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75章 055

    死,也许才能让往事如烟④

    ~

    荒芜的地界,常年寸草不生,黛月楼以悬臂做门户,石窟为据点,险要的地势却成了他们天然的屏障。

    苏墨在石屋内来回的踱着步子,心情烦躁的她无法冷静下来,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进出除了石壁还是石壁,显然,这里是个山洞一类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到那个什么黛月楼,或者……已经到了,只不过她被关在这石屋内。

    可是,如果说她是被关,却又行动自如,只是……她却找不到出去的出口。

    这几天,她也见到了那个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子,那个所谓的“苏墨”。

    她神情淡然,好似对这里极为熟悉,可是……到如今,她还说她是苏墨,甚至……坚信尉迟寒风会来救她!

    那日枫叶林,寒风的举止……竟是知道她就是苏墨,为什么?他怎么会知道?

    这两天,她想了很多,但是,好似总有一处打了死结,怎么也理不顺,万般头绪仿佛也在这个死结处变的模模糊糊……

    “墨儿……”

    一声轻唤打扰了苏墨的思绪,她不曾回头看来人,淡漠的说道:“我不想见你!”

    在这石屋的几天里,作为一个被“抓”来的人,冥殇对她真的很好,大到衣食住行,小到嘘寒问暖!如果……没有那些事情,这样的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人,绝对是个能勾走女人心的男人,可惜,她的心不在!

    冥殇缓步走了进来,在苏墨的对面坐下,顺势放下了手中的托盘,淡淡的说道:“听下面人说……你今天没有怎么吃东西,想着你没什么胃口,我让厨子弄了几样你爱吃的南朝点心……”

    苏墨轻睨了眼桌上的东西,几个小碟子里装着精致的糕点,色样和花样都极为诱人,可是……她一点儿胃口也没有,而且,那也不是她爱吃的,那是以前那个郡主爱吃的!

    “时过境迁,这些……早已经不是我爱吃的!”苏墨平淡的说道,冷然的眸子缓缓收回,她没有办法给冥殇说,她只是依附在这具身体上的灵魂,说了……他自是也不会相信。

    冥殇眼帘低垂了下,清淡的说道:“没有关系,我可以重新了解你!”

    苏墨蹙了秀眉,眸光噙着薄怒,冷冷说道:“冥殇,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爱的!爱……不是强迫!”

    “那是什么?”冥殇依旧淡淡的说道:“难道是看着心爱的人被别人伤害,而且是一次次的伤害?”

    苏墨愕然,无从反驳。

    冥殇缓缓抬眸,静静的看着苏墨,嘴角噙了抹自嘲,缓缓说道:“小时候……当你第一次来冥家做客时,你那灵动,毫不做作的笑容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底,当先皇御旨赐婚……我在家里高兴的几乎发疯,心中感谢上苍,将你赐予我……”

    说着,冥殇嘴角的自嘲渐渐变为了凄凉,冷淡的眸子里更是毫不遮掩的笼罩了浓浓的悲恸,只听他凄凉的说道:“上天弄人,或者是……乐极生悲!没过多久,先皇一道圣旨,冥家通敌叛国……满门抄斩!不允许任何人求情,不允许任何人翻查……就仅仅因为一封所谓的证据的信,两百多口人,就那样全被斩首了,鲜血染红了冥府的院落,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

    冥殇的思绪陷入了沉痛,那些往事让的心狠狠的抽搐着……

    苏墨突然隐隐的生了悲戚,这样的冥殇……让她觉得很可怜,那种从天上一下子跌入万丈深渊,一个不大的孩子是怎么承受的了的?

    “冥殇,错过……终究是错过,错过了,就什么都不同了!”苏墨轻叹一声,静静的说道:“有些事情,我们无力去强求,更加无力我阻止!很多东西,是上天注定的……”

    冥殇嗤笑了声,缓缓说道:“那我就逆天而行!”

    “你就算囚住了我的人,可是……我的心不在,你明不明白!”苏墨噙了薄怒的说道。

    “腾”的一声,冥殇猛然站了起来,神色间有着不自知的慌乱,撇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后,转身离去。

    苏墨无奈的紧皱秀眉,她如今什么都做不了,就只有等待!

    此刻,她才切身体会到真正的等待是如此的难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好似被火烧一样,焦躁难安!

    +++++++

    尉迟寒风带着萧隶和数十个暗卫策马狂奔,沿路,都是马蹄飞扬所飞起的灰尘。

    他们一路上沿着那张地图奔着,连着五个日夜,不眠不休。

    “咳咳咳……”尉迟寒风脸色苍白,狭长的眸子微微的眯着,看着附近的地势,又看看手中的地图,剑眉紧紧的拧到了一起。

    萧隶一脸的担忧,拿出水壶递给尉迟寒风,隐忍着心中的担心,说道:“王爷,喝口水润润喉吧!”

