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1章 040

    不过一死而已

    ~

    傅雅看着纸鸢走进,眸光冷厉,缓缓说道:“你终于来了……”

    说着,傅雅从角落里缓缓起身,站在木栏处,看着纸鸢缓缓走来,往日里灵动的眸光,此刻也笼罩着一层阴沉。

    纸鸢在傅雅面前停下,傅雅猜到她会来,她一点儿也不意外,毕竟……能跟在西门雪身边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

    “你很镇静!”纸鸢淡笑的轻声说道,没有了往日见傅雅时的紧张和关心,有的只是傲慢和冷静。

    傅雅蹙眉,看着眼前的纸鸢,缓缓说道:“你背叛了主子……”

    “此话怎讲?”纸鸢嗤笑一声,随即说道:“就是因为我忠于少爷,才会如此!”

    纸鸢见傅雅不敢苟同,方才缓缓说道:“你不觉得这个时候给王爷造成心理负担是最好的吗?如果等你实施……柳翩然的孩子都生出来了……”

    傅雅听着,蹙了眉头,反射性的向看守那边看去。

    “你放心……”纸鸢扬唇,亦倪了眼守卫那边,缓缓说道:“里面那个是我的人,剩下的已经被打发到外面了……”

    “你就这么肯定!”傅雅不屑的冷嗤,突然有种感觉,自己不是聪明,是自负了,如果说,纸鸢还是当年的纸鸢,她现在不信。

    纸鸢也不和她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只听她缓缓说道:“我这会儿来,只是要提醒你一件事情……”

    傅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你平日里给王爷的印象太好了,好到……王爷总会将你看成寒霜,所以……必然不会认为你真的那么狠心,甚至……会以为你是不小心的!”纸鸢缓缓说道。

    “怎么,你害怕我说出是你……”傅雅冷嗤一声。

    纸鸢笑着摇头,缓缓说道:“我不怕你说,也不怕你会被放出去……只怕……你再也没有机会达成少爷的目的!”

    “你什么意思?”傅雅眸光突然变的冷厉。

    纸鸢的笑容越发的绚丽,只听她缓缓说道:“你不用这会儿对我存了戒心,不管如何,我是和你的目的一样的……”

    不待傅雅说话,纸鸢眸光突然变的狠戾,阴狠的说道:“明天王爷要出征,今日柳翩然流产,还是个男婴……”

    傅雅蹙眉,心中暗讨,竟然真的是个男婴!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纸鸢的笑有着几分阴狠,她缓缓说道:“王爷对你补偿,其实……内心里是对寒霜的,如果你对王爷能造成一定的负担……这趟远征,就不好说了!”

    傅雅蹙眉,冥殇送回来的消息,此次尉迟寒风前去,是为了收服梓国,赵翌打了前锋,必然是掩人耳目,此次他前去,才是生死的角逐。

    “我为什么要帮你!”傅雅冷哼一声,说道。

    纸鸢摇了下头,笑着说道:“你错了,你不是帮我,你是帮少爷!”

    傅雅拧眉,没有明白她的话。

    “当年的事情,到底谁是始作俑者,你我心里都明白,少爷要的不止是这个王府散了……”纸鸢说着,眸光变的阴狠,嘴角闪过一抹嗜血的笑意。

    “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帮忙!”纸鸢突然恢复了平静,冷冷的说道:“据我所知……王爷已经派人去查少爷的下落,如果……经由你身上下手,你说,会不会快一些呢?”

    “你在威胁我?!”傅雅瞪视着,手,死死的握着木栏。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纸鸢嘴角抽搐的说道:“如果……此刻逼的少爷回来,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的!”

    傅雅腿一软,脚步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恶狠狠的看着纸鸢,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好歹毒的心!”

    纸鸢不置可否的倪了眼,缓缓说道:“其实……不论是王爷,少爷或者是你……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太过自负!”

    傅雅听着,冷着脸看着她,问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刚刚说了,我的目的和你一样!”纸鸢轻叹一声,继续说道:“为了少爷,你不是连死都愿意吗?这会儿……就是证明的机会!”

    纸鸢说完,冷漠的倪了眼傅雅,从腰间拿出物什扔给她后转身离去。

    她不怕傅雅会说出她,更不怕傅雅会不听她的话,他们三人不但自负,还有一点,就是一旦对人付出了真心……就会变的盲目!

    铁门“哐啷”一声合上,傅雅呆滞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手里的那粒药丸,嘴角不免嗤笑的自嘲着。

    暗牢外,宝珠呆在暗处,见纸鸢出来,急忙将她拉到树荫下,问道:“问到什么情况没有?”

    纸鸢一脸的焦急,说道:“她只说这个是难得的机会,她不想放过……你也是知道的,她做事,从来对自己不留退路的!”

    宝珠气的直跺脚,不免说道:“那可以让我去做啊……为什么她要自己动手!”

    纸鸢一脸的哀伤,缓缓说道:“你我都是可以的,可是,她还是选择了自己动手……少爷问起,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说着,纸鸢不免哽噎着。

    宝珠亦是一脸的忧伤,小雅整天说,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其实……她只是对自己,从来不会对她!

