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8章 048

    前尘因,后世果①

    ~

    尉迟寒风眸光随着东西而去,瞳孔猛然扩大,大步上前,捡起了地上的草蚱蜢和那颗南海东珠……

    他置于掌心,怔怔的看着,眸子微微眯起成一道缝,随即缓缓睁开,他就这样看着,竟是连芷兰审视的眸光都未曾注意。

    手中的蚱蜢和南海东珠刺痛了他的眼,更加刺痛了他的心。

    这两件物什不仅仅是物什,而是代表了两个人,寒月和夜冷……

    尉迟寒风缓缓的合起了手掌,轻轻的攥着,生怕将手中的东西触碰坏,他侧眸睨向芷兰,轻声问道:“这……是你的?”

    芷兰看着尉迟寒风合起的手掌,翠玉的扳指迎了光,变的越发圆润,她不仅伸手触摸了下手腕上的碧云镯,下意识的轻轻点了下头。

    尉迟寒风蹙了眉,随即说道:“能否送于本王?”

    芷兰拧了下秀眉,神情间有些不舍,最终却淡然的点了下头,静静的说道:“我都是你的……还有什么不是你的?!”

    她的话让尉迟寒风有着几分动容,这样的相貌,这样的举止神情,他总是有些迷惑了……

    尉迟寒风缓缓的摊开手掌,将蚱蜢和南海东珠重新放回那枚锦囊里,随即揣入了怀里,神情间竟是如珍之宝。

    那个锦囊……是墨儿一直随身挂着的!

    芷兰看着尉迟寒风举动,心中存了些疑惑,那东西不是她的,那枚锦囊绣工精细,上面只是简单的秀了交叉的几根竹子,男女到都是适用,就是不知道是方才是西门雪遗落的还是慕芸……

    “身子才刚刚好些,怎么就出来了?”尉迟寒风温柔的问道,原本冷漠的俊颜也柔缓了许多。

    芷兰淡然一笑,说道:“听小单说,你知道了是谁下的毒?”

    “嗯!”尉迟寒风应了声,牵起芷兰的手向墨园的方向行去,边走边说道:“翩然一向和你不合,曾经就对你用了手段,本王放纵与她,现在竟是不知悔改……”

    说着,尉迟寒风冷寒了脸,阴冷的说道:“是该好好让她反省一下了!”

    芷兰停了脚步,淡淡的说道:“前尘往事我早已经记不清了,如今我也没事……想必,我的回来……很多人都不开心吧!”

    “本王不许你如此想!”尉迟寒风眉眼间含了薄薄的怒意,只是一闪而过,重重的说道:“如果天下人负了你,本王将负天下人!”

    芷兰怔怔的看着,尉迟寒风那阴鸷的冷寒隐隐而发,可是,她不怕,反而心里流淌着暖意,这样的霸道狠绝让她的心在悸动着。

    小单和小双随着二人的停滞也停了脚步,她们静静的侍立着,看着前方的二人,尉迟寒风的话她们听在耳里,不免为之动容。

    小单心中感动,眼眶里氤氲了层雾气,嘴角噙着丝淡而不见的笑意……

    如果当初……当初王爷能够如此,王妃就不会受那么多伤害了,想来,如今的王府也已然热闹非凡了!

    可是,回想起来,如果当初王妃不曾自毁胎儿……王爷又怎么会心痛至极,因爱生了很,发生了后来那些事情?!

    小双抿着唇看着,不着痕迹的看着尉迟寒风,那冷厉的俊颜上毫不掩饰的写着霸道……和害怕!

    “墨儿,本王不会让你离开,绝不会!任何情况下……本王也不允许有人以任何的理由带你离开!”尉迟寒风咬着牙说道,背负着的手死死的攥着,指关节发出轻响。

    芷兰有些动容,抬起芊素的手轻抚上尉迟寒风的脸颊,唇角轻扬,缓缓说道:“此生不离不弃……”

    尉迟寒风抬手握住了芷兰的手,薄唇轻轻的扬起,眉眼上挑着,幽深的眸子里散发着精光,他不曾再说什么,紧紧的握着芷兰的手,缓步而行。

    夕阳低垂,余晖倾洒在那携手而行的尉迟寒风和芷兰身上,风,轻轻的吹动,扬起的不只是衣袂和发丝,还有彼此的心情!