    尉迟寒风微微颔首,将地图揣入怀中,接过水壶喝了两口,吞咽时眸底闪过痛楚,仅仅是两口水,他吞咽的时候就好似水中有着细针,刺痛了他的喉咙!

    萧隶紧抿了唇,瞥过了眸子,不忍心去看。

    此刻的王爷已经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王爷,更不是那个冷漠异常,嗜血残暴的王爷……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为了心爱的人甘愿沉沦的人,一个为了心爱的人,可以放弃一切的人!

    曾经,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王爷会对那个慕芸如此不一般,本以为只是因为那几分相似的脸,王爷一时迷惑了……

    到后来,赋雅小筑内,王妃出现了,王爷不再去思暖阁,他以为他的想法是对的,可是……意外发现,王爷竟是每夜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飞身入思暖阁,在黎明破晓时悄悄而归,风雨无阻!

    他百思不得其解……

    却原来……慕芸竟是王妃,而那个王妃……却是一个幌子,一个冥殇引王爷的幌子!

    想着,萧隶不免又看向尉迟寒风,只见他一脸的淡漠,眸光轻滞的看着远处,菲薄的唇微抿着……

    王爷只为保护王妃,却拿自己的命做赌注!

    如今,他已经无法去分辨,王爷和王妃之间,到底是谁欠了谁的,也更加不知道……他到底应不应该怨恨王妃……

    他如今背负着夜冷的希冀,那个冷的像块冰,一直不苟言笑的人,他的心里只有王爷,当王爷和王妃闹了矛盾时,他也只是默默的替王爷守护着王妃,也许,从头至尾,只有夜冷是看的真切的,他一直都知道,更加明白,王爷爱王妃逾过生命!

    如今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爷拖着惨痛的身躯去救王爷,他无力阻止,更加无理由去阻止!

    也许,此时的王爷,才是真正的为他自己而活!

    二十年了,王爷时时刻刻都在为“王府”,为老夫人而活,从来没有为他自己而活过!

    作为夜冷和他,除了支持王爷,陪王爷到最后……已然别无选择!

    “走吧!”尉迟寒风清冷的说了声,双腿猛然夹了下马腹,策马向前奔去……

    “吁——”

    突然,尉迟寒风勒了马缰,冷眸扫过周遭,紧抿的薄唇噙了抹怒意。

    西门雪给他的地图绕了圈子,他们走来走去……竟是又回到了这里!

    “王爷……我们好像又回到了这里?!”萧隶看了看四周,不免拧眉说道。

    尉迟寒风点了下头,重新拿出地图,阴鸷的盯着上面,他将所有的线路一一扫过,猛然间,眸光一滞,紧紧的盯着地图上一处,随即缓缓抬眸,再看看周遭,冷冷说道:“我们走过了……”

    说完,尉迟寒风顾不及多想,调转了马头……

    “驾——”

    尉迟寒风手重重的挥舞马鞭,马儿吃了痛,发了狂的扬蹄而奔……

    如今的他心急如焚,拖一天,墨儿的危险就多一层,当年的事情,如果冥殇知道了,断然会无法承受,如今冥域已然瓜分了南朝半个天下,当他们知晓了这其中的原由……他不敢想象!

    正在尉迟寒风按着地图徘徊在地势险要的山脉上时,黎玥城内亦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无关别人,只为西门雪!

    “二少爷,飞鸽传书!”莫离恭敬的将一个小竹筒递给了西门雪。

    西门雪冷然的展开,凤眸轻轻扫过,冷笑的嗤了声,悠悠说道:“黛月楼隐蔽,多少人想寻到,却不得法门,就算给了他地图,也未必能够寻到!”

    莫离眉头轻蹙了下,说道:“这样……岂不是黎王会耽误了脚程?那……慕姑娘……”

    西门雪的心一滞,轻蹙剑眉,看着墨蓝天空上那弯月牙儿,深邃的眸子里隐隐间噙着抹担忧。

    “谁?”西门雪阴戾的看向房檐,话音方落,脚下轻点,飞身向那人影处闪去……

    黑影纵跃在屋檐之上,好似对王府的地形和暗卫的死角极为的熟悉,只是几个闪身,已然消失在王府上空。

    西门雪站在屋檐上,冷冷的嗤笑了声,空中翻越几下后,亦是出了王府,可是,追了一阵,竟是未曾发现黑影的踪迹。

    西门雪俊逸的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有些悻悻然的回了王府,人刚刚入府,却见有个人影好似向寒风阁的方向走去,他心里生了好奇,暗暗跟了过去……

