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5章 044

    今夜,让我们彼此拥有!

    ~

    尉迟寒风托着苏墨的脸,缓缓的俯身,菲薄的唇带着凉意覆上了她的娇软,他什么都不想说,此刻……他只想拥有她……

    他的吻从开始的浅浅品尝继而变成了强烈的占有,他撕咬、吸允着苏墨的唇瓣,泪水滑进了二人的唇边,一丝苦涩好似表达着这些天彼此的等待……

    苏墨轻轻的阖上了眼帘,这刻,她什么都不想去想,她自私的抛开过往,只想静静的去感受他,她轻轻的环上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腰身,轻轻的回应着他那灼热的吻……

    感受到苏墨的回应,尉迟寒风的吻更加的炙热,更加的迫切,他浑厚的舌挑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和那丁香小舌纠缠着,舔抵着她嘴里每一处的芬香,品尝着她清幽的津液!

    久违的茶香气息深深的笼罩着苏墨,她迷醉贪婪的享受着,那人的大掌不似以往的光滑,有着茧子,覆着她的脸上,让她有着一丝别样的悸动……

    吻,越来越深,彼此的津液深深的交缠着,早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嗯~”

    苏墨轻声的低吟一声,这无疑让尉迟寒风疯狂,他的大掌开始不安分起来,摩挲着她脖颈,滑到那凸起的山丘上,轻轻的揉捏起来……

    苏墨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感觉自己快要被尉迟寒风吸空了,如果不是环着她腰际的大掌,她恐怕早已经无法支撑……

    尉迟寒风有些不甘愿的离开了她的唇,让她得到短暂的呼吸,他的深吻也演变成了轻啄,额头、鼻尖、脸颊、眼睑……所有的地方都是他品尝的方向!

    “嗯——”

    突然,苏墨身子轻轻惊秫一下,嘴里溢出暧昧的声音,那人的舌尖好像带着火一般,舔抵勾勒着她的耳坠,一阵酥麻从耳际传遍全身,让她的身体都为之颤抖着……

    “墨儿,我的墨儿……”尉迟寒风在她的耳边低喃着,他顺着耳坠一路向下,湿吻点燃了苏墨身体里所有的渴望,他埋在她的脖颈轻轻的撕咬着,吸允着,苏墨的每一处肌肤都让他疯狂……

    彼此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苏墨任由尉迟寒风的唇挑起她所有的火热,她抛开所有享受着,这不止是身体上的渴望,而是堆积了四个多月心里上的期盼,此刻,他们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诉说彼此的想念和这些日子的艰辛,只有让彼此的身心结合才能让彼此感受到!

    苏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尉迟寒风带到了床榻上,只知道他的吻和游离在她身体上的大掌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呼吸此刻越发的粗重,那样的呼吸让她感受到他的急切,可是,就算如此,他依旧忍着……只是希望让她也快乐!

    摇曳的烛火不甘寂寞的发出“啪啦”的爆裂声,尉迟寒风好似有些烦躁,大掌一挥,一股劲风飞过,烛火悄然而息,随之,屋内被夜明珠氤氲了一层薄薄的光晕,柔和而令人迷离……

    幔帐随着掌风轻轻飘落,只见帐内尉迟寒风单臂撑着身体,眼眸内/射出灼热的光,深深的凝视着苏墨……

    尉迟寒风缓缓抬起手,指腹轻柔的勾勒着苏墨那娇柔绝美的脸,动作很轻,轻的有些小心翼翼,仿佛,怕这刻的安宁都是自己的虚幻!

    苏墨一脸淡然的看着他,任由他抚摸着自己,淡漠的眸子里也笼罩了一层深深的迷恋……

    此刻,让我们彼此拥有,沉沦在彼此的柔情之中!

    “陌生花开,盼君归兮!”尉迟寒风低沉的嗓音有着一丝嘶哑,他薄唇微扬了个邪魅的弧度,狭长的眸子轻轻的眯着,掩去心底那深深的迷恋,轻柔的缓缓说道:“墨儿……我回来了……”

    说着,人已经缓慢的俯下,冰凉的唇炽热的覆上了那微张的柔软,厮磨、吸允……津液相交,是此刻他们唯一的动作!

    尉迟寒风的大掌游离在苏墨的身上,所到之处……都在她的身上洒下了火种!

