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1章 041

    只为不让她受到伤害!

    ~

    一曲销魂夜,独醉尘世梦!

    夜空变的越来越阴沉,渐渐的,下起了淅沥沥的毛毛雨,夜空更是被一层雾气笼罩,天地万物渐渐进入了沉睡之中……

    尉迟寒风一动未动,任由那雨水落在身上,他的眸子轻轻的阖着,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薄唇亦紧紧抿着!

    良久,天边泛起淡淡的白光,他方才缓缓睁开眼睛,此刻的雨已经下的较大,尘世间的万物更是被雨水清洗的焕然一新,空气中弥漫着被雨水淋洒过后的清新。

    尉迟寒风起身,眸光轻睨了眼苏墨的寝居,飞身出了思暖阁,暗处的暗卫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他如此的举动。

    当人回到寒风阁时,正逢遇上萧隶,见他一身湿漉漉的,来不及询问,急忙让小单和小双去备了热水让尉迟寒风沐浴。

    “小单姐姐,王爷晚上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身上都被淋湿了啊?”小双边往浴池里加着热水,边疑惑的问道。

    小单摇摇头,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有天早上天微亮前,她去厨房交代些事情,偶然发现王爷从思暖阁出来,神情间竟是有些疲惫……

    “小单,水放好了吗?”

    这时,外面传来询问声,小单回过神,应道:“好了……”

    尉迟寒风退去一身的湿漉,挥手示意众人出去,一人入了暖水池,神情疲惫的靠在玉台上,鼻息有些深沉的合眼昏睡了过去。

    侍候在外面的小单和小双久久不见里面有动静,不免疑惑,却又不敢打扰了尉迟寒风,只能在那里等着,直到天色彻底放明,雨也越下越大……

    “王爷……怎么这么久?”小双疑惑的看了眼紧闭的门,自喃的问道。

    小单不免也疑惑的蹙了下秀眉,随即轻敲了下门,询问道:“王爷,需要给您加些热水吗?”

    屋内没有任何声音。

    小单眉头又紧了一分,“咚咚”的敲了几下门,声音放大了几分,问道:“王爷,水恐怕有些凉了,奴婢给您添些热水吧……”

    还是没有声音。

    小单心生了担忧,顾不得礼数,就欲推门进去……

    “不用了!”

    这时,里面突然传来尉迟寒风低沉的声音,小单暗嘘了口气,看了眼小双,说道:“去将早膳备好!”

    小双点点头,转身撑了伞离去。

    不过片刻功夫,随着门“吱呀”一声轻响,尉迟寒风一袭绛紫色锦袍走了出来,冷峻的脸上有着几许苍白之色,就算如此,眉眼间却依旧是那淡淡的冷漠和疏离。

    “王爷,早膳已经准备好了,萧总管也在等您!”小单将手里的披风展开,边说边将其披到了尉迟寒风的身上,虽然东黎气候炎热,可是,下了一晚上的雨,此刻更是狂风骤起,尽是有些凉意。

    尉迟寒风微微颔首,向一侧用膳的地方行去。

    只是吃了几口,他就没了胃口,领着萧隶出了府,往宫内行去……

    尉迟寒风坐在马车内,看着灰沉沉的天空,雨向小豌豆粒一样拍打在屋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马蹄溅起了雨水,路上的行人更是急匆匆的。

    萧隶看着一脸平静的尉迟寒风,暗暗咬了牙,询问道:“王爷既然去慕侧妃处,为何不进去?”

    尉迟寒风拉回视线,轻睨了眼萧隶,慵懒的撑着软垫,手指无意的转动着扳指,淡淡的说道:“不想让她知道!”

    萧隶暗自凝眉,存着疑惑看着尉迟寒风,不免暗道:王爷何时变的如此小心翼翼?而且……竟是对那个慕芸?

    如果之前是因为她有些和王妃相似,那……如今王妃人已经回来,王爷又为何还对她如此痴恋?

    “萧隶,南朝那边回话了吗?”突然,尉迟寒风问道。

    萧隶回神,说道:“前方传来消息,南帝已经回复,我已经飞鸽传书让加急送回,想必……也就这几天!”

