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7章 027

    让一个女人抓狂的方法

    ~

    月如钩,风轻拂!

    黛月楼总部内犹如每日夜晚一般,冥殇手指在琴弦上飞旋,魔音在他内力的催动下震人心魄……

    “铛!”

    “噗——”

    琴弦断,一口热血冲破了冥殇的胸腔,嘴间还来不及品尝血液的味道,就已经喷射而出。

    冥殇轻轻的喘着气儿,缓缓的平复了内腹的翻涌,他眸光冷寒的看着琴弦,眸子里噙着一丝愤怒。

    最后一层他始终突破不了,如果无法完成最后一层的弹奏,所有的计划都是闲的,而他的内伤也不会痊愈!

    “砰——”的一声,琴被冥殇扫开,琴身重重的撞到了石壁上,顿时折成了几段。

    “启禀楼主,七月带回消息,在大殿恭候楼主!”

    这时,石屋门外传来通报声,声音平淡清冷,除了恭敬,再无其他情绪……

    冥殇平复了心情,银色面具下的他又恢复了以往的阴寒,他负手走出了石屋,大步流星的向大殿行去,人刚刚入了大殿,七月已然恭敬的单膝下跪。

    “讲!”冥殇一甩袍服在上位落座,只是冷淡的溢出一个字。

    七月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笺,双手托过头顶,恭敬的说道:“任务已经完成,这个是楼主所交代的事情,对方只交给属下这封信,说……楼主看了就会明白!”

    “嗯!”冥殇应了声,示意一侧的人去拿了信笺,他不疾不徐的打开,静静的阅示完毕后,方才说道:“退下吧!”

    “是!”

    冥殇看着七月离去,信笺摊于掌中,用力一震,顿时,纸片碎的犹如初雪般四处飘散,他看着飞扬的纸屑,嘴角上扬了个阴鸷的弧度。

    +++++++

    苏墨默默的走在王府花园的小径上,脸上极为平静,可是,思绪却已经不在,一连三日,她都不曾再见过尉迟寒风,从紫菱忌日后,好似他们就完全没有了交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他是在躲着她!

    为什么……

    就因为那日她说的话?还是……

    “唉!”苏墨轻叹一声。

    “小姐,怎么了?”小婉不解的看着苏墨,说是在屋内沉闷,出来走走,可是,一路上却又若有所思的。

    苏墨停下了脚步,倪了眼远处,见柳翩然正和纸鸢向这个方向缓步走来,嘴角不免噙了丝笑意,缓缓说道:“小婉,知道什么方法可以让一个本就哀怨的女人抓狂吗?”

    小婉看了眼远处走来的人,摇摇头,耸肩说道:“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小姐心里有想法了!”

    苏墨嘴角的笑意加深,这样的笑在阳光下竟是让人看着有一股子轻灵,更加有些娇媚,她平静的说道:“去给萧总管知会一声,我晚上邀王爷在福来客栈一同品茗……不见不散!”

    “嗯!”小婉应声离去,并不问苏墨为何如此做,她只知道,小姐所作的都是讨回曾经他们欠她的,所以……只要是小姐觉得对的,她都不会反对!

    小婉刚刚离去没有一会儿,柳翩然和纸鸢已然走近,苏墨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迎了上前,悠悠的说道:“侧妃好闲情雅致啊!”

    柳翩然眸光有些鄙夷的看着苏墨,冷冷说道:“哪有慕姑娘的心情好呢……被王爷扔到蠡楼,人还能完好无损的在这里逛园子!”

    苏墨并不将她话里的嘲讽放在心里,“咯咯”的笑了几声,好似无奈的柔媚说道:“我不忍心芳华苑的人受罚,王爷又下不了台,就只能先将我送去蠡楼,可是……这不到盏茶的功夫,就急忙过去,‘亲自’将我带了出来!”

    苏墨故意加重亲自二字,她没有忽视柳翩然脸上那瞬间转变的样子,她暗笑在心,继续说道:“那蠡楼残忍,王爷却因为我一句话,将那里废掉了……唉,真是可惜了那地方,想必……侧妃还没有见识过呢吧!”

    她言下之意,竟是如果蠡楼不废,柳翩然早晚也是会被罚进去走一遭似得。

    “你……”柳翩然一听,气的一时气结,恶狠狠的看着苏墨,暗咬银牙的说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就是个下贱的戏子,如果不是因为西门公子的薄面,你以为你有何能耐左右得了王爷?!”

    “呵呵……”苏墨看着柳翩然的样子,不免暗暗鄙夷了下,方才悠悠的说道:“侧妃真的那么想知道……我有何能耐?”