    “嗯……”

    苏墨悸动的轻吟,有些不安的双手环上了尉迟寒风的脖颈,此刻……她只想索求更多!

    衣物在此刻已经成了障碍,尉迟寒风有些“暴戾”的撕扯着苏墨和他身上的衣服,那些上好的织锦在他的手中不堪一击,化成了片片碎布,无情的被抛到了幔帐之外……

    那光滑柔细的肌肤突然感受到一阵凉意,苏墨本能的缩了下!

    尉迟寒风的吻离开苏墨有些微肿的唇,滑过她纤细的脖颈……来到那美得勾人心魄的锁骨,他的吻狂热而温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避开了那香肩上曾经留下的箭伤!

    苏墨的身体在他的吻下微微颤抖着,当他的唇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身子不免一惊……

    尉迟寒风的舌灵巧的挑逗着那雪峰上的红豆,直至在他的嘴下变的坚挺,盛开!

    苏墨抱着尉迟寒风的头,芊芊玉指插/进了他黑亮的发丝内,嘴里时不时溢出欢愉的声音,很浅,很低……却撩人心弦!

    “唔——”

    尉迟寒风的大掌不知道什么滑到了那私密的禁地,带着茧子的手指轻轻撩拨着黑/森林下的柔软,他的手带着火,点着了苏墨身上所有的点,那些熟悉的敏感在他的手指拨弄下仿佛身体过了电一般,让她浑身都在颤抖着……

    蜜/液随着尉迟寒风手的揉捏、挑逗而向外涌着,湿了他的手指……

    屋内飘着一股淫/靡的气息,空气中充斥着女子体香和男人身上那淡淡茶香混绕的气息,急促的呼吸声和浅浅的低吟声相互辉映,那些,都是彼此无形的邀请……

    尉迟寒风身下的肿胀早已经高高昂起,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可是,他依旧忍着,只为了让她享受此刻……

    感受到身下的人已经完全的准备好,他的唇离开了已经高挺的雪峰,一路上移……

    他将自己置身于她私密处,男性之剑仿佛嗅到了能够让它挥洒的气息,悸动的跳跃着,不用他的指引已然找到了蜜道的入口……

    尉迟寒风看着苏墨,见她双眼迷离的看着他,此刻,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这刻的拥有将会是永别……

    如果是这样,他却希望时间在此刻停止,他不曾拥有她,她将永远期待他,她永远是他的……

    苏墨有些不安的扭动着,私密处抵着的灼热让她心里有着迫切,可是,那人却停止了动作,她有些不满的看着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弓了起来,想去迎接些什么!

    但是,那人仿佛故意一般,她弓起一分,他便离开一分……

    苏墨白皙的脸颊羞的涨红,最后,娇嗔一声,负气的说道:“做不做……不做我睡觉了……”

    她如此说,女儿家的娇态尽显,不免让尉迟寒风想起新婚第一天,那晚,她也是如此说,仿佛……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睡觉对她来的重要!

    看到尉迟寒风嘴角的笑,苏墨越发的怒了,感觉自己好像饥渴一样,正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被那人擒住了手,随之……

    “啊……”

    那人竟是乘她不注意,猛然一个挺身,将他那灼热的肿胀深深的埋入了她的身体里,让她险些无法包容他的硕大!

    “尉迟……唔……”

    苏墨的愤怒还没有来得及溢出口,张开的嘴就被尉迟寒风噙了去,随着那火热的吻,他开始了疯狂的冲刺,一进一出之际,他都将自己的肿胀深深的埋入,每一次……都将他送入她的最深处!

    呻吟声由浅到疯狂,苏墨在尉迟寒风那肆意的冲刺下不由自主的溢出暧昧的呓语,直到尉迟寒风最后的低吼一声,将自己爱的热液挥洒……

    屋内,一室的旖旎春光,伴随着两个人喘息的呼吸声,到处充斥了暧昧的气息!

    尉迟寒风躺倒一侧,长臂揽过苏墨,拉过锦被盖住二人,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轻轻的阖上了眼睛……

    他的怀抱让苏墨有些窒息,他不停的收紧着手臂,她微微蹙了秀眉,可是,却不曾吱声……

    突然,苏墨的脸上感受到一股粘稠,随之,传来血腥的气息,她侧眸看去,只见那人的肩膀处的伤疤开裂,鲜血晕染了周边!

