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9章 048

    命运的悲剧

    ~

    尉迟寒风嘴角的自嘲越来越重,他脚下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眸光突然变的狠戾,阴狠的缓缓说道:“本王说过……不要背叛本王,否则……本王会亲手杀了你……”

    尉迟寒月一听,顿时大惊,一个闪身,立在了苏墨的身前,阻挡了尉迟寒风,他此刻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突变,他是相信苏墨的,可是……这么多太医的诊断怎么可能都有错呢?

    “大哥……”尉迟寒月蹙眉看着一脸冰寒的尉迟寒风,他能感受到他身上那嗜血的杀气。

    “将苏墨幽禁在北小院,切断所有用需,不许任何人踏入北小院,违令者……格杀勿论!”尉迟寒风侧过身,狭长的眸子除了伤心,不再有其他。

    尉迟寒月大惊,急促的说道:“如今天气阴寒湿冷,大哥切断一切,苏苏的身子根本吃不消!”

    “萧隶,送寒月回雅筑!”尉迟寒风不为所动,平静的说道。

    “是!”萧隶应声,一脸无奈的上前去请尉迟寒月。

    尉迟寒月突然跪在了地上,看着尉迟寒风拿僵硬的背脊,哀求的说道:“大哥,寒月求你……放过苏苏吧……”

    他不介意苏墨是否怀孕,他只要她平安,他别的都不求……为什么,为什么大哥和她明明相爱,却总是有着这么多的事情阻隔在他们之间!

    “萧隶!”尉迟寒风的声音沉了几分。

    “二少爷……”萧隶一脸为难的看着尉迟寒月,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的已经是别人无法管顾了。

    王爷前一刻去求了皇上给了圣旨恢复苏墨的份位,而回到府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王爷情何以堪?!

    尉迟寒月见尉迟寒风铁了心,缓缓说道:“苏墨……此刻就算怀孕了又如何?她只是王府里一个奴婢,她不是大哥的任何人……她怀上别人的孩子有何错?最多也只不过背负上不洁之名……大哥凭什么因为此大发雷霆!”

    尉迟寒月的话虽是事实,却更加的激怒了尉迟寒风……“呼”的一道劲风扫过,苏墨“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受不住内腹的翻涌昏厥了过去,就在众人大惊之际,传来尉迟寒风冷漠的声音……

    “你在替她求情……本王此刻就要了她的命!”

    尉迟寒月看着苏墨衣襟上的血渍,脚下一软,险些无法站稳,他伤痛的笑了笑,看着尉迟寒风,眸子里不再是那无由来的崇拜,而是嘲讽。

    “我一定会带走她……”

    尉迟寒月冷漠的说完,转身离去,从来没有这么一刻,他认为自己错了,他为什么要做出让步……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卑微的觉得自己无法给苏苏幸福,那么……现在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样,苏苏最多只会怨他一个人,不会和大哥僵持自此!

    北小院的人很快的被清空,里面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知道的人也没有人敢说!

    柳翩然和纸鸢听得北小院再次被封的消息,嘴角都不免露出了笑意。

    “纸鸢……你那个看来真的有效!”柳翩然心情大好,此刻,就是入嘴的苦涩茶水也仿佛加了蜜糖一般,香甜润喉。

    纸鸢听闻夸奖,浅笑的福了福身子,说道:“主子,先前奴婢也担心着呢……毕竟,那个阴阳果失传很久了,也亏得奴婢家乡的人还有!”

    柳翩然笑着看着她,将一侧的锦盒递上,说道:“我不喜欢留有什么后患,纸鸢……该怎么做,你明白吗?”

    纸鸢先是微微怔神了下,随后接过锦盒打开,里面竟是放着整齐的银锭子,她拉回眸光阖起了盖子,点了点头,说道:“奴婢懂得!”

    “我只相信你……这世上,只有一种人是不可能说漏嘴的!”柳翩然说着,眸光变的狠戾。

    纸鸢点了头,看着手中那较重的锦盒,心里有着满满的怒意……

    当年,也是因为这样……她的家人才会死,就只是因为,只有死人不会将秘密说出!

