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6章 006

    逃避的隐藏还是面对的报复

    ~

    苏墨兴奋的跑出去找慕枫,却听闻有人硬闯药王谷,不免蹙眉急忙向谷外奔去……

    当苏墨赶到时,外面已然一片平静,谷里的侍从正在打扫着外面的尸体,而岚玉和龙叔不知道说着什么,往谷内走来……

    “龙叔,岚玉,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墨一脸的担忧,她来这里一年多,并未曾有人来药王谷寻事过,最主要的是,药王谷的入口隐秘,就算是这个主要入口,前方的森林里也是瘴气环绕,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岚玉嘟着嘴,看了眼龙叔,说道:“龙叔好心帮我打扫谷口,却遇到了些硬闯的,说是要寻紫苏的……”

    苏墨拧眉,看了看左右,问道:“大哥呢?”

    “掉悬崖底下去了……”岚玉指了指身后的悬崖,说道。

    “啊——”苏墨愣神,眼睛眨巴的看着岚玉,又看看一脸无奈的龙叔。

    “听这丫头胡说……什么叫掉悬崖下去了,明明是自己跳下去的……”龙叔说着,对着苏墨慈祥的一笑,宽慰的说道:“去救人去了,不要担心!”

    苏墨见龙叔如此说,不免没好气的瞪了眼岚玉,慕枫自小在药王谷长大,这里附近的地方没有不熟悉的,既然是下去救人的,自是不用担心。

    “少爷那秘密基地的花草都认全了?”突然,龙叔问道。

    苏墨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就是为了这个来寻大哥的,谁知道听说有人要闯药王谷,就过来看看了……”

    龙叔看出苏墨神情间还有些担忧,笑着说道:“不用担心!”

    说是不用担心,可是,苏墨依旧心里隐隐间有着不安,她拿着医书向那个秘密基地走去,坐在一块大石上,迎着晚霞定定的坐着,这一年来,她让自己每天都活着忙碌中,生怕心里有了空隙,就会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

    尉迟寒风,我活着,将成了你的劫难!

    “芸儿在想什么?”

    突然,一道温润的声音打断了苏墨的思绪,恍然间,竟然已经入夜,天上的繁星微微的闪着。

    “大哥?”苏墨有些惊诧,随即跳下了大石,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人救到了吗?”

    慕枫扬了扬手中的酒壶,桃花眼微微上挑着,说道:“正准备拿酒去和佳人饮酒赏月!”

    苏墨轻笑的摇摇头,对于慕枫如此的狂傲不羁早已经习惯。

    “大哥是来给你说声,估计要出谷一阵子了……”慕枫说着,见苏墨有些讶异,遂接着说道:“如果快的话也就数日,慢的话大概也就是月余的光景!”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本医书交给苏墨,说道:“怕时间耽搁了,这本医书是我自己撰写的,你先看着……”

    苏墨安静的点点头,并不问慕枫要去哪里。

    “希望大哥回来的时候,你的医术大有长进!”慕枫嘴角微扬的说完,转身向秘密基地深处走去,边走边说道:“早些回去睡吧,这几日有些憔悴了……”

    话语落,人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苏墨看了眼手中的医书,转身向谷内走去……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慕枫这一走,竟是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苏墨的医术大有进展,同时值得骄傲的,无非就是易容术,她现在的易容术已经高到就连朝夕相处的小婉和龙叔等人都无法识别。

    而唯一遗憾的是,她对武功并不是十分的上心,龙叔的凤舞九天始终就没有学会,倒是那一手飞叶摘花练的小有所成,这也让龙叔老有安慰,否则……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他教授的问题了。

    这日,苏墨正在药室调配着药膏,突然,小婉兴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她无奈的看着这个丫头,不免想起初次穿越来时,紫菱也和她一样,整天叽叽喳喳的……

    想到紫菱,苏墨的心不免一沉,一抹悲伤浮上了娇美的容颜。

    小婉双手插/着腰,死劲的喘着气儿,并没有注意到苏墨脸上的神情,过了会儿,稍微平顺了,吞咽了下,急忙说道:“小姐,小姐……少爷回来了……”

    苏墨手下一滞,一抹笑意取代了方才脸上的忧伤,确定的问道:“真的?”

