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90章 逆天,在所不惜!

    北国的冬天是极为冷寒的,银装素裹几乎是北国冬日常见的景象。

    尉迟寒雪身披白狐大氅,推着轮椅漫步在西门山庄内,一别……已然这么多年未曾回来。

    “变了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尉迟寒风并没有回头,只是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看着素白的天地,幽幽说道:“看似未变……实则已经物是人非!”

    西门影听闻,不免沉叹一声,他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俊逸的脸上闪过一抹忧愁。

    是的,时过境迁,已然物是人非!

    兄弟二人就这样立于轻轻飘扬的雪中,久久的都未曾说话,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不可自拔,久久的,尉迟寒风方才问道:“依照大哥的性子……怎么会收养了宠儿?”

    西门影听闻,垂了眸,眸光轻轻的看向尉迟寒雪,不答反问道:“那你又怎么想到让宠儿做尉迟心的童养妃?”

    尉迟寒雪一怔,随即嘴角勾起一个邪佞的弧度,眸光亦变的深邃起来,只听他悠悠说道:“难道这不是大哥的意思吗?!”

    西门影听后,不免笑了起来,他负手而立,淡淡说道:“雪……还是我所熟悉的雪,卸下当年的仇恨,你始终是活的最轻松逍遥的那个,只是……一直如此的默默守护下去,何不彻底的放开?”

    尉迟寒雪听了,心中不免趟过酸涩,轻轻一叹之际,竟是感觉他身上散发出的孤寂比这雪中寒松更要孤独几分。

    “有些事情……是需要一辈子去还的……”尉迟寒雪轻轻说道,好似自喃一般,渐渐的,唇角的笑意变的极淡,缓缓说道:“这样的守护,是我这辈子以来最轻松、最幸福的事情……恨了那么久,一直强迫着自己去恨,现在回头想想,如果不是对大哥的那份念想,又岂会那么痛苦?”

    说着,不免看向前方的那已然冰冻了的湖泊,想想那些年在湖底的千年寒冰床上的日日夜夜,嘴角趟过一抹苦涩。

    如果不是对大哥的爱转成了强烈的恨,他真的能撑得过那些个日夜吗?那刺骨的冰冷,仿佛每次都将他冻的没有了知觉一般……

    “不是仇恨蒙蔽我的眼睛,大哥和芸儿又岂会至此?”尉迟寒雪沉叹一声,拉回远视的眸子,轻倪了眼静听的西门影,说道:“大哥亦是个痴傻的人,又怎会不理解雪的心思?!”

    西门影缓缓笑开,那样的笑容好似冬日下的松柏,坚毅而轻松释然的傲立,“是啊……我们不过都是红尘中一痴傻人罢了……天地之间,只要心大了,又何必拘泥于世间的凡俗?”

    说着,缓缓垂眸,从腰间掏出一枚锦囊,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眸光更是痴缠贪恋的看着……

    雪,轻轻飞扬,落在了锦囊上,渐渐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继而融化不见。

    西门影唇微抿成一道线,暗暗轻叹一声,将锦囊递了上前,说道:“她的一生追逐寻觅,始终不知道自己的心原来一直丢在了那人的身上,百转千回……方去寻了那人的脚步……”

    说着,西门影的嘴角噙着苦涩的笑意,继而说道:“逆天……她也陪了他去!也罢,大家不过都是痴傻人而已!这个锦囊也许对苏墨的毒有用……”

    说完,将锦囊交给了尉迟寒雪,转身离去!

    尉迟寒雪看了眼锦囊,眸光向西门影看去,雪中他身穿黑色的大氅,渐渐走远,仿佛,天地间他的身影格格不入,异常孤寂!

    轻叹一声,尉迟寒雪垂眸,拿出锦囊内的纸条,看着上面凌夕那娟秀的字体,眉头不免紧蹙了起来,眸中闪过骇然的气息……

    “如此办法……芸儿又岂会愿意?!”尉迟寒雪不免拧眉自喃道,突然,他掌心一合,眸光微凝,冷冷说道:“出来!”

    随即,他调转轮椅回头看去,只见远处……尉迟心站在梅树之后,雪竟是已然在他身上轻轻覆盖了一层,看来,他已经站在那里很久!

