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81章 番外:相思树上相思牌

    东黎的盛夏,在连绵了几日的细雨后,终于放晴,湛蓝的天空一丝云都没有,太阳就那样肆无忌惮的,释放着热情的光芒。

    微风轻动,黎玥城上空飞扬着美丽的紫藤花瓣儿,那小小的花瓣儿就这样轻动着,让那些忙碌的人们不免都驻足观看,有些竟是微微阖上了眼睛,轻轻嗅着那淡淡的香气。

    人们的脸上带着舒逸的笑容,帝都长街上到处都洋溢着孩子们的欢笑声,如今四海升平无战事,生活已然是惬意十足。

    再过几日,就是东黎的祥云节,这些年来,尉迟木涵几乎每年都与民同乐,彰显着仁道治国。

    为祥云节搭建的戏台也早已经建好,由于连着下了几天的雨,显的有些脏乱,宫中的侍从和宫婢们正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打扫。

    “环翠,你说……今年祥云节王爷会不会出席啊?”环佩边擦拭着尉迟寒风的专座,边若有所思的轻声问道。

    每年祥云节,这台子上都会为王爷备下桌案,可是,自从五年前开始,王爷就再也没有出席过,大家暗地里都在揣测,王爷是因为怕想起了旧事。

    环翠娇嗔的瞪了眼,说道:“不管来不来,这里都要备着的,你不要忘记了,王爷可是东黎的黎王!”

    环佩听了,撇了撇嘴,说道:“这还用你说!我就是好奇……也不知道王爷这次会不会来,每年大家都有期待,就是皇上,也是有期待的!”

    “你又知道?”环翠笑骂道。

    环佩挑了眼角,撇嘴说道:“哼!我每次都有注意到,皇上总是会不经意的看这里,然后,总是会微微叹息,其实……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只是都不愿意说,黎王妃走了,王爷心里空了!”

    “嘘……”环翠一脸焦急的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骂道:“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这是禁忌,不能提!”

    环佩心里“咯噔”了下,被环翠弄的有些紧张起来,赶忙看看左右,见并没有人注意到,方才嗤骂道:“大家都在忙,你想吓死我啊!”

    环翠瞪了眼,小声说道:“王爷现在也可怜,经历了那么多,却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唉!”环佩轻叹一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幽幽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王妃要走,王爷那么爱她……要是有一个人这样爱我,打死我都不走!”

    “王妃是天之骄女,你只不过是一个宫婢!好好干你的活吧,整天胡思乱想的……”环翠笑骂着,见环佩瞪着她,也不介意,继续说道:“各人有各人的福气,别人啊……都插手不了!”

    环佩一听,手下的动作不免滞了下,思绪也有些飘离,突然,她一惊一乍的说道:“啊,我到忘记了,前两天在御花园,听小路子公公对紫玉姐姐提及……好像王爷去了边境,环翠,你说……王爷会不会去到相思树挂相思牌了啊?”

    环翠一听,不免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轻叹一声,说道:“如果那相思树真的有灵,就让王爷和王妃团聚吧!”

    说着,环翠不免看着风中漂浮着的紫藤花瓣儿,眸光变的涣散起来。

    突然,一阵风吹过,随着风飘来许许多多的紫藤花瓣儿,那小小的东西就在风中飞舞旋转着,美丽极了,所有人停下了动作,都被眼前的景致看的呆了……

    ++++++

    祥云节就在大家期盼中来临,这天的天气极好,傍晚的风带着那清幽的花香拂面,当夜幕低垂,黎玥城到处高高挂起火红的灯笼,寓意祥和红火。

    “皇上驾到——”

    “皇后驾到——”

    通传太监捏着嗓子高喊着,霎时间,万民匍匐在地,高呼“皇上万岁、皇后千岁”。

    尉迟木涵和张皇后在那高台的最高位落座,沉稳的说道:“平身!”

    在万民谢恩之际,尉迟木涵眸光不免看向那空置的座位,内心沉叹一声,示意小路子一眼。

    小路子接到指示,高呼典礼开始,顿时,那绚烂的烟花在轰鸣之声过后,在墨蓝的天空上爆炸开来,瞬间,夜空亮如白昼!