    天网恢恢,那个狠女人永远不会想到,卓家还有她这个人……

    “奴婢这就去办!”纸鸢收回心思,冷静的说道,见柳翩然示意,转身离去。

    早上的细雨此刻已经停了,但是,却渐渐的下起了雪,细细的雪花随风飞舞着,路上的行人匆匆而行。

    纸鸢抖了抖身上的雪花,仰头看着福来客栈的匾额,微红的脸颊上有着淡淡的笑意。

    冥殇冷眼看着纸鸢,冷漠的说道:“你交代本座办的已经办妥……就是不知道你办的如何了?”

    纸鸢暗自蹙了下眉,这外面虽然冷寒,可是……和冥殇一起,感觉到就更加的寒!

    想着,从小锦囊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上,缓缓说道:“这个是解苏墨身上孕体之毒的解药,我会想办法让寒月去将苏墨带出来,至于……你能不能带走她,那就是楼主自己的事情了!”

    “其实……本座倒是很好奇,不管你是谁的人,断然都不会将主意打到尉迟寒月的身上,但是,你偏偏打了……你是谁呢?”冥殇冷眼看着手中的瓷瓶,缓缓问道。

    “我是谁重要吗?”纸鸢说完,转身就欲离去。

    “南朝粟海村卓家……祖传有能令人怀孕之法,但因为当年后宫残害,卓老爷子不忍,退出宫闱,带着家人隐居,世代在粟海村耕织农作,亦将此法封存……想不到,本座还有机会能见识到这个!”冥殇冷冷的说着,嘴角似笑非笑的微扬着。

    纸鸢顿住了脚步,猛然回过头,惊恐的看着冥殇,问道:“你怎么知道南朝卓家和粟海村的事情?”

    当年因为那个女人,粟海村三百多口人命枉死,外面的人只当是染了瘟疫,时隔二十年,那个村子早已经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冥殇手一握瓷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径自说道:“我为何知道重要吗?本座不是个多事的人……你想谁死或者为谁办事,亦或者存了何种目的本座都不会管,放心了吗?”

    “黛月楼主的话自是让人放心的,就此别过……希望以后不会有再见的机会!”纸鸢说完,转身离去。

    风雪下,娇弱的身影匆匆行走在帝都的街道上,大大的斗篷掩去了她的脸庞,其实……只要让那个女人尝到当初她所承受的,她早已经对生死无所谓了!

    至于苏墨……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人,她的出现只是加快了这一切的发生罢了!

    黑夜在如此的天气下仿佛来的更加早一些,北小院外守着十数名侍卫,这里的萧条却和最初不同,最初……这里只不过是无人问津,而现在,是不许人过问。

    尉迟寒风身披大氅踟蹰的走了上前,手里拎着食篮,侍卫看到他纷纷行礼,他不曾理会的走进小院,入眼的,是漆黑的一片,屋内的夜明珠所晕染的光线无法透出锦缎糊住的窗户。

    他推门而入,床榻上的苏墨依旧昏迷着,他放下了手中的食篮,点燃了烛火后往床榻前走去,看着苏墨脸颊上干涸了的血迹,一抹心痛毫不顾忌的闪过眼眸。

    尉迟寒风在床榻边上坐下,为她盖好被子,方才伸手入怀拿出一方锦帕,轻轻的擦拭着苏墨嘴角的血迹,动作很轻很柔……

    他脸色平静,眸光柔和的看着苏墨,嘴角自嘲的笑了笑,自喃的说道:“墨儿,就算你这样的背叛……我依旧无法杀了你!爱你……为何总是如此的难?我们之间难道就只能是错过吗……”

    没有人回答他,他轻轻的握住了苏墨冰凉的小手,放在掌心里揉搓着,直至她的手有了热气……

    “知道吗?满怀欣喜的拿着圣旨回来,就只是想给你说……从此后,相爱满怀只为卿顾,可是……你怀孕了,而孩子的爹却不是我……”尉迟寒风说的越发的凄凉,狭长的眸子氤氲了层薄雾,眼前的苏墨仿佛成了虚幻的影像。

    尉迟寒风的唇角微微的颤抖着,他极力的忍着内心那一波一波席上心头的痛楚,深深的吸了口气,方才说道:“禁锢了你的人……是否能禁锢的了你的心?从此后……你只能见到本王,是不是只会想着本王?”