    他和大哥竟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尉迟寒雪心中暗暗吃惊,此刻也是他故意泄露气息他才能察觉到……想不到,他的造诣已然如此的高?!

    尉迟心踏着雪缓缓朝寒雪走来,脚下的步子轻缓稳重,踏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只是来寻二叔,并非有心偷听!”尉迟心缓缓说道,语气淡然至极,他眸光轻轻瞥了眼置于尉迟寒雪膝上的锦囊,眸子浅抬,说道:“二叔寻到治疗娘的办法了?!”

    虽然是在问,但是,却是十分肯定。

    尉迟寒雪暗暗蹙了眉头,看着尉迟心眸子里的坚定,不知道如何说。

    他心里自是希望芸儿能痊愈,但是……真的如此做,好吗?

    想着,摊开手,眸光扫过掌中的纸条,过了会儿,方才缓缓说道:“这事如何做……你自己决定吧!”

    说着,将手中的字条递给尉迟心后,自顾的推着车轮离去……

    风,越发的刺骨的吹着,吹落了梅枝上的浮雪。

    尉迟心紧紧的看着字条上的字,稚气未曾完全脱落的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的冷意。

    突然,他握起手掌暗自用力,那字条被他内力震的粉碎,他缓缓摊开手掌,眸光变的凌厉。

    风,扬起了他手中的纸屑,就像是被吹散的雪,静静的飘落……

    +++++++

    当尉迟寒风和苏墨等人欲离去时已然是十日之后,西门影为宠儿置办了丰盛的嫁妆,北国皇帝赫连宸本欲赐封宠儿为郡主,却被西门影回绝,他不想这门婚事牵扯上了任何政治的色彩。

    西门宠儿眸中含泪看着西门影,声音哽咽的说道:“义父……宠儿会想你的……”

    西门影淡漠的看着,缓缓说道:“你我父女缘分至此,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不管如何,都要坚持走下去!”

    宠儿轻轻点点头,虽然不是很明白义父所说的,但是却隐约间明白,之后的路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平顺。

    想着,不免回眸看去,只见尉迟心站在马车旁静静的看着她,那样的淡然冷漠,却又不容人忽视他的霸气,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的心……竟是渐渐遗落,虽然他对她并不是十分的热衷。

    宠儿心中微叹,这样一个男子,日后将是多少人的追逐?

    “去吧……”西门影轻叹一声,缓缓说道,声音内包含了一丝不舍。

    他本笑傲天下,不顾他人死活,却什么时候起,心也变的这般柔软?

    想着,凌夕那绝美的容颜渐渐浮现在眼前,心,猛然的紧了下,却不料,是这般窒息的痛。

    西门影陪着宠儿走了向前,和众人告别后,眸光不经意扫过冷淡平静的尉迟心,之后落到了寒雪的身上,他暗暗一叹。

    “这些日子叨扰西门庄主,本王在此谢过!”尉迟寒风拜谢道别,众人方才上了马车离去……

    北国和东黎虽然亦是邻国,二者的帝都却相距甚远,加之大家并不急于赶路,却也走了月余方才道了黎玥城。

    跨过北国的寒冷,东黎的气候已然是初春时节,到处的绿意盎然让见多了白雪皑皑的宠儿有些兴奋。

    尉迟心率先下了马车,回眸看了眼马车上兴奋的宠儿,缓缓递出了手……

    西门宠儿一怔,随即有些羞涩的递上了小手,顺着尉迟心的势头飘然下了马车,她垂眸浅浅说道:“谢谢!”

    尉迟心微微点了下头,并未曾说什么,随即看着从马车内出来的千千,嘴角不免荡开了笑意,亦摊开了手掌,欲接了她下来。

    尉迟千千看看他的手,嘴角撇了撇,娇嗔的说道:“人家坐马车好累……”

    尉迟心一听,无奈的摇摇头,上前一步,手臂环了她的芊腰拥了她下马车,一脸的宠溺。

    西门宠儿静静的看着,那样的笑容和宠爱让她小小的心有着一丝难过,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然知道,他的心里最宠爱的莫过于这个双胞胎妹妹,而这个妹妹亦是她的禁忌和底线。

    想着,她嘴角荡起甜甜的笑容,说道:“坐了这么久的马车谁都是累了的,好在已然到了,千千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尉迟千千听闻,傲气的哼了声,小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着些什么。

