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6章 046

    真亦假,假亦真①

    ~

    西门雪一听,胳膊撑着石桌俯身上前,邪魅的挑着眼角,眸光变的幽深,缓缓说道:“不是想让他心痛吗?那就杀了墨园里的人……岂不是可以让他尝到得而复失的痛苦?”

    苏墨一怔,微蹙了秀眉,眸光有些茫然的射向西门雪,冷漠的脸上噙着几分疑惑。

    西门雪起了身,恢复了以往狂傲不羁的样子,嘴角上扬,淡然说道:“既然,那是黎王妃苏墨,黎王心中深藏的痛,让她死在他的面前,岂不是可以让他痛不欲生,到时候……他的样子必然让人大快人心吧!”

    “那你怎么不去杀了她呢?”苏墨冷嗤一声,不屑的拉回眸光,嘴角噙了抹嘲讽之意。

    西门雪嘴角的笑容加深,说道:“我杀了就没有意思了……凭借你的手段,我想,会更加有意思!”

    “哼!”苏墨冷哼,眸光阴冷的看着西门雪,说道:“我不是你的侩子手,我也不会涉及无辜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不是吗?”

    西门雪听着,笑着点着头,好似十分认同苏墨的话,他随即起来身,说道:“不要让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就好!还有,记住……你回来的目的,我觉得……如果你的心硬不起来,就不要强迫自己了,何必?”

    说完,人已然飞身跃上院墙,一个纵跃间,消失在苏墨的眸底深处。

    苏墨怔愣的起身,眸光变得深沉起来,她越发的讨厌这样的感觉,西门雪好像是住在她的心里一般,将她看的透透彻彻的……

    是!

    她是回来了结仇怨的……

    想着,苏墨嘴角自嘲的冷嗤了声,拉回眸光,拿起身上的那个贴身锦囊,摊开了手,将里面的物什倒了出来……

    一个干涸了的草蚱蜢,一颗……南海东珠!

    苏墨看了良久,合起了手掌,闭起了眼眸,紧抿着唇深深的吸了口气,当眼睛睁开时,已然恢复了属于慕芸的那份淡漠的娇媚!

    适时,外面走进来一个侍从,和小婉说了句交给了她一件物什,小婉急忙行来,将手中的信递给苏墨,说道:“小姐,少爷回信了……”

    +++++++

    皇宫,被连日洗涤后的御花园百花争芳斗艳,到处姹紫嫣红。

    尉迟木涵和尉迟寒风正在御花园赏荷亭小酌,旁边有着乐师正在演奏,微风轻拂,悬挂的纱幔轻轻飘荡,风中的花香轻轻送入心扉。

    尉迟寒风举杯仰头饮尽杯中酒,随即小路子上前斟满后退到后面。

    “皇上急召我入宫……就为了听曲儿饮酒?!”尉迟寒风慵懒的说着,狭长的眸子轻睨着前方正开的娇艳的荷花,现在已然入了夏末,府中那片荷花池也开的娇艳,莲子应该也是个个饱满了……

    想着,不免薄唇微扬了下。

    墨儿那么淡漠的人儿,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采莲子!

    尉迟木涵看着尉迟寒风的神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苏墨回来,虽然失忆,寒风却像是找到了心一般,如今接入府中,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自从寒风借了宫中女卫去保护苏墨开始,他就有些心神不稳,便派了宫中暗卫去查访……

    “最近帝都好像有些不寻常的人出没!”尉迟木涵缓缓说道。

    尉迟寒风收回眸光,浅笑了下,深邃的眸子隐藏着嗜血的寒意,淡漠的说道:“皇上就为了这个事情?”

    尉迟木涵怔愣了下,随即摇头浅笑,说道:“看来……是朕多虑了!”

    “不是皇上多虑……而是皇上怕我被迷了眼睛!”尉迟寒风淡漠的说着,擒了块糕点送入嘴中,清新的莲子糕入嘴即化,齿颊留着荷叶的香气,不免说道:“司徒御厨的手艺越发的精进了……”

    说着,回头扫了眼小路子,小路子急忙上前,询问道:“王爷有何吩咐!”

    “让司徒御厨将这几样糕点给本王备一份……”尉迟寒风说着,转念一想,说道:“不,备上三份!”

    “是!”小路子应声退下。

    尉迟木涵笑看着寒风,说道:“三份?你如今眼里还能容得下别人吗……”

    “有的时候……不能容也得容!”尉迟寒风说的随意,微垂的眼睑掩去了眸底深处的悲戚,端起酒杯仰头饮尽杯中酒。

    他想让墨儿尝尝,可是……却不能让别人生了疑去!

    如今府中,到底有多少人的眼线,他不知!