    说着,尉迟寒风的眸光缓缓移向苏墨小腹的位置,怔了半响,方才说道:“你不忍心打掉这个孩子……想必你一定很想要这个孩子吧……我无法放开你,如果你想生下他……那……那本王就会视他如己出,但是,要让本王放开你……不可能!就算这样不见天日的禁锢你,我也不会放开你……”

    昏迷中的苏墨仿佛感受到尉迟寒风身上那突如其来的戾气,紧紧的蹙着秀眉,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却声音细小的让人无法听得真切。

    尉迟寒风看着她的样子,抬起手轻轻拂过那紧皱的眉头,直到在他的指腹下展开,他方才浅浅一笑,起身拿过食篮,拿出里面的汤,看了眼昏迷的人后,将汤送到了自己的唇边,他抿了口汤汁缓缓俯身而下,大掌轻轻的捏开了苏墨的牙关,就这样……以嘴喂着她进食,汤汁内,有着疗养身体的千年人参,就算再过生气,他依旧还是看到了太医们开的处方,她身体虚弱,需要进补!

    喂完了汤汁,尉迟寒风收拾了东西离去,人方才行到院门外,就微微蹙了眉头,眸光阴鸷的看向一侧的上空,远处,一个身影掠过了视线……

    尉迟寒风将食篮撇给一侧的侍卫,足下轻点追了上前,这次,他提足了十成的功力,追逐了片刻,已然看见了前方的身影……

    尉迟寒风掌中凝聚了力道横扫上前,前方的人因为躲避劲力,硬生生的拉偏了身形,这一彷徨间,尉迟寒风人已然立在了他的前方。

    冥殇浅笑的看着尉迟寒风,眸光却异常的寒冷。

    尉迟寒风缓缓转过身看着冥殇,冷峻的脸上有着一丝嘲讽,“你还敢来?”

    “有何不敢?”冥殇缓缓说道。

    尉迟寒风微蹙了眉头,狭长的眸子笼罩着阴寒的光,想起那日树林中的暧昧和他的功夫,他全然有能力躲过府里的暗卫进入北小院……他不知道苏墨的孩子是不是眼前这个人的,但是,不管是或者不是,他都不允许别人在有可能沾染苏墨一丝一毫。

    “找死!”

    尉迟寒风冷声说完,完全不留余地的掌风迎了上前,每一掌都蕴含了十足的劲力,招招都是要命的招式。

    可是,冥殇亦不是泛泛之辈,虽然有些吃力,却一点儿没有颓败之势……

    尉迟寒风的脸越发的阴寒,这人的武功决然不会输他多少,虽然他身上有伤,可是……却不会在如此狠招下有人能游走之中,可是,这个人可以!

    有了这个考量,尉迟寒风猛然提了内力,不顾内腹损伤,一掌向冥殇拍去……

    冥殇大惊,来不及思考,掌风亦迎了上前,竟是硬生生的接下了尉迟寒风的一掌,顿时,只觉得内腹犹如爆炸了一般,血气已经冲出了牙关!

    尉迟寒风微眯了双眸,他亦不好过,这一掌几乎倾尽了他所有,可是,却没有击败冥殇。

    “黎王的这一掌在下记下了……”说完,冥殇拼着最后凝聚的内力飞身到了一侧的小巷,迅速的隐没在了黑寂中。

    原本,他听闻纸鸢说后,只是想看看苏墨,生怕那阴阳果会对她有损,可是,却想不到尉迟寒风竟然会在那里!

    “噗……”

    尉迟寒风喷出一口血,身子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阴鸷的眸子里竟是不甘。

    方才的一掌,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相较于尉迟寒风,冥殇更为严重,回到客栈后,服下护心丸,竟是已然不支的倒在床榻上昏厥了过去……

    +++++++

    夜的凄凉,怎及人内心的凄凉?

    尉迟寒月手里拿着一张纸笺,脸色一阵白一阵青,随之……心扉承受不住迫力,急剧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二少爷!”朗月和星辰担忧的看着他,不知道如何的劝慰。

    那个纸笺是方才有人送来的,那人一脸的急色,他们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但是,能让二少爷如此的就只有一个人,那个就是苏墨!

    姑娘身子虚弱,二少爷要想办法救姑娘……

    尉迟寒月看着纸笺上的字迹,心律狂跳着,吃过朗月递上的药丸,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平息,他看着朗月和星辰说道:“我明天要带苏墨离开……”

    “二少爷,王爷下了令,谁都不能接近北小院!”

    星辰急切的说道,言下之意,王爷下令,靠近者格杀勿论,虽然二少爷身份特殊,可是……如今的情况下,谁也不能保证什么!

