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9章 009

    步步为营的接近

    ~

    “王爷要看,民女自是让看的……”说着,苏墨的手缓缓向耳鬓伸去,她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尉迟寒风,她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由于尉迟寒风的缘故,大家都屏住呼吸,想看看如此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究竟是何摸样,诺大的空间,竟然因为她而变的安静。

    纱……缓缓放下……

    当纱落下,只见一个容颜清秀灵动的人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当所有人看清这个脸的时候,先是惊愕,紧接着疑惑,随即拧眉……继而哀叹的摇摇头……而那此起彼伏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嘶……”

    “啊……”

    “这个是……”

    “不是……”

    ……

    所有人不免惊叹,这慕芸猛地一看像是苏墨,细细看去,却又不是,她比苏墨多了几分妩媚,却少了淡漠,猛然看去……好似就是苏墨,却实然不是,只是有着相像的轮廓罢了。

    尉迟寒风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她紧紧的盯着苏墨,半响,方才沉声说道:“慕姑娘很像本王一位故人!”

    “哦?是吗……”苏墨轻咦的浅笑,那笑容在白皙的脸上绽开,竟是平添了几分柔媚,她并未曾忽略了尉迟寒风脸上任何的一个表情,从刚刚看到自己容颜的那份惊讶,后又变成失落的神情,她一个也未曾错过。

    尉迟寒风微点了下头,略带歉意的说道:“冒昧之处,多有得罪!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王爷客气了,能让王爷好奇,也是民女的福气!”苏墨微微一福,缓声说道:“如果王爷无事,民女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苏墨不疾不徐的转身离去,她知道,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她,可是,她却依旧走的极为沉稳,嘴角挂着那淡淡的媚笑。

    尉迟寒风直到苏墨的声音消失,方才拉回眸光,他失落的走向坐席,眼眸不经意的扫了眼身边空着的位置,内心自嘲一笑,明明知道不是她,为何眼神却无法抽离?

    歌舞在继续着,可是,此刻的尉迟寒风全然没有了心思,如果……开始的他还会偶尔能瞄上一两眼,那此刻的他,却全然陷入了沉痛之中,脑子里忆起的都是苏墨在紫藤树下的秋千上轻摇的样子,她的秀发迎风而舞……他明明有机会和墨儿执手相伴的,可是……他不懂得珍惜她,如今的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

    柳翩然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笑容看着那台下的歌舞,可是,她的内心已经翻涌了起来,只不过是和苏墨那个贱人长的有几分相像的人出现,王爷就已经失去了冷静,如果……再来个更像的,岂不是就又有了第二个苏墨!

    她的内息无法平缓,她无法让自己平静的对待这个事情,她必须要先下手,不能让这个女的有机会出现在王爷的面前,可是……万一王爷只是一时迷乱,而因为她的举动却引起了王爷的注意,那又该怎么办?!

    纸鸢站在柳翩然身后不远,从小就在她身边侍候,她早已经摸透了她的性子,此刻看去,已然大致的了解了她的想法,她微微垂了眸,不免也有些对方才的那个慕芸有着疑惑!

    这里同席心思却背道而驰,那边……苏墨已然回到了客栈。

    她轻轻的推开窗,看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月色,不免卸下了脸上的伪装,此刻的她,还是方才的那张脸,和苏墨有着三分相似的脸。

    她最终……没有以真面目和他相见,她依旧是怕了!

    “铛铛……”

    适时,传来敲门声,苏墨回神,轻轻唤道:“进来!”

    只见西门雪轻摇着折扇,似笑非笑的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茶盅等物……

    “你什么时间变成小二了?”苏墨语气里含了几分戏谑的说道,两个月的相处,二人渐渐已经成了朋友,尤其,在今天他帮了她之后。

    西门雪为二人倒了茶,示意苏墨坐下,眸光深邃的看着她说道:“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

    苏墨拧眉,不解的看着他。

    西门雪嘴角噙了抹邪笑,眸光淡淡落在苏墨的脸上,审视的看着她,半响……方才幽幽的说道:“这故人……是何故人?”

