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1章 011

    王府熟悉的景,刺痛了谁的心?

    ~

    上兰苑。

    经过两年多的时间,老夫人整个人看上去越发的憔悴了许多,那缠绕着她的病痛几乎将她折磨的不成人形,如果不是心里那点点恨意在支撑着她,她早已经无法坚持下去。

    “主子,时间也不早了,您早些歇着吧!”云嬷嬷铺好了床,轻声问道。

    老夫人缓缓摇了摇头,老态的脸上有着让人深思的情绪,半响,方才缓缓说道:“你说……祥云节上的那个女子是什么来头?”

    云嬷嬷知道她说的是那个叫慕芸的女子,今天……翩然来过上兰苑,提及此事,说那人有着几分和苏墨相似。

    “听闻,就思乐坊临时请的,据说……是从北国来的!”云嬷嬷说道。

    老夫人微微蹙了眉头,这个她知道!

    “你说……如果当年王爷寻了那个贱人而去,途中如果没有遭到仇家伏击,那么……他会不会也会像寒风一样,对那个贱人一直念念不忘?”老夫人问道,眸子里难掩的是深深的沉痛,和无法挥去的怨恨。

    云嬷嬷噤声,她略微沉思了下,说道:“不会!”

    其实,她不肯定的,当年王爷那么喜欢大夫人,就算出了那件事情,他的眼里却还是只有大夫人,这个话她不敢讲,也不能讲!

    老夫人轻轻的倪了眼云嬷嬷,她是她的陪嫁丫头,在一起已经是大半辈子了,她的心思……她怎么会不了解!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恨!

    如果当初,他的心有一分在她的身上,她也不会那么恨……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他们种下的因,所以……他们的孩子将会尝到同样的果!

    想着,老夫人的眸光不免变的阴鸷,置于小腹处的手,渐渐的打着颤儿……

    +++++++

    翌日。

    很早,乘着尉迟寒风接入王府之前,苏墨拎着摆放着做河灯材料的竹篮,踏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泽月溪边,她在尉迟寒月的墓碑前停下,径自将竹篮放下,拿出棉绢擦拭着墓碑……

    “寒月,你等我,半年……只有半年!”苏墨喃喃的说着,手下的动作极其的轻柔,泪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间氤氲在眼眶内,她嘴角含着笑意,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你三年死忌那天,你的苏苏……一定会回来的……”

    静静的看着墓碑,苏墨拿过竹篮,细心的折着河灯,一盏一盏,五颜六色的,她一盏一盏的放入小溪,笑着说道:“看到了吗?我折的很有进步哦!”

    苏墨眼前浮现出尉迟寒月那温文儒雅的俊颜,隐约间,在对着自己淡淡的笑着,她的嘴角亦不自觉上扬,看着那抹幻影笑了,笑的由心,笑的让人迷醉。

    晨曦下的小溪水面被河灯装点的煞是好看,迎面吹来一阵阵轻风,苏墨闭上眼睛,迎着初升的骄阳,感受着最后一刻的轻松……

    当西门雪和苏墨二人被接到王府的那刻,已然是过了午膳。

    二人下了马车,不免都微微仰起了头,看着王府的匾额和府门前的雄狮,岁月在变,仿佛……这里的一切未变!

    萧隶看着二人,不免轻声提醒道:“西门少爷,慕姑娘……请!”

    西门雪和苏墨双双收回眸光,此刻,二人的心里都有着难掩的复杂情绪,时间变迁,可是……他们无法忘记这里,这个让他们有着欢乐,却有着更多痛苦的牢笼!

    “王爷交代,西门少爷住在这个院子里,慕姑娘则在您一旁的思暖阁!”萧隶恭敬的说着,他没有想到,寻了这么多年的三少爷,竟然就如此的出现,不管他存了何目的,王爷都是开心的!

    西门雪微微仰头,那笔锋有些稚嫩的【风霜雪月】的匾额看上去有些陈旧,上面字体上的漆……亦有些脱落,但是,可以看的出,这里是经常有人打扫的,整个院子看上去,干净而又凄凉。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看着这个院子,西门雪的眼前仿佛浮现着那嬉笑的一幕……

    那个时候的他们并不能明目张胆的一起,总是趁着穆梓娇出门,然后就聚在一起,这阁楼上的风霜雪月是他们四个一起写的,可是……如今却已经两人不在,而这个匾额,也充满了讽刺!

    西门雪嘴角那抹笑意渐渐隐去,拿着折扇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折扇发出“嘎嘎”的声响,他方才回神,而同时,脸上也恢复了淡然……

    “小院倒是清雅幽静……”西门雪缓缓说道:“萧总管不必客气,您忙着吧!”

