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2章 002

    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

    “啊……不要……”

    尉迟寒风看着苏墨向后倾的身子,顾不得其他,飞身上前跃进,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惊恐,此刻的他只有一个信念,不要苏墨死!

    “王爷——”

    正好赶来的萧隶大惊,亦来不及多想,凝聚了所有内力飞身上前……

    苏墨的手在最后一刻被尉迟寒风扯住,但是,却无法制止苏墨身体下沉的趋势,尉迟寒风的身子被拉着渐渐就要脱离了悬崖边雪地上留下一道宽宽的痕迹,就当快要坠落之际,萧隶拉住了他的脚腕,顺势拨出了腿间的匕首深深的插入了雪地下的泥土里……

    可是,下坠的身体岂是一个匕首能够长时间支撑的……

    “墨儿……不要放手……我求你……”尉迟寒风悲恸的喊着,他不要她死,他不要!

    苏墨笑靥如花的看着尉迟寒风,手缓缓的挣脱着他紧握的掌心,她眉眼轻轻上挑,嘴角的笑有着几分苍凉,内心暗暗的悲恸说道:风……请原谅我的自私!

    苏墨嘴角的笑越发的美丽,下坠的身子让她的发丝和大氅都飘了起来,在底下无边的云雾映衬下,仿佛轻舞的仙子……

    “啊……不要……墨儿……不要……”尉迟寒风大吼着,挣脱着萧隶的禁锢,嘶吼的叫道:“萧隶,放开我……本王命令你……放开我……”

    “王爷,属下……属下做……不到……”萧隶吃力的说着,匕首在土地里渐渐的向前滑行着,这样下去……他和王爷都会命丧崖底!

    “啊——”萧隶一声厉吼,手腕聚集了全身的力量,猛的一提……硬生生的将尉迟寒风拉了上来,甩到了后面。

    “噗……”尉迟寒风本就受伤的内腹经由刚刚强自用了内力更加的耗损,不受控制的大口大口的血喷出了外面,可是,就算如此,他依旧拖着自己无法站起的身子向悬崖边爬去,沿途,白色的雪上都是他嘴里留下的鲜红。

    萧隶刚刚起身,就见尉迟寒风如此,急忙上前拉住了前移的身子,悲痛的说道:“王爷,你就放开姑娘吧……就让她自由的去吧……”

    “啊————”

    尉迟寒风趴在雪地里,仰头长啸,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他拼命的叫着,发泄着内心里的沉痛和生不如死。

    “啊——————”

    这样犀利的叫声,震惊了躲在树洞里安眠的鸟雀,纷纷惊的四处飞窜。

    “王爷!”萧隶亦流下了泪水,一脸痛楚的看着尉迟寒风。

    “唔……噗……”

    尉迟寒风猛然张嘴,一大口热血犹如倾倒一般的喷出,随之……人深深的陷入了无边的黑寂……

    “王爷……”萧隶惊恐的大叫一声,急忙抱起了尉迟寒风,飞奔的跑到马儿边,策马往黎玥城奔去……

    +++++++

    “少爷,你确定祁芸花今日会开吗?”岚玉背着小竹篓坐在大石上,看着一脸狂傲不羁,嘴边挂着邪佞的笑意的慕枫,嘴角撇了撇,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一脸的怀疑毫不掩饰。

    慕枫眯缝着那双桃花眼,手里把玩着玉箫,安抚岚玉的说道:“祁芸花喜温湿寒气,这东黎数十年不下雪,我观天象,这些日子气候低沉,必然是要下场雪的……这都能被我算到了,你说……这祁芸花要是不开,岂不是对不起我?!你要相信你家少爷我……知道不!”

