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82章 番外:那幸福的紫藤花啊

    尉迟寒风拥着苏墨在马上一路狂奔,马儿好似感受到身上人儿的幸福和迫切,四蹄跑的更加欢快。

    尉迟寒风一手驾驭着马缰,一手紧紧环着苏墨的腰身,感受着她的体温。

    苏墨就这样倚靠在那坚实温暖的胸膛上,鼻间,全是那午夜梦回,萦绕着自己的熟悉的茶香气息。

    她轻轻的阖着眼睛假寐着,也不去管尉迟寒风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只是心中存了一份期待,任由他掌握着人生的道路,之前的她顾虑的太多太多,从来不曾将心敞开的交给他,以至于他们之间错过太多,留下的遗憾太多。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渐渐的,马儿的速度越来越慢,随即停了下来。

    这时,苏墨方才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竟是大片的紫藤花树林,风儿轻吹,顿时扬起了许许多多的花瓣儿,就那样肆意的飘着,那垂落的花串儿更是摇摆着,煞是好看!

    苏墨惊愕的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的景致,仿佛都是梦幻一般。

    尉迟寒风感受到怀中人的惊讶,薄唇上挑了个得意的弧度,随后,率先翻身下了马,递了手。

    苏墨依旧有些无法从惊讶中回转思绪,她有些条件反射的将手递给了尉迟寒风,随之,人被半抱着下了马。

    “这里是……”苏墨终于从震惊中拉回思绪,紧紧的看着尉迟寒风那俊逸的容颜,难言内心惊愕的问道。

    尉迟寒风看了眼苏墨,拉着她的手往那大片的紫藤花树林走去,只是轻轻淡淡的说道:“这里的花瓣虽然有很多,多的数不尽……但是,它却不及我对你的思念来的多!”

    苏墨的心微微打着颤儿,看着入目的绚丽,脚下不自觉的踏着那紫色的花瓣,二人就这样向紫藤花树林深处走去,此刻……竟是让她有种错觉,好似彼此牵着手,步入那鲜花堆砌的结婚殿堂。

    昨夜回到黎玥城,就发现空中好似飞舞着紫藤花,却也一时间未曾多想,回到府里,那花瓣儿仿若更多,只以为那墨园里的花树开的茂盛。

    将已然熟睡的心心和千千安顿好,那人便笑着对她说“今天是祥云节,我要带着你去接受天下间所有的祝福!”

    思绪好似总是有些根本上节奏,人便已然被他拉上了马,往那盛会的地方奔去……

    此刻,这满眼的都是绚烂的紫色小花瓣儿,却原来……那飞扬的思绪竟是将整个黎玥城填的满满的。

    感受到身边人儿的思绪的激动,尉迟寒风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身,于苏墨正对着,他静静的审视着苏墨的容颜,那娇俏的脸上略施粉黛,除了那一头银丝,岁月却未曾在她的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依旧是那份淡然,只是……身上多了一股为人母的祥和。

    “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你,这里……是我对你满满的爱意!”尉迟寒风轻轻说道:“本想昨夜便带你来看,却又怕你太累,隐忍着那些所有的爱,黎明破晓时,却是再也无法多等一刻!”

    苏墨静静的听着,眸光紧紧的看着尉迟寒风。

    微风轻拂,飞扬起彼此的衣袂和发丝,那飞舞的紫藤花瓣儿就在空中打着旋儿的飞落在二人的发间、肩上……

    “这些都是你种的?”苏墨傻傻的问道。

    尉迟寒风听了,不免一愣,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的看着苏墨。

    苏墨“噗嗤”一声笑了,笑此刻尉迟寒风的样子,更笑自己的傻。

    先不要说尉迟寒风会不会种树,这么大一片的紫藤树,一个人要种多久才能种完?

    “你的笑,还是这样另人深陷其中!”尉迟寒风看着苏墨脸上的笑,看着她的眸光渐渐的变的炽热起来。

    五年了,他每天都在这片紫藤树林里待很久很久,多少次幻想着有一天他的墨儿能和他一起并肩而立,看着这漫天飞舞的花瓣,感受着他的爱。

    “能为我舞一曲吗?”尉迟寒风轻问,见苏墨微微颔首,便笑着将置于袖兜中的小玉笛取了出来。

    笛声悠扬,饱含着五年来的思念和浓浓的爱意。

    舞步简易,那简简单单的旋转,回眸时的相望,是那五年来的渴望……

    曲终,苏墨回旋的舞姿停滞!

    尉迟寒风上前一步,拉过苏墨,飞旋的身影落入了那坚实的臂弯中,二人四目对望,此刻,没有任何的干扰,只有天地间飞旋的紫色花瓣儿做见证。

    “墨儿,不管任何原因,请不要再一次弃我而去!”尉迟寒风隐忍着什么,眸光炽热的看着怀中的人,等待着她的回答。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不稳,紧抿的唇毫不掩饰的彰显着他此刻的害怕。

    苏墨眸光渐渐被雾气所阻挡,那氤氲着的湿气让她眼前的人影变的有些虚幻迷离……

    尉迟寒风心里慌了,他看着苏墨,紧紧的看着,隐忍的命令道:“答应我!”

