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74章 054

    死,也许才能让往事如烟③

    ~

    西门雪“唰”的一声,展开了折扇,悠悠的说道:“是,苏墨确确实实没有死!”

    冥殇猛然看向那被尉迟寒风紧紧拥着的人,一时间,竟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尉迟寒风极力的忍下内腹的翻涌,担忧的看了眼脸色苍白的苏墨,寒雪方才打她的那掌虽然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劲力,可是……她根本受不住!

    “墨儿……”尉迟寒风担忧的唤了声,此刻,已然没有了隐藏的必要!

    苏墨茫然而虚弱的看看尉迟寒风,嘴角还挂着血丝,可是,她嘴角的血……又岂能和尉迟寒风相比拟?

    尉迟寒风嘴边都是血,脸色苍白的吓人,方才和冥殇对掌已然消耗了他极多的内力,内腹本就受了伤的他只是想除去冥殇,只要他死了,就不会对苏墨造成伤害……

    可是,却不想……寒雪竟然将墨儿带来!

    苏墨眼睛里蒙上了水雾,她此刻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的转变,更加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尉迟寒风此刻会以生命护她,唤她“墨儿”……

    苏墨颤抖着从袖兜中拿出一粒药丸喂到尉迟寒风嘴里,就想着拿金针为他诊治,全然忘记了此刻的危险,和冥殇那炙热且嫉妒的眸光。

    “怎么办……怎么办……”苏墨擒着金针的手在颤抖着,看着尉迟寒风嘴里不停溢出的血,泪水终于冲破眼眶,顺着脸颊掉落……

    泪水滑到嘴边,晕染了嘴角的血丝,变的有些晶莹。

    尉迟寒风缓缓摇摇头,嘴角挂着笑意,大掌覆上了苏墨的脸颊,指腹轻轻的为她擦拭着眼泪,轻轻的说道:“我没事!”

    “我……我……”苏墨听了尉迟寒风那淡淡轻轻的三个字,眼泪流的更加的猛,她不要他死,她不要他死……她不要!

    突然,尉迟寒风眸光一滞,来不及细想,一把将苏墨扯到了身后,举掌迎上,“砰”的一声,双方的内力震开了对方,地上的残叶被扫起,尘土飞扬,迷了所有人的眼睛。

    尉迟寒风只觉黑影在眼前一闪,苏墨已然消失在了他的身边。

    “墨儿……”尉迟寒风惊恐的嘶吼一声,就欲追去。

    西门雪此时却一派淡然的挡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虚弱的几乎无法站立,方才冥殇那掌用了全力,想必……他应该也受了极重的内伤!

    但是……尉迟寒风的伤绝对比冥殇要重的多,先是内腹损伤在前,方才又和冥殇激战多时,而且受了他全力的一掌,此刻……硬生生的接下冥殇一掌……他的内腹必然大损!

    尉迟寒风腿一软,险些跪下,他的嘴里不断的向外溢着血丝,鲜红的血将他的牙关都洗染了一遍。

    “为什么?”尉迟寒风咬牙看向西门雪,凄凉的问道,声音里有着隐忍的痛楚。

    西门雪冷冷一笑,阴冷的说道:“为什么……我就是要让你尝尝这无力的感觉!这种你无力保护想要去保护最重要的人的感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你眼前无力消失的感觉!”

    西门雪冷眼睥睨着虚弱的尉迟寒风,深邃的眸子里噙着隐隐的沉痛,恨恨的说道:“很心痛……是吗?是不是……”

    “你恨……可以冲着我来,为什么非要将墨儿牵扯进来?”尉迟寒风眸光渐渐的充了血,他恨,他恨千算万算,忘记了寒雪,他一直以为,寒雪对墨儿是有情的,他一直以为,他的恨不会牵扯到墨儿身上!

    可是,他又一次的自以为是,又是他!

    尉迟寒风沉痛的闭了下眼睛,嘴里的血一直向外溢着,咬着牙,怒吼的说道:“上一辈的恩怨,难道……就非要让我们去承担吗?”

    西门雪一听,顿时愤怒布上了整个面容,他大步跨前,一把拽着尉迟寒风的前襟,怒不可遏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这样说!”

    当年,他也以为,上一辈的恩怨和他们没有关系,可是……最后,所谓的“大哥”,亲手葬送了他所有的念想,都是他!

    尉迟寒风虚弱的喘息着,内腹的剧痛让他暗暗蹙眉,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冷峻的脸上亦笼罩了浓浓的愤怒,低吼的说道:“我没有资格……谁有资格?西门影吗?不要忘记……我才是你大哥,我才是!”