    苏墨暗暗蹙眉,不解的看着西门雪,淡淡的说道:“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西门雪先是一愣,随即说道:“慕姑娘的易容术十分的高超,这先后我也见了,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姑娘的真面容,亦或者……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是你的真容!”

    苏墨淡笑,说道:“你不是自负的很吗?你猜啊……”

    西门雪撇了下嘴角,眸子微微一挑,说道:“初到黎玥城,你以休息为掩饰而出去时,我想,应该是真容……只不过,你蒙了纱,我未曾看到!”

    苏墨一愣,没有想到那日出去,他竟然知道,而且……能猜到那日的她是真面目。

    看着她的神情,西门雪心知他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想到此,脸上不免一副受伤的神情,“唰”的一声阖起了折扇,身子不免前倾,悠悠的说道:“如果……连这点儿都无法揣度……岂不是显得我西门雪太过无能?!”

    苏墨听后,不免轻轻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相处了这么久,却是不知道……堂堂北国西门家的二少爷原来是这样的自大!”

    “过奖!”西门雪倒也不辩解,只是径自把玩着手里的折扇,问道:“那……现在可以解开在下的疑惑吗?”

    苏墨一怔,不知道如何去说。

    西门雪浅笑的说道:“放心,我和你绝对是一路上的……而且,凌夕交代,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就冲着她的话,我也不会和你站在敌对的方向!”

    “你和凌夕是……”苏墨疑惑。

    “朋友,很好的朋友!当然了,如果大哥能够有幸,以后就会成为家人!”西门雪毫不隐瞒的说道。

    他可以不管慕芸是什么人,但是,可以看的出,她眼中的怨恨都是对着尉迟寒风的,就因为这点儿,他也会和她成为知己,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

    “你今天帮了我……我本也不该对你有所隐瞒,只是……我有我的苦衷……”苏墨轻轻的说道,不管如何,这个都是她的事情,她不想在牵扯到别人身上。

    西门雪见他眸光坚定,也就不再勉强,他眸光微抬的说道:“你不想说,我自是不会去勉强你的,但是……芸儿,你要知道,有什么需要到我西门雪的,不管任何,你都可以开口!”

    苏墨轻轻的点了点头,心存感激,突然,心思一转,疑惑的问道:“我一直没有问,你来黎玥城是……”

    好几日了,他整日都待在客栈里,基本好似并未曾干什么,如果他无事,为何会来这里,她不会自恋的以为,西门雪是因为她,而专门护送来黎玥城的。

    “唰”的一声,西门雪展开了折扇,嘴角上挑了一个不羁的弧度,眸光深邃的看着苏墨,悠悠的说道:“如果我说……只是因为你呢?”

    呃……

    苏墨怔楞的看着西门雪,刚刚只是想着玩玩,可是,当他如此淡定从容的说了出来,竟是一时间无法反应。

    西门雪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的笑越发的深,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迷恋,有那么一瞬,他自己竟然都相信了自己这个戏谑的谎言。

    他的目光渐渐的变的炙热,苏墨有些惊慌的瞥过了眸子,神情有着淡淡的不自在,慌乱的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我要休息了!”

    西门雪微微颔首,道了别,转身离去,只是,转身的那刹那,心底竟有着淡淡的失落……

    可是,他的失落又怎么能和尉迟寒风比拟?!

    黎王府内,寒风阁的书房。

    尉迟寒风修长的手指捏着碧玉镯,眸光幽深的看着远方被月光晕染了的院子,月色下,依稀可见的是随风轻舞着的紫藤花瓣,仿佛,那些都是赋有着苏墨的灵魂一样,淡然而随意……

    看了许久,他方才收回眼神,眸光轻轻的落在了镯子上,脑海里不免闪过祥云节上那随着秋千轻舞浅唱的慕芸。

    “墨儿,你是怕我忘记了你,故此送来一个如此相像的,看看我能不能辨别的出吗?”尉迟寒风轻轻的自喃的问道,可是,空寂的书房并没有人回答他。

    “她真的和你很像,不是样貌,而是那淡淡的眼神和强自压下心中思绪的语气,都和你一样……明明心里怕得紧,却故装出一幅淡然的样子……”尉迟寒风浅笑,将镯子收回到怀里,眸光微转之际,不免一抹深思闪过。

