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1章 【第三卷】001

    爱恨如果能随风,那就带走我的生命

    ~

    【第三卷】爱恨有终

    ~

    【卷首语】:那一年的紫藤花飘落,月下相拥,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爱一回!

    紫藤树下,只为相思魂断红颜,多想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爱恨就在一瞬间,坦诚相待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依偎君之怀,梦回今世爱。

    ~

    尉迟寒月殁!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老夫人痴痴呆呆的跌坐在暖榻上,摇着头,喃喃自语的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这样……寒月前天晚上还陪着我吃饭的……一定是搞错了……”

    云嬷嬷低头抹着泪水,哀戚的说道:“主子……是真的……二少爷昨夜走的……”

    “谁能告诉……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寒月会突然死,为什么?”老夫人哭着嘶吼着看着云嬷嬷。

    云嬷嬷沉痛的大致讲了遍王府里的情形,老人听了后,痴楞的僵在了那里……

    “呵呵……呵呵……”老夫人眸光死寂的笑着,这样的笑让人生寒,突然,就见她一把将小桌上的东西统统的扫到地上,哭喊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死的是寒月……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寒月……”

    云嬷嬷一脸的悲戚,此刻,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劝慰老夫人,这么多年来的沉浮,她都已经忘记了所有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深深的陷入了沼泽,只会越陷越深!

    “哈哈……哈哈……”老夫人悲戚的笑着,眼睛里却是狠戾的光,她喃喃自语的说着:“寒霜死了,寒月死了……都死了……都死了……为什么都死了……是寒雪害死了寒霜,是寒风害死了寒月……都是那个贱女人……啊……”

    老夫人嘶吼着,突然,只觉得眼前一暗,人跌坐在暖榻上,昏厥了过去。

    “主子……”

    +++++++

    难得的好天气却经过一夜后变的比之前更要暗沉,呼啸的风,漫天飞舞的雪花,顿时,将整个黎玥城变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梦幻境地,老人们看着肆意飘落的雪花,不免感叹,这场雪来的蹊跷!

    雅筑内,白绫高挂,人人素衣上身,低头浅泣!

    来往凭吊的人,无不悲戚,尉迟寒月生前为人温煦和善,对待每个人,无论权贵贫贱都一视同仁,他回来的这半年时间里,很多百姓都受过他的恩惠。

    感恩的百姓在雅筑外跪下,自发的守灵,不顾漫天的风雪,人群越来越多……

    苏墨一脸的平静,跪在灵前,烧着纸,俨然一副未亡人的姿态!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说不出是淡漠还是哀戚,眼睛无焦距的看着冥纸盆,里面的火焰忽高忽低的窜着!

    “黎王爷到……”

    外面传来通报,百姓们人人匍匐着,不敢直视,他走过之地,竟是比着漫天的风雪更让人觉得冷!

    朗月和星辰沉重的磕头请安,他们没有权利去恨王爷,王爷一生对二少爷的情他们看在眼里,这次的意外……他们有怨却没有恨!

    苏墨依旧没有波动,只是面无表情的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将纸钱缓缓的丢到火盆里,一切都如此的安详和平静。

    尉迟寒风看着那幅棺木,脚下踉跄的退后了几步,萧隶急忙扶住了他,均是一脸的悲恸!

    尉迟寒风压下内腹重伤的翻涌,挣开了萧隶,脚步犹如灌了水银般沉重的向前行去,看着半开着的华棺,尉迟寒月的容颜已经整理,身上一袭他最爱的白色长衫,苍白的脸上微微带着僵硬的笑意……

    尉迟寒风心中悲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怆,腥甜漫过口腔,他强忍着方才没有使之溢出牙关……

    他沉痛的缓缓抬起手,颤抖着向前探去……

    “你没有资格碰他!”一道冷冷的,平静的声音打破沉寂,苏墨目光依旧看着火盆,脸上什么也看不到。

    尉迟寒风的手一颤,僵停在了半空,那个声音冷,冷到了他的心,让他心彻底的冰凉,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灵堂内所有人的心亦被这道声音寒到,不仅偷偷的瞄着未曾停止手中动作的苏墨,她的面容如此的平静,平静的感觉不到一丝的涟漪,仿佛刚刚的她并未曾开口说话一般。

    手,僵硬的收回,尉迟寒风强硬的拉回在尉迟寒月脸上的目光,生硬的逼回眼中那伤痛的泪水,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闭棺!”