    想着,不免嘴角轻抿,噙了丝狠戾……

    尉迟木涵深睨着寒风,明明寻得苏墨,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情,为何……他总觉得他越发深沉,好似心事更多了一般。

    “需要朕做些什么吗?”尉迟木涵问道,如今帝都暗涌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虽然,并没有发现他们危及百姓,可是,却滞留许久,显然……他们是有目的的,而且,如今寒雪归来,并未曾发现有何异动……

    表面越是平静,这里面就越发的让人担忧,不是不发,而是蓄势待发!

    尉迟寒风缓缓摇了下头,手指转动着扳指,幽深的眸子里噙着几许睥睨的不屑……

    如果一切因他而起,那么……就让所有因他而终吧!

    寒雪回来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而……墨儿,呵呵,没有什么比她活着更让他觉得欣慰的了……

    “不用!”尉迟寒风清淡的说着,见尉迟木涵蹙了眉,狂傲自信的挑了眉角,说道:“怎么?皇上觉得我应付不了?”

    尉迟木涵看着尉迟寒风那自信的神情,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你的事情……朕就从来没有插手的余地,平身就插手了一次,却落下了后来的那些事端,现在想想,朕当初就不应该应允了南帝,那么……寒风还是那邪魅狂傲的寒风,就不会是现在如此越发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了……”

    尉迟寒风浅笑了下,收起沉重的心情,思绪跳回到当初,皇上无奈之下和他“商量”,南帝亲书和亲,将自己最为宠爱的妹妹苏墨嫁与他,他心里恼怒被打乱了计划,大婚之日,竟是让她这个所谓的“刁蛮公主”下不了台,最好一气之下原班人马返回南朝,却不想,她淡定如斯,俨然一副……你不愿意娶,以为我就想嫁的样子……

    想着,尉迟寒风薄唇上扬了个暖暖的弧度,缓缓的说道:“也多谢了皇上,否则……我又怎能遇见墨儿,有机会明白……为何父王爱大夫人的那份酸甜苦辣,又怎么有机会享受那份心痛和……甜蜜!”

    尉迟木涵看着尉迟寒风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转了话题,问道:“苏墨尚在人间,可曾去了书信给南帝?”

    “已经知会了声!”尉迟寒风淡然的说道。

    上次去信中,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以帝桀的睿智,想来应该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否则……也断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将那段陈年往事说出。

    “唉……”提到南帝,尉迟木涵不免沉叹一声,悠悠说道:“想不到,狠辣如斯的南帝竟是个痴情种子,当初李后逝去,他卧病在榻数月,后又情陷那和李后长的一模一样的苏青鸾,更是为其丢了半壁江山……如今离国强大,南帝终日浑浑噩噩的苦寻那痴缠于心的女子,这南朝的昔日辉煌不再,不免让人嘘唏啊!”

    尉迟木涵说着,却意味深长的看着尉迟寒风,他潜在的意思全然不遮掩,这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帝桀心系李后,三年后竟是有个和李后长得一样的人出现,而她使帝桀丢了心,失去了江山人不知所踪!

    如今,先是和寒雪一同回来的慕芸有着几分和苏墨相似,随之……又来了个失忆了的苏墨,这天底下……就真的有如此的巧合?

    那云雾崖,在黎玥城边郊,东黎从定帝都再此已然百余年,至今没有听闻有人坠下后会有生还……

    苏墨一介弱女子,是如何在那万丈悬崖下脱离险境的?

    这个道理,尉迟寒风怎么会不懂……他就真的没有想过吗?

    想着,尉迟木涵噙着沉重看着尉迟寒风,如今帝都暗流汹涌,对方神出鬼没,宫中暗卫几次尾随都被跟丢了,可想而知,对方绝非泛泛之辈。

    尉迟寒风狭长的眸子挑了挑,唇角勾了下,眸光微翻,坚定的说道:“情陷了,心就遗失在了那深心所爱的人身上,人可以千变万化,可是……又怎么会不认得自己的心?!”

    说着,尉迟寒风站了起身,缓步走到凉亭栏栅处,悠悠的说道:“南帝狠绝,匹配他的,也只有李后那聪慧独立的女子,而我……尉迟寒风,天下能匹配我的,也只有那淡漠傲视一切的……苏墨!”

    阳光洒在尉迟寒风的身上,他的周身好似镀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他负手而立,冷傲却又平淡的说着,那样的背影,在尉迟木涵眼里,有着难以言喻的无奈和迫力!

    如果当年皇叔无心帝位,如今的寒风才是这东黎之主,他,身上那无法掩去的王者之气,孤傲的睥睨一切的气势,他……俨然输了几分!

    他和南帝爱的痛苦,想必……却依旧感谢上天让他们能有心痛的机会!

    而他……

    尉迟木涵不免嗤笑的自嘲了下,他坐拥后宫三千佳丽,却感受不到这样的真性情!

