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52章 032

    对决从此刻开始

    ~

    “不如说说……你打算如何对付柳翩然?”西门雪问道,慕芸绝对是个深沉冷漠的女子,她绝对不会仅仅用晚膳时那个不伤大雅的事情来玩玩就算了的人!

    苏墨嘴角微微一扬,斜睨着西门雪,眼中潜藏了一丝捉狎,悠然的说道:“你不是能看透一切……觉得自己很了解我吗?那么……又何须问我呢?!”

    西门雪微微怔了下,随即脸上的笑意加深,好似十分赞同的缓缓的点着头,俨然一副十分同意苏墨所说的话的样子。

    “你打算在这里坐多久?”苏墨突然问道,见西门雪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冷漠的说道:“不要忘记了,我现在可是黎王侧妃,你不拘小节,我可怕落人口舌!”

    “你会怕?!”西门雪轻咦一声,邪魅的笑着说道:“你现在……还会怕吗?”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人却飘然落地,他仰起头看着正俯视看着他的苏墨,缓缓说道:“你说……如今的黎王会允许你的不洁吗?”

    苏墨一听,顿时冷了脸,问道:“你什么意思?”

    西门雪薄唇微扬,嘴角噙了丝诡谲的笑意,足下轻点,空中两个飞旋,人已经消失在苏墨眼底最深处……

    苏墨拧了眉,翩然飘落,冷着脸走进屋内,对于方才西门雪的话百思不得其解,仿佛被置于一团迷雾之中!

    对于西门雪,她潜意识里喜欢和他亲近,可是,却又十分讨厌他那洞察一切的思维,也许……他有着寒月的细心,亦结合了那人的邪魅,这样的一个人,让人无法据他有千里之外!

    +++++++

    上兰苑。

    老夫人在凉亭内侍弄着新移植的几株兰花,布满岁月痕迹的眼角淡淡的凝视着,一脸的平静,仿佛外面世界如何的变迁,都和她毫无关系,她只是生活在这一方天地里,与世隔绝……

    云嬷嬷突然急匆匆的向凉亭行来,轻声说道:“主子,那边来消息了……”

    说着,将一封折好的纸笺递给老夫人,老夫人轻倪了一眼,不慌不忙的从一侧丫头手里接过湿棉绢缓缓的净了手,随即示意凉亭里的人都退下,方才接过纸笺,缓缓打开,轻轻扫视过后,淡漠冷哼一声,方才冷冷的说道:“你说……当他知道了执着了这么多年爱着的人,竟然是当年害的他家破人亡的始作俑者……他会是什么样子呢?”

    云嬷嬷看了眼老夫人,心里“咯噔”了下,脸上却有些茫然的摇摇头。

    “哈哈哈……”老夫人笑的十分阴戾,笑了半响,眸子里却变成了哀戚。

    云嬷嬷看着她,心里沉叹一声,有些犹豫的拧着眉,缓缓问道:“主子,这样真的好吗?您真的决定如此做吗?背负了这些这么多年,如今一个个的离去……您真的不能放手吗?”

    老夫人突然止住了笑,猛然间狠戾的瞪着云嬷嬷,咬牙切齿的恨恨说道:“放手……怎么放?哼……一切都晚了……”

    说着,老夫人的眸光渐渐变的阴沉,方才里面的哀戚再也不见。

    云嬷嬷蹙了眉,心里哀戚,也许……如今已经到了骑虎难下,无法放手!这么多年以来布的局,又怎么可能放得了?!

    可是,这样……她真的能得到心安,得到她所期待的报复后的快感吗?

    所有的一切,现在已经无法追溯到最初的最初,到底是谁负了谁,到底是谁丢弃了谁……也许,当初主子只要肯退一步,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步……这步覆水难收的艰难之境!

    +++++++

    夏,在不知不觉的来临,阳光有些烈,风亦是暖暖的。

    苏墨和小婉刚刚从碧涛园出来,迎面就碰上了柳翩然和纸鸢。

    柳翩然听到消息,说慕芸时不时的都会来碧涛园,心中疑惑,就来看看,果然见她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免冷嗤一声,嘲讽的说道:“芸妹妹真是有闲情啊,竟然还有心思来看旧人故居……怎么,怕是走了她的后路?!”

    说着,眸光阴戾的看着苏墨,眼底的愤恨毫不掩饰!