    随着他一声令下,奴才们沉痛的缓缓的移动着棺木的盖子,直到“砰——”的一声合上。

    随着这沉重的声音,棺木前的二人,心都跟随着漏跳了一拍!

    苏墨的手微微停滞,随即继续着动作,至始至终未曾看尉迟寒风一眼,棺木未曾阖上,只因为她知道,寒月其实还是希冀看那人一眼的。

    看着苏墨的样子,尉迟寒风内心凄凉的一笑,寒月的死对他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寒月最后的希望……他愿意!

    放开她,他生不如死,就让他一个人活在那漫无止境的悲恸之中吧!

    尉迟寒风暗暗的深深吸了口气,忍住悲伤,沉重的说道:“寒月遗体下葬皇陵王府郡地!”

    苏墨停下手中动作,缓缓起身,淡淡的说道:“寒月是不会葬入皇陵的!”

    屋内的人无不蹙眉,倒吸气的看着苏墨,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出口,皇家一脉不葬入皇陵,岂不是脱离了皇家的身份?

    “寒月身为黎王府的人,是必须要葬入皇陵的!”尉迟寒风的语气平和,听不出任何的怒意,好像在解释一件事情般。

    苏墨没有理会,依旧冷冷的说道:“寒月需要的是无拘无束的空气,皇陵……不适合他!王爷,请回吧!”

    说完,苏墨神情淡漠的往棺木那走去,冰冷的手有些微微发红,芊芊玉指缓缓的抚摸着棺木的边缘,神情有了丝变化,嘴角勾勒了一个淡淡的笑意,缓缓说道:“他的快乐……都在泽月溪,他一定也希望能葬在哪里……”

    葬入皇陵……她将永远也看不到寒月,泽月溪有着他的希望和快乐,只有那里……寒月才会欣慰!

    见苏墨如此,尉迟寒风的心犹如万剑刺般,痛的无法呼吸,他看着她单薄的身影,闭了下眼睑,沉痛的说道:“好,如果……这个是你希望的,本王……本王允了……”

    看着没有反应的苏墨,尉迟寒风压下心中的悲痛,踏着沉重而艰难的步伐离开了雅筑,当上了马车那刻,卸下所有的伪装,血丝终究无法忍住的冲破牙关,溢出了嘴角……

    何谓痛彻心扉?不过如此……

    尉迟寒月的遗体在当日下午就下葬到了泽月溪那个大石旁,他终年不离的竹笛也随之陪葬,那个……是他最爱的东西,承载的是一个大哥的疼爱和他的崇拜。

    苏墨坐在大石上,和墓碑对望,手轻轻的勾勒着墓碑上的字,一笔一划,如此的细心和专注,任由漫天飞舞的雪花落在她的身上,此刻……她忘记了寒冷,唯一的动作却只剩下了那轻轻的勾勒。

    “苏姑娘,不早了,回去吧!”朗月上前,忍住心中的难过,规劝道。

    二少爷在世,最舍不得的就是她了,看到她如此,一定更加的伤心难过,他鼻子酸酸的说道:“您的内伤未曾好,腹中的胎儿也需要休息……”

    “你们先回去吧!”苏墨淡淡的说着,依旧一遍遍的写着墓碑上的字,像是要深深的将尉迟寒月这四个字刻在心中,至于那个胎儿……呵呵,无形的胎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胎儿……

    “我再坐会儿就回去!”苏墨见朗月未曾离去,缓缓说道。

    “属下陪苏姑娘!”朗月和星辰抱拳说道,二少爷离去,以后苏姑娘就他们保护的人,因为……这个是二少爷的希望。

    苏墨凄凉的一笑,缓缓偏头,平淡的说道:“我没事,我只想安静的陪会儿寒月,你们都回去……好吗?”

