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9章 049

    前尘因,后世果②

    ~

    尉迟寒风拧了眉,深邃的眸子里噙着疑惑,冷冷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柳翩然突然笑了起来,笑靥如花的娇颜上闪动着的是泪珠点点,她眸光阴冷,缓缓说道:“你们中间隔着一条沟壑,永远也别想跨过去!”

    尉迟寒风眸光猛然一抬,冷戾寒光透过木栏栅射向泪光盈盈的柳翩然,冷冷说道:“是你告诉墨儿……本王爱她都是假的,是为了那个孩子……是不是?!”

    柳翩然听后,吃惊的微张了嘴,眼眶里的泪还在留着,就这样顺着脸颊淌入了嘴里,她不敢相信,尉迟寒风竟然如此冷淡的说了出来。

    尉迟寒风看着柳翩然的样子,深吸着气,阖起了眼眸,薄唇紧紧的抿着,置于身后的手微微的打着颤儿,心……更是狠狠的抽痛着。

    他只是猜测,但是,看翩然的神情,这……是真的!

    尉迟寒风努力的稳住了思绪,缓缓的睁开了眼眸,眸光阴冷的看着柳翩然,一脸的阴霾,“翩然……你太让本王失望了!”

    尉迟寒风说着,手捏到了一起,他怕,他怕自己忍不住会一掌劈了她。

    “失望……”柳翩然呆愣愣的喃了下,随即痴楞的笑着,和着泪的脸颊竟是凄凉,她低垂着眸子,视线怔怔的看着尉迟寒风那黑色缎面绣金靴,嗤笑的说道:“王爷何尝不是让苏墨失望了……”

    说着,眸光经由靴子而上,划过绛紫色的长袍,最终落在那冷峻的脸上,狭长的眸子冷冷的,剑眉斜插入鬓透着孤傲,微抿着的薄唇让人不敢直视,这张脸,她自小印刻在脑海里,她在娘的“严厉”教导下,多少次险些无法支撑,可是……每每想到,她所做的,是为了能配得上他,她所学的,都是他的喜好时,她努力的撑了下来!

    当她以为,她即将要成为他的妃时……苏墨出现了,她成了侧妃!

    当她以为,他对苏墨只是利用时……他却爱上了苏墨!

    当她以为,他的心里有她一席之位时……苏墨早已经侵占了他所有!

    “王爷又何必以那样的目光看着我……”柳翩然眼睛猛然张了下,咬牙忍住了泪水,阴冷的说道:“难道……王爷要苏墨的孩子不是为了娘的病?难道……我给她说的都是谎话?呵!我告诉她也是为了她好,王爷应该要谢谢我才是,如果……等孩子生了下来,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他爹杀死,岂不是对她更残忍?”

    “住口!”尉迟寒风咬着牙低吼道,他怒不可遏的看着柳翩然,嘴角在抽搐着,紧攥着的手捏的“嘎嘎”作响。

    “不!”柳翩然此刻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倔强的迎着尉迟寒风的怒目,厉声指控的说道:“娘自小对我说,只要我能达到她心目中的要求,我就能成为你的王妃,你也给我说,娘说的,你自是没有意见……你们给我的承诺呢?当初,当我知道我只能成为你的侧妃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们都没有,没有!”

    柳翩然嘶声竭力的吼着,置于身子两侧的手激动的挥着,突然,她笑了,笑的十分凄凉,眸光茫然空洞的不知道应该看哪里,嘴里只是径自说道:“大婚当天,你让我的花轿先入了府,从知道我不能成为你的王妃时落下的阴霾一扫而空,那些都是虚名,我不在乎……你那样做,我心里开心,因为,我是你心里最重要的,而苏墨,她只是南帝送来和亲的,你没有办法的……大婚夜,你没有在她那里,我更是开心的不能言语……新婚后,你冷落她,你故意让她难堪,你对我却呵护备至……”

    柳翩然一件件回忆着,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那样笑靥如花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惜。

    突然,她脸上的笑意变成了冷寒,眸光阴鸷的缓缓看向尉迟寒风,恨恨的说道:“可是,自从你为了得到她的孩子,你就慢慢的变了,只要有她的地方,你就会征神,你甚至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她死……我无时无刻都希望她死,可是,我没有机会,后来……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柳翩然又笑了起来,笑意里全然是空洞,“她那样的性子,如果恨一个人……大概会至死方休吧?!所以……我告诉了她,我告诉她,你对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孩子!”