    “嗯!”小婉死劲的点了下头,说道:“正在屋内呢,不过……带回来一个女的,整个脸都被裹的严严实实的……”

    说话的档,二人已经出了药室,往慕枫的屋子行去……

    此刻,龙叔和岚玉都在屋内,只见慕枫正在为床榻上的人针灸着,待一切完毕后,方才一脸的疲惫的站了起来。

    “大哥……”苏墨轻轻唤了声,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慕枫出去的这一年,人不但憔悴了,仿佛也少了几分以往的随性和不羁,想着,不免看了眼床榻上的人,心里感觉,必然和这个女子有关。

    慕枫笑着点了点头,龙叔急忙布了饭食,他只是吃了几口就没有了胃口。

    “她病的很重吗?”苏墨问道。

    慕枫脸上噙着浓浓的沉重,点了点头,声音有着几分嘶哑的说道:“很重……我……我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他的话语有着凄凉和痛苦,更是带着浓浓的担忧和不自信,苏墨看着这样的他,微微蹙了秀眉,缓缓说道:“我只记得大哥说过,只要你想救,就没有救不活的……芸儿想,这个女子必然对你很重要吧,否则……你不会如此彷徨无助!”

    慕枫一怔,苦涩的笑了下,没有隐瞒的说道:“是,她对我很重要……芸儿,大哥从来没有怕过,可是……”

    苏墨抓住了慕枫有些颤抖的手,淡淡一笑,眸光平和的看着他,说道:“芸儿相信大哥一定能救她!”

    在苏墨如此平和而充满了信任的话语下,慕枫突然不似方才那么焦躁,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芸儿!”

    “我们是兄妹,指不定她……”说着,苏墨看了眼床榻上脸被缠的层层白布的人,说道:“指不定她还会成为我的大嫂呢!”

    慕枫浅笑,心里却有着几分苍凉,不免暗自嘲笑,轻叹一声,说道:“明天我会带着她出海,北国以北的岛上有一种能治愈她的药草,希望……真的如芸儿所说,大哥能够将她救回来!”

    “一定可以的!”苏墨淡淡的说道,恬静的气息仿佛让慕枫的心神也安定。

    翌日,慕枫带着那个女子和岚玉准备出海。

    临行,他语重心长的对苏墨说道:“一晃已经过去两年,你也该出去了……在这里能逃避的了一辈子吗?”

    出谷的一年,他对东黎的事情也有耳闻,没有想到,芸儿竟是东黎尉迟寒风的“已逝”王妃苏墨,也就是南朝苏王爷的女儿……

    真的不相信缘分都不行,当年他和爹一趟南朝之行,先是在茶楼结识了歆儿,后又偶遇苏王爷一家,看着幼小的苏墨样子可爱,非要叫了她妹妹不可……

    难怪当初对她有着一股难掩的亲近之感!

    苏墨没有想到慕枫突然有此一说,稍楞之后,微微垂了眸子,未曾答话。

    慕枫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了然几分,缓缓说道:“不管是怨还是恨,总是要去做个了结,又何苦如此吊着,难道……你的心真的能让自己如此躲避一世吗?”

    “我……”苏墨抿唇,不知道如何回答。

    “爱恨有终,去留大哥不会逼迫你,你自己想清楚就好!”慕枫说完,看着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说道:“逃避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说完,上了马车,扬了马鞭离去。

    苏墨静静的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一脸的默然,大哥说的对,她如果真的能放下心中的怨恨,就不会总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被梦魇纠缠至醒,也不会半夜无人之际,抱膝痛哭……

    紫菱的死她无法淡忘,而寒月的死……更是深深的埋在了她的心间!

    +++++++

    东黎,皇宫,御书房。

    尉迟木涵深深的拧着眉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短短数日,南朝竟是失去了半壁江山,尽数落入了离国之首,而此刻……南朝已然一分为二,以南依旧是南朝,以北,却成了北朝,如今的大陆,俨然成了四足鼎力,而南朝却隐约间成了四国之间较弱的。

    “唉,没有想到……南帝一世英名,却也落得如此下场!”尉迟木涵沉叹一声,无奈的说道。

    尉迟寒风眸光微抬,看着手中刚刚内务府送来的一套饰物,好似不经意的说道:“都是天涯情伤人,那些身外之物真的重要吗?”

    他的话语平淡,菲薄的唇角噙着抹冷意,不是嘲笑帝桀,而是自嘲,曾经的他那样执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他仿佛高高在上,实则只是害怕受伤,他的自尊害的墨儿香消玉损……难道……帝桀不是因为如此吗?

    想着,尉迟寒风拿起一件饰物,仔细的端详着,缓缓说道:“这个样子不对……”

    尉迟木涵一愣,眸光看向他手里的饰物,随即微摇了头,叹息一声,道:“寒风,这也过去两年了,你就放不下吗?”