    朗月和星辰看着苏墨的神情,不免对看一眼,哀叹的点点头,默默的退开,留给她足够安静的空间。

    当人都散去,泪水终于破眶而出,倾泻而下,苏墨将头轻轻的依靠在墓碑上,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哽咽的说道:“寒月,苏苏陪你看雪……给你讲述我的故事……那也是一个下雪的日子……妈妈抛弃了我,我变成了一个人……”

    伴着寒冷刺骨的风,对着飞舞的雪花,苏墨讲述着她的来历,讲述着她的悲哀,讲述着那不堪一击的爱,讲述着心中的种种……讲诉着她的孤独和痛!

    天空变的越发的阴沉!

    冷风伴着溪水上薄冰的冷冽,吹到苏墨的脸上,犹如小刀刃般划过……

    脑海里,回想着穿越过来一年多的日子里所有的片段,企图整理那从未曾理会的思绪,一幕一幕的犹如电影片段在脑海中闪过……

    苏墨的目光变的凌厉,变的冷血,邪笑勾上嘴角……

    +++++++

    寒风阁书房内,尉迟寒风在烛光下的背影彰显着凄凉的孤寂!

    再多的痛……都将他埋葬,徒留下忧伤在心头,墨儿,本王对你放手,只要你能过的开心……

    萧隶肃立在一侧,看见王爷如此,内心也在难过,二少爷死了,苏墨走了,王爷的心也跟随他们二人远去了。

    “萧隶,你下去歇着吧!”尉迟寒风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淡淡的说着。

    “王爷,属下不累,属下在这陪着王爷……”萧隶悠悠的说着,话语里难掩伤感,他看着尉迟寒风的背影,无奈的沉叹,昨日那箭……王爷根本就不忍心射出,可是,内腹的伤无法支撑体力,竟是无意将箭放出……

    冥冥中……也许注定了错过!

    尉迟寒风缓缓转身,淡淡一笑,笑的十分牵强,淡漠的说道:“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静!”

    萧隶看着伤心的王爷,不忍却也不想打扰他,微微行了礼,恭敬的说道:“属下告退!”

    尉迟寒风缓缓的步出寒风阁,走在深冬的夜里,风的冷冽所带来的刺骨不及内心里那撕裂的痛楚,一步一步的走过,那些曾经有着苏墨身影的地方,放开……心如刀割?!

    “你的爱……我要不起……”

    尉迟寒风薄唇微扬,嘴角噙了抹嘲讽,他微仰起了头,轻轻的阖上了眼睑,任由漫天的雪落在脸颊上,如此的冰冻让他的心痛有着一丝的缓解!

    “唔……”

    腥甜之气在口腔散开,他无力的单膝跪在了地上,血……顺着他的嘴角滴落在了雪地上,仿佛绽开的梅花……妖艳的刺痛了他的眼!

    过了许久,他才平息了内腹的剧痛,拖着沉重的身子而起,继续向前着……

    看着北小院禁闭的院门,尉迟寒风一个闪身,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飞身进入……

    想来自己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永远也抓不住自己想要的,自嘲的笑意扬在嘴角,他推门而入,轻轻的躺在床榻上,轻轻的闭上眼睛,去默默的感受着……

    这里……有着她的余香……

    尉迟寒风只觉得自己眼皮沉重,无力的阖上了眼睛,泪水滑过禁闭的眼角,顺着脸颊滴落在了锦被之上……

    夜,笼罩了沉重的痛楚,再长……也会过去。

    苏墨神情疲惫的拖着沉重的身子来到尉迟寒月的寝居,昨夜……亦彻夜无眠!

    看着桌子上摆放的那只草蚱蜢……嘴角轻轻一笑,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掌心举到了自己的心口处,轻轻合眼感受着。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了眼睛,环视这里的一切,每一件物品都彰显着寒月的性格,清淡、雅致……温润!

