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5章 025

    蠡楼的惨状

    ~

    苏墨跟随着侍从穿过王府花园,沿着小径走了许久,最后停在了一个院落的前面,她环视着周遭,不免狐疑了起来,以前竟是没有发现,王府里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蠡楼?

    苏墨眸光平静的看着,这个小院子外长着一圈不知名的草,叶面的形状好似锯齿一样,长的很高,足足过了膝盖……看上去,好似是用来避虫蚁的灵黄草!

    “慕姑娘……请吧!”侍卫不免有些沉叹的说道:“慕姑娘自求多福了……”

    苏墨拧眉,还来不及反应下,就被一个侍卫推进了门内,紧接着,那门“砰”的一声,被迅速的阖上。

    黑寂的夜里,因为那门的重响声,竟是显得格外的诡异!

    “呼”的一阵风袭来,苏墨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样的夏夜,竟是让她从脚底寒到了心房,仿佛,这里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虽然仅仅是隔了一道门……

    这时,隐隐间好似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苏墨拧着眉,眸光缓慢的扫过四周,月光下,整个院子里就一个阁楼,而这个阁楼此刻看上去让人不免心生怯意,从破败的门窗看去,里面的纱幔脏乱不堪,迎着夏夜的风轻轻的漂浮着……

    “啊……哈哈……啊……”

    “吱吱……咝咝……”

    “……”

    苏墨不免吞咽了下,这样的声音让她越发的寒,仿佛整个身子都置于在地狱中,四周的冷空气和那诡谲的声响,让她整个人又抖了下!

    “啊!”

    苏墨突然惊恐的叫了身,脸色苍白的向后退了一步,瞳孔放大的看着前方稀稀疏疏的向她爬来的不明物体……

    当苏墨看清爬来的东西时,秀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她来不及细想,眸光瞥过一侧的大树,人已经闪到了旁边,她两手齐动,将树叶锊了下来,顺势将手里的树叶投掷了出去……

    “哧哧”的声响落下,那些树叶已然将第一批虫子射杀!

    可是,她气儿都来不及喘,就看见越来越多的虫子向她的方向爬来……

    苏墨紧紧的拧了眉,不免冷寒了脸,难怪那个女的一听到要被扔到蠡楼吓的花容失色,这些虫子,先不说咬不咬人,有没有毒,光看着就恶心了!

    “想不到王府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苏墨自喃的说着,此刻,没有时间让她考虑是之前就有她不知道,还是后来才有了这样一个地方。

    苏墨急忙锊着树叶,不停的投掷出去,此刻……竟是心中暗暗庆幸,和龙叔学了这飞叶摘花的本事!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整个蠡楼的院子里到处都是“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诡异而又令人作呕的气味……

    不知道是不是同伴死亡太多惊吓到了后面的虫子,那些虫子竟是纷纷的退了一些,但是……却没有退去的意思。

    这时,苏墨方才稍稍的松了口气,药王谷两年的时间,她不但医术见涨,对于毒物来说也是大有小成的,那些虫子都是无毒的,可是,却会慢慢腐蚀人肉……

    “哈哈哈……”

    这时,阁楼里又传来那诡谲的笑声,苏墨拧了下眉,方才从锦囊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液体在身上滴了几滴后,缓缓的向阁楼走去……

    说也奇怪,那些原本还欲靠近的虫子,竟是纷纷的避开她走过的地方,甚至……有些仰起身体,抽搐了几下,一动不动!

    苏墨没有心情理会那些虫子,她拿出南海东珠照明,诡谲的阁楼让她有些窒息的感觉,里面弥漫着腐臭的气息,其中……还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

    “啊……我杀了你……哈哈哈……王爷……杀了我吧……啊啊啊……”

    “啊——”

    苏墨看着墙角的人,吓的跳开一步,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虫子纷纷避让,只不过片刻的功夫,屋内的虫子纷纷躲到了地洞里……

    “呕——”

    苏墨一阵反胃,开始干呕起来,呕了一阵子后,方才稍稍的平复了些,她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的悲戚……

    只见那女子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到处都是血肉模糊,整个人瘫在那里,身上几乎被虫子腐蚀的看不到本来的面目,她只是无力的喊着,甚至……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她就只能如此慢慢的等死,慢慢的让那些虫子将她腐蚀的干干净净的!

    苏墨不忍心再看的闭上了眼睛,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半响,她手一抖,一根银针已然夹在她的指缝中,她看着那个依旧在用力气嘶叫的人,眸中闪过一抹同情!

    看她的样子,必然是已经受这样的折磨有月余,她的旁边还有残饭剩渣……她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要受到如此对待!

    “尉迟寒风,你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人!”苏墨不免咬牙切齿的骂道,如果不给她饭吃,不过是三四天,她必然就死了,却偏偏让她活着,活着遭受这虫蚁侵蚀的痛苦!