    “风……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先你离去……你会怨我吗?”苏墨不答反问道,大哥为她调制的药不能完全解去她身上的毒,如今,只能保住她十年的寿命,至于十年间,能不能研制出新药来解去她身上的七花七叶之毒,就要看造化了。

    “我不允许这样的如果,如果真是那样……我也不会弃你,黄泉路上你我相伴……死有何惧?!”尉迟寒风一把将苏墨托了起来,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里,环着苏墨身体的手忘记了轻重,环的越来越紧。

    苏墨被抱的生了疼,可是,却咬牙未曾吭一声,也许,只有这样的怀抱,她才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他,才能让她忘记十年后……

    尉迟寒风下颚轻轻抵着苏墨的头上,嗅着她身上的体香,想起在离去时,慕枫对他说的话。

    人生,爱过,其实就已经无憾!总好过那些一生过得乏味,不懂爱为何物来的人强上百倍、千倍、万倍……

    如果彼此相爱且能有机会相守,那便是上天对痴情人的恩赐,谁都期盼恩爱到老,可是,世事无常,总有些事情是无法掌控的。

    如果爱,请深爱,就算相聚的时间不一定会天长地久,但是,只要幸福过就好,因为……她无憾!

    这些……他都懂!

    可是,他贪心了!

    和墨儿带着寒雪、心心和千千回来的路上,他享受着那份爱,那份亲情,他贪心了,他不想只要那十年,他想要白头偕老,他想要生生世世!

    墨儿的毒是因为他,慕枫给他说了!

    墨儿不想他知道,他装作不知,他不想让墨儿看着他内疚而不开心……

    他欠她太多太多,他只想好好爱她,来弥补所有对她的亏欠。

    “墨儿,答应我!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爱你、宠你、疼你……答应我!”尉迟寒风咬牙说着话,抱着苏墨更加紧了分。

    “风……你爱我吗?”苏墨闭上了眼睛,轻声问道。

    “爱,我爱,很爱很爱,爱逾生命……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明白我的心意!”尉迟寒风重重的说着,此刻,无光那高高在上的尊严,有的,只是一个爱人迫切的心。

    苏墨笑了,笑的很甜,她缓缓的环上了尉迟寒风的腰身,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那狂热的心跳声,悠悠的说道:“我会尽力让自己活着,活着去感受你的爱,让你的爱和我的幸福去弥补赵翌、寒月和夜冷的遗憾!让我的快乐……可以让紫菱安心的离去……”

    “好!”尉迟寒风应着声,声音有着几分沙哑,那狭长的眸子竟是有些湿润起来。

    苏墨笑着流泪着,人们连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为什么又要去想十年后呢?珍惜眼前的幸福才是最重要不是吗?

    就如大哥说的,彼此相爱又能相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要待一次次的错过后,回头看去,才发现……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和可笑!

    十年,就算没有解除七花七叶之毒的办法,那也有十年的相守,他们已经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人的一生,到底有多少个光阴可以浪费?!

    “风……我爱你,也很爱很爱!”苏墨笑着流泪说道。

    尉迟寒风激动极了,他放开了苏墨,大掌握着她的香肩将她扶起,看着她已然泪痕铺满了脸颊,心疼的轻轻为她擦拭着泪珠,看着那娇俏的容颜,缓缓俯下身,薄唇带着疼惜轻轻吻过那流着泪迹的脸颊,最终……轻轻含住了微颤的红唇。

    苏墨阖起眼帘,静静的感受着。

    尉迟寒风极尽缠绵的吸允着,舌尖贪婪的舔抵着苏墨的嘴间每一处,浑厚的舌挑逗着那丁香小舌,彼此津液相交时,心里的悸动传遍了全身。

    “我想要你……”尉迟寒风离开了苏墨的唇,眸光炙热的死死盯着他,眼底全然是燃烧着的欲/火!

    “这里?”苏墨错愕,被方才吻的窒息的脸颊泛着红润。

    尉迟寒风邪魅的笑着,指腹轻轻滑过苏墨的嘴唇,慵懒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敢深入这紫藤树林!”

    苏墨没有说话,看着这漫天飞舞的花瓣儿,在看看地上,绿茵茵的草地上全是飘落的紫色花瓣,就像是一张天然的花床,可是……在这露天的地方做那缠绵的事情,她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她是现代人,可是……

    “你确定?”苏墨再次确认,她突然发现,在这里……许是一件大胆又浪漫的事情,她的心底,竟是有着几分羞涩的期待。

    尉迟寒风嘴角的笑越来越深,他没有回答,只是径自又含住了苏墨的唇,无言的告诉了她。

    吻,不似方才的温柔和小心翼翼,这次,变的狂野和热情。

    尉迟寒风将苏墨压倒在那铺着紫藤花瓣儿的草地上,大掌不安分的覆上了苏墨胸前的柔软,轻轻的揉搓挤压着,他放开了苏墨的唇,突然戏谑的说道:“这里比起初次欢爱时可是有见长!”