    “……”岚玉不免翻了翻眼睛,对于慕枫的自信撇了撇嘴,嘟囔的抱怨了起来,“这么高的悬崖……就为了采个花,没有等到祁芸花接骨,我的骨头已经全废了……”

    “本少爷又没有让你爬上去摘……不就是让你看着嘛!”慕枫扬唇笑着看了眼岚玉,手中玉箫轻轻敲打了下她的脑袋,佯装严肃的沉声说道:“专心给本少爷盯着,这花一开就要摘,否则功效可就大减了……”

    “是……少爷……”岚玉将话拖得长长的,抬起了头盯着崖上打着花苞正欲开放的祁芸花,无聊了,眼睛时不时的四处的乱瞟着。

    慕枫将玉箫在手里打了个转儿,继而置于唇边,缓缓的吹了起来,箫声轻柔蜿蜒,在四面环了高不见顶的山壁中缓缓回绕着,回声让人觉得仿佛有着数人同时在吹奏着。

    “啊……少爷……你看……”岚玉突然大惊,指着上空飘落的身影……

    慕枫仰天一看,手掌翻转,玉箫已然插/入了后腰,他足下轻点,拉过一侧的蔓藤,借由悬崖壁上的凸起翻身而上,空中几个飞旋翻转,衣袂翻飞之际人已经将坠落的身体接住……从头至尾,他的脸上一直挂着那邪佞的笑意。

    “啊……少爷……少爷,花开了花开了……”

    这时,又传来岚玉一惊一乍的大叫声。

    慕枫拉着藤蔓回头看去,却见祁芸花已然将紧合着的花瓣向四方分散着,他剑眉轻蹙,来不及将手中的人放下,足下一点崖壁,拉着藤蔓向对面飞去……

    “哇……”岚玉张着嘴看着这一个景象,一身白衣的慕枫拥着一个身披粉色大氅的女子,手擒藤蔓飞舞,宛然一副天外飞仙的画卷!

    慕枫在快要达到祁芸花旁的时候,一把将手中的娇躯抛到了上空,适时……探手摘了祁芸花含在唇瓣,随即反身接住了再次下坠的身体,他眉眼一挑,足下踏着崖壁借力,逐又拉着藤蔓向来处荡去……

    突然,他丢开了藤蔓,拥着娇躯的身子飞旋着下落到了地上!

    他拿过嘴里的祁芸花,有些可惜的说道:“唉……还是晚了一步,现如今却也只是个治骨的好药,已经失去了最佳的作用,无法续骨了!”

    岚玉“哦”了声,并不可惜那个药失去了药效,而是对慕枫救下的人有着十足的好奇,想着,就向慕枫怀里的人看去,只见那女子脸色苍白,脸上有着很多错综交杂的细痕,有几道还颇深,显然是掉下悬崖的时候被崖壁上树枝荆棘之类的物什刺到,身上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划痕……

    “少爷……你说……她是轻生还是被人陷害?”岚玉问道。

    慕枫看了眼怀中的人,问道:“有区别吗?结果都是掉到了这万丈深渊,然后被我救了……”

    岚玉一听,撇了撇嘴角,疑问道:“少爷要救她?这个……不像少爷的性子嘛!”

    “她害的我失去了采摘祁芸花的最佳时辰,如果再让她死了……我这药王谷少谷主的身份岂不是让人耻笑?!”慕枫一脸的理所当然,将花交给了岚玉,一把打横的抱起了怀中的人向前行去……

    前方,俨然有一个不太宽敞的甬道,直入悬崖深处,而那甬道的尽头,竟然就是江湖上人人都想一探究竟的药王谷的其中一个入口!

    +++++++

    帝都,福来客栈。

    冥殇幽幽的转醒,他虚弱的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眸光有些涣散的看了看四周,这才清醒了过来。

    他捂着腹部下了床榻,费力的走到桌子旁为自己到了杯水,刚刚入嘴,就见他“噗”的一下全都吐了出来,他看着手中的茶水,深深拧了下眉头,急忙放下,走出了屋子……

    没有走几步,迎面走来一个小二,他一把拉住,阴冷的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小二哆嗦了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回爷,现在已经是酉时一刻了……”

    酉时一刻!

    冥殇暗暗蹙眉,他竟是昏迷了大半天了……

    想着,放开了小二,想楼下走去!

    “唉,想不到二少爷就这样走了,那么好的一个人!”

    “是啊!上次我的杂货铺遭到恶霸寻事,还是二少爷打发的呢……后来,也都没有人敢来了……”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

    “唉!好人不长命啊!”

    “……”

    冥殇突然顿住了脚步,回眸看去,只见一个桌子上坐着四五个商贩在喝着茶,他走了上前,问道:“你们说的那个二少爷是?”

    众人向他看来,其中一个沉叹的说道:“就是黎王爷的弟弟!”