    那人却不是去寒风阁,四处张望了下,飞身入了兰花园。

    西门雪眸光睨了眼兰花园的匾额,亦飞身跟入。

    如今,柳翩然伤势未曾痊愈,还在里面静养,而这里……曾经是穆子娇住的地方。

    西门雪不动声色的一路跟着那个人影,那人偷偷摸摸的,好似怕惊动了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向兰花园内的一处凉亭走去……

    西门雪远远的看着,那个凉亭他记得,是当年父王专门为穆子娇建的,说是,让她种兰花累了的时候可以休息。

    只见那个人走到凉亭中央,四处张望了下,方才蹲下了身子……

    由于隔得距离远,又正好被石柱挡着,西门雪并看不到她在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只见她又起了身,手里俨然多了一个四方的木盒,她缓缓打开,看了看后,抱着木盒急匆匆的出了凉亭!

    西门雪心生了好奇,闪身而出。

    来人见被人发现,惊愕的向后退了两步,抱着木盒的手不免紧了几分。

    “小双?!”西门雪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小双,他冷眸看着她手中抱着的木盒,问道:“这是什么?”

    小双下意识的将木盒置于身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没……没什么……西门……西门公子……这……这么……这么晚了怎么会……会在……会在这里?”

    “那你呢?你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里?”西门雪轻咦的问道。

    他这么晚是没有理由在王爷的妃子的院子里,可是,作为王妃的贴身婢女,在王妃不知所踪的情况下,出现在侧妃的院子里,也是透着诡异的,何况……她还偷偷摸摸的!

    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什么她突然出现在府里!

    她此刻不是应该也被冥殇带走才是吗?

    小双眸光微转,努力的稳定了下思绪,说道:“小……小单姐姐让我来取些东西!”

    “白天不能取?”西门雪见小双眼神转来转去,心里更是生了疑惑。

    突然,西门雪足下轻点,身子一个旋转,人已然到了小双的身后,当人回到原位时,木盒已然落入了他的手里。

    小双瞳孔猛然间放大,二话不说,出手抢攻,就欲将木盒夺回,可是,她的武功根本不及西门雪分毫,只是一个回合,人已然被西门雪点了穴道。

    “西门公子,你不能看里面的东西!”小双双眼乞求的看着西门雪,神色间,竟是要哭了出来。

    如果小双不对那个木盒如此紧张,西门雪到也没有那么好奇,此刻,却越发的想知道,这里面装的什么……

    西门雪冷然的打开木盒,里面只不过是一个被油纸包裹的小册子,看纸张,已然有些发黄,竟是年代久远了。

    “西门公子,你这个是探人隐秘,你堂堂北国第一世家的公子,岂可作出如此污浊之事!”小双真的着急了,娇俏的脸蛋儿都皱到了一起。

    西门雪轻睨了眼小双,淡漠的说道:“那些都是虚名!”

    说完,点燃了火折子,打开了小册子,轻睨着……

    隋光四十七年,七月二十四,那日风雨交加,黎王府两院主子待产,王爷出征未归。东黎国规,子嗣不分嫡庶,只论长幼,故此,主子怕在失了宠之于,又失了占领先机的机会,借药催生。

    可是,以防万一,主子备一女婴,如若大夫人先诞下长子,让其换之,府中一切都已经打点妥当!

    经过数剂药的催生,主子终于先大夫人诞下子嗣,天不随人愿,是个郡主!

    随后,大夫人诞下一子嗣,因难产,身子虚脱,当时就晕厥过去,还来不及看孩子一眼。

    早已经安排好的人手,本欲将先前那名女婴换之,主子却突生一记,小郡主与大夫人之子换之……

    西门雪看到此,手,微微的颤抖着,他瞳孔放大,狠狠的盯着那“小郡主与大夫人之子换之……”

    小双并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到底写着什么,只是来取物件,她见西门雪突然变了脸色,火折子映照着他的脸变得苍白的吓人。

    西门雪缓缓抬头哦,嘴唇哆嗦的看着小双,扔掉了火折子,上前一把擒住了她那纤细的脖颈,低吼道:“说,这个是谁让你来取的!”

    小双被西门雪掐的渐渐透不过气,脸蛋被憋的通红,她呼吸急促的摇着头,神情极为痛苦。

    西门雪一把放开了小双,大掌一捞,将她拦腰抱起,足下轻点,飞身而去……

    黑夜中,西门雪就擒着小双飞快的向上兰苑的方向奔去,到了那院落的门口,他才停了脚步。

    “什么人?”黑暗中,闪身而出四人,拦在了漆红的大门前面。

    西门雪冷眸扫过,一把将小双仍了过去,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见穆子娇!”