    柳翩然未曾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苏墨笑着深叹一声,说道:“我能不能左右得了王爷……侧妃,我们不如拭目以待了……”

    说完,苏墨轻蔑的看着柳翩然笑了下,转身离去,她的步子永远是那么淡定从容,先前她不怕柳翩然,现在……就更加不怕!

    柳翩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纸鸢看了眼气结的柳翩然,随后看着苏墨离去,那样的背影,如此从容的步伐……像极了那个人,可是,如此的性子,却背道而驰!

    不管她是谁,都和她无关!

    苏墨离去后,并没有直接回思暖阁,而是绕道去了墨园,她站在园子的不远处,看着天空中飞舞的紫藤花瓣,那棵紫藤树好似又茂盛了许多。

    从这里开始,就从这里结束吧!

    苏墨拉回眸光,淡漠的转身离去……

    人方才踏入思暖阁,就见院子里的石桌处,西门雪一人自斟自饮着,桀骜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寻常的色彩。

    “怎么会在我这里喝酒?来了许久了吗……”苏墨平淡的问着,随即人在他对面坐下。

    “不久!”西门雪淡然的说道,为苏墨斟了杯酒,眸子未抬的缓缓疑问道:“打算出手了?”

    “你有意见?!”苏墨不答反问。

    西门雪薄唇微扬的笑了下,说道:“我为什么有意见?我不但没有意见……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还会帮你!”

    “你是在帮你自己!”苏墨反驳的极为平静。

    西门雪笑意加深,颇为同意的点了点头,展开折扇轻轻扇动着,眸光深邃的看着苏墨,半响,方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我好像……没有必要和你报备!”苏墨说着,饮尽杯中酒,轻赞一声,“果然好酒!”

    西门雪嘴角的笑意依旧,声音却重了几分的说道:“报复……也要搭进自己?”

    方才,他听闻莫离来报,说是小婉找了萧总管,慕芸约了尉迟寒风酉时三刻在福来客栈品茗,她的意图显而易见!

    “想要让他痛,有的是更好的方法!”西门雪缓缓说道。

    苏墨笑了,笑的娇媚动人,她放下酒杯,站了起来,往阁楼内走去,边行边说道:“如果我有需要,会找你的……我要沐浴更衣了,就失陪了!”

    让尉迟寒风痛,也许是有很多的方法,可是……让柳翩然痛苦,却只有一个方法!

    想着,苏墨突然定住了脚步,微微偏头侧倪着说道:“哦……对了,不要跟着过来,不要让我讨厌你!”

    说完,苏墨行进了屋内,独留下西门雪还在院中。

    夏夜的风轻轻柔柔的吹着,退去了白日里的燥热,此刻仿佛才是一天中让人最为安逸的时刻……

    “王爷,已经戌时了,您……”萧隶见尉迟寒风从回来就一直站在寒风阁院子里,不免提醒了声,此刻都已经过了慕姑娘相约的时间,王爷去还是不去,总是要回个话的。

    说也奇怪,这慕姑娘为何突然邀王爷品茗?

    这个是西门公子的意思,还是……那个慕姑娘自己的想法呢?

    那日蠡楼的事情他略有耳闻,只是,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是不清楚,只是知道,第二天,王爷就让人将那废除了,而里面的虫蚁,却早已经僵死,那天过后,王爷好似就故意躲避着西门公子和慕姑娘,想来……今日慕姑娘相邀,也是为了此事!

    尉迟寒风拉回眸光,倪了眼萧隶,问道:“派人去回了吧!”

    “是!”萧隶应声退下,不过是半个时辰,人又行了回来,有些为难的看着尉迟寒风。

    “她非要等着?!”

    “慕姑娘说……说……她会一直在那里等着,如果……”萧隶抿了下唇角,接着说道:“如果直至子时王爷还不去,她也会识趣,明日会搬离王府,不让王爷和西门公子为难!”

    尉迟寒风蹙了剑眉,半响,方才说道:“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

    苏墨静静的坐在福来客栈二楼临窗的位置,她从人声鼎沸的时候已经坐到了只剩下她一人。

    她眸光轻轻的倪向街道,此刻的帝都大街已经变的安静,来往看不见人影,马上就要子时了,可是……他没有来!

    她收回眸光,看着桌子上的杯盏,不免嗤笑一声,她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竟然会觉得一句不见不散,一句搬离王府,就能左右的了尉迟寒风。

    她不是他的谁,凭什么能左右的了他?!

    可是,就算如此想,她依旧坚信,尉迟寒风会来,至于她为什么这么肯定……

    苏墨嘴角妩媚的笑着,听着传来的登楼时发出的木板的轻响,她嘴角的笑仿佛更加的深,她抬眸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尉迟寒风沉稳的登上了楼梯,正朝她看来……

    “你终究还是来了……”苏墨噙着丝嘲讽的柔声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