    苏墨大惊,那会儿她竟是没有注意到他身上伤疤,“你……伤口裂了……”

    尉迟寒风重新将苏墨拥回到怀里,一脸的无谓,抵着她的头顶,贪婪的吸着她的发香,轻轻说道:“无碍!”

    “我先给你止血……”苏墨想起来,却被尉迟寒风紧紧的禁锢,她皱了眉头,微怒的说道:“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见她一脸的坚持,尉迟寒风放开了她,她捞过一侧架子上的大氅裹住了妙曼的身体,点了蜡烛,从一侧的匣子里拿过止血散,认真为他止血着……

    此刻,她才发现,他的身上竟是有如此多的伤痕,泪……不免无声的滑落,她能够想象到,他在战场上的艰辛。

    尉迟寒风轻轻拭去苏墨脸颊上的泪,她为他落泪……她的心里是有他的,是吗?

    “知道吗?如果不是你的锦囊,本王恐怕就回不来了……”尉迟寒风突然说道:“记不记得本王临行前说的,如果回来,你我必是要痴缠一生的,哪怕是怨恨也好!”

    苏墨的手一僵,不想去面对的,终究是要去面对!

    “我想去看看赵翌……”苏墨垂眸为尉迟寒风包扎着,静静的说道,她能感受到那人身子明显的僵了下。

    “不许!”尉迟寒风撇过脸,声音里噙了丝怒意的说道。

    苏墨听后,不免抬眸看去,只见他脸上没有了刚刚的柔情,被寒意笼罩,她静静的说道:“如果……我非要去呢?”

    尉迟寒风一把推开苏墨,狭长的眸子变的深邃,冷冷的说道:“你就非要在提起他吗?”

    苏墨亦怒了,她不知道他此刻生什么气,不管她和赵翌之前到底有什么,到底是如何的关系,如今他人已死,难道……她送他一程都不可以吗?

    “最后一程,我必须要送他!”苏墨坚定的说道。

    尉迟寒风猛然擒住了苏墨的肩胛,死死的盯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穿她的心底,看看她的心里到底都有谁……可是,他什么都看不到,她眸子淡漠的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让人拨不开!

    尉迟寒风甩开了苏墨,唤了门外的人拿了衣物穿上,打开门就欲离去,刚刚踏出一只脚,头也不回的说道:“三日后出殡,本王会来带你前去!”

    说完,甩门离去!

    苏墨怔怔的看着那紧闭的门,嘴角苦涩的一笑,终究,浮华过后的不是平静,依旧是缠绕在彼此身上的怨恨!

    罢了……既然是命运如此,那么,就痴缠下去吧!

    苏墨看着地上那些凌乱的衣服,不免摇头苦笑,上一刻的温存还在围绕着,那熟悉的气味还未曾散去,可是……此刻,却也成了一室的冰冷!

    +++++++

    尉迟寒风负气的出了北小院,踏出的那刻,他就后悔了,他回头看着那萧条的园子,不免轻叹一声。

    她只不过是想送赵翌最后一程,本也无什么,可是,他内心的嫉妒让他无法思考,竟是温存过后将她一个人留下!

    想着,嘴角自嘲一笑,拉回了眸光,转过头,远远的看着一个身影立在那里,她静静的看着,脸上有着哀伤的神情。

    尉迟寒风微蹙了下剑眉,举步上前。

    柳翩然缓缓福身,柔声说道:“妾身参见王爷!”

    尉迟寒风扶起了她,眸中闪过愧疚,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

    “妾身数月未曾见到王爷,心中念想,知晓王爷回府来了此地,便来等候!”柳翩然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有着难掩的悲伤和不满,眼底更是闪过阴狠的厉光,只是,尉迟寒风却未曾注意。

    尉迟寒风看着她,内心轻叹一声,上前拢了拢柳翩然的大氅,扶了她转身向兰花园行去,一路上,二人竟是都未曾说话。

    纸鸢打着灯笼静静的跟在后面,嘴角噙了丝诡谲的阴狠笑意。

    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旦他们有了嫉妒心,将会做出一些自己本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纸鸢突然觉得,这个是她自小到大学到最有用的一句话!