    尉迟寒风静静的立在那里,他的心在狠狠的抽搐着,心,原来可以这样痛,原来……他的心可以如此的痛!

    想起当初,苏墨倒在血泊中,腹部的那把匕首迎着光,刺了他的眸,她眸底的恨更是犹如利刃射入了他的心扉!

    当初……她的痛一定比他此刻更要来的强烈一些吧……

    而他!

    尉迟寒风紧蹙了剑眉,深邃的眸子里噙着悲恸。

    而他……竟是那样毫不留情的废了她,甚至……甚至想尽办法的折磨她!

    她一定认为……他是因为没有了孩子做药引才那样恨她的!

    呵呵!

    尉迟寒风内心自嘲的笑着,薄唇紧紧的抿着,牙关死咬,心在打着颤儿……

    她应该恨他,她应该恨他!

    想着,尉迟寒风眸子轻抬,噙着怨恨的看着柳翩然,缓缓说道:“本王那时已然决定不用墨儿的孩子做药引了……已经四处派人去找慕枫,就为了留下墨儿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墨儿是如何攻破心里障碍,才愿意怀上孩子的……你知不知道!!”

    柳翩然惊愕的看着尉迟寒风,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突然间,她竟是心生了庆幸,庆幸当初的决定!

    尉迟寒风凄凉的笑了下,随即,眸光变的阴寒,冷冷说道:“因为墨儿,本王心存愧疚,逃避娘的病,致使这几年来,娘的身体越发的虚弱……”

    “我不管!”柳翩然打断了尉迟寒风的话,杏眸里深藏了狠戾的说道:“你爱苏墨又能怎么样?她永远也不会爱你……你说她对怀孕有心里障碍,那为什么后来又怀孕了呢?你在外面打仗,而她呢?她却和别人厮混,暗结珠胎……尉迟寒风,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尉迟寒风的心猛地一颤,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下子冲破了心底的防线,涌上了脑海,他只觉得内腹血气翻涌,半响都无法压制。

    “就算如此……也无法阻挡本王爱她的心!”尉迟寒风咬着牙,合着翻涌而上的血说着,话语间,硬生生的将那腥甜吞下。

    柳翩然呆滞的看着,无力的退了几步,自喃的说道:“呵呵……你爱她又能如何,她不爱你,她不爱你……”

    柳翩然仿佛在自我催眠着,呢喃了几句后,突然抬眸看向尉迟寒风,空洞的说道:“毒……真的不是我下的……”

    说着,竟是落下了凄凉的泪,无力,孤寂!

    尉迟寒风背过了身不去看她,冷冷说道:“本王知道不是你!”

    柳翩然听后,惊愕的看着他的背影,质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说是我下的毒?”

    “就当是本王欠你的,这次一次性还你!”尉迟寒风冷冷说道:“找了原由将你关进暗牢……也只是为了保护你,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尉迟寒风深深吸了口气,大步流星的向暗牢外行去,背后是柳翩然凄厉悲怆的声音。

    如果,他来时心存了愧疚,那么,此刻已然无存。

    他不怪她,他只怪自己,怪他自己不够爱墨儿,不够信任她,没有给她所想要的安全感!

    +++++++

    苏墨正打算沐浴更衣,赫然发现随身的小锦囊不见了,她失了冷静的翻找着,见小婉拿换洗的衣物进来,逐问道:“小婉,看到我的锦囊了吗?”

    小婉拧了下眉,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小姐不是一直随身带着吗?”