    苏墨一听,顿时红了脸颊。

    尉迟寒风静静的欣赏着苏墨的娇羞,她那银丝铺就在草地上,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墨儿,这样的你,让我爱的欲罢不能!”

    说完,尉迟寒风不待苏墨反应,俯身亲吻上了她那满头的银发,眸子里有着极尽温柔的疼惜。

    风儿轻轻浮动着,紫藤花瓣儿就像是层层纱幔将热吻的二人紧紧的笼罩……

    “娘……娘……爹爹……你们在哪里?”

    就在二人忘我的热吻时,就在尉迟寒风的手刚刚想探进苏墨的衣衫里时,那稚嫩的声音不适宜的在远处传来。

    尉迟寒风和苏墨同时一愣。

    苏墨有些茫然的问道:“你不是说……没有你的允许,不会有人来吗?”

    尉迟寒风的脸上笼罩了一层怒意,撇了下嘴角,不免说道:“看看你的女儿,总是喜欢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扰人好事!”

    “不是你的女儿吗?”苏墨娇嗔的反驳道。

    “是你生的!”尉迟寒风边说,边起了身,随即将苏墨拉了起来,细心的替她将衣衫整理好。

    苏墨看着尉迟寒风那张欲求不满的脸,不免笑了笑,颇似无奈的说道:“也不知道千千向了谁?”

    “她这性子……倒是和你在南朝时相仿,爱使坏,犯错了就爱卖乖!”尉迟寒风想起一路上千千总是不经意的恶作剧,无奈的轻叹一声,方才回转过身,看着那远处的两个小身影。

    苏墨听闻,不由得笑开。

    天地间,任何事自是有定数的,原来……千千是随了那郡主的性子,这样也好,总是对桀哥哥留下了一丝念想。

    想起帝桀,苏墨的内心不免闪过一抹忧伤,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天涯何处?是否和李后相逢……

    正想着,那一对儿小人已然到了近前。

    千千欢乐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心心只是很安静的站着,他看着尉迟寒风一脸的寒气,不免拉了拉妹妹,示意妹妹要懂得规矩。

    千千这时方才注意到,尉迟寒风好像挺生气的看着她,不免抿了抿嘴,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问道:“爹爹不开心吗?”

    “是!”尉迟寒风说道:“路上爹有告诉你,回到帝都就是郡主了,要有规矩!”

    千千听闻,不免嘟起嘴,嘟囔的说道:“千千有守规矩呢,皇伯伯和皇婶婶都有说心心好有爹爹的气度,说千千和娘一样淡定从容呢!”

    “哦?”尉迟寒风轻咦,薄唇微扬,那样的浅笑已然泄露了他为人父的那丝骄傲和自豪!

    “是我听闻这里有娘最爱的紫藤花树,所以带着千千来看的!”心心突然说道,拉着千千的手捏了下,示意她不要说话,继续说道:“只是在林子外看见父王的马,想着有可能父王和娘也在这里!”

    他说话时,俨然一副冷傲的,唯我独尊的气势,苏墨看在眼里,突然很欣慰的笑了起来,朝着尉迟寒风说道:“看着心心的样子,我突然能想象到你小时候……”

    尉迟寒风方才冷峻的脸也变的柔和起来,经由苏墨如此说,竟是也回忆起儿时,只是,心心才四岁,却已经如此聪明的懂得察言观色,实属不易。

    “好了,也临近午时了,回府吧!”尉迟寒风看了看天色,心知那方才未曾完成的事情也只有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小烦人精睡去后了。

    千千突然挣开了心心的手,走到尉迟寒风面前,仰起小小的脑袋,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尉迟寒风,问道:“爹爹可以背着千千回家吗?我听惜蕊姑姑说,她小的时候,她的父皇总是背着她,说……那样的感觉特别特别特别的幸福!”

    千千将“特别”说的很重,更是一脸的期待看着尉迟寒风。

    尉迟寒风听着女儿那稚嫩的声音,心,仿佛都被融化了一般,他蹲下身子,笑着对千千说道:“爹爹以后也总是背着千千,让千千感觉特别特别特别的幸福!”

    尉迟寒风学着千千的话,见女人欢乐的跳上了他的背,心里的甜蜜感将这么多年的失落全部填满。

    苏墨拉着心心的手,四人往林子外走去,阳光透过枝丫射在他们身上,轻风又一阵拂过,飞扬起紫藤花瓣儿,这样幸福的景致,迷醉了守在林子外伺候的人的眼睛。

    萧隶看着那迎面走来的一家四口,不免喃喃自语道:“夜冷,看到了吗?王爷和王妃幸福了……你安息吧!”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风袭来,飞卷起了紫藤花瓣儿,仿佛在告诉世人,幸福……就是淡淡的,淡淡的……颜色,却能迷醉所有人的眼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