    相较于尉迟寒风的惆怅,兰花园内的柳翩然则是一脸的焦躁。

    纸鸢来回的看着柳翩然一脸不安的在寝居内走来走去,内心替她捏了把汗。

    两年来,主子为了重拾王爷的心,费尽了心思,她将柔弱温婉发挥的淋漓尽致,尤其为了今晚,她多么希冀一首王爷最爱听的琴曲能拉住他的心,可是,世事难料,王爷虽然认真的听了,却也未曾表现过多情绪,主子心里虽然幽怨,却也无奈,但是,却不曾想到,一个蒙面女子的歌声却扰了王爷的思绪,而这个人……竟然长的和那个苏墨有着几分相似!

    如果说,这个人就是苏墨,那是万万不可能,先不说长相细看后还是有着区别,就算真的一模一样……那云雾崖岂是会有生还的可能?

    “纸鸢,你说……这个慕芸到底是什么来头?”柳翩然一脸的不平静,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纸鸢摇摇头,缓缓说道:“奴婢不知道,可是……主子,您放心,她决然不会是那个女人的……”

    “我知道她应该不是……”柳翩然依旧烦躁,声音有些焦虑的说道:“可是……她却长的像那个贱人,那芳华苑的哪个没有一点儿影子,如今可好,如此相像,王爷岂不是会收到府里?!最主要的是……会不会将对那个贱人的情移到她身上?!”

    纸鸢没有答话,只是径自看着来回走动的柳翩然。

    柳翩然一会儿坐在凳子上,一会儿起来走动,企图从晚上的情景中找到一丝破绽。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想起那个慕芸的样子,她的心就越发的不舒服,好似久久的都不能安定下来一样。

    现在……不是这个慕芸到底什么来头的问题,而是……如此相像,就算不是那个贱人,难保王爷不会在动心!

    想着,双手握到一起,脸上一股愤恨。

    +++++++

    翌日。

    阳光明媚,天空蓝的一丝云的踪迹都没有……

    尉迟寒风看了看福来客栈的匾额后,单手背负着身后走了进去……

    这个客栈是黎玥城最大最豪华的,这里的小二都是有眼力见的人,一看尉迟寒风这身云锦缎料的衣服,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

    “这位爷,您是打尖儿还是用膳?”小二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前。

    “寻人!”尉迟寒风说着,丢给小二一锭银子,缓缓说道:“听闻,慕芸姑娘在你这儿落脚?!”

    不是问,是肯定!

    小二拿了钱,见又不是什么过分的问题,自是不客气的揣了银子,嬉笑的回道:“回爷,慕姑娘是在这里落脚,不过……她刚刚和丫头出去了,听说……是去馥香居了!”

    尉迟寒风一听,微点了头转身离去……

    他的身影掠过客栈的前方,正在二楼品茶的西门雪不免唇角上扬,缓缓说道:“莫离,飞鸽传书回去,让大哥查下慕芸到北国之前,从哪里来?”

    “是!”莫离应声离去。

    这一年多来,虽然尉迟寒风府里豢养不少女子,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得到他如此迫切关注的,慕芸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至少……此刻她这张脸,一定不简单!

    +++++++

    苏墨和小婉在馥香居内挑着胭脂水粉,小婉边看边说道:“小姐,你确定那个……会因为你昨晚的表演而对你有兴趣吗?”

    苏墨淡淡一笑,看着手里的脂粉盒,说道:“我不知道……也许可以,也许……不行!”

    “那岂不是我们就只有等?”小婉有些泄气的说道。

    突然,苏墨眉间有一丝丝的失落,放下手里的脂粉盒,侧身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微微的出神……

    “唉——”

    一声叹息,掩藏了多少的沉痛?

