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5章 045

    真真假假,心已乱

    ~

    芷兰在尉迟寒风的陪同下缓缓走进墨园,穿过竹林小径,她突然停滞了脚步,看着眼前那正在迎风飞扬着的紫藤花瓣,她微微偏了头,眸光变的涣散……

    紫藤树上的秋千轻轻的晃动着,淡紫色的花瓣飘荡在四周,落在地上,好似铺了一层绒毯,空气中是那青竹的清新和这紫藤花的香气,置身在此,仿若走入了仙境一般。

    尉迟寒风静静的看着她,温柔的问道:“记得这里吗?”

    芷兰没有回答,径自向秋千走去,缓缓的坐在上面,荡了几下,头……倚靠在了麻绳上,淡漠的脸上隐隐间浮上了一层哀戚。

    “能吹一曲吗?”芷兰突然悠悠说道,眸光淡然的看着尉迟寒风。

    尉迟寒风轻点了头,拿出袖兜中精细短小的玉笛置于薄唇边,缓缓吹着……

    笛声悠扬,饱含了思念和迷醉。

    芷兰突然站了起来,随着笛声轻舞,淡然的在那飞扬的紫藤花下旋转,只是几个简简单单的动作,说不上很优美,却令人无法挪开眼眸。

    突然,尉迟寒风停止了吹奏,狭长的眸光静静的看着芷兰旋转,在她快要停下时,伸手一拉,芷兰脚下踉跄了下,跌入了他的怀抱。

    尉迟寒风俯视着怀中的芷兰,深深的凝视着她,眸底有着深思,他低沉嘶哑的说道:“墨儿,你可曾记得,当初月下,你也是如此在这漫天飞舞的花瓣下轻舞,本王为你持笛吹奏……”

    芷兰微蹙了眉头,尉迟寒风的隐忍和霸道的气息笼罩了她的周身,让她的心有些慌乱起来,她想站起身,推搡了下,却未曾推动他半分。

    “你就真的一点儿也记不起本王吗?”尉迟寒风低吼的问道,狭长的眸子里噙了抹狠戾……和悲恸。

    芷兰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动容,她真的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每当要想起些什么的时候,好像思绪又被什么打乱了一般。

    这个男人说……她是他的王妃,他爱她,可是……她为什么一点儿也想不起他?!

    但……每每看到他这样的神情,她的心仿佛又被刺痛了一般,好似,她曾经也曾经历过如此的无奈何悲伤。

    “王爷……”芷兰唤了声,杏眸中有着无由来的凄凉。

    “叫本王的名字!”尉迟寒风霸道的说道。

    芷兰拧了下眉,倔强的撇了下唇角,冷漠的说道:“王爷先放开我可以吗?”

    尉迟寒风菲薄的唇微扬了下,邪魅的说道:“叫本王……风……”

    芷兰暗自蹙眉,又推了推尉迟寒风,还是未曾推动分毫,最终无奈妥协的唤道:“风……”

    言语间,芷兰脸颊上闪过娇羞之色,眼睑微垂,小女儿姿态尽显无疑。

    尉迟寒风看的出了神,突然想起……墨儿当初和他入宫面圣,在皇后面前淡定自若间带着娇羞姿态,自然而然的唤他“风”的情景……

    想着,他唇角的邪笑越发的深,眉眼上挑,冷峻的脸上竟是趟过满足。

    芷兰怔怔的看着,如此的尉迟寒风是她这些日子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样的他……让她的心好似被那笑容融化!

    尉迟寒风回过神,手掌用了力,猛地托起了芷兰,修长的手指锊了下她飞扬的发丝,宠溺的说道:“本王让小单和小双过来侍候你,她们两个也是之前服侍过你的人,对你的喜好也甚是了解,你先休息下,晚膳时本王过来唤你!”

    芷兰轻轻点头。

    尉迟寒风示意侍立在远处的小单和小双上前服侍,直到看着芷兰入了寝居方才离去,人刚刚出了墨园,脚步不免一滞,转身回望,那匾额和两侧的藏头诗落入眼底,背负的手猛然攥了起来,深邃的眸子底下有着隐忍。

    他转过身,神情僵了下,随即恢复往日的冷漠,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苏墨和小婉,淡淡的说道:“芸儿怎么过来了?”

