑内,大夫静心为苏墨把脉着,尉迟寒月站在不远处,脸色竟是十分的苍白。

    朗月凝眸看了眼昏迷的苏墨,一抹恨意笼罩。

    果然……她是二少爷的灾难!

    大夫诊治后,昏厥只是未曾进食加劳累过度,并未大碍,只是,膝盖上的旧伤发作,十分的棘手。

    尉迟寒月微微蹙眉,旧疾?

    她看着昏迷也紧着眉头的苏墨,对她越发的好奇。

    +++++++

    碧涛园内,傅雅紧紧的蹙了眉头,唇角更是死死的抿着,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宝珠看着她,亦是一脸的沉重,久久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没有想到寒月横插/进来……王爷对他宠爱,你说……会不会就允了他的请求?”

    傅雅的眉头紧的更深,说道:“难保不会!而且,想不到紫菱的嘴那么硬,竟是什么都没有说,也不肯承认,如果因为寒月而放了她,我之前做的岂不是白费了功夫!”

    说着,傅雅不甘心的拍打了下桌子。

    宝珠亦是一脸的愁苦,这个机会放过,下次很难再找这样好的时机,想不到多日的苦心,竟有可能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

    “本想着寒月对苏墨好奇是有利的,却想不到此刻成了牵绊……”宝珠负气的说道。

    傅雅看了她一眼,一时间,竟是也想不出主意。

    +++++++

    “紫菱,紫菱……紫菱……”苏墨猛然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绫罗纱帐,屋内飘着淡淡的檀香气息,她坐了起来,四周看了看,心里大致猜到是尉迟寒月所住的别苑。

    她下了榻,向外面走去……

    隐约间,前方听到人声,苏墨扶着墙向前走去,声音渐渐清晰……

    “大哥,只不过是一个奴婢,又何必动用如此刑罚?”尉迟寒月问道。

    “王府里的琐事你不用操心,不要忘记了玄天大师说的,你不适宜劳心……”尉迟寒风的话平淡无奇,可是,却也透着不容反驳的霸气。

    尉迟寒月拧眉,疑问道:“我听闻紫菱只不过是偷了东西,驱逐出府就是,用刑……是不是太严厉了些,而且,我不觉得她会偷东西。”

    苏墨在乎的人肯定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尉迟寒风眸光微抬,缓缓说道:“她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听萧隶说,你今天去了暗牢?”

    尉迟寒月点点头,说道:“本来是寻了苏墨过去的,她央了我,我不好拒绝,大哥……如果只是因为偷东西,可否对紫菱从轻发落?”

    尉迟寒风一听,顿时心里升起冷意,看着尉迟寒月片刻,说道:“是苏墨让你来求我的?”

    尉迟寒月点了下头,也不隐瞒,说道:“大哥就当成全寒月可好?放了紫菱……”

    “不可能!”尉迟寒风说道。

    “哐”的一声,苏墨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看着尉迟寒风,质问道:“为什么?”

    尉迟寒风“唰”的起了身,眸光狠戾的看着她,此刻,看着她的脸,竟是心仿佛被人勒住。

    “没有为什么……”尉迟寒风冷冷说道:“传令下去,紫菱违反府里的规矩,三日后当众仗毙,以儆效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