    “放肆!老夫人的闺名岂是你能叫的……”

    西门雪嘴角冷嗤,掌风扫过,那说话之人顿时被震飞,重重的落到了那门上,发出“哐啷”一声重响,竟是硬生生的将那门后的门闩给震断,那人也随之落到了地上,大口的吐着血。

    剩下的三人放下小双,就欲上前,突然,被人喝止。

    云嬷嬷淡然的看了眼,示意三人退下,方才说道:“老夫人已经恭候多时!”

    西门雪眸光阴鸷的睨了眼云嬷嬷,就跨步向内走去。

    “还请三少爷将小双的穴道解开!”云嬷嬷看着西门雪的背影,说道。

    西门雪脚步不停,回手掌风轻扫,小双的穴道已然被解开……

    上兰苑内,灯火通明,全然没有以往的沉寂。

    老夫人悠哉的喝着茶,神情淡定自若,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西门雪的到来……

    “铛”的一声,老夫人将手中的杯盖滑落到被子上,眸光轻抬,睨向西门雪,嘴角噙着冷漠的笑意。

    西门雪举起手中的小册子,阴鸷的看着老夫人,冷冷说道:“这都是真的?”

    老夫人轻笑一声,眸子里都是轻蔑,冷冷说道:“是!”

    西门雪的嘴角抽搐着,咬牙问道:“小双一直是你的人?!”

    适时,云嬷嬷和小双走了进来,小双听闻他的话,紧抿了唇角。

    “是你故意让她引我去兰花园的,也是你故意让我知道这件事的……”西门雪隐忍着,阴冷的问道。

    老夫人淡漠的点着头,神情间看不出此刻她心底的想法,只是幽幽的说道:“你可要比寒风冷静多了,寒风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感情用事……真是像极了王爷当年!”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西门雪嗤笑一声,冷冷说道。

    老夫人笑了,笑的甚是诡异,不疾不徐的说道:“如若你不信……你就不会来!其实,你应该是想到了,寒霜自小身子不行,而我因为头胎过后身子也变的不爽利,这些都是因为吃了催生药的缘故,也因为此……寒月自打娘胎就身子骨不好!”

    西门雪沉痛的阖了下眸子。

    是,她说的,确实是他方才想到的……

    当西门雪睁开眼睛时,眸底全然是怒火,他愤恨的看着老夫人,咬牙切齿的问道:“当年的事情也是你唆使他做的,就为了日后让他痛苦是不是?”

    老夫人轻笑了声,缓缓摇摇头,冷然的说道:“当年,陷害你娘不洁是我找人做的,只是……我设了局,让你以为是他做的!”

    “为什么?”西门雪双手紧攥,问道。

    “为什么?”老夫人嗤笑了声,说道:“就为断了你们之间那份所谓的兄弟情义,就为了铲除你,让你无法威胁到寒风的低位!”

    “那如今呢?”西门雪嘶吼一声,将小册子重重的扔到了地上。

    老夫人眸光猛然一凝,森冷的说道:“如今……当王爷薨了,寒霜死了,寒月死了后,我也要让你们不得好过!我如今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都是你那个自以为是,悲天悯人的娘造成的,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都不好过!”

    说着,老夫人缓缓起了身,冷冷说道:“如今他去了黛月楼救苏墨,而冥殇已然知晓当年灭门之事,你说……他会做出什么?”

    +++++++

    黛月楼。

    冥殇坐在大殿中央最高的椅子上,看着手中的信笺,不可置信的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重复的看了许多遍,都不愿意相信,眼前所见的都是事实。

    “哈哈哈哈哈哈………………”

    冥殇仰头凄厉的大笑着,大殿内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那信里写了些什么,竟是让楼主如此失了冷静。

    冥殇止住大笑,缓缓低垂了头,银色的面具在火盆内的火的映照下,变的森冷恐怖,他眸光冷寒阴鸷的缓缓看着信,唇角抽搐了下,那信已然犹如翩翩雪花飞扬……

    他缓缓起了身,默然的向石屋走去,脚步沉重的仿佛似灌了铅,一直走到苏墨的屋子前方才停下,阴冷森寒的眸光仿佛利刃,射向那紧闭的门,背负的手紧紧的捏着,指关节发出“嘎嘎”的声响,在这石壁内隐隐间传来回声,尽是诡异。

    苏墨,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只因为你不想嫁,就要赔上我冥家一百二十九条性命吗?!

    “来人,将苏墨关入刑室!”冥殇咬牙切齿的说道,眸子了全然是恨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