    苏墨和小婉微微一福,起身向尉迟寒风走去……

    她不想来,可是,刚刚进了屋子,却又鬼使神差的走了出来,又莫名其妙的走到了墨园……一切不想却自然而然!

    “妾身听闻王妃回府,想来礼数上是要前来拜见的!”苏墨收起心里的失落,脸上浮着娇媚的淡笑,轻柔的说道。

    尉迟寒风的心猛然抽痛,背负的手捏的更紧,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思绪的缓缓说道:“墨儿喜清净,你就不用拜见了,晚上本王会在膳厅设宴,到时候在参见也不迟!”

    苏墨浅笑的点了头,微福了身说道:“是,那……妾身先行告退了!”

    说完,转身离去,转身的那刹那,脸上伪装的娇媚顿时僵在了脸上,眸底噙着浓浓的,却不愿意承认的痛楚。

    尉迟寒风伸出手,想上前去拉住苏墨,想将她拥入怀里,可是……手僵了下,最终,恋恋不舍的缩了回去,薄唇轻抿,嘴角噙着一丝自嘲和无奈的心痛。

    适时,萧隶急忙奔了过来,见到尉迟寒风,恭敬的说道:“王爷,皇上宣您入宫见驾!”

    尉迟寒风拉回眸光,睨了眼萧隶,微微颔首,又看了眼远去苏墨的背影,方才大步流星的离去。

    萧隶随着他的眸光看去,见远方走着的是慕芸,不免蹙了下眉头,回望了眼墨园,方才带着疑惑紧随尉迟寒风离去。

    苏墨心中烦闷,漫无目的的走在王府小径里,见路就走,见弯就拐,突然间,她停了脚步,眼神有些空洞的向前方看去,竟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北小院……

    小婉紧紧的抿着嘴站在她的身后,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跺了跺脚,气愤的说道:“小姐,不如给他一颗毒药,一了百了……”

    苏墨侧眸睨了眼小婉,淡漠的说道:“你说的倒容易……”

    小婉嘟着嘴,不置可否的说道:“哼,凭小姐的能力,我觉得不难!”

    “义父曾经制出三颗解毒丹……你知道吗?”苏墨看着北小院那没出院墙的老槐树,上面结着白色的花串,经过几日的雨水侵袭,淡然的花香怡人心脾。

    “当然知道了……”小婉说道:“那三颗丹药也是老谷主历经许多年精心研制的呢,只要有一丝气息尚存就能起死回生,而且能解百毒,最为精妙之处就是……服用后,更是能防百毒!”

    苏墨浅笑了下,拉回眸光,说道:“其中有一粒……他在三年前服下!”

    说完,苏墨不理会小婉惊愕的神情,转身离去。

    轮回中的所有痛苦,不在任何地方,就在你的头脑之中,你必须自己去终结。

    苏墨目视前方,脸上淡漠的看不出任何,唇角微扬了个娇媚冷然的弧度……

    这样也好,他的情在那个墨园里的苏墨身上,不在她的身上,她不再有所顾忌,一切过后,这里……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苏墨和小婉刚刚走到思暖阁,就听闻守门的人说柳侧妃来了,她淡然的点了下头,走了进去,就见柳翩然正在大树下的石凳上坐着,纸鸢在一旁侍立,二人轻语着什么。

    “柳姐姐怎么得闲来我这里?”苏墨淡雅一笑,柔声说道:“方才出去游园,竟是不知柳姐姐前来,怠慢了!”

    苏墨说的随意,神情言语间却丝毫没有怠慢之意,倒是有着几分冷然,她心中大致也想到,柳翩然必然是为了那墨园的人而来。

    柳翩然浅笑,说道:“无妨,我也只不过正好行经此处,就进来坐坐,听闻妹妹出去散步,想着无事,也就在此等候了……”

    “哦?”苏墨轻咦了声,示意小婉奉茶,随即在柳翩然对面坐下,说道:“我院子里除了小婉,也没有留下什么侍候的人,不似姐姐院子,久久未曾奉茶,还望姐姐不要怪罪了去……”

    柳翩然轻摇了头,杏眸微凝的看着苏墨,缓缓说道:“妹妹既然去游了园子,必然是知道……王妃回来了!”

    苏墨听闻,娇媚的笑了笑,点头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岂能不知,王爷还亲自交代了,晚上膳厅用膳呢!”