    尉迟寒风似笑非笑的放下了手中饰物,缓缓说道:“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我不想忘记墨儿……就算一生活在痛苦的思念和悔恨中,我也不想忘记她……”

    尉迟木涵的眉蹙的更紧,当初为了唤醒他,他也只不过是刺激他,想着时间终究会淡忘一切,却哪里知道,竟是深深的积淀了他的内心,如今的他依旧是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黎王,但是,内心却被自己禁锢,活在了有着苏墨的记忆里。

    府里现在看上去女眷众多,却也只不过都是和苏墨有着一些相像的人,收集苏墨的一颦一笑已然是他除了朝政外唯一的事情。

    黎王府内,芳华苑的姑娘们同游花园,远远的,看着柳翩然独自一人在湖中凉亭里抚着琴,大家不免嗤笑一声,各个轻摇着妙曼的身姿走了上前……

    “参见侧妃!”众女一福,声音柔的仿佛能酥了别人的骨头。

    柳翩然冷漠的看了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脸的嘲讽和不屑,缓缓起了身,冷冷的说道:“这气味怎么就突然变的这么难闻……纸鸢,回头让萧总管看看,是不是湖里的河草长的长了……”

    “是,主子!”纸鸢应声,抱着琴随着柳翩然离开了凉亭。

    “切……”

    不知道是谁冷嗤了声,继而说道:“高尚什么……不过就是王府里一个被冷落的妃子罢了……拽什么拽,王爷连看都不稀的看一眼的……”

    “就是……”适时,有人掩嘴而笑,不屑的说道:“怎么说……王爷还经常来芳华苑看看我们呢,哪像她啊……王爷都不曾去她那里,那个兰花园啊……依我看,就是这王府里的冷宫!”

    “妹妹说的是……哈哈……”

    顿时,众女子哄笑一气。

    “你们说谁呢?”柳翩然怒不可遏,猛然转身看着依旧掩嘴笑着的众人,气的浑身发抖,愤恨的说道:“好大的胆子,本妃你们也敢嘲笑,来人啊……给本妃掌嘴,将这些狐狸精都给本妃狠狠的打……”

    那些人一听,一脸的惊恐,其中一个却依旧冷嗤一声,脸上毫不掩饰嘲讽的神情,说道:“你敢吗?”

    只见那女子一袭水粉色裙衫,她是如今芳华苑内最得王爷宠爱的方小蝶,为人淡漠却透着一股傲气,从来不会主动巴结王爷,众人都不解,为何王爷极为偏宠与她。

    “你……”柳翩然越发的愤怒,两年来,王爷除了陪她回上兰苑,却是一步都没有踏入过兰花园,她也一直以为时间可以让王爷淡忘苏墨,可是,偏偏府里越来越多的女人,而这些女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多多少少有着苏墨那个贱人的影子。

    “她不敢……那本王呢!”

    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就见尉迟寒风背负着手,冷寒着脸走来,众女子大惊,急忙行礼。

    “萧隶,将她丢到蠡楼!”尉迟寒风冷漠的说着。

    随着他的滑落,所有人不免惊愕,方小蝶没有想到一向极为宠她的尉迟寒风竟然会将她扔到蠡楼,吓得花容失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惊恐的说道:“王……王爷饶……饶命啊……王爷……小碟不……不敢了……王爷……求你……求你不要将……将小碟关到……关到蠡楼啊……王爷,小碟知道……知道错了……”

    方小蝶惊恐的磕着头,脸上已然没有了方才的傲气。

    所有人都抿唇站在一侧,噤若寒蝉的惊恐的偷偷瞄着尉迟寒风,蠡楼是一个专门惩罚人的地方,丢在那里,会被里面的各色虫子慢慢的侵蚀,人还没有死,一般都会先疯掉,看着身上那满目疮痍的样子,他们宁愿被一下子斩首,也不愿意被丢到那个里面……

    “王爷饶命啊……王爷……求你赐死小蝶吧……”方小蝶哭着喊着,被人架着胳膊拖着离去,可是,从头到尾,尉迟寒风的脸上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表情。

    他的墨儿从来不会如此挑衅,只是冷眼看着一切!

    “王爷……”柳翩然感动的红了眼眶,王爷是护着她的,王爷心里是有她的……

    尉迟寒风倪了眼,淡漠的说道:“不要扔掉了你的身份……”

    说完,未曾在理会她,冷漠的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