    小婉亦苦着脸,每每小姐出神,脸上总是有着淡淡的哀愁,以前在药王谷就是,回到东黎后,就更是时常如此。

    突然,小婉看到街道上吆喝的人,企图转移苏墨的思绪,不免开心的叫道:“小姐,小姐……你看,那里有卖冰糖葫芦的呢!”

    苏墨跟随着小婉指的方向看去,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去买!”

    “嗯!”小婉的头点的犹如捣蒜一般。

    苏墨看着她的样子,不免嘴角也浮上了一抹笑意,虽然药王谷内不缺乏吃食,可是,对于她来说,这些个东西到底还是新奇的。

    “来两串冰糖葫芦!”小婉蹦跶的到了摊贩跟前,给了铜钱,顺手拿了两串,转过身递给苏墨一串,“好甜哦!”

    苏墨看着冰糖葫芦,心情渐渐放松,都说吃甜食能够缓解内心的伤心,原来不假。

    一道依恋的目光射向和小婉有说有笑的苏墨,那道目光有着不舍和疑惑,更有着恍然间的迷茫……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苏墨蹙眉,疑惑的在四周寻找……

    最后眸光停格在街角,苏墨的心有一刻停止跳动,整个人也怔楞在那里,昨夜也想过随后相见的情景,却没有想到,这一刻来的如此快,快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小姐,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呢?”小婉发现苏墨的不对劲,亦四处看着,最后看着向她们缓缓走来的尉迟寒风,不免惊呆的喊道:“哇!这个男的……”

    苏墨轻扯了下小婉,示意她不要说话,遂朝着尉迟寒风微微一笑,轻点头示意。

    尉迟寒风缓步的向苏墨走去,脚步有些犹豫,有些沉重,更多的,是那份错觉。

    “公子,有礼!”苏墨微微一福,尽显女儿娇羞,举止得体大方。

    尉迟寒风有些意外,好个灵动的人儿,在大街上看见自己依旧不惊,不免淡淡的说道:“慕姑娘不必多礼!”

    “公子怎么会出现在此……”苏墨看了看附近,眼中满是疑惑,她心里强烈的思绪告诉她,他是来找她的!

    “在下一位故人曾经说,馥香居里能捻出最好的胭脂水粉……我来看看,能不能提炼出她最喜爱的紫藤花的水粉!”尉迟寒风淡淡的说着,可是,眼中难掩的忧伤,说的同时,看着苏墨的眸光不免深邃了几分。

    苏墨心中一震,随即一笑,淡淡的说道:“想来,公子的这位故人在您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是,很重要……”尉迟寒风毫不掩饰的说道。

    苏墨一听,不免有一刻的恍惚,她轻抿了唇角,笑的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能得到公子如此厚爱……她必然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是,很美!”尉迟寒风回答着,苏墨的不自然也落入了眼底,他缓缓说道:“只是可惜……我没有来得及珍惜!”

    他的话带着无法掩饰的悔恨和凄凉,这样低沉的声音,深深的敲着苏墨的心房。

    突然,二人都不说话了,就这样站着,小婉拿着糖葫芦,不免说道:“小姐……你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坐着聊,好像……我们还在大街上!”

    她的话一落,尉迟寒风到没有什么,苏墨却是脸上存了几分尴尬,眸光扫过过往看着他们的人,不免没好气的轻轻瞪了眼小婉,小婉吐着小粉舌,朝着她做了个鬼脸。

    “难得偶遇,是否有幸邀慕姑娘到赋雅小筑小坐!”尉迟寒风突然说道。

    赋雅小筑……

    这个记忆里的地方让苏墨的心不免微微抽痛了下,一晃眼,赵翌也走了两年多了,而她……却没有机会去看看他!

    “公子既然相邀,慕芸自当从命……”苏墨缓缓说道,随即打发了小婉先行回了客栈。

    二人向赋雅小筑走去,方才入了里面,就见大厅中,琴台后一人正抚着琴,嘴角含着笑意的看着二人走进……

    尉迟寒风和苏墨看着那人,不免都双双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