    柳翩然微蹙了下眉,眸底闪过一丝气愤,随即笑着说道:“唉,王爷痴情,苦等近三年,终究老天爷被王爷感动,王妃虽然失忆,却不妨碍王爷对她的宠爱!”

    苏墨笑而不语,静等柳翩然继续说下去。

    “唉……王爷对王妃这份情,可真是谁也替代不了的……”柳翩然说着,眸光微挑,看着苏墨,猛然间惊讶了下,虚伪的笑着说道:“哟,你看我这话说的,我可不是说妹妹啊,妹妹可不要多了心去……”

    “无妨!”苏墨浅笑,端起小婉刚刚沏好的茶浅啜了口,方才说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替代谁,我就是我,无需替代任何人……我也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苏墨说的从容淡漠,语气缓慢,不疾不徐,神情间是那浑然天成的自信和高傲。

    柳翩然看的怔愣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慕芸的神祗行为特别的熟悉……那样的熟悉感却又一时间无法形容。

    想着,淡然的笑了笑,说道:“那倒是,王爷甚为宠爱妹妹,就算王妃归来,王爷依旧心念着妹妹的,就连生病,也希冀的是妹妹陪伴!”

    “那也只不过是王爷将我当成了念想罢了!”苏墨无所谓的说道,她倒要看看,今天柳翩然到底意欲何为。

    柳翩然一听,忆起那日晨间看见慕芸从寒风阁出来,神情间有着几分怒意,想来就是因为王爷将她认作了苏墨吧,心里不免嗤笑了下,却柔声说道:“妹妹又何必妄自菲薄,王爷是何许人也,又岂会不辨真假呢!”

    她的话一语双关,看似在安慰苏墨,实则却是在嘲讽她不自量力,以为自己有着几分相似,就高傲的将她人不放在眼里。

    “就是因为王爷眸光锐利,我才心甘情愿入了这侯门,否则……我岂不是和那芳华苑的人不无二样?!”苏墨淡笑的说着,看着柳翩然心思急转而快速翻转的眸光,淡然以对。

    “妹妹说的是……”柳翩然好似颇为认同,啜了口茶水,迟疑了下,方才说道:“其实,王爷宠爱妹妹,这些日子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王妃只不过因为是王爷记忆中的人……以后谁主沉浮也是说不定的……妹妹你说……对吗?”

    苏墨听后,浅笑,并未应声,暗自不免冷哼,这个才是她今日来的目的吧,勾起女人的嫉妒心,她不用动手,却可坐收渔翁之利……

    果然是……最是杀人不见血,美人青丝红颜刀!

    “姐姐说的是!”苏墨应声,神情间浮上隐约的嫉妒。

    柳翩然见状,暗自窃喜,转变了话语,竟是和苏墨前所未有的“祥和”交谈,她当然也明白,一朝一夕的,她们的关系断然不会相知。

    柳翩然又坐了大半个时辰后方才离去,人刚刚走,苏墨不免缓缓抬头,向大树上看去,眸光冷漠而平静,缓缓说道:“你倒是悠闲!”

    西门雪俯视的看了眼,悠哉的点了下头,说道:“比起你应对柳侧妃,我确实悠然许多……”

    苏墨收回眸光,径自在石凳上又坐下,为自己添了茶,说道:“这几天你好像忙的很?!”

    “呼”的一声,西门雪已然从树上飘身而落,行到石桌旁坐下,径自拿了杯子倒了茶,说道:“是有些忙,你忙着谈情说爱,我……当然要为你善后了!”

    西门雪说的暧昧至极,嘴角那邪佞的笑意让人看的心寒。

    苏墨拧眉,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要说的好像什么都为了我一样,你……和我没有关系!”

    西门雪微点着头,耸了下肩膀,“唰”的一声展开折扇,轻轻摇着,笑着说道:“黎王对她那么好……你就不嫉妒?哦,不对……应该说,你就不感动?毕竟……他的出发点可是为了你!”

    “呵!”苏墨轻蔑的笑了下,冷冷说道:“嫉妒是有的,怎么说……我是他的侧妃不是吗?至于感动……哼,他那是对苏墨的,不是对我慕芸的,何来感动?!”

    西门雪一听,胳膊撑着石桌俯身上前,邪魅的挑着眼角,眸光变的幽深,缓缓说道:“不是想让他心痛吗?那就杀了墨园里的人……岂不是可以让他尝到得而复失的痛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