    西门雪擒着尉迟寒风衣襟的手死死的攥着,怒目充了血丝,冷嗤一声,阴冷的说道:“尉迟寒风,从我离开王府的时候,你就再也不是我大哥!”

    尉迟寒风凄凉的笑了笑,嘴边的血……丝丝挂挂,他用尽力气,一把挥开了西门雪擒着他的手,失望的看着西门雪,沉痛的说道:“好一句……我不再是你的大哥!”

    说着,尉迟寒风无力的向后退了两步,腿脚的虚弱渐渐无法支撑他的身体,他倚靠在一侧的枫树上,自嘲的笑了笑,眸光渐渐的变的阴寒,他淡漠的看着西门雪,阴冷的说道:“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我认了!如果……我必须要承担上一辈的恩怨,我也认了!我……死不足惜,此次……所有的一切,我就抱着必死的心……”

    尉迟寒风隐忍的身子在打着颤儿,眼眸充血的死死盯着西门雪,怒吼道:“你可以一掌打死我,我不会还手!你可以慢慢的折磨我……这个就当我欠你们的……可是,你不应该在冥殇面前说出墨儿的身份,你不该!寒雪……难道……你就如此狠心,复仇已经全然蒙蔽了你的眼睛,甚至……你可以牺牲墨儿的命,就只为报复我吗?是不是……”

    西门雪听着,冷然的轻嗤了声,缓缓说道:“是!”

    “就算……以墨儿的命来换?”尉迟寒风一字一字,咬牙和血的厉声问道,狭长的眸子猛然睁大,两道精光含着怒火瞪着西门雪。

    西门雪暗暗蹙了下眉,嗤笑一声说道:“这你可以放心……芸儿在冥殇手里到不会有危险,只是……恐怕你永远也没有机会在看见她!”

    冥殇这次决然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他一定会将苏墨带回黛月楼总部,就算是囚禁,也不会在对她放手!

    “哈哈哈……”尉迟寒风凄厉的笑了几声,内腹又是一阵翻涌,血丝不断的从嘴里往外溢着,他苍凉的说道:“你对冥殇和墨儿之间的恩怨又了解多少?如果墨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也不会!”

    说完,尉迟寒风撑着树站了起来,往枫叶林外行去。

    “如果她真有什么意外……这也是你的报应!”西门雪阴冷的说道,握着折扇的手用了力,折扇受不住劲力,竟是扇骨都被纷纷折断。

    尉迟寒风托着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外行去,他现在不能倒下,他必须要阻止她们将当年的事情告知冥殇,必须要在她们知道冥殇已经掠走墨儿之前……

    尉迟寒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着前方的枫树渐渐的变的虚幻,傍晚的光线渐渐消失……

    +++++++

    “你放开我!”苏墨无法冷静的对着冥殇吼道,此刻的她,除了嘴能动,眼睛能动,竟是所有的地方都不能动,她被冥殇点了穴,就只能用目光和嘴来发泄。

    冥殇静静的站在苏墨的前方,冷眸凝视着她,他到这会儿都有些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是苏墨,可是,尉迟寒风方才确实对她太过紧张,而西门雪也没有理由骗他!

    “三年前,我不够坚持,让你受尽折磨……”冥殇缓缓说道:“三年后的今天,我不会再放开你!”

    苏墨此刻心里焦急万分,尉迟寒风的伤极重,她方才喂他的那颗药也只是能护住他的心脉,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后果不堪设想!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非要抓我……为什么……”苏墨咬牙问道。

    冥殇眸中闪过一丝凄凉,隐忍着内心的酸楚,悠悠问道:“墨儿,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我了?”

    苏墨心思急转,暗讨:这人必然是以前那个郡主所熟知的人,可是,她不是那个郡主,她怎么会记得。

    “我不管你是谁……”苏墨焦急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苏墨,请你放了我……”

    冥殇冷眸一滞,阴寒的看着苏墨,森冷的问道:“放了你?哼……放了你回去救尉迟寒风?他对你做了那么多伤害的事情,你还心心念念着他吗?”

    “冥殇,不管我要不要去救他,你都要放了我……”苏墨嘶吼道,她的心好似被火烧一样,脑子里全然是尉迟寒风那虚弱的神情,嘴边的血就那样肆无忌惮的向外溢着……他的命是她的,她的!

    “我求求你……放了我……”苏墨沉痛的吼着,泪,就像是断了堤的河水,不断的向往涌着。

    看着她如此,冥殇背负的手捏了起来,沉声说道:“不可能,这辈子……就是被你恨,我也不会在放开你,也不会在让尉迟寒风有机会伤害你!”

    “他伤害我是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苏墨泪流满面的吼着,此刻的她已经被担忧充斥了所有的神经,已经忘记了冷静,全然不知道,她方才的话已然激怒了冥殇。

    冥殇嘴角噙着一抹诡谲的笑意,缓缓说道:“就凭你是我的未婚妻!”