    “我先回去了,事已至此,我们不能将她的心意白费了!”纸鸢吸了口气,转身离去。

    转身的那刻,一脸担忧的宝珠却没有看到纸鸢眼底的嘲讽。

    她们总以为自己聪明,殊不知,只是做了别人的先行者,否则……她们真的以为事情顺利的每次都会按照她们预设的那般发展吗……

    ++++++++

    北小院内十分的宁静,苏墨和尉迟寒风二人就如此静静的看着月亮,谁都不说话,她们此刻甚至怕开口说话了,就打扰了此刻的安详。

    淡淡的茶香气息一直笼罩是苏墨,她此刻竟是也自私的希望时间停止,不在有仇恨,不再有怨……就这样淡淡的,淡淡的……

    可是,有些事情终究要去做,就算多么希望这刻停留。

    尉迟寒风起了身,侧眸倪了眼苏墨,见她亦拉回眸光向他看来,缓缓说道:“如果你觉得呆在这里无聊,可以让寒月带你出去走走……”

    说完,负手离去。

    苏墨怔怔的看着尉迟寒风的背影,有那么一刻冲动,想上前拉住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刻仿佛是她们最后的时光,再也不会有如此的安宁。

    “你会回来……是吗?”

    不经大脑思考,苏墨吐口而出,声音有着几分急促和不安。

    尉迟寒风定住了脚步,没有回头,他怕此刻回头了,就不想离去。

    “本王回来了……你就不再有自由!”尉迟寒风说着,声音低沉而嘶哑。

    苏墨起了身,微抿了唇角,缓缓说道:“想不放我自由……你就要回来!”

    尉迟寒风菲薄的唇角微微上扬,噙了丝笑意,那样的笑很淡,但是,却一扫他一天的阴霾。

    “不管你是由心而是敷衍……我当真了!”

    他说我,没有自称本王!

    尉迟寒风的话语有着几分轻快,他抬步离去,步子也轻松了几分,当他拉开门的那刻,门外的侍卫都微微一怔后,急忙行礼,侍卫不免都腹诽着:这……王爷什么时间进去的?!

    苏墨淡漠的脸上不自知的露出一抹笑意,但是,继而被内心里那抹不安取代,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到尉迟寒风出征的事情,她的心神就很乱,无法集中,那种感觉,却又不像是对他无法回来的惊恐,反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尉迟寒风出了北小院,去兰花园看了看柳翩然,随后向暗牢行去,临行,他必须解决一些心里的疑惑。

    昏沉的暗牢,仿佛就是悲哀的体现,那迎面扑来的霉味有些刺鼻。

    傅雅见是尉迟寒风,一脸的淡漠,不复往日的活泼灵动,眼中,反而有着一层淡淡的仇视……

    尉迟寒风踏着沉重的步子,他感受到来自傅雅身上的戾气,他脸色未变,缓缓停在她的面前,沉声问道:“给本王一个理由!”

    “给了王爷理由……王爷就会选择相信吗?”

    尉迟寒风薄唇边噙了丝冷漠,缓缓说道:“因为寒霜……本王会给你一次机会!”

    傅雅拧眉,淡漠的说道:“因为寒霜……我不会给王爷机会!”

    “寒雪在哪里?”尉迟寒风冷冷问道。

    傅雅大惊,她没有想到,他问的是主子,而不是为什么将柳翩然的孩子杀害……

    尉迟寒风微侧了身子,缓缓说道:“说,寒雪在哪里?”

    “我不知道!”傅雅冷冷的回道。

    尉迟寒风突然微眯了双眸,眸中冷光乍现,阴戾的说道:“你不知道……难道,这一切不都是他在背后指使的?”

    傅雅一听,顿时脸色变的煞白,她……微张了娇唇,不可置信的看着尉迟寒风,但是,惊讶也只是一瞬间,随即恢复了冷静。

    “你的话……我不明白!”傅雅说着,别过了头。

    尉迟寒风冷嗤一声,缓缓道:“其实……本王几乎对你不曾在意,你的一切做的也相当的严密,可以说……你真的很懂得看人,或者,也可以说,是寒雪太懂本王!你们抓住本王对寒霜的死必然愧疚,也会爱屋及乌的将心性向她的你小觑,可是……人,有的时候,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傅雅没有说话,此刻的她,心里翻转着,无法看透尉迟寒风是在套话,还是真的知晓了什么……

    “紫菱的死,不但是对苏墨的打击……亦是对本王的打击!”尉迟寒风说着,脸色沉重了几分,他微蹙了剑眉,继续说道:“先前,本王一直不明白,是谁被黛月楼买命,甚至,黛月楼主亲临……但是,他未曾做什么,只是用摄心魔音想去控制什么,声音竟是直逼北小院……那里,是低等奴婢住的地方,不可能引起黛月楼主的注意,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知道苏墨在那里!”