    人生,也许有过这样的痛彻心扉,才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那……你这次能找回你的心吗?”尉迟木涵看着那静立的身影问道。

    尉迟寒风回过身,慵懒的倚在栏栅旁,回转身之时,已然掩去了那眸底的悲伤,冷峻的脸上除了冷漠,却是没有别的神情,只听他悠然的说道:“我的心从遗失的那刻起,就不曾想寻回!”

    他想寻回的……是墨儿的心!

    可是,如今他不能去寻,如果可以,他希望她因为怨恨他而彻底让她的心里没有他!

    他只想墨儿活着,开心,淡然的活着……就和初见她时那样!

    “有些事情,早晚是要解决的,这件事……皇上就不必操心了,那些派出去的暗卫我已经让萧隶去通知回宫待命了!”说着,尉迟寒风起了声,静静的说道:“这次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希望皇上不要擦手,所有的事情……我都会一次性解决!”

    说完,尉迟寒风微微示意行礼,转身离去,随着他的脚步,衣袂翻飞,长发飞扬,那舍我其谁的大气不免让人回避了眸光。

    尉迟木涵起了身,脸上有着一丝欣慰。

    他既然知晓他派出去了暗卫,看来……对于帝都的一切,他全然掌握。

    缘起缘灭,不管是寒雪还是苏墨,亦或者那暗中的汹涌,总是要解决的……这样也好,与其在心里积淀,不如拉到明处。

    月上柳梢头,墨空如画,繁星点点。

    黎王府四处悬挂着鲜红的灯笼,俨然比王妃大婚那日都来的隆重。

    王府内,热闹非凡,李嬷嬷在尉迟寒风的特别交代下,亲自下厨做了几样苏墨爱吃的东西,府中的丫鬟更是个个忙前忙后的。

    府里的老人儿都是从王妃入府后至今,看着王爷态度而过的,虽然心里藏掖着小心思,脸上却也不敢有何冒犯之意。

    而新人,只是知道,王爷深爱王妃,以为王妃逝去,如今却安然无恙,各个心里也高兴的紧,想着王妃回来,王爷心情大好,她们的日子也自是好过些。

    不管出于什么想法,所有人都仿佛忙忙碌碌的。

    西门雪一袭月白色长衫,轻摇折扇,慵懒的倚靠在思暖阁门前的树干上,见苏墨着枚红色抹胸长裙,外罩粉色薄纱,轻挽了个流云髻,鬓间只是斜插了一只细花金步摇……

    她这上下淡雅和娇媚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却由于脸上施了薄薄的粉黛而不显得突兀,反而让人无法挪开注视的眸光。

    “口水都流出来了!”小婉没好气的瞪了眼西门雪,冷冷的说道,随即顺带的狠狠的瞪了眼莫离。

    莫离错愕,撇了下嘴,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西门雪不介意的邪佞一笑,说道:“那墨园的人有人去接,芸儿岂可落了单,怎么说……我也算是你们的半个红娘!”

    说完,笑着率先向膳厅走去。

    行至门口处,正好见柳翩然带着纸鸢行来,彼此礼貌的问候了声,先后入了膳厅,不到一会儿,尉迟寒风牵着芷兰的手行了进来,言语动作间尽显温柔宠溺。

    苏墨和柳翩然敬了茶,吃着这顿形同嚼蜡的饭,眼睛里闪入的都是尉迟寒风为芷兰布菜的温柔举动。

    “墨儿,尝尝这个……”

    “墨儿,这个是本王特地让厨下给你炖的……”

    “墨儿……”

    耳边到处充斥着尉迟寒风宠溺的低沉嗓音,苏墨看着那一桌子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却不是为她而做,想着,暗自嗤笑了下,脸上却从头至尾保持着淡淡的笑意,那伪装的功夫竟是比柳翩然还要来的真切些。

    西门雪径自喝着酒,这样的场合他可以不来,至少……已他现在的身份不适宜参与,可是,他必须要来,不管是因为慕芸,还是眼前这个苏墨。

    冥殇以摄心魔音控制这个女的,他不容许有何差错……

    “唔!”

    突然,芷兰痛苦的呻吟了下,随即,手中拿着的筷子无力的滑落,碰到了瓷碗上,发出“呯呯”的轻响。

    尉迟寒风顿时变了脸,焦急的扶住芷兰,询问道:“墨儿……是哪里不舒服?”

    芷兰神情痛苦,额间不免冒出细细的汗珠,嘴唇也渐渐的泛了白,身子无力的瘫在尉迟寒风的臂弯里……

    “传御医!”尉迟寒风冷冷说道,随即打横抱起芷兰,顾不得其他,匆匆离去。

    突然的惊变,让在场的人都位置错愕,一时间竟是反应不过来。

    苏墨转头看向西门雪,他一脸的不羁,神情间什么也看不出来,随即,她又看向柳翩然,正好迎上她疑惑深思的眸光。

    “先去看看什么情况!”