    尉迟寒风和苏墨见状,不免无奈的摇摇头,带着众人入了王府,吩咐萧隶为西门宠儿安排了惜月阁休息。

    寒风阁内,尉迟寒风看着桌上的一份急件,狭长的眸光扫过一侧站立的萧隶,问道:“信儿本王已经收到,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萧隶恭敬的回道:“东黎自从那次王爷打败梓国后,国力强大,周边小国碍于我朝天威倒也太平,却不料竟然揽月城百姓出外贸易,被萨哈部落的蛮夷强行扣留,手段极其残忍,使之百姓异常愤慨,皇上的意思有二,一是镇压,二是……”

    “二是平复?”尉迟寒风接过说道,见萧隶点点头,随即说道:“东黎如今百姓安居乐业,皇上自是不想大动干戈的,想必倾向于天威镇压……”

    说着,不免沉思了下,随即问道:“皇上可是有了人选?是心儿还是二皇子?”

    萧隶唇角笑开,说道:“是小郡爷!”

    尉迟寒风听闻,微微抿了下唇角,说道:“也好,心儿借由此次镇压,自是也能磨练他的心性,倒也是件好事!”

    适时,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尉迟寒风淡漠的脸上浮上一抹柔和,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萧隶前去开了门,“王妃!”

    “有没有打扰到你们?”苏墨淡淡的问道,见尉迟寒风摇头,她步了进来,放下手中的托盘,盛了汤。

    “这些事情就让府中的奴才们做就好,路上不累吗?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尉迟寒风有些埋怨的说着,心疼的拉过苏墨。

    “马车上有小憩了会儿,倒也不累!”苏墨缓缓说道,见萧隶眸光偷偷瞄着,轻笑一声,说道:“萧总管可是有话问我?”

    萧隶一听,刚刚想开口,却被尉迟寒风那阴冷的眸光瞪的将要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有些憋屈的摇摇头,行了礼,退出了书房。

    苏墨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萧总管也是关心我身上的毒是否解去而已。”

    看着尉迟寒风那副邪魅的样子,浅浅一笑,方才问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尉迟寒风大致的讲了讲,随即问道:“你可有何想法?”

    “男儿自在锤炼,心心虽然自小稳重,学识博大,却也缺少锻炼,我自是没有意见!”苏墨缓缓说道:“没有哪个娘不希望自己的儿女高人一等的!”

    “现在才知道,你那淡然的性子原来是装的……”尉迟寒风打趣儿的说道。

    苏墨一听,撇了撇唇角,一脸的不置可否。

    翌日,尉迟木涵的圣旨在早朝过后就到了黎王府。

    小路子眸光轻扫了一周,方才展开皇卷,缓缓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尉迟心为安抚大将军,即日起远赴揽月城以绝对的手段镇压萨哈部落,并以安抚的名义对其施威!另,赐名单字黎,望尔不要辜负了朕寄予的厚望,钦此!”

    “谢吾皇万岁,万万岁!”尉迟心接过圣旨,起了身。

    小路子哈腰道喜道:“恭喜王妃,恭喜小郡爷!奴才要赶着回宫复旨,先行告退了!”

    尉迟心微微颔首,待人离去后,眸光轻轻扫了眼手中的圣旨。

    苏墨淡漠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对尉迟心缓缓说道:“皇上赐名,冠以国号,是对你寄予厚望,此行看来你是想要回绝都不行了……自此,你便是尉迟黎,而非逍遥自在的尉迟心了!”

    尉迟黎拧眉,淡淡的说道:“我永远都是娘和千千嘴里的心心!”

    说完,不免看着站在远处的西门宠儿,继而看着苏墨,静静的说道:“父王的决定自是心儿的决定,娘的期望将是心心的目标,我自当不会辜负圣恩!”

    苏墨浅笑的点点头,在古代生活这许久,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早已然让她明白了这里的规则,生为皇家的人,有些责任……是不能避免的!

    “打算何时动身?”苏墨问道。

    尉迟黎沉思了下,说道:“三日后!”

    苏墨点点头,道:“也好,总是要准备一下的。”

    尉迟黎应声,继而说道:“另外,我打算此行带着宠儿一同前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