    萧总管躬身应声退去,如今……却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了,虽然明明知道,西门雪就是尉迟寒雪,却也不好明说,王爷交代,他不想让他心生了逃避!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既然他选择了出现,却又怎么会轻易离去,只是,如今的王爷,已经不敢去赌!

    西门雪径自看着这个阔别二十年的小院,神情淡然,但是,内心却思绪翻涌,就算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他却每一件都记得清楚,当年的他,真的以为什么兄弟情深,也真的信娘的话,上一代的恩怨和下一代无关……可是,却全然不是,幼时的他太过天真,而娘也太过善良了!

    他独自徘徊在风霜雪月阁,而苏墨却没有呆在思暖阁,她带着小婉游走在王府的小径上,每一个景致都是她熟悉的,但是,她的脸上却一副看见了新奇景致一般。

    正走着,迎面走来萧隶,她嘴角含笑的微微一福,柔声说道:“萧总管好!”

    “慕姑娘客气了……”萧隶急忙还礼,有些惶恐的说道:“慕姑娘对在下行此礼……岂不是折煞了在下!”

    苏墨浅笑,脑中突然想起三年前入府的时候,当时就觉得,这个萧隶实属一个八面玲珑的人!

    “慕姑娘是在游园……”萧隶询问,见苏墨微微颔首,继而说道:“王府甚大,基本姑娘都可以游看的,但是……最北边的小院和东边的墨园是王府的禁地,另外……寒风阁没有王爷允许也是不得进的,怕姑娘触了禁忌,特提醒一声!”

    苏墨脸上的神情未变,点着头说道:“多谢萧总管提醒!”

    “那就不打扰姑娘了,晚上……王爷在前厅为西门少爷和姑娘备了晚宴,回头,我会让人去请您!”萧隶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有劳了!”

    “不敢!在下告退……”萧隶说完,转身离去。

    人走的远了,小婉一脸的惊奇,询问道:“小姐,我们去那个什么北小院和墨园看看!”

    “人家说了……是禁地!”苏墨悠悠的说着,内心却不是滋味,每个人消失了,尉迟寒风就将那里列为禁地,他是想圈住什么?记忆?还是……悔恨!

    小婉没有注意到苏墨的神情,径自说道:“就是因为是禁地……才要去看的!”

    苏墨斜睨了眼一脸好奇的小丫头,刚刚想允了她,却被一群嬉闹的声音打断,二人不免向一侧看去……

    只见五六个打扮各异的女子带着丫头在说着什么,见苏墨再此,不免向她走了……

    小婉快速的打量了一下那几个人,迅速的得出一个结论,不免轻声的说道:“小姐,我怎么觉得……把她们拼起来到挺像你的!”

    苏墨默然,心中不免冷嗤一声,尉迟寒风如今做这些是给谁看?

    当年的事情她此刻已经分不清是谁对谁错,但是……如果他够信任她,够包容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他一面说爱着她,却一面拿爱伤害她!

    “你就是新进府的慕芸姑娘吧!”其中,一个身着湖绿色纱裙的女子娇柔的说道,言语间,竟是有着一丝冷漠。

    苏墨浅笑的点了点头。

    一个蓝色纱裙的女子一听,不免好奇的问道:“可是……你怎么没有住到芳华苑呢?”

    自从一年前,入府的女子可都是住在芳华苑的,就连那个最受宠的方小蝶都不曾有独立的院子,却想不到……这个慕芸一入府,就能独自住。

    “这个……我觉得你们应该问王爷才合适!”苏墨淡淡的说道,说话间,眸光流转,尽显妩媚。

    蓝色纱裙女子一听,顿时冷了脸,不免冷哼了一声,别过了脸,她们要是敢去问王爷,又何必寻她来问。

    “如果……你们长了她那张脸,说不定也是可以独自住了……”

    适时,一道冷嘲的声音在众人一侧不远处响起,众人不免纷纷看去,却见柳翩然在纸鸢的搀扶下缓缓走来。

    苏墨没有看,那个声音她不会忘,听着这个声音,她的嘴角的笑意不免加深,自是,多了几分阴鸷。

    “给侧妃请安!”众女心里就算不乐意,依旧恭敬的行着礼,怕惹了麻烦,众女紧接着说道:“我等告退!”

    说完,众女子就如同来时一般,匆匆离去。

    现在还不知道那个慕芸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王爷是存了什么心思,在未曾明白下,她们不想站在柳翩然一边,当然……也不想帮着新来的去和柳翩然对着干,离开,是明智之举!