    “黎王爷到,黎王妃到——”

    就在这时,外围传来通传的声音,那声音好似被淹没在了轰鸣的烟花燃爆声中,但是,却让所有人都听的真切。

    上至一国之君的尉迟木涵,下至围观歌舞烟火的百姓,纷纷举目看去……

    只见一批白色骏马突然被人勒停,尉迟寒风一袭皎月白长衫,手中搂着一名水蓝色长裙的女子飘然下了马。

    众人还来不及看清女子的面貌,却被那一头的白发所吸引住了眸光,大家不免本能的纷纷臆测起来。

    尉迟寒风一脸淡漠从容的牵着苏墨的手缓缓走进,二人的脸上都是那样淡淡的,只是……嘴角挂着几乎不可见的轻笑,那样若有似无的笑,却让人能感觉到,此刻他们相牵的手是那样的贴合和紧密。

    “皇上!”尉迟寒风微微躬身示意。

    苏墨看着明显有些惊讶的尉迟木涵和张皇后,微微福身,淡然的说道:“参见皇上、皇后!”

    “起!”尉迟木涵微抬手,看着苏墨那满头的银丝,心中甚是疑惑,却只是隐忍了下来,径自喜悦的说道:“赐坐!”

    音乐起,万民乐。

    由于尉迟寒风和苏墨的突然出现,更加显得今夜的炫目和多彩。

    当歌舞进行到一半,尉迟木涵示意尉迟寒风和苏墨二人,遂带着张皇后四人离席回了皇宫。

    皇宫御花园登月亭。

    四人分坐一侧,月光祥和的映照在亭子里,尉迟木涵和张皇后静静聆听着尉迟寒风诉说着如何寻得苏墨,他那慵懒的神情难掩心中的喜悦。

    “看来……那相思树果然是成就情人的仙树呢!”张皇后听后,不免感叹一声。

    尉迟寒风浅笑,忆起当日的情形,到现在回想起,都仿若置身在梦境一般……

    他将相思牌挂在那棵树上,听着那“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心中……有着多少期待和幻想,他总是希望,那转身的刹那,心底深处的人儿就出现在眼前。

    害怕失望,他就那样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树上的牌子,当看到那娟秀的字体在那牌子上写着“紫藤花飞月下舞,盼君一曲醉梦中”时,他的心,仿佛顷刻间被什么填的满满的……

    她想他,就如他想她!

    五年来,从来未曾变过……

    转身,只因为那道熟悉的目光,那道梦转千回都不能忘记的温柔。

    尉迟寒风菲薄的唇微微扬了起来,他侧眸看着淡然的苏墨,眸光炙热,不顾尉迟木涵和张皇后就在旁边,握起了苏墨的手置于掌心,这时,那狭长的眸子微眯了下,掩去了眼底那不为人知的歉疚。

    那日,看着她一头白发,他心底惊愕的不能言语,可是,却不曾问什么,只是上前轻轻拥住了她,手指缕过她那满头的银发,说道:“这样的你,让我怎么能挪得开眼?!”

    “不觉得我丑?”苏墨轻轻环着尉迟寒风的腰身,问道。

    尉迟寒风的心里趟过窒息的痛,脸上却淡淡然然的,附耳对着苏墨说道:“我的墨儿,是天底下最美的,谁也比不上!”

    “想我吗?”苏墨轻问。

    尉迟寒风拥着苏墨的手收紧了几分,亦轻轻的说道:“想……比你想我更多上几分!”

    “你知道我有多想?”苏墨不免淡笑的问道,眸底有着渐渐的释然和久别相见后隐忍的悸动。

    尉迟寒风薄唇微扬,微微阖起了眸子,掩去那眼底的酸涩,隐忍着内心翻涌的思念,沉声说道:“不管你有多想,我都比你想的要多,因为……对你的爱,从来不曾因为时间和距离而改变,只会与日俱增!因为,我要比你爱我更爱你几分,不为别的,只想这样惩罚自己对你的亏欠……”

    苏墨在那坚实的怀抱里笑了,笑的轻松释然,笑的沉醉,从来都没有如此刻一般,觉得幸福不必要去想那么多,幸福……就是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

    也许,她不能伴他终老,也许,她有幸和他至老……一切在此刻看来,都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只是被惜蕊怂恿的来挂相思牌,却不料……遇见了他,不管是偶遇还是天注定的,当她看着他孤独的背影站在那相思树下时,她好像什么也无法顾忌了,好像……一切都没有眼前的幸福来的重要!

    “娘,娘……”

    就在这时,那甜甜的稚嫩的声音由远飘来,还伴随着心心焦急的声音。

    “千千,你跑慢些,等下摔倒了……千千……”

    尉迟寒风身子僵了僵,看了看奔来的那两个小身影,眼眸带着疑惑看向苏墨。

    苏墨笑了笑,也不隐瞒,娇嗔的说道:“你儿子和女儿!”

    尉迟寒风还来不及反应,那两个小身影已然到了跟前。

    千千眨巴着眼睛,仰着头看着尉迟寒风,那犹如小扇子一样长而密的睫毛就那样忽闪忽闪的,然后,轻轻拽了下苏墨的衣衫,很认真的问道:“娘……这个叔叔长的和二叔有些像呢!他是叔伯吗?还是千千的爹啊……”

    苏墨一愕,随即撇了撇嘴角,轻捏了下千千的鼻子,问道:“那千千希望是什么呢?”