    苏墨故装一脸的愁苦,神情柔弱且十分无奈的悠悠一叹,缓缓说道:“唉……侯门院深,只闻新人笑,那知旧人哭!慕芸也只是来看看昔日傅侧妃所住的地方,来时刻提醒自己罢了!”

    说着,一副忧伤的神情,眸光微抬的看着柳翩然,接着说道:“真的很可怜……本怀了王爷的子嗣,原本母凭子贵,却谁知道……唉,这傅侧妃也确实该死!”

    柳翩然一听,杏眼微眯,听出苏墨故意的讽刺她的语气,忍住心中的怒火,暗咬银牙的说道:“真如芸妹妹所说,我果然是可怜!”

    她咬着“可怜”二字,杏眸圆瞪,置于云袖中的手死死的攥在一起,好似,手里捏着苏墨的魂魄,她恨不得捏的她魂飞魄散……

    “嗯……”苏墨听后,故意无视柳翩然眸底的愤怒,忙不迭的点着头,认同的说道:“柳姐姐如此一说,我到觉得可真的可怜呢,因为……可怜没人爱,唉——”

    “噗嗤!”小婉一听,没有忍住的笑了出来,神情间俨然一点儿避忌都没有。

    柳翩然一听,脸都气绿了,本就强忍着的怒火听得小婉一笑,顿时气结,指着小婉怒喝道:“不懂规矩的奴才,主子在说话,你竟然敢笑,纸鸢,给本妃掌嘴!”

    无法直接将火发到苏墨身上,柳翩然只好转移目标。

    小婉一听,急忙躲到了苏墨的身后,可是,脸上却没有担心的神色,她眉眼斜睨着柳翩然,俨然一副挑衅的姿态。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何况……我视小婉为妹妹,岂能容的谁想打就打的?!”苏墨冷笑,眸光轻轻扫过柳翩然,满脸的不屑毫不掩饰,纸鸢亦被她的冷厉眼神逼的不敢上前,随即,听得她冷漠的说道:“柳姐姐,我呢……说的也只不过是实话,小婉忍不住一笑也属正常,你又何必和一个小丫头计较!”

    “你……”柳翩然气结在心,连日来,被慕芸明的暗的挖苦着,早已经心情不畅,但是,王爷又警告与她,不得对她做出任何,她想破釜沉舟的除去她,却又怕彻底的失去了王爷,而她却以为她怕了,竟是得寸进尺,步步相逼!

    “慕芸,我们走着瞧!”柳翩然撂下一句不痛不痒的话,阴狠的看了眼苏墨,随即冷笑的转身离开。

    见柳翩然离去,小婉从苏墨的身后走了出来,和她相视一笑,往思暖阁走去……

    苏墨坐在院子中的大树上,头轻轻的倚靠在树干上,眼睛无焦距的看着远方,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是喜欢坐在这里,暖风送来的是树叶的清新气息,一眼看去,附近的景致尽收眼底。

    回想这些年来的痴梦,那些不堪回首都涌入心头……

    细细的想着当年的那幕,柳叶弯眉纠在了一起!

    她这些天时不时的会去碧涛园,以前,她从来没有去过,碧涛园犹如名字一般,里面到处翠绿,湖泊环绕着整个阁楼,让人仿佛住在水中央一般。

    虽然她对傅雅并没有太多想法,可是……她是北国西门家送来和亲的,而寒雪如今却是西门家二少爷!

    这之间断然有着深深的联系,或者说……当初,傅雅就是他安排过来的……

    如果是这样,她为了替雪复仇,害死柳翩然的孩子是合情合理,可是……方法有太多,怎么会用那么直接的办法?

    苏墨轻蹙了秀眉,她讨厌一直被人抓着的感觉!

    “那么想知道,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突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苏墨耳边响起,苏墨猛的一惊,身子一晃,“啊”的一声,人还没有从要掉下去的思绪里转过来,就已经被重新拉了回去,腰身亦被坚实的臂弯紧紧的拥住,耳边传来邪魅的笑声,悠哉的说道:“我还没有恐怖到让人惊吓过度吧!”

    苏墨一把推开西门雪,狠狠的瞪着她,心里不免腹诽着,他是阿飘啊,悄然无息的就在她身边了?