    尉迟寒月?!

    “他什么时候死的?”冥殇急急问道。

    那些人一脸怪异的看着他,撇了下嘴说道:“二少爷前日殁的,昨日下葬……挨,人呢?”

    正说着,众人只觉得人影一晃,冥殇竟是已然消失在他们面前,众人不免打了个冷战,面面相觑。

    冥殇快速的穿梭在黎玥城的大街上,想起刚刚客栈上写的日牌,他没有想到,尉迟寒风那一掌竟是害的他昏迷了近三日!

    三天!

    这三天有着多少变故……尉迟寒月死了他不关心,可是……苏墨出府了吗?

    想着,人已经到了黎王府外,看着四处悬挂的白绫,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极力克制着想一探究竟的冲动,抬眸看了眼天色,转身离去!

    冥殇穿梭在王府周围,来到后院的墙外,四处看了看,飞身上了院墙,可是,刚刚行了数步就被隐藏的暗卫发现,无奈之际,急忙离去!

    如今他身上有伤,轻功无法达到最高,也就无法躲过这王府的暗卫,他沉思了下,疾步往雅筑行去……

    雅筑比之王府内更是一片萧条,本就没有多少人的雅筑因为尉迟寒月的离去,更加的深沉。

    冥殇闪身之际已然找到了灵堂,他飞身上了门扉处的大树,看着开着的门内,有着两人正跪在尉迟寒月的灵牌前哭泣着……

    “二少爷……朗月对不起你!”朗月哭着说着,一旁的星辰亦抽噎着,说道:“这也不能怪你,谁知道苏姑娘会如此做呢……”

    “是我笨,如果看着姑娘就好了!”朗月说道。

    星辰一听,吼道:“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姑娘给我说想去泽月溪的时候,我应该陪着她,我应该坚持不让她一个人去……”

    “不是,是我送信的,如果我不送信给王爷,姑娘等不到王爷,就不一定会死……都是我的错……”朗月亦吼道,他们连二少爷最后的心愿都无法做到,他们对不起二少爷。

    冥殇一听,顿时整个人犹如被过了电一样,定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他飞身下了大树闪入了灵堂,朗月和星辰听闻衣袂翻飞的声音,刚刚回头,双双已经被他擒住了脖颈。

    “你……是……谁……”朗月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困难的问道。

    “说,苏墨怎么死的!”冥殇厉吼道。

    “你放开我……咳咳……”

    冥殇一把放开了朗月和星辰,二人重新呼吸到空气,急剧的咳嗽着,纷纷看着一身阴寒的冥殇。

    朗月平复了气息,冷声问道:“你是谁?和姑娘什么关系……”

    冥殇微眯了眼眸,掩去了眸子里的冷寒,缓缓说道:“我是她南朝的挚友,前来寻她,却听闻近日发生的事端,便来了这里,刚刚一时情急多有得罪,还望告知详情!”

    朗月审视着冥殇,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绝非善类,如此高的武功更是少有,心里便存了心思的说道:“二少爷殁了,姑娘悲痛之下随着去了……”

    “是吗?”冥殇突然眸子一睁,两道寒光射向了朗月,竟是有着看透一切的犀利,“刚刚可是听到你提及什么送信……”

    朗月暗暗蹙眉,心里知晓这人必是听到了他们刚刚说的话,他冷冷说道:“这个我就不方便给你说了,而且……我也奉劝阁下一句,这里是东黎,而非南朝,这黎王府的事情,阁下还是少管的好!”

    “我今天如果非要知道呢?”冥殇冷嗤一声,浑身笼罩着嗜血的杀意。

    星辰亦冷嗤一声,冷冷说道:“那……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

    说着,便出手上前,朗月随即跟上,他们自小在一起,早就熟悉彼此话语和动作,二人攻向冥殇,彼此间配合的天衣无缝……

    冥殇暗暗冷笑的应付着二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对了尉迟寒风一掌,如今有着内伤,他们二人根本在他的手下走不过十招!

    渐渐的,二人显了颓势,冥殇嘴角冷漠的一挑,双掌分别对上了二人劈来的手掌,二人受了内力的冲击,身子竟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去,重重的撞到了墙上,适时喷出大口的血……

    “自不量力!”冥殇冷哼一声,阴冷的问道:“说,苏墨到底是怎么死的?”