    千千听闻,歪着脑袋上下审视起尉迟寒风,半响,方才稚嫩的说道:“当然希望是爹了!可是……这个不是千千希望是什么就是什么啊!”

    苏墨听了,不免掩嘴而笑,眸光流转之际,却看到心心正一脸冷然的盯着尉迟寒风,眸光含着淡淡的隐怒,小嘴紧抿着。

    “心心,你……怎么了?”苏墨有些担忧的问道。

    心心并不说话,依旧盯着尉迟寒风,而尉迟寒风也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心心,父子二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说话,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在二人身上流转着。

    最后,心心还是收回了目光,毕竟是孩子,盯着久了,气势上就弱了。

    “心心,你怎么了?”千千见心心有些不开心,顿时,脸也耸拉了下来,那灵动的眼睛在几个人之间来回的转着,半响,上前拉住心心的手,轻声问道:“心心,你不喜欢爹爹吗?”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们爹?”心心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角说道。

    千千抬头看了眼尉迟寒风,随即套着心心的耳朵说道:“你们刚刚盯着看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娘还让他抱,肯定是爹!”

    貌似是悄悄话,可是,却大声的苏墨和尉迟寒风都能听到,二人听后,不免都有些想笑。

    心心听了后,只是老成的哼了声,随即拉着千千的手转身离去,临走,只是说了句“这么多年才找到我们,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千千被心心拉着走了,边走,还恋恋不舍的转回头看着尉迟寒风和苏墨,小丫头几次想说什么,却也都没有说,最后,却还是忍不住对着尉迟寒风说道:“不要欺负娘哦……还有,进药王谷好复杂,你记得让娘带你进来看心心和千千哦,二叔也在呢!”

    心心突然停了脚步,扯了下千千,也看了看依旧看着他们的尉迟寒风,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挑衅。

    想到这里,尉迟寒风那菲薄的唇上扬了个幸福的笑意,握着苏墨的手也紧了几分。

    就在尉迟木涵好奇的想询问他想到什么如此开心,叫他与大家分享一下时,突然见他起了身,有些无法转换思绪的问道:“去哪里?”

    “回府!墨儿一路舟车劳顿,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尉迟寒风冷然的说着,也不行礼,径自拉了苏墨往登月亭下走去,边行边说道:“臣如今有一子一女,请皇上赐封号!”

    那话清幽飘渺,尉迟木涵和张皇后先是惊愕的消化着,随后不免都笑开。

    “希望这次是真的雨过天晴!”尉迟木涵不免有所感叹的说道。

    张皇后点点头,若有深意的说道:“你不觉得……这空气里都是幸福的味道吗?看来……那相思树果然有用,臣妾央求皇上带臣妾同游!”

    尉迟木涵听后,哈哈大笑起来,戏谑的问道:“你已经贵为一国之母,却还贪心的想将朕拴在身上……皇后,你也越来越贪心了……哈哈!”

    张皇后听了,亦笑了起来。

    她已经满足了,皇上后宫佳丽众多,却从未对她失宠,皇帝的爱,有这份宠溺,她也别无所求了!

    翌日。

    在苏墨、心心和千千方才洗漱过后,圣旨就已然到了王府。

    赐封尉迟心为黎郡王,待尉迟寒风百年后袭黎王封号。赐封尉迟千千为紫月郡主,一切封赐等同公主!

    另,一道密旨交到了尉迟寒雪的手里,那里面写的什么除了他谁也不知道,只是,他看了那圣旨后,眸子里的光渐渐变的释然!

    早膳过后,尉迟寒风吩咐萧隶备了马,欲带苏墨出府。

    正欲离去之际,却见千千跑了上前,看着马上的尉迟寒风和苏墨,嘟着嘴,瞪着尉迟寒风道:“爹要带着娘去哪里?千千也要去……”

    “没有规矩!”尉迟寒风清淡的说了句,居高临下的眸光带着不可抗拒的人父的威严,他看着千千嘟了嘴,无奈的看了眼怀中的苏墨,随即示意萧隶道:“等下你带心心和千千入宫面圣谢恩!”

    说完,双腿一夹马腹,策马离去。

    身后,传来千千的吼叫声,只听她吼道:“爹爹坏,老是霸占着娘!”

    苏墨不免笑了起来,轻声问道:“去哪里?不能带上女儿吗?”

    尉迟寒风握着苏墨的腰的手臂紧了紧,说道:“以后很多机会,今天……我只想和你单独一起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