    苏墨淡淡的一笑,将蚱蜢放入随身的锦囊内,遂在桌案后落座,提起笔醮了墨,缓缓写下数句……她看着纸笺上的字迹,眼眸轻轻的阖了下,方才折起放入了信封中起身离去……

    “朗月,能不能麻烦你两个时辰后将这封信替我送到王府?”苏墨的声音有些沙哑,唇瓣的周边起了一层白皮,整个人看上起憔悴的不像话。

    朗月倪了眼信封,轻轻点点头接过。

    苏墨淡笑示意后转身离去……她的笑比哭还要苦涩数倍!

    朗月轻叹,将信封至于怀中。

    两个时辰后,萧隶听闻朗月来意,便带了他去寒风阁找尉迟寒风,可是,并没有找到人……

    萧隶微微拧了眉,略微沉思了下,急忙往北小院奔去……

    门一打开,果见尉迟寒风躺在床榻上,可是,人却脸色苍白,嘴角更是挂着血丝,萧隶大惊,急忙上前,“王爷……王爷……”

    尉迟寒风吃力的睁开了眼睛,死劲晃了下头,见萧隶一脸的担忧,沙哑的问道:“何事?”

    萧隶看着王爷如此,心里一阵酸涩,这是多大的悲痛……竟然将王爷折磨至此!

    “朗月求见!”萧隶轻声说道。

    尉迟寒风点了下头示意,萧隶行出屋子唤了朗月进来,他无力的倪了眼,问道:“她还好吗?”

    朗月暗自一叹,苏姑娘的情形就和王爷一样,恐怕……都是伤痛占据了一切吧……

    想着,他拿出了信笺,恭敬的说道:“这个是苏姑娘让属下送来的,请王爷过目……”

    尉迟寒风一听,急忙接过信笺,慌乱的打开,快速的阅览完,顾不得身上的伤,急忙下了床榻,急切的说道:“给本王备马!”

    “王爷……你的伤……”

    “备马!”尉迟寒风朝着萧隶嘶吼一声,脚步踉跄的向门外走去。

    马蹄溅起了地上的雪,在尉迟寒风急促的催促下,马儿吃了痛,四蹄狂奔着向郊外云雾崖奔去……

    萧隶见尉迟寒风的样子,心知出了事情,急忙回了北小院,顾不得礼数的看了信笺后,顿时大惊,亦翻身上了马紧随而去!

    云雾崖,顾名思义……崖底长年累月的笼罩着浓浓的云雾,怎么都看不到底,这里亦被称之为死亡崖,据说……掉入的人没有活着的!

    曾经,有人不甘心的想攀下崖底救人,准备了数百尺的长藤攀附而下,却依旧没有到达底下,甚至……依旧看不到底,仿佛……随着你往下攀,那云雾就会随之下沉,你看到的景致都是那层层云雾,永远也拨不开!

    苏墨静静的站在崖边,冷风刺骨的拂过她那苍白的脸庞,风雪落在了她的肩头,竟是都已经有一寸厚度,她已经站在这里许久……久的……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突然,远远的脚踏雪地的声音打断了苏墨的思绪,她缓缓的回过神,看着一抹身影远远的向她跑来……

    “站住!”苏墨冰冷的说道。

    尉迟寒风猛然收住了脚步,一脸紧张的看着苏墨,问道:“有什么事情非要约在这里谈……你随本王回去可好,你要说什么,谈什么……本王都会依你!”

    苏墨静静的看着尉迟寒风,久久的未曾说话,直到他又想上前,方才冷冷的开口,说道:“你就站在那里……我想和你好好说说话!”