    尉迟寒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是阖了眸假寐着,手下转动扳指的动作却未曾停止。

    萧隶收回眸光,安静的坐在一侧,马车内顿时静的只能听见外面传来的雨水拍打车身和马蹄飞扬的声音。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轰隆的雷声和犀利的闪电,天地间都被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苏墨站在房檐下,看着外面那磅礴的大雨,冷淡的面容有着几分忧伤。

    “小姐,方才小单送来驱寒的姜汤您喝些吧!”小婉端着碗,不免嘟囔的说道:“昨儿个还晴空万里,热的人有些沉闷,今天就下起了这样大的雨……”

    苏墨接过姜汤碗,浅啜了口,不仅想起紫菱。

    那也是个大雨天,她和紫菱就跪在那里,凉飕飕的雨水肆意的拍打着她们,那人来了,她心里有着一丝奢望……却最终只不过是彼此更加的怨恨罢了!

    想起紫菱,苏墨淡漠的脸上笼罩着浓郁的思念,那个执着着要守护她的人,就算临死也含着笑意的坚强女孩……

    紫菱,如果真的有来生,请让我照顾你!

    苏墨嘴角微抿,噙了丝苦涩。

    雨天果然令人多愁善感,看着阴沉的天气,人的心仿佛也沉重的透不过气来……

    这样的雨,淅沥沥的下了数日,一直没有停过,苏墨也未曾出过思暖阁,每日,西门雪都会来陪她下下棋,解解闷,但是……却依旧没有见过尉迟寒风的身影。

    “你倒是沉得住气!”西门雪慵懒的落下一子,不经意的说道:“自从那个女人出现,黎王整日去赋雅小筑,却是从未曾再来你这里……你就不着急?”

    苏墨抬眸轻睨了眼,冷嗤一声,淡漠的说道:“人家正主儿回来了,我这个‘替代品’当然就被冷落了,沉不沉得住气有用吗?脚长在王爷的身上,我着急又有何用呢?”

    “呵呵!”西门雪轻笑一声,轻摇着折扇,说道:“正主儿?正主儿不是在这里坐着吗……”

    “你就这么肯定我是正主儿?!”苏墨平静的说道:“人……不要太过自信,有的时候自信过头了,就只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是在说黎王吗?”西门雪自动忽略苏墨语气里的嘲讽,径自落下一子,说道:“你……在我眼里就是正主儿,不管你是不是!”

    苏墨冷笑一声,落了子,没有说话。

    西门雪眸光微眯了下,嘴角微扬了个深意的弧度,也不在说话。

    突然,“砰”的一声,惊了下棋的二人。

    只见小婉将手中的伞往外面一扔,人就随之跑了进来,擦了下额前的水珠,说道:“小姐,小姐,不好了,王爷晕倒了……”

    苏墨蹙了眉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黎王晕倒了?”西门雪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见小婉头点的犹如捣蒜般,不免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婉摇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去厨房寻些替莫离驱寒的东西,见有人煎药也不曾在意,后来就听到她们说王爷晕倒了……”

    苏墨一听,来不及细想,起身就往外行去。

    “小姐,小姐……等等我……”小婉急忙转身,抄起外面的伞,就跟了上前。

    西门雪独留在屋内,起了身,合起折扇,不免臆测的自喃道:“前两日就见他脸色有些不对……是生病了还是受了伤?”

    苏墨人行到寒风阁时,见柳翩然和纸鸢正撑着伞站在外面,她顾不得其他,行了上前,却被守门的人拦在了外面。

    柳翩然冷眼睨了下,不屑的冷嗤了声。

    小婉见她样子,嘟着嘴就朝她做了个鬼脸,随后拉了拉苏墨的衣角,说道:“小姐,我们先回去吧,你衣服都有些湿了,不要生了病才好!”

    苏墨眼神示意了下小婉,朝着守门说道:“我要见王爷!”

    守门拧眉,恭敬的说道:“回慕侧妃,寒风阁没有王爷允许,是任何人不得入内的。”

    “哼!”

    适时,传来冷哼声。

    苏墨看向柳翩然,只见她眉眼竟是嘲讽,嘴角更是噙着不屑。

    “你以为你是谁?想见王爷就能见吗……寒风阁是你想进就可以进的吗?”柳翩然冷冷的说道。

    苏墨娇媚的一笑,点着头,十分的认同,嘲讽的说道:“我到还真是忘记了这府里的规矩,柳姐姐入府这些年,听说……这寒风阁却是连一次都不曾进去过呢,唉,想来,我还是幸福的,怎么说,也在这里夜宿一宿!”

    柳翩然一听,猛地转过头,眸光阴戾的看着苏墨,半响,方才咬牙切齿的说道:“哼,那也只不过是王爷一时情迷,将你当成了王妃的替身罢了……如今王妃回来,你不也做了冷宫弃妃!”