    “姑娘自个儿跳崖了……”星辰吃力的说着。

    “不可能!”冥殇反射性的说道。

    朗月嗤笑着,嘴里的血不断的向外溢出,缓缓说道:“那封信只不过是想见王爷最后一面,我方才也只是说如果没有送信给王爷,王爷没有去见她,她不一定会死……”

    “她在哪里?”冥殇嘶吼的问道。

    “云雾崖……”

    朗月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冥殇人已经闪身到了门外,他和星辰无力的趴在地上,嘴里的血不断的向外溢着,刚刚的对掌已经震碎了他们的内腹。

    “朗月……早知道……刚刚……刚刚直接……直接告诉……告诉他了……也就……也就不用碍了……碍了这……这掌了……”星辰边吐着血,边自嘲的笑着说道。

    朗月无力的趴在地上,已然没有了力气说话,他不说……因为知晓星辰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他们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可是……不想他无缘无故的将苏墨的死怪罪到王爷身上!

    最主要的是……二少爷死了,苏姑娘也死了,他们已经没有了牵挂,他们想去陪二少爷,不想二少爷路上孤单……

    不对,苏姑娘也死了,二少爷不会孤单,以后……他们就可以好好的伺候二人,以后……

    朗月和星辰二人相视一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风吹过,干涸了血迹,灵堂越发的凄凉起来……

    +++++++

    黎王府外匆匆行来数辆马车在门扉处停下,随即,就见里面出来了的人每个都一脸的急色,手中提着药箱,俨然是刚刚从宫里赶来的太医。

    寒风阁内,众太医会诊,一个个脸色凝重,每个人都上前为尉迟寒风把着脉,却一个比一个眉头蹙的紧。

    “太医,王爷情况如何?”萧隶焦急的问道。

    太医们相互看了下,葛太医方才显了几分无奈的说道:“王爷本就因为数月在战场耗损了心力,当初拔箭之时更是九死一生,未曾调养好就又舟车劳顿……”

    “这些我都知道,现在王爷什么情况!”萧隶急于知道尉迟寒风现在的情况,听葛太医讲着之前的事情,心中焦躁,却又不能和他计较。

    葛太医沉叹一声,道:“那样的身体损耗心神,王爷却又在近日过度使用内力,加剧了内腹的迫力,现在……俨然五脏六腑俱损!”

    萧隶沉痛的看了眼床榻上昏迷的尉迟寒风,前几日夜里就又受了极重的内伤,方才云雾崖上更是耗尽了心力……

    “要如何医治?”萧隶问道。

    “唉!”葛太医又是一叹,缓缓说道:“宫中奇药极多,皇上也下了旨意,任由用之……可是,外伤好治,心病难医啊……王爷此时意志消沉,完全没有求生的欲望,要老朽如何去医?!”

    萧隶听了,脚下不免踉跄了下!

    心病……如今苏墨在他面前跳崖,王爷的心就这样死了……

    想着,萧隶抓住了葛太医的手,急切的说道:“葛太医,不管如何,你都要救王爷,你都要救他!”

    “老朽也只能先维持王爷心脉不受外寒入侵,可是……如果王爷自己没有了求生的欲望,恐怕……这天下,除了药王谷谷主慕无天,任谁也无法救得王爷醒来了!”葛太医叹气的说完,上前打开医药箱,拿出金针为尉迟寒风过穴。

    正如他所说,心病难医!

    尉迟寒风此刻已然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梦魇一直纠缠着他,他只想停在梦里,梦里的月色下……佳人紫藤树下轻舞,嘴角含笑的看着他,对他说:墨儿永远是你的!

    此刻的他内腹因为强行使用内力,使之几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而他的意志更是消沉,和上次战役不同,同意的生死边缘,可是……那次,尉迟寒风潜意识里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而现在……他只想跟随苏墨而去!

    夜下,烛火摇曳,萧隶跪在尉迟寒风的床榻前,哭着磕着头,泣声说道:“王爷……属下求求你,你醒过来吧……”

    可是,床榻上的尉迟寒风一动不动,俗世已然没有人能唤回他,他也没有了任何眷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