    看着众女离去,苏墨心中了然,她缓缓转身,淡漠的看着柳翩然,她未曾行礼,因为……她不配!

    柳翩然看着苏墨的眸光,心里不免大震,这样的凌厉的目光好似利刃一般刺向她,让她不免慌了神。

    “主子……”纸鸢感受到她的不对劲,轻声唤了声。

    柳翩然猛然回神,再看苏墨时,却是脸上带着娇媚的笑,眸光有着几分孤傲,却哪里有方才的凌厉,想着……是自己看到和苏墨那贱人相似的脸慌了神,她心中恼怒,眸光微微倪了下纸鸢。

    纸鸢心中了然,看着苏墨冷冷说道:“看到王爷侧妃还不行礼?!”

    “行礼……”苏墨轻咦一声,眼睑微微低垂了下,缓缓说道:“我的礼……她恐怕受不起!”

    “大胆!”纸鸢一听,指着苏墨喝道。

    “我看你才大胆……”苏墨未曾说话,小婉已然上前,一把打掉纸鸢的手,冷冷说道:“我们家小姐的礼也是谁都能受的吗?还有你,如果……你在敢用手指着我家小姐,我保证……你会后悔你的行为!”

    小婉的脸本来长的纯净可爱,此刻说出阴冷的话来,却让人不免更加寒了几分。

    纸鸢一时无法反应,竟是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下。

    小婉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退到了苏墨的身边,药王谷的人,外人谁也不能欺负!她虽然没有多高深的医术和用毒技巧,但是……对付一个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婉的气势不免让柳翩然和纸鸢震惊,她们没有想到,就是一个小小的丫头竟然也是如此的凌厉。

    柳翩然微微的眯了眸子,看着小婉冷冷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初来王府的丫头,能有什么能耐!”

    “我劝侧妃不要试的好……省的后果承受不起!”苏墨突然淡淡的说道,她眸光略带了挑衅的看着柳翩然,嘴角噙着嘲讽的笑意。

    柳翩然气急,看着这个和苏墨长的相似的脸,加上她说出如此挑衅的话,仿佛就是在嘲讽她,她这一辈子都斗不过那个贱人!

    就算那个贱人死了,还有相像的……这个相似了三分,一入王府竟然就搬入了思暖阁,如果像个五分的,岂不是直接就住进寒风阁了……

    想着,她气急的猛然抬了手指着苏墨,眸光阴冷的看着她,冷嗤的说道:“本妃倒要看看,你们一个初入王府的……能有什么能耐!”

    苏墨不免摇了摇头,轻声一叹,好似惋惜的说道:“我奉劝侧妃一声……经常生气,人会老的……人老了,岂不是更加留不住王爷的心!”

    这样的话,刺痛了柳翩然内心最深处,她怒不可遏的喘着粗气儿,竟是一时间张着嘴不知道如何反驳。

    “主子……”纸鸢急忙扶住柳翩然,眸光狠戾的看着苏墨和小婉,冷冷的说道:“你们竟然敢对侧妃如此说话……王爷回来了,定叫你们好看!”

    小婉一听,顿时蹙了眉头,嘴角一撇,噙了丝使坏的笑意,随即手探入随身的锦囊拿出一枚银针,就在苏墨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银针射向了纸鸢……

    “啊!”纸鸢惊叫一声,顿时,觉得气息不顺畅,小脸也憋的慢慢的红了起来,人不稳的跌倒了地上……

    “纸鸢……纸鸢……”柳翩然大惊,边蹲下查看,边厉声吼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纸鸢……”

    小婉冷哼了声,撇了头,她只不过用银针封了她一处大穴,只是让她呼吸不畅罢了,死不了……

    “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柳翩然急迫之时,一道冷寒的声音响起,苏墨不免蹙了眉头,没有想到,尉迟寒风会突然出现!

    正想着,就见尉迟寒风已然闪身到了跟前,也只不过是一瞬间,他冷眼扫过苏墨和小婉,眸光瞥向呼吸急促的纸鸢。

    “王爷……求您救救纸鸢……”柳翩然一脸委屈的说道,眸子不免惊恐的倪了眼苏墨,随即惊吓的挪开。

    尉迟寒风俯身,修长的手指轻拂纸鸢穴位,手掌含了内力的在她肩头一震,在她体内的银针被弹了出去,适时,纸鸢的呼吸也渐渐顺畅……

    尉迟寒风起身,冷冷的问道:“谁能告诉本王,发生了何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