    这个话,深深的刺痛了苏墨的心,至于云袖中的手不自觉的猛然攥到了一起,可是,脸上却依旧平淡,嘴角噙着娇柔的笑意,淡淡的说道:“柳姐姐这个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柳翩然暗气在心,阴狠的瞪着苏墨,苏墨毫不忌讳,冷眼的看着她。

    小婉和纸鸢更是毫不避讳的相互瞪来瞪去,寒风阁守门的人一脸平静,仿佛对她们的举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雨,渐渐的又大了起来,柳翩然和苏墨站了会儿,见还是无法进去便各自回了院子。

    天色渐暗,夜幕初上,王府内已然点上烛火。

    萧隶看了眼一侧的药碗,不免暗自沉叹,这药王爷勉强的喝了几口,却也全又吐了出来,宫中的御医也来了几趟了,皇上赏赐的药也不少,却都对王爷束手无策,明明只是伤了风寒,怎么就如此严重,毕竟……王爷是练武之人。

    “萧总管,总是要想个法子……让王爷将药喝了呀!”小单不忍的看着床榻上脸色苍白的尉迟寒风,轻声说道。

    小双一脸愁苦,声音存着哽咽的说道:“前两天就看着王爷气色不好,可是,却不肯寻了御医诊断,现在好了,这一倒……竟是……”

    萧隶轻叹一声,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去赋雅小筑请王妃过来看看王爷……

    可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应该去请慕侧妃才是!

    这几天,他都有留意,王爷每晚必然会去思暖阁,天放明前就会出来,出来时一身的湿漉!

    “咳咳咳……”

    尉迟寒风重重的咳嗽了几声,缓缓睁开沉重的眼帘,入眼的是摇曳着的烛火,他嘶哑的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萧隶急忙上前,应声道:“王爷,刚刚到了亥时!”

    尉迟寒风一听,急忙掀开锦被,就欲下床……

    “王爷,您是要干什么去?有事吩咐属下就好……您的身体……”萧隶上前欲阻止尉迟寒风,却被他一把推开。

    “本王没事!”尉迟寒风阴冷的说道。

    小单和小双是自小侍候尉迟寒风,见他要下床,急忙上前服饰穿了靴子。

    “全都退下吧!”尉迟寒风语气里带着几分虚弱说道。

    小单和小双微微一福,眼中噙着担忧退了出去。

    尉迟寒风见萧隶不曾离去,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也下去休息吧!”

    萧隶看着尉迟寒风那有些不稳的脚步,急忙上前,拦到了前面,说道:“王爷,如果您是要去给慕侧妃守夜,就让属下替你前去,您就好好休息一晚……”

    说着,人跪在了尉迟寒风的身前,重重的说道:“属下求王爷喝药休息!”

    “退下!”尉迟寒风脸色变的阴冷,嘶哑的说道:“本王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

    “夜冷不在,萧隶身上扛着他对王爷的责任!”萧隶抱拳,看着脸色苍白的尉迟寒风,悲怆的说道:“王妃如果知道王爷如此作践自己,也一定会伤心的!”

    尉迟寒风拧眉,幽深眸子的深处藏着一抹悲恸,因为那个为他而死的夜冷,也为萧隶那句:她会为他伤心!

    她……会为他伤心吗?

    想着,只觉得眼前变的虚幻,紧接着黑沉沉的,脚步踉跄的退了步,人随之昏厥了过去……

    “王爷……”萧隶大吼一声,急忙起身,接住了尉迟寒风倒下的身躯,将他抱回了床榻上,并寻了人去宫里请御医前来。

    几个御医会诊,纷纷面露焦急之色。

    原本仅是感染风寒,可是,却由于叠加的冷寒侵体,此刻又高烧不断,药物无法送入,体寒无法排出,已然侵袭了脾肺!

    “太医,您倒是想个法子啊!”萧隶焦急的说道。

    御医连连点头,几人围在一起开始商讨起对策。

    “墨儿……墨儿……芸儿……”尉迟寒风紧皱着眉头,嘴里发出干涩的呓语,额头上溢出细细的汗珠,菲薄的唇已然起了一层淡淡的白皮,原本冷峻的脸上因为发烧而隐隐发红。

    萧隶上前,想听清楚他嘴里说什么,却怎么也无法听清。

    “萧总管,要不……我去请那位姑娘来看看王爷吧!”小单抿唇说道。

    萧隶看了眼小单,知道她指的是赋雅小筑里的王妃,他又看了眼唇轻动的尉迟寒风,说道:“我去,你们在这里好生照看王爷!”

    小单和小双点点头,二人脸上均是担忧之色。

    萧隶人快速的穿梭在雨中,人刚刚行到了王府门口,却停住了脚步,他回望了黑漆漆的王府,突然转身,向思暖阁奔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