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96章 担心,害怕失去

    尉迟寒风看着她的疑惑,说道:“我想知道你嫁与我之前的事情……”

    “嗯?”苏墨不解,微侧了脸,美眸上扬的看着尉迟寒风,神情间有些疑惑,缓缓说道:“我没有嫁过来……你不就已经将我彻查了个遍吗?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言语中,俨然有些娇嗔和戏谑的口气,苏墨不免接着说道:“想想我还吃亏了呢,早知道应该也让桀哥哥好好的将你调查个遍,许就不会惹上你了!”

    说着,不免掩嘴而笑,而就在这时,一阵风拂过,紫藤花竟是脱落了些,这番景象让尉迟寒风看的呆了……

    花飞落,美人在怀,一笑之间……天地万物为之失色!

    “怎么了?”苏墨感受到尉迟寒风那灼热的眸光,不免愣了愣,轻轻的问道。

    尉迟寒风浅笑,摇了摇头,方才说道:“你从头至尾就没有想过要惹我吧?想当初……你那淡漠的性子还着实让我有些气恼呢!”

    苏墨扬了唇角,娇嗔的故意说道:“哼,早知道会发生那么多少事情,就是打死我也不嫁!”

    “哦?”尉迟寒风佯装有些生气,继而说道:“可是……这天生了异象,注定了你是我的人,就算你躲过那次,想必终有一天你我还是有交集的,不是吗?”

    苏墨挣脱开了尉迟寒风的怀抱,索性和他对视,看着他那狭长的眸子,只见眸光幽深的像是前方的湖,表面看上去清澈的很,可是,却是看不见湖底的。

    “什么时候我们黎王爷成了司天监的了?开始研究起这天象之说……”苏墨疑惑,随即美眸好似在看奇怪的事物一样,上下的打量起尉迟寒风,一副的煞有其事的样子。

    尉迟寒风暗暗拧眉,墨儿明显的在和他打哈哈,想蒙混过关,可是,今天他心绪来了,却是要探个究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心儿用那蛊虫吸食宠儿的血液引渡到墨儿的身上,他在午夜梦回总是能被一种梦境拖住,蓦然惊醒之际,第一个反应竟是墨儿已然不在身旁,而当看到她依旧在时,方才暗自嗤笑自己太过紧张。

    “墨儿,不要和我顾左言他!”尉迟寒风微沉了声音,继而说道:“我最初就一直怀疑,南帝的妹妹苏墨从小因为他的宠溺而刁蛮任性,甚至她在他的后宫里胡闹他也睁只眼闭只眼,而她也总爱耍些无伤大雅的小闹剧,可是,嫁过来的你完全不同,淡漠从容,性质执拗……完全和之前判若两人!”

    尉迟寒风说着,看着苏墨的样貌,说道:“只是……除了这样貌未变,却好似什么都不同了……不会琴棋书画,但是,却极有见识,明明识字,却不会用毛笔……会音律,却又不懂抚琴……”

    越听,苏墨心里越是惊,他说那个苏墨为“她”,并且将她过往的种种一针见血的道出!

    “暗卫有查获,苏墨在出嫁前三天因为