    苏墨一听,惊愕的瞳孔放大,娇唇微微的张开,不可置信的看着冥殇,条件反射的问道:“你的未婚妻?”

    怎么可能?

    古代的人如果有了婚约,怎么可能另嫁他人?

    “十四年前,南朝先帝将你赐婚给我,如果不是我家中突生了变故……此刻,你应该是我的妻子!”冥殇咬着牙说道,那个变故萦绕在他心头多年。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的都活在亲人在他眼前惨死的噩梦中,可是,每每想到那个调皮可爱,总是爱整人的苏墨时,他沉痛的心方能有着一丝缓和。

    本以为,接掌黛月楼,此生将在那刀光血影中终老,他本想将她深深的埋葬在心底深处,可是,天意弄人,机缘巧合下,她竟是又和他有了交集……

    再相见,卿已然不识君!

    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当年一纸圣旨,先帝称帝桀寻得他冥家通敌叛国的证据,不给解释的机会,也不详查,便将他冥家满门两百多口嗜杀!

    可是,老太有眼,他和大哥终究逃过劫难!

    如今……南朝一分为二,一半江山是他冥家的,既然帝桀说他冥家通敌叛国,那么……他们冥家就要彻彻底底的将南朝瓦解!

    可是,这些有什么意义?

    苏墨已然嫁与别人,更是受尽折磨后香消玉损……

    他恨上天对他不公平!

    冥家对南朝忠心耿耿,换来的是什么?

    他对苏墨念念不忘,又换来的是什么……

    想着,冥殇不免向苏墨走去,看着她那惊愕的神情,凄凉的笑了笑,问道:“有印象了吗?”

    苏墨皱了秀眉,十四年前……也就是,那个郡主方才五岁,不管这个赐婚的事情有没有,可是,她都不是那个郡主啊!

    “冥殇,不管曾经我和你有没有婚约,可是,我现在是尉迟寒风的妃子了……”苏墨提着气,隐忍着心中的慌乱,接着说道:“我已经嫁做人妇了!”

    “哼……那又如何?”冥殇冷哼了声,缓缓说道:“只要尉迟寒风死了……你就自由了,不是吗?”

    苏墨一听,瞬间惊恐的看着冥殇,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在我手里……他怎么可能不来寻?”冥殇一脸的阴寒,继而说道:“我会在黛月楼恭候他的……大驾!”

    苏墨听后,顿时苍白了脸,如今尉迟寒风内腹受了极重的伤,先不说他能不能撑到那个什么所谓的“黛月楼”,就算到了,岂不是送死?

    “冥殇,你要怎么才能放了他……”苏墨压下内心的担忧,冷然的问道。

    冥殇轻睨了眼苏墨,缓缓说道:“如果……他对你彻底放手……我会考虑放过他!”

    说完,手起掌落,苏墨只觉眼前一黑,人昏厥了过去!

    “墨儿……我不想伤害你……可是……”冥殇沉痛的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道:“我无法再一次让你消失在我的眼前!”

    +++++++

    上兰苑。

    老夫人闭眸假寐的静静的坐在软榻上,手里拧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的念着佛经。

    云嬷嬷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在老夫人身前停下,轻声说道:“主子,冥殇已经带着苏墨启程了……”

    老夫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眸光透着一丝阴戾,冷嗤了声,说道:“他藏的可真是深……将所有人都骗过了!”

    云嬷嬷点点头,没有想到,苏墨是真的没有死,竟然还化名成了慕芸,当初,她和寒雪少爷一起来,本以为是他用来对付王爷的,却全然不知道,竟然是真的王妃。

    “将那份密报派人送给接头人,让递送到黛月楼!”老夫人说着,嘴角噙着冷漠的嗜血气息,幽幽的说道:“苏墨没有死……还被冥殇带走了,戏可越发的好看了!”

    云嬷嬷抿了下嘴,没有接话。

    “寒风怎么样了?”

    云嬷嬷摇摇头,缓缓说道:“王爷的伤好些很重,我已经派人通知了萧隶,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到王府了!”

    老夫人点了点头,道:“将那颗护心丹送过去!”

    “是!”云嬷嬷应了声,顿了下,道:“那……寒雪……”

    提及他,老夫人神情一凝,阴冷的说道:“也是该让他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了……待寒风寻了苏墨去,就找个机会让他知道!”

    “您……确定王爷会去?”云嬷嬷有些不确定的疑问道。

    老夫人冷嗤的笑了声,眸光微翻,冷冷说道:“怎么说……我也当了他二十多年的娘,他的性子我岂会不了解?这次……他明明知道她是苏墨,却佯装不知,而且配合芷兰给冥殇演了这处戏,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还真是令人深思!”