    尉迟寒风看她脚步在向后退,急忙停住了脚步,急切的说道:“好好……好,我就站在这里,你不要在退了……我不动……”

    “难得你这样听话呢……”苏墨笑着娇嗔的说着,样子看上去娇媚动人,他曾经说过,她如此的笑能倾覆了天下,这个公主的样子本就不错,却被她附上了淡漠的灵魂,因为不笑了,反而偶尔一笑迷醉了别人的眼。

    这样轻松淡笑的话语此刻在尉迟寒风的耳中却让他无法轻松,飞舞的雪花下是苏墨娇俏的容颜,那个午夜梦回来占据了他所有的人。

    “对,就是你这会儿一副淡然邪魅的样子……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苏墨微微垂了眼睑沉思着,少顷,方才浅笑的继续说道:“是那个紫藤花飞的夜晚,你吹着笛子,我跳着舞……月下的光景真的迷醉了我的眼睛,就算抗拒……却还是被你吸引了,你自负,霸道……呵呵……”

    尉迟寒风听她说着,眉头深深的紧蹙了起来,他不敢答话,眸光却时不时的看着苏墨身后的崖边,只不过两三尺的地方。

    “墨儿,我向后退,你向前一些可以吗?”尉迟寒风轻轻的询问,生怕惊了苏墨。

    苏墨摇摇头,未曾动,好似有些怒意,嫌尉迟寒风打断了她的思绪,过了一会儿,方才接着说道:“当初……我们被人追杀的时候,那个是我最感动的,陷阱里……你就那样的抱着我,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也就那刻,我相信了爱情……你说,我是你的妃,你还说……就算我的身后是万丈深渊,我也不用害怕,因为……我的身后有你!”

    “现在亦是如此!只要你愿意……黎王妃只是属于你一人!”尉迟寒风嘶哑的说着。

    苏墨浅笑,未曾回应他的话,只是径自说道:“那也是一个大雪的日子……我就剩了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很小……”

    南朝苏王爷战死沙场,王妃殉情,留下幼小的郡主一人,这个不是个秘密,可是……不是夏日吗?

    “我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有孩子……那一定是要在幸福的时候生下她,如果不能……我宁愿不要……”苏墨说着,一脸的哀戚,她脸上的笑突然不见了,冰冷的手轻轻的覆上了小腹,悲伤的看着尉迟寒风,说道:“我没有怀孕……真的!”

    “我相信,我相信……你先过来一些好不好?”尉迟寒风乞求的说着,此刻……他真的什么都无所谓,她想离开他也好,她想折磨他也好……怎么都好,他只要她平安!

    苏墨的脸上更加的凄凉,哀伤的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信!”尉迟寒风几乎是嘶吼出声。

    “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大夫都说我怀孕了……其实,连我自己都怀疑了……”苏墨的神情越发的悲戚,昨夜,她还有想要呕吐的现象,那个样子,真的和她当初怀孕是一般的。

    尉迟寒风见苏墨垂了头,想上前拉她离开崖边,刚刚抬了脚,苏墨猛然的抬起头,向后退着……

    “我不动,我不动……你也不要动!”尉迟寒风喘着气儿,僵僵的看着苏墨。

    苏墨浅笑,看着尉迟寒风的样子,她的心好痛!

    “风……”苏墨轻声的唤了声,幽幽的说道:“因为我……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我好累……”

    尉迟寒风看着这样的苏墨,他恨自己,他为何将那样一个淡漠的人折磨至此?

    想着,他猛然抽出腰间的软件,深深的插/在前方的雪地里,缓缓说道:“你的痛和疲惫用我的血来抚平可好……剑就在前方……”

    尉迟寒风期盼的看着苏墨,只要她离开崖边,他就算被他一剑刺死……也是无怨的!

    苏墨怔楞了下,随即轻轻的摇了摇头,笑着向后退着,看着尉迟寒风那惊恐的样子,她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我只想给彼此最后一个机会,就让我的死带去过往所有的沉痛,如果爱恨真的能随风而去……那么,就带走我的生命!

    如果我侥幸活着……

    苏墨笑了,嘴角的笑绚丽的仿佛是冰山雪莲,清幽且瑰丽。

    “风……希望我们永世不会再见!”苏墨的话飘荡在风雪里,凄美而凝重。

    “啊……不要……”

    尉迟寒风看着苏墨向后倾的身子,顾不得其他,飞身上前跃进,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惊恐,此刻的他只有一个信念,不要苏墨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