    尉迟寒月苦涩一笑,大哥恨他怨他都好,他必须要带走她。

    “就让我最后再任性这一回可好?”尉迟寒月说的无奈,自小,他从来不强求什么,过分能引发心扉波动的他从来不敢去做,可是……这一回,他想为自己活一次。

    星辰看着他的样子,竟是鼻子开始发酸着,他和朗月二人陪着二少爷长大,看着他待人和善,所有人都喜欢二少爷的温润,仿佛他从来没有脾气一般,可是,他们知道……二少爷是不能发脾气!

    星辰和朗月互看一眼,双双跪在了地上,心里明明知道这样的决定不可以,可是……此刻却无法拒绝二少爷,二人嘴角噙着无奈的痛楚,坚定的说道:“那就让我们陪着二少爷任性一回!”

    “好!”

    尉迟寒月略微的思考,同意了他二人,毕竟,他一个人也许根本无法顺利带走苏墨,黎王府里的侍卫和暗卫,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应付的了的。

    “明日大哥入宫早朝时行动,你们先下去早些休息吧!”尉迟寒月微微一叹,打发他二人先去休息。

    待人走后,他其实走到窗前,推开窗,冷冽刺骨的风吹进……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天空阴沉沉的,让人觉得异常的压抑。

    冷风拂面,尉迟寒月脑海里一直闪过苏墨鲜血晕染了衣襟的样子,他不懂……明明她那样深爱着大哥,那个孩子……

    “咳咳咳……”

    尉迟寒月想着,心扉的迫力让他又是一阵轻咳。

    一个大夫诊断错了情有可原,可是,那么多的医女和太医……大哥的心也一定很难过吧?

    尉迟寒月想着,凄凉的笑了起来,眼睛里却是悲戚的泪水,他心疼大哥,却又不忍心苏墨死去……

    夜,在长也会过去,当黎明悄悄而来,一切都将是个转变……

    尉迟寒月算了时间到了王府,当人出现在北小院时,守着的侍卫不免皱了眉头。

    尉迟寒月看着门上落着的锁,眸光扫过守卫,冷冷的说道,“把门打开!”

    侍卫一脸为难的看着他,缓缓说道:“回禀二少爷,钥匙在……在王爷手中,除了王爷……任何人都无法打开!”

    尉迟寒月蹙眉,拔出腰间的短刃……

    侍卫一见,急忙单膝跪地,说道:“二少爷,王爷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您不要为难属下……”

    “我今天必须要带走她,有什么……我自会担着!”尉迟寒月冷声说着,侍卫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二少爷,不免纷纷打了个冷战。

    “哐!”的一生脆响,坚硬的铁锁在尉迟寒月削铁如泥的利刃下,应声而断。

    侍卫见状,只能起身说道:“二少爷,得罪了……”

    随之,拔刀上前,朗月和星辰二人举剑迎上,护着尉迟寒月入了北小院,二人冷寒着脸纠缠着侍卫……

    尉迟寒月快步的入了屋子,就见苏墨虚弱的躺在床上,他急忙上前,看着脸色苍白依旧昏昏迷迷的人,眸中闪过痛楚,他捞过一侧架子上的大氅为她披上,抱着她出了屋子……

    凉风刺痛了苏墨,她悠悠转醒,虚弱的唤道:“寒月……”

    尉迟寒月将怀中的人抱的更紧,疾步往北小院外奔着。

    人刚刚出了北小院,看着外面拦着去路的侍卫,尉迟寒月紧张的看了眼昏昏沉沉的苏墨,心中的忐忑越来越深,一股不祥的预感闪过心头……

    朗月和星辰突然不自觉的往后退着,身后的尉迟寒月定睛一看,尉迟寒风就在前方,冷冷的看着他们,他的身侧竟是一排持着弓箭的暗卫。

    他心中大惊,不解此刻明明是上朝的时间,为何大哥会在府内,可是,他哪里知晓,昨夜尉迟寒风和冥殇对掌,伤及了内腹,今日未曾入宫早朝。

    “寒月,将苏墨放下,我……可以不追究此事!”尉迟寒风的声音很寒,让人不能质疑他话中的威严。

    ~

    文文交流请关注月下新浪微薄【fmx月下销魂】<a href="weibo/fmxyxxh" target="_nk">weibo/fmxyxxh</a>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