    “这和寒雪有何关系?”傅雅不免问道。

    尉迟寒风摇摇头,确实没有多大的关系,他遂说道:“其实,当时本王并不知道是为了苏墨,只以为是梓国的细作,也因为那次关系,本王派了暗卫保护赵翌,随之……有人利用这点和紫菱代为传信的事情善加利用……”

    说着,眸光阴鸷的看着傅雅,直看的她心里发毛。

    “黛月楼主四大护法武功高强,可是,都有个缺点,就是轻功只不过是上乘,达不到一流,本王绝对不会追不到……”尉迟寒风说着,嘴角噙着自信的笑意,继而,他笑意一滞,冷冷的说道:“引本王去赵将军府的,是你!”

    “王爷真是爱说笑,我一个弱质女流,又怎么会武功?”傅雅稳住心神,冷冷说道。

    尉迟寒风点着头,仿佛认可她说的话,“就是因为这点,本王一直没有联系到你的身上,但是,人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你的气息真的隐藏的很好,可是,你太自负,自负的以为在本王三丈内都能不被发现!因为紫菱的死,本王原本对苏墨心生愧疚,但是,却因为她在城外送别,本王一气之下,将那心生的愧疚生生掐断……”

    傅雅静静的听着,唇角微抿。

    “当然了,这些都不足以让本王怀疑是你,直到无意中截获的书信……”

    说着,尉迟寒风从腰间拿出折好的纸笺扔到傅雅面前,她捡起来一看,顿时脸色瞬间变了几遍,难怪她一直没有收到主子的回复!

    想着,她看向尉迟寒风,他竟然不动声色的一直既往,“既然王爷截获了这个信,不是应该知晓他在哪里吗?”

    尉迟寒风蹙眉,傅雅的嘲讽让他的脸变的阴沉,飞鸽是江湖上罕见的盲鸽,每只只能用一次,因为,它们一旦放出,直达目的地,却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一旦被截获,它们也会忘记此行的目的,信,无法送到傅雅的手中,他只能期盼着傅雅和寒雪联系,继而找到他……

    傅雅当然知道这些,冷哼一声。

    “本王一直不明白的是……苏墨和你们有何恩怨?”尉迟寒风缓缓问道:“你做了那么多,就只为了让本王知道苏墨和赵翌通信……继而利用本王的嫉妒心而杀了紫菱,或者……你们的目的是让苏墨恨本王!”

    “王爷睿智,也猜不透吗?”傅雅嗤笑一声,嘲讽的问道。

    她缓缓的撕掉了信,眸光变的狠戾,缓缓说道:“为什么……王爷可以慢慢猜,至于寒雪……我不会让你找到他,你们统统要为当年的事情负责,寒霜的死……都是你和那个贱女人一手造成的……我恨不得你死,恨不得你家破人亡,战死沙场,只有这样,你才能偿还一切,才能让寒霜死的安心……”

    说到最后,傅雅的眼中渐渐充血,尉迟寒风感觉不对,急忙上前,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只见她嘴角缓缓溢出鲜血,继而,脸上露出诡谲的笑意。

    尉迟寒风顿时浑身冷寒的看着她,阴沉的问道:“你就不担心整个碧涛园里的人吗?”

    傅雅笑了,就如同她往日一般,但是,她的目光是冷的,她缓缓说道:“我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别人……呵,你永远不会知道寒雪在哪里,你的一生,注定要活在愧疚和悔恨里……这个就是你当年做出……做出……做出……”

    傅雅话为说完,嘴角带着冷笑,眸子里有着不甘的死去,她的生命只是为了寒雪而活,只要能为她报仇,她从来不怕死……

    最后仅存的信念留在傅雅那圆瞪着的眼睛里,甚是恐怖。

    尉迟寒风没有想到,傅雅竟然在牙关里藏毒,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说出寒雪的下落,到底是为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傅雅是通过北国西门家而来,他也曾派人去北国查访,竟是一无所获,到底寒雪和大夫人在哪里?他们让傅雅来,难道就只为了当年的怨恨吗?

    所有的问题都纠结在尉迟寒风的脑子里无法解释,当他知晓傅雅的动机时,对苏墨的愧疚不由的加深,不论她和赵翌之间到底有什么,紫菱的死,始终他难逃其咎。

    他本想,如果此战回来,必将彼此的心结打开,如果回不来……就这样也好,他自私的希望以后没有他的日子,她的心里,有一寸他的地方,哪怕是恨,哪怕是怨!

    想着,他冷眸看着牢里已经死去的傅雅一眼,转身出了暗牢,冷声吩咐道:“将碧涛园内的人全部关入大牢!”

    众人纷纷一怔后领命,全然只以为,那里的人被傅雅所累,毕竟,今日死的是这王府里未来的主人,东黎国未来的王爷!

    尉迟寒风此刻没有心情理会其他,就算有,也没有了时间,出征在即,容不得他为了私人恩怨有所闪失。

    此战,如果败了……东黎边境危及,遭殃的永远是老百姓!

    就算是有再多的个人想法,此刻的他,也只能沉沉的积淀,一切只有等他回来在解决!

    傅雅的死,碧涛园的人都被关入大牢,这让柳翩然在伤痛之余,总是寻到了一丝慰藉,王爷始终还是爱她的。

    纸鸢服侍着柳翩然吃着东西,平淡的眸光下隐藏着一丝阴戾,傅雅总以为事情竟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焉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