    西门雪起了身,率先离开膳厅,随之,柳翩然和苏墨也紧跟其后……

    可是,众人到了墨园却被拦住,守门人恭敬的说道:“王爷交代,没有他和王妃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墨园!”

    苏墨听闻,心,狠狠的抽搐了下,她眸光微扬,看向【墨园】的匾额,和那两侧的竖匾,嘴角扬了下,眸光深处竟是存着冷寒。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便打扰了!”苏墨说着,不顾他人,转身离去,小婉急匆匆的跟上,二人心里不免都置了气儿。

    物是人非……哼,曾经待了数月的地方,先是成了禁地,如今要是进去却是要她人允许……

    突然,苏墨停了脚步,看着气愤的小婉,疑惑的看着她。

    小婉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摇着头,说道:“不是我,没有小姐的同意,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不敢随便使坏!”

    苏墨转过头继续走着,不免沉思,方才看那个“苏墨”的神情显然是中了毒,是谁下的毒?

    柳翩然做事不够沉稳,但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光明正大的下毒,西门雪却说要在尉迟寒风面前弄死她……

    不,不是他!

    他没有理由,他不需要如此做。

    那是谁?

    苏墨百思不得其解,默然的走在回思暖阁的小径上。

    墨园,尉迟寒风冷寒着脸,御医泰然的在把着脉,随即为其针灸,毒气渐退后,拔了针写了方子,说道:“王爷,王妃是中了毒,老夫现在已经将王妃体内的毒引导了手臂上,护住了心脉,可是,堆积在王妃身体里残留的毒要尽快引出,否则,时间长了,王妃的手臂也就废了……”

    尉迟寒风紧蹙剑眉,问道:“如果去?”

    “放血……”御医为难的说道:“可是,放血过程中恐生了事端,王妃的手……也就保不住了!故此……请王爷指示……”

    尉迟寒风眸光低垂,看着床榻上脸色苍白的人,眸子里噙着嗜血的光芒,半响,方才说道:“碧云镯可否能引出此毒?”

    御医一听,躬身说道:“如果王妃佩戴此镯,则不必放血,经由碧云镯……自会将毒气慢慢引出,只是,需要耗费些时日!”

    尉迟寒风点点头,示意御医和屋内人退下,他坐在床榻边,看着芷兰的容颜,脸上笼罩着一抹阴冷的寒霜。

    注视了好半响,他方才从怀中取出那温热的物件,有张纸已然泛黄,好似被经常触碰,边角有些残旧,他睨了眼,重新放回怀中,将那碧云镯套到了芷云的手腕上。

    尉迟寒风沉痛的闭上了眼睛,手猛然间攥起,用了力,指关节泛了白,发出“嘎嘎”的关节错位的声音。

    他的心,此刻正在接受着凌迟,而侩子手……却是他自己!

    黑夜,在众人疑虑中过去,尉迟寒风就在墨园内守了一夜,直到芷兰悠悠转醒方才离去歇息。

    而他也只是小憩一会儿,便返回墨园,不假人手的亲自照顾着芷兰,几日来,从汤药到饭食,无不亲力亲为。

    “怎么了?”尉迟寒风见芷兰静静的看着他,柔声问道。

    芷兰微红了眼眶,眸子上氤氲了一层水雾,嘴角淡淡的笑着,说道:“不问前尘,只愿以后常此相伴!”

    尉迟寒风的心为之动容,探出长臂将芷兰揽入怀中,大掌撕磨着她的秀发。

    芷兰轻轻的拥住了尉迟寒风的腰身,头轻轻倚靠在她的胸口,静静的听着那悸动的心跳声。

    尉迟寒风的眸光是冷然阴鸷的,他多么希望他的墨儿能对他如此说,可是……那些都已经成了奢望。

    碧云镯……他给她的唯一物件,可是,她不稀罕!

    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件抛砖引玉的物件罢了!

    尉迟寒风扶起芷兰的身子,大掌擒着她的香肩,冷了几分的说道:“你中毒的事情,本王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芷兰一听,轻轻叹了声,说道:“想来……我以前就很不招人喜爱吧!”

    “本王不许你胡说!”尉迟寒风低吼道:“让本王查出是谁,定不饶了她!你在休息下,晚上本王来这里陪你用膳!”

    芷兰轻轻的点点头,目视着尉迟寒风离去,直到他隐没,她的嘴角微微一勾,一抹狠戾浮上了脸庞,杏眸轻轻眯着,看着手腕上的镯子,自喃的说道:“尉迟寒风,这些都是你欠我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