    翌日,又下起了细雨,整个黎玥城的上空依旧笼罩着一层哀思,天空看上去灰蒙蒙的……

    纸鸢穿着小袄打着伞快速的走在街上,这样的天气,就算是帝都也有些萧条,除了必须要出门的,剩下的人都躲在家里抱着暖炉。

    东黎很少有冬天如此冷过,舒逸的气候渐渐让人们忘记了冬天的寒冷。

    纸鸢的脸被冻的红扑扑的,手里拿着刚刚从馥香居取回的胭脂水粉……

    “热腾腾的馄饨……”

    街口一家小店里传来叫卖声,纸鸢脚步停滞了下,转而跑了过去,“小二,给我来碗馄饨!”

    说着,她四处看了看,在角落的位置上坐下,她合了伞,放下锦盒,双手互搓着,边用嘴哈着热气儿……

    “姑娘,你的馄饨!”

    “谢谢!”纸鸢吃了口热烫烫的馄饨,顿时,感觉冰冷的身子得到了一丝的暖意。

    “现在什么情况?”小二收拾着旁边的碗筷,轻声问道。

    纸鸢不动声色,继续吃着馄饨,不经意的说道:“听说黛月楼主回来了?”

    “嗯!”

    “能不能安排我见下他……”

    小二手下一滞,蹙了下眉,说道:“他未必会愿意直接和你接头!”

    “她会的!”纸鸢自信的说道,随即放下了铜板,提高声音说道:“小二结账!”

    说完,拿起物什,说了句“安排好了通知我”后,转身离去,小二端着碗筷,瞥了眼奔走在细雨中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临窗的位置上,一位黑袍男子缓缓抬了头,眸光扫过小二,放下铜板起身离去,细雨中,他脚步缓慢,不似其他行人般的匆忙。

    他说的对,现在他是需要一个王府里能控制大局的内应,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撑得住这个分量!

    想着,冥殇嘴角不免滑过冷厉的一笑,后天就是赵翌出殡的日子了……她会去送他最后一程吗?

    +++++++

    镇国候赵翌出殡,全城肃穆。

    尉迟寒风一袭白衫带着苏墨款款而入,苏墨此刻亦是一袭雪白的长裙,外罩银狐大氅,一脸素颜,鬓间只是插着一根素簪!

    她此刻的身份甚为敏感,和尉迟寒风一同进入,竟是让周遭前来送行的大臣们侧目,心里不免纷纷臆测起来……

    不管如何,苏墨现在的身份依旧是个奴婢,一个奴婢却身着银狐大氅……大家都在揣测着,她是否已然翻身?!

    苏墨一脸的淡然,别人的眼光根本对她造成不了什么,不在意……自是不会在乎!

    赵晖看着二人走进,上前对尉迟寒风行了礼后,不免看向苏墨,他没有想到,王爷竟然会带着她同来!

    “赵统领,我能看看他吗?”苏墨哀默的淡淡说道。

    赵晖蹙眉,看向尉迟寒风,见他未曾表示,方才说道:“赵翌死前惨状怕碍到了姑娘的眼睛……”

    “来不及说再见,总是要看他一眼的!”苏墨轻轻的说道,此刻,站在灵堂内,竟是由心的悲伤起来,那个静静陪着他的阳光男子,如今只是棺内的一具冰冷的尸体。

    赵晖命人打开了棺木,苏墨的脚步有些沉重的上前,看着棺木内白布下的身体,她悲由心生,手……颤抖的探向前去……

    蓦然,苏墨瞳孔扩张,不可置信的看着赵翌的尸体,那张脸已经不是脸,只有空洞的眼窝,鼻子和嘴早已经和溃烂的脸连接到了一起……

    苏墨拿着白布的手不由自主的死劲抖着,泪……破眶而出,她无法想象,曾经那和她笑语而对的人,此刻是这样的面容,她不愿意相信此刻看到的,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赵晖亦是一脸的沉痛,无法向她解释,别过了头。

    尉迟寒风缓步上前,拥住了苏墨的肩膀,沉重的说道:“让他安心的去吧……”

    苏墨的手无力的放下了白布,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断的顺着禁闭的眼缝溢出,良久,都无法平复内心的沉痛!

    送赵翌遗体入皇陵的队伍浩浩荡荡,尉迟寒风牵着苏墨冰冷的小手亦在队伍中,漫天飞舞的是前方洒向天空的纸钱,白皤迎着风飘着,哀乐压抑的每个人心里十分的沉重……

    “她……终究是要送赵翌一程!”

    人群中,冥殇看着那纤弱的身影,嘴角噙着丝阴狠的笑,眸光微翻,狠戾的射向那紧握的双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