    “主子的意思是?”云嬷嬷有些迷糊,对于此,她也十分的不解,方才前面回话,枫叶林的情况来看,竟是王爷一直都知晓那个慕芸就是王妃。

    “看来……寒风大概也是知晓了当年的事情……”老夫人说着,眸底的笑意渐渐加深,嗤笑的说道:“如果真的是如此,他可真是对她爱逾生命了……就算不得相认,也要保全她!”

    云嬷嬷听着,心里不免趟过凄凉。

    +++++++

    当尉迟寒风从昏厥中转醒时,已然是翌日。

    小婉彻夜未睡,见他醒了,暗暗嘘了口气,方才收起了银针。

    “王爷……”萧隶担忧的上前扶起尉迟寒风。

    尉迟寒风虚弱的看着小婉,轻声道了谢。

    “哼!”小婉没好气的冷哼了声,说道:“如果不是等着你去救小姐,我才不会救你……”

    说着,不免哭丧了脸,愁苦的说道:“我虽然会些医术,可是……和小姐差的远了,现在也只是平缓了一下你的内腹气息,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得住去救小姐……”

    说着,小婉抽噎的哭了起来,单纯的她根本无法应对突发的事情,她没有想到,小姐昨天竟然被人掠走了……

    萧隶心中不明,昨天是王妃被掠走……怎么……怎么慕侧妃也被掠走了?

    适时,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一名暗卫,神情间有些疲惫,他单膝跪地,垂眸说道:“属下有负王爷所托……未曾拦截的住!”

    尉迟寒风听后,沉痛的阖了眼眸,悲从心生,过了一会儿,方才睁开了眼睛,示意那名暗卫退下,他轻睨了眼萧隶,问道:“西门雪呢?”

    “西门公子在风霜雪月阁里……”萧隶说道。

    “把南帝的信拿来给本王!”尉迟寒风说着,翻身下了床榻,由于动作过猛,险些跌倒,他暗暗提了真气,方才运行了下,内腹便翻腾蹈海起来,一股腥甜已然回荡在嘴里。

    小婉见了,泪更是不停的留着,她的医术不高,王爷的伤她治不了,只能暂时稳住,可是……这样的他,真的能救得了小姐吗?

    昨天,明明是西门公子和小姐一起出去的,为什么……他和昏迷的王爷、萧总管一起回来,而小姐被人掠走了……

    尉迟寒风粗重的吸了几口气,抬着沉重的步子步出寒风阁,向风霜雪月阁行去……

    一进了院落的门,就见西门雪背负着手,冷然的站在大树下,莫离远远的站着,见是尉迟寒风,躬身行礼。

    西门雪依旧没有动,他就站在这里一夜未动。

    “黛月楼在哪里?”尉迟寒风虚弱的问道。

    陪同而来的萧隶听闻,惊讶的看着尉迟寒风,又看看西门雪,不解……为何王爷会问他?

    西门雪拉回了投向远处的眸光,侧睨了眼,冷然的说道:“不知道!”

    “寒雪,你是不是非要墨儿死了……你才甘心!”尉迟寒风低吼道。

    西门雪无动于衷,看都不看脸色苍白的尉迟寒风一眼,对于他说的苏墨有危险,更是不置可否。

    尉迟寒风看着他的样子,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随之从怀中拿出信笺,递了上前,冷冷说道:“如果你看了这……还认为墨儿没有危险……我无话可说!”

    西门雪轻睨了眼信,顿了下,方才拿过,冷然的展开,眸光微凝的看着,看到最后……不免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也只是稍纵即逝,继而冷漠的说道:“哼,那又如何……我想,冥殇必然不知道这件事!”

    “恐怕……他马上就要知道了!”尉迟寒风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你对墨儿有一丝情分在,就告诉我……黛月楼在哪里?”

    西门雪的心一震,缓缓转过身,冷嗤的说道:“黛月楼隐秘异常,江湖中人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的所在,包括我!”

    “寒雪,就当我求你!”尉迟寒风悲恸的低吼道:“你恨的人是我,不是苏墨!”

    西门雪眸底噙了抹矛盾,看了眼莫离,示意了下。

    莫离微微颔首上前,从怀中拿出一张纸,说道:“这个是黛月楼的地图……”

    尉迟寒风听闻,展开快速的扫过,转身离去。

    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西门雪为何有黛月楼的地图,就算前面是个预知的陷阱,他也必须要跳!

    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西门雪看着尉迟寒风不稳的脚步,眸子里噙着一抹狠戾……

    是,他是不想苏墨有危险,可是……如果能让他更痛,他不在乎他也在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