    “不见了……”苏墨焦虑的说着,手下不停的到处翻找着,可是,却哪里也没有踪迹。

    小婉见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帮忙找着,她知道,那个锦囊里的东西对小姐十分的重要,初到药王谷的时候,她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锦囊,醒来后也终日不离身,里面的东西是小姐的一个念想。

    整个屋子都翻遍了,可是,却没有锦囊的踪迹,苏墨努力的回想着,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可是,却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小姐,是不是在哪里弄丢了?”小婉趴在地上,看着桌底角落的地方,询问道。

    苏墨拧眉回想着,今天也就下午的时候出去过……

    “我出去找找!”苏墨说着,就披了披风往外行去。

    小婉一听,赶忙站了起来,喊道:“小姐,我陪你一起!”

    说着,人也飞快的跟了上前。

    二人提着灯笼,苏墨打前,从白日里走过的地方慢慢寻找着,唇紧紧的抿着,眸底有着几分担忧……

    这都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要是被人捡了去……

    想到此,苏墨的脸上更加噙了几分忧虑。

    一是,那两个物什对她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二是……那东西不能让尉迟寒风看到!

    苏墨和小婉提着灯笼一路寻着,途径的侍从和丫鬟见她二人行经,上前询问是否要帮忙,都被拒绝。

    两个人就这样找着,一路行到了兰花园附近,一路上,竟是都未曾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人跟着……

    尉迟寒风出了暗牢,就见苏墨和小婉提着灯笼找着什么,一直跟到了此处,他静静的看着她们,拿出了置于袖兜中的锦囊,黑夜下的俊颜笼罩着深深的悲恸。

    墨儿,对不起!

    尉迟寒风看着苏墨的背影,眸子上浅浅的布上了一层水雾,嘴角噙着凄凉的自嘲,他缓缓转过身,不忍再看。

    他怕……他会忍不住上前拥住她,如今,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就算承受所有,也不愿她受到伤害!

    “小姐,到处都没有……”小婉哭丧着脸,嘟囔的说道,看着苏墨紧抿的唇,安慰的说道:“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再找找,说不定……说不定掉在了思暖阁的院子里也指不定!”

    苏墨睨了眼小婉,心知她是在安慰她,可是,却也无法,只有抱了希望的微微点了下头,二人原路返回,希冀回去的路上能够寻得。

    苏墨站在思暖阁外,心中沉叹,怨怪着自己,那么重要的东西都能弄丢,那颗珍珠还好,主要是那蚱蜢,那个是寒月最后留给她的东西……

    小婉抿了抿嘴,随着苏墨的脚步走入,她不死心的到处看着……

    “小姐,你看!”小婉惊喜的叫着,指着回廊台子下的角落,叫道:“锦囊,锦囊……小姐……”

    说着,不待苏墨回首,人已然飞奔了过去,从角落里将锦囊拿了出来,吹了下上面的灰,递给了苏墨。

    苏墨赶忙打开,见草蚱蜢和珍珠都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脸上露出欣喜。

    尉迟寒风俯身在房檐上,苏墨的神情尽收眼底,看着她嘴角的笑,他眉眼上扬,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随即不着声色的飞身离去。

    +++++++

    风高月黑,黎玥城陷入了死寂。

    冥殇一袭黑衣伫立在黑巷中,除了脸上那银白色的面具散发出寒光,整个人已然和这黑夜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他静静的站着,似在等着什么。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巷口人影闪动,眨眼的功夫,一个黑衣人已然到了冥殇的身前,来人恭敬的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楼主!”

    “芷兰中毒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冥殇冷漠的问道。

    “回楼主,老夫人派人递了话儿,说是柳翩然所为,黎王已然将她关入暗牢!”来人恭敬的回道,声音平缓,没有任何的起伏。

    冥殇眸光微抬,轻咦的问道:“他把柳翩然关入暗牢?”

    “是!”来人依旧平稳的说道:“听闻,黎王十分恼怒!另外……这些日子,他一直对芷兰贴身伴随,服药吃饭都亲力亲为,不假人手!另外……”

    “嗯?”冥殇侧睨着,等待来人继续说下去。

    “另外,听老夫人说,黎王今日不知道和芷兰在园子里说了什么,仿佛更加的对芷兰的身份深信不疑!”

    “哼!”冥殇冷哼了声,眸光阴鸷的看着前方,冷冷的说道:“看来……用不了多少时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