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7章 047

    真亦假,假亦真②

    ~

    上兰苑。

    老夫人悠闲的喝着茶,手里拿着的佛珠轻轻的拧动着,看上去一片祥和。

    云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行到老夫人跟前,附耳低语了数句,方才起身询问道:“另外,冥殇想见见主子……”

    老夫人放下了佛珠,站起身,腿脚有些不便的坡了下,云嬷嬷急忙上前扶住,轻声说道:“主子,疼的厉害吗?要不要在吃颗药……”

    老夫人摇摇头,腿上传来酥麻疼痛,现在的病情几乎已经发展到三天发两次的地步,每次发作后,她的身子都会暂时失去了知觉,她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

    “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见的!”老夫人沉声说道:“当年,儿时的我只不过是寄住在冥家一段时日而已,随后便来了东黎,那个时候……冥殇的爹不过也才是弱冠罢了!如今,我们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又有什么好见?!”

    云嬷嬷点了下头,没有反驳。

    “方才你说……寒风应该是确定了她的身份?”老夫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尉迟寒风虽然不是她的亲身儿子,可是,毕竟养了二十多年,也还是知道他的性子的,表面看似一脸无谓和淡然,实则是个心思深重的人。

    以前对苏墨是迷茫了,什么都看不清,如今的他……可要比两年前那个霸道狂傲的人多了几分深沉。

    “应该是确定了……”云嬷嬷说道:“主子您为他提供了那么多信息,就连一些不为人知的都给他说了,如果在这样有利的条件下,还不能瞒过王爷的眼睛,那么……”

    云嬷嬷顿了下,看着老夫人暗沉的脸,接着说道:“那么,也许就是天意了……主子是否能放下心中堆积的陈年往事……和王爷……”

    “闭嘴!”老夫人狠戾的低吼了声,随即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前,皱起的手握着窗棂,眸光射向园中正开的娇艳的兰花,缓缓说道:“这次一定会让他万劫不复!”

    说着,老夫人眯缝了眼帘,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冷笑。

    她期待着,期待那天他们知道真相时而痛苦悔恨的脸……

    云嬷嬷不经意的打了个冷战,置于腰间的手不自觉的哆嗦了下,周身感受到如置身冰窟的冷寒。

    冥殇因为爱着苏墨而用假的苏墨去对付王爷,寒雪以为当年的事情是王爷所谓,一心想让王爷痛苦,而……主子,只因当年的怨恨而让王爷尝尝她所承受的痛苦……

    云嬷嬷心里一阵哀戚,不仅为王爷感到心痛。

    这一切……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无辜的……

    他只因为是大夫人的儿子,只因为是黎王府里的第一个男嗣,他本无错!

    +++++++

    黎王府内,一片人心惶惶,本以为王妃回来,王府内能一消近年来的阴沉,却不知,第一天就生了事端。

    王妃膳间中毒,王爷下令彻查,如果查出是谁所为,决不轻饶!

    顿时,整个王府内人人自危,生怕不关自己的事情,却被人陷害了……

    在众人紧张的氛围内,思暖阁却一片安静祥和。

    苏墨和西门雪正在院中大树下弈棋,二人你来我往,一片淡然轻松。

    而小婉和莫离则在不远处的回廊上闲聊,言谈间嬉戏着,和大树下二人的淡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西门雪静静的问道。

    苏墨落了子,淡漠的撇了下嘴角,悠悠说道:“我为什么要担心?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担心才是!”

    西门雪唇角微扬,眼睑邪魅的抬起睨了眼,不疾不徐的说道:“你认为是我下的毒?”

    “哼,你不是说让她死在王爷面前,是最好的惩罚吗?”苏墨说着,端起了一侧的杯盏,浅啜了口,继而说道:“只是……这个毒下的太轻,也太过平常!”

    “太过独特的毒岂不是容易让人寻得蛛丝马迹?”西门雪落了子,不经意的说着。

    假苏墨中毒当晚,他曾想过到底是谁下的毒,可是,每个人都想了,却都没有动机,有动机的也没有机会。

    那么急切想让这个假苏墨消失的无非是有两人,一个是柳翩然,一个就是慕芸……

    柳翩然虽然有些手段,却没有城府,绝对不可能在那样的场合下毒,依照她的性子,必然是忍着,寻了机会让别人去下手。

    而慕芸……凭她的本事,想必,下了毒后依旧可以让假苏墨活的好好的,安然无恙的过着,等知晓了中毒的时候却是为时已晚,就像她对柳翩然……

    想着,西门雪不免轻睨了眼苏墨,她正凝视着棋盘,纤细的手指擒着黑子,那粉红色的蔻丹映衬的她的手更加的圆润白皙。

    排除了她们两个有机会有动机的,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假苏墨自己下的毒,好借尉迟寒风的手做些什么……

    另一个则是……

    西门雪嘴角勾了勾,深邃的眸子藏着一抹邪佞。

    如果真的如他所料,仿佛……越发的有趣了。

    苏墨拧着眉,将手中擒着的黑子放回了棋盅里,冷淡的说了句“我又输了,真是没劲”后起了身向外行去。

    西门雪浅笑的起身,回头看了眼莫离,示意他要陪着苏墨出去走走后,尾随苏墨而去……

    他知苏墨心里烦躁,那个假苏墨中毒这些日子,尉迟寒风几乎寸步不离的守护,今日见了好转,便发了话要彻查此事,对她如此上心,怎么能不让正主儿心里不舒服?!

    西门雪陪着苏墨在园子里走动,二人也不避嫌,说也奇怪,所有的下人仿佛也司空见惯,不但不好奇,更是好像觉得无谓,倒像是他们才是那金童玉女的一对儿!

    苏墨突然停滞了脚步,站在拱桥上看着不远处伫立的寒风阁,半响,问道:“你进去过那里吗?”

    西门雪顺着苏墨的眸光看去,嘴角嗤笑了下,说道:“你是问以前还是现在?”

    “现在!”

    西门雪缓缓摇摇头,道:“算算,竟是有近二十年未曾进去过,那曾经院落里的小树苗,如今却也成了参天大树……”

    “里面有一块禁地……你知道吗?”苏墨问道。

    西门雪蹙了下剑眉,疑惑的问道:“禁地?”

    苏墨点点头,道:“好像是一块花圃,里面种了许多花,我有些不曾见过,但是,大致应该都是茶花!”

    “茶花?”西门雪显然有些愕然,眸子里的惊讶稍纵即逝,一直看着寒风阁处的苏墨却未曾看到。

    “嗯!”苏墨应了声,继而说道:“按照他的习惯,那块禁地必然是和他一个比较重要的人有关!”

    西门雪眸光阴鸷的看着远处,冷冷的说道:“哼,如果真的觉得那些是重要的人,就应该好好珍惜,而不是物是人非后画出一方禁地去怀念……不是吗?”

    他的话让苏墨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下,淡漠的脸上笼罩了一层哀戚……

    是啊,如果真的觉得重要,就不会伤害了那些所谓的重要的人。

    二人静立在拱桥上,徐徐的轻风拂面,扬起了二人的发丝,他们都不曾动,也不曾在说话,陷入了各自的思绪当中……

    突然,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响,二人拉回思绪,互视了眼,往声音来处行去……

    “王爷,主子是被冤枉的,王爷……您一定要明察啊,主子打小和您在一起,她的性子难道您不知道吗?”纸鸢跪在地上,哽咽的求着,看着全然陷入呆滞的柳翩然,泪,疯狂的涌着。

    尉迟寒风一脸冷寒,手背负而立,眸光微睨,俯视的看着磕着头的纸鸢,冷冷说道:“那……那些个药是作何用的?”

    纸鸢惊愕,一时间却无法回答,片刻过后,方才说道:“奴婢不知道,但是,奴婢可以用性命保证,那些药绝对不是兰花园之物,一定是有人栽赃的……求王爷明察,饶过主子……”

    柳翩然眸光空洞的看着纸鸢在磕着头,手臂被侍从驾着,方才他还高兴王爷前来看她,为何下一刻……就出了这事端。

    是,她是有心要杀死苏墨,可是……她来不及,她没有机会!

    “萧隶,将她们先关到暗牢,任何人不许见!”尉迟寒风冷寒的说道:“如有违背,斩!”

    萧隶应声,示意侍从将柳翩然和纸鸢带走。

    西门雪和苏墨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二人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是柳翩然所为。

    尉迟寒风感觉到了眸光,他转身看去,见是他二人,不免抬了步子,走了上前,眸光冷寒的扫过西门雪,随即落到苏墨身上,冷冷说道:“王府内,本王不希望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只要是伤害到墨儿的,本王都不会轻饶!”

    他的话阴冷至极,苏墨抬眸静静的看着他,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她和尉迟寒风就这样对视着,一个淡漠,一个冷厉。

    半响,苏墨方才说道:“王爷就那么确定……那人就是王妃吗?”

    “哼,你认为本王会认错吗?”尉迟寒风阴冷的说道:“记住本王的话,否则……不会比翩然的下场好!”

    苏墨听着,紧紧盯着尉迟寒风的眸光不起丝毫涟漪,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王爷的忠告……妾身记下了!”

    “那样最好!”尉迟寒风冷漠的说完,转身行向寒风阁。

    苏墨就这样看着他冷漠的转身,心仿佛被撕裂一般的抽痛着。

    西门雪亦看着尉迟寒风的背影,眸子微眯,嘴角微抿的扬了扬,眼底有着一层深思。

    尉迟寒风脚步不疾不徐的走着,背后那道淡漠而又沉痛的眸光好似射穿了他的后背,直指他的心扉,蛰痛了他的神经。

    恨吧,怨吧,最好是……将我从你的心里,脑子里除去……

    一股腥甜涌了上来,蔓延在尉迟寒风的嘴里,冲破紧闭的牙关缓缓溢了出来,顺着嘴角流下……

    尉迟寒风薄唇微扬,自嘲的笑意在那血丝中显得更加悲戚。

    “我先回思暖阁了……”苏墨静静的说了句,不理会西门雪,径自转身离去,人刚刚转身,脚下就像灌了铅一样,定在了原地。

    只见小单和小双陪着芷兰迎面走来,芷兰一身鹅黄色裙衫,淡漠的脸上有着病后的苍白,她眸光只是轻睨了下苏墨,微微示意,冷然的气息浑然天成。

    “我陪你回去!”西门雪低沉的说了句,和芷兰点头示意了下,轻轻的推搡了下苏墨,二人离去。

    “芸妹妹……请留步!”

    突然,芷兰开口说话,苏墨转身看着她,言语间不冷不热的说道:“不知道王妃有何事?”

    芷兰淡然的看向西门雪,说道:“本妃和芸妹妹有几句话要说,不知道西门公子……”

    西门雪是个知趣儿的人,自是明白芷兰的意思,微微颔首了下,对苏墨说道:“我在前面等你!”

    苏墨点头,适时,芷兰支开小单和小双。

    “王妃有话请讲!”苏墨静静的说道,她是真的,而眼前的人是假的,如今真的是假的,假的却是真的!

    苏墨暗暗摇头,突然觉得这个逻辑太过绕人。

    芷兰上前几步,微抿了下唇,淡然说道:“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是,从这些日子来看……想来,我和王爷是有着刻骨铭心的过去的,我想……我早晚有一天会记起所有……”

    “那妾身祝愿王妃早日记起!”苏墨淡淡说道,心里趟过一抹痛楚。

    芷兰微微勾了下嘴角,那淡淡的笑意迷醉了人的眼睛。

    苏墨内心更加凄凉,还记得……那人曾经说过,她这样淡淡的笑意最让人陶醉其中!

    “我想……你必是怨恨我的吧!”芷兰说道。

    苏墨蹙了下秀眉,不解的问道:“王妃此话怎讲?”

    “如果我没有回来……你集宠爱为一身,而我回来了……”

    “王妃多虑了!”苏墨打断了芷兰的话,静静说道:“就算王妃没有回来,谁也不可能集王爷三千宠爱,王爷的心里只有您一人……”

    “是吗?”芷兰听闻,娇俏的脸上浮上了一抹红霞,白皙的柔荑不免抚摸着手腕上那晶莹剔透的碧云镯。

    “……”苏墨刚刚想说什么,眸光低垂,正好看到芷兰手腕上的镯子,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微张的嘴潜意识的合了起来,眸底有着不自知的悲恸。

    苏墨硬生生的拉回眸光,不去看那刺眼的物件,暗暗吸了口气,淡然的说道:“如果王妃无事,妾身就先行告退了!”

    不待芷兰说话,苏墨已然转身离去,佯装的淡漠在转身之际已然崩塌,脚步有些慌乱的匆匆离去。

    芷兰看着苏墨离去的背影,淡然的拉回了眸子,回眸之际,见地上掉了一枚锦囊,弯身捡了起来,不免看了眼远去的苏墨,想唤住她,人却已经走远。

    芷兰看着手中精细的锦囊,心生了好奇,打了开来,探手拿出里面的物什……

    竟是一只已然干枯了的草蚱蜢和一颗不大的珍珠,蚱蜢看上去已然有些年岁,但由于编的精细,竟是完好无损,而那颗珍珠,光润细滑,显然是价值不菲之物。

    “墨儿……”

    突然,身后传来轻唤,芷兰猛然转身,手中的东西滑落在地。

    尉迟寒风眸光随着东西而去,瞳孔猛然扩大,大步上前,捡起了地上的草蚱蜢和那颗南海东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