    “西门公子轻功可真是高啊!”苏墨咬牙切齿的冷嘲的说道。

    西门雪唇角微扬,轻轻晃动着折扇,慵懒的倚靠在树干上,看着苏墨杏眸微瞪的样子,不免笑意加深,悠悠说道:“轻功高是一方面,但是……主要还是芸儿你想事情想的太过出神了,这样可不好,人不管处于什么状态下,都要让自己有三分的清醒!”

    “哼!”苏墨冷漠的轻哼了声,拉过眸子不去看他,淡漠的说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西门雪眸子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失落,随即被狂妄取代,他缓缓说道:“如果……你的目的和我不一致,你觉得……我会操心吗?”

    苏墨一听,转过头看着西门雪,见他脸上一脸的认真,心中泛起异样的思绪,她潜意识在逃避这个问题,逃避她和他在“狼狈为奸”!

    复仇,就好似吸毒一般,仿佛……也会成瘾!

    “见过罂粟花吗?”苏墨突然没由来的问道。

    西门雪垂眸略微沉思了下,随即抬眸,轻摇了头,问道:“那个是什么?从未曾听过……”

    “罂粟花是一种开的极为艳丽的花,很少有人能抗拒的了它的瑰丽,但是……越是美的东西越是有毒!”苏墨说着,眸光渐渐的暗淡下来,幽幽的说道:“它的果实一旦吃下,便会上瘾,从此……欲罢不能,明明痛苦,却还是无法抗拒!”

    “这个东西……倒是有些像五石散!”西门雪说着,突然,眸光深凝的看着苏墨,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突然提及这样的东西?”

    苏墨轻倪了眼西门雪,唇角微扬了下,缓缓说道:“难道……这样的感觉和复仇不一样吗?痛……并快乐着!”

    说完,她拉回眸光,飞身下了大树,不理会西门雪,不疾不徐的往寝居内走去……

    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吗?!

    苏墨凄凉一笑。

    也许吧……

    西门雪直至苏墨进了屋子,方才飘然而去,回到风霜雪月阁,正逢莫离走了进来,他未曾说话,只待他走近。

    “二少爷!”莫离拱手行礼后,接着说道:“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纸鸢着手安排了……”

    西门雪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往屋内行去。

    莫离蹙着剑眉,跟了上前,不解的问道:“属下不明白,为何如此做?有了上次黎王妃的经历,黎王会相信吗?”

    西门雪的脚步一顿,侧倪了眼,冷漠的说道:“信不信都无所谓不是吗?我只要她被仇恨蒙住眼睛就好……”

    莫离一听,不在说话,顿了半刻后,好似想到了什么,随即说道:“听闻……黛月楼主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哦?”西门雪轻咦一声,随即点了下头,说道:“也该好了,当年他受黎王致命一击,如果不是月影心法,想必他也无法撑住……”

    莫离听了,好似不赞同,不免撇嘴说道:“如果不是二少爷将西门山庄内的千年冰灵芝送与他,他又怎么可能凝聚的了内力!”

    西门雪一听,摇了摇头,不在说话。

    +++++++

    尉迟寒风站在思暖阁门前,久久的未曾进去,最终,转身离去,往墨园行去……

    墨园内的紫藤花开的更加茂盛,暖风轻拂,飞扬的小花瓣肆意的飘散在每个角落,淡淡的花香伴随着竹叶的清新让人暂时忘记了忧愁。

    尉迟寒风坐在秋千上,头倚在麻绳上,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摊着的手掌上飘落的紫色小花瓣迷乱的他的眼睛。

    她明明离他很近,可是……却仿佛又很远,远到他无法触及!

    当初,因为翩然他伤了她,如今……他又要因为她而伤了翩然吗?

    尉迟寒风想着,菲薄的唇角噙了丝自嘲。

    他轻轻的翻动手掌,手中的花瓣儿飘落……

    他以为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却是什么也无法抓住,什么也无法控制!

    “墨儿,我爱你……所以,宁愿我自己流泪,也不想看着你痛苦!就算我负了天下,也要看着你笑……”尉迟寒风轻声自喃的说着,嘴角的自嘲渐渐被复杂的情绪取代。

    一阵清风传来,紫藤花树上的小花瓣又飞落了一层,眼前的景致仿佛变的梦幻起来……

    “谁?出来!”

    突然,尉迟寒风眸光一凛,看向竹林小道处,只见苏墨踟蹰的走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