    +++++++

    暗牢内,柳翩然浑浑噩噩卷缩的坐在那里,纸鸢一脸的哀然,哭丧着脸。

    二人就在里面,谁也不说话,暗牢里仿佛有着阴风阵阵……

    柳翩然紧抿着嘴唇,眸光有些涣散的看着拐角处的一间牢房,身子猛然间抖了下,“啊”的一声尖叫,蹦了起来……

    “主子?”纸鸢不明就里,急忙扶住险些跌倒的柳翩然,看她身子急剧的打着颤儿,问道:“主子,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柳翩然的脸色渐渐苍白,整个人抖的越发厉害,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站住……你不要过来……”

    纸鸢拧着眉四处看了看,并未曾发现有人,整个暗牢里除了她们二人再无其他人,就连看守的侍卫也在外面。

    突然,纸鸢怔愣了下,看着柳翩然惊恐看着的方向,心里打了个梗,那间牢房竟是当年苏墨毒死紫菱的那间……

    纸鸢不免也向后退了步,她虽然没有害她们的心,可是……却为了报复老夫人而将她们牵扯进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柳翩然依旧自喃的说着,神情茫然而诡谲,眸光涣散,全然没有焦点。

    “哐啷——”

    随着一声响声,猛然间惊了二人,不免朝声音来处看去……

    只见尉迟寒风负手走了进来,他先站在台阶上俯视了牢中二人一眼,方才示意侍卫将门阖上,他则步下了阶梯,直到近了木栏栅方才停下了脚步,眸光轻轻扫过纸鸢后落在了柳翩然身上。

    经由方才开门的响声,柳翩然思绪渐渐拉回,她冷冷的看着尉迟寒风一步一步的走近……

    纸鸢惊愕过后,急忙跪下行礼,哀求道:“请王爷明察,主子真的没有下……唔……”

    话未曾说完,突然传来一声闷哼,随即,纸鸢晕厥了过去,瘫倒在了地上。

    “纸鸢……”柳翩然惊恐的蹲下,紧抿的双唇彰显着她的紧张。

    “她没事!”尉迟寒风冷淡的说道:“本王只是点了他的昏睡穴!”

    柳翩然听闻,仰头看着尉迟寒风,过了会儿,方才缓缓起身,嘴角自嘲的冷笑了下,方才说道:“王爷有话就说吧!”

    尉迟寒风暗自一叹,说道:“本王说过……不要伤害她!”

    “那……王爷就可以来伤害我吗?”柳翩然冷嘲的反问,思绪已经从方才那茫然的惊恐中拉回。

    “本王给过你机会了!”尉迟寒风说的随意,但是,言语里却透着冷厉。

    柳翩然嗤笑了下,哀怨的说道:“机会?自从苏墨入了府……王爷可曾给过我机会?王爷的机会都给了她,而她,一次又一次的践踏!可是……就算如此,你还是不悔,甚至……你后悔你给她的机会太少了……”

    说道最后,柳翩然已然没有了往日佯装的娴静温柔,她几乎是嘶吼出声。

    她恨,她怨!

    明明寒风是她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生了这么多事端,为什么……

    “她明明死了,为什么又活着……”柳翩然凄厉的说着,眼眶中早已经溢满了泪水,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涌出眼眶,渲染了脸颊。

    尉迟寒风没有说话,只是静立在那里。

    柳翩然凄凉的笑着,泪水经由嘴角没入嘴中,苦涩伴随着咸湿的味道在嘴里晕染开来,她无力的退了步,眸光低垂的说道:“我真的想毒死她……从她一出现,我就想毒死她!”

    说着,柳翩然眸光猛然抬起,眸子里竟是狠戾,“可是……我晚了一步,我还是晚了一步!呵呵……这次,她中毒了,你知道吗?我多么想让她死,不管是谁下的毒,我都感谢她,我感谢她让苏墨去死!”

    尉迟寒风紧紧的蹙了起剑眉,颇为失望的看着柳翩然,问道:“翩然,你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将自己变成这样?”

    “哈哈……不!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柳翩然阴冷的说道:“自小跟着娘的身边,我的一生就为了你而活……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你,我只有你……可是呢?”

    柳翩然凄凉的笑了笑,苦涩的说道:“到最后,我连你也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恨,我恨苏墨漫不经心之下也能赢走了你的心,明明是你利用她,明明是你想要得到她的孩子为娘治病,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爱上她,为什么?”

    “翩然……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尉迟寒风静静的说道。

    “我和你自小青梅竹马,我力求做到你心中最为匹配的王妃,为什么你没有爱上我?”柳翩然冷冷的问道。

    尉迟寒风依旧静静的说道:“不爱一个人……也是没有理由的!爱就是爱了,无法爱……本王自己也不能强求,因为……我管不住我的心!”

    “好一个管不住你的心……”柳翩然冷嗤的笑了下,含泪的眸子在暗牢里盆火的映照下闪着莹莹的光芒,她看着尉迟寒风,嘴角噙着一抹冷戾,缓缓说道:“你爱她又怎么样?她不会爱你,她只会恨你!失忆了又怎样?等到她恢复记忆……她只会更加的恨你……”

    尉迟寒风拧了眉,深邃的眸子里噙着疑惑,冷冷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