    苏墨别过脸,同时,手一扬……指间的银针迅速的向那女子飞去……

    随着银针没入女子大穴,一切渐渐的变的悄然无息,那女子亦终于离开了这个令她痛苦的世界!

    泪,从苏墨禁闭的眼缝中流了出来,她紧紧的攥了手,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紧紧的咬着下唇,极力的隐忍着,最终……她无法平复的猛的睁开了眼睛……

    苏墨眸光阴冷的扫了一圈,拿出方才那个瓷瓶,负气的倾洒在阁楼的地上,从里面到外面,将整整一瓶全部洒在了整个蠡楼,她冷眼看着四处跳窜的虫蚁,足下轻点,飞身上了院中的一颗大树上,就这样……冷眼看着那些虫蚁坐着最后的挣扎!

    那个药是用来避毒虫的,一滴就十分的珍贵,这一整瓶更是难求,她就这样负气的全部倒在这里,不到片刻功夫,那些虫蚁没有一只生还……

    苏墨拉回眸光,倚靠在枝丫上,脸上平静的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思!

    +++++++

    西门雪听闻苏墨被关到蠡楼,脑子里顿时失去了冷静,顾不得其他,飞身往蠡楼而去,他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不羁,担忧笼罩着他所有的思绪。

    尉迟寒风,如果芸儿有什么意外……我……

    西门雪想着,人已经到了蠡楼外,他顺手拔了一把门外的锯齿草后,飞身入了蠡楼的院子……

    当人刚刚落在地上,便被眼前的景致惊呆。

    月光下,整个蠡楼因为遍地横尸,更加显的诡异阴冷,到处翻仰着的是虫蚁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样的香气有些让人晕眩……

    “雪?”苏墨听到人声,俯视看下去,却见西门雪一袭白袍立在院中,眸光扫视着地上的虫蚁。

    西门雪微微仰起头,见苏墨悠闲的坐在树丫上。

    突然,他垂了下眸,自嘲的笑了下,足下轻点的飞身上数,他轻落在苏墨身边,一撩袍服,亦坐在树丫上……

    “唰”的一声,西门雪从容的展开了折扇,嘴角噙着自嘲的笑意,缓缓说道:“大哥曾经告诉我,慌则乱,果然不假!”

    芸儿身为慕枫的义妹,在药王谷两年,又岂会对付不了这些个虫蚁?

    “慌则乱?什么意思?”苏墨有些不解的疑问道,没有等西门雪回答,又接着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西门雪一脸的受伤,身子倾向前,悠悠的说道:“担心你啊……可是,我却忘记了,这些个东西……对于你来说,岂会有威胁?!”

    苏墨一把推开西门雪,没好气的说道:“多谢关心!”

    西门雪薄唇微扬,噙了丝玩味的看着冷淡的苏墨,缓缓说道:“你将黎王这蠡楼里的虫蚁都弄死了……就不怕他发怒啊!”

    “呵呵!”苏墨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了两声,学着他的样子,缓缓说道:“这不是有你呢吗?”

    “我?”西门雪一愣。

    “哼!”苏墨嗤笑了声,拉回眸光,冷冷说道:“西门公子可真是对王府熟悉的不得了啊……”

    她在王府一年多,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竟然有个蠡楼,而西门雪却只不过在王府一个月就知晓,甚至……知道那外面的灵黄草就是用来避虫蚁的……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西门雪对这个王府本来就很熟悉,另一个则是……他在王府有目的,所以,摸清了这里的底细!

    但是……他却住在“风霜雪月”阁!

    想着,苏墨眸光缓缓射向西门雪,迎来的,确实他越发邪佞的笑意,神情慵懒的看着她,那折扇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动着……

    “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似曾相识一般,但是……记忆里却没有,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苏墨淡漠的说道,平静的只是在叙述着。

    刚刚,也只是思绪一转而已,就好像原本凌乱的线团终于找到了线头一般,那么……剩下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顺了!

    西门雪依旧笑着,只是笑的更紧狂妄,他眸光深邃的看着苏墨,未曾说话!

    苏墨被他炙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微抿了下嘴,刚刚想开口说话,却见西门雪俯身过来,她身子一崴,“啊”的一声滑落了树干……

    西门雪神色一变,飞身而下,在苏墨掉落之时,将他拥在了怀中……

    树叶飞转,西门雪静静的看着苏墨。

    那一刻,他的心忘记了跳动,脑子里只有一个思绪,如果……时间能够停止,那就停在这一刻!

    “哐”的一声,适时,蠡楼门被打开,尉迟寒风眸低的急色僵在那里,看着前方相拥的人,眼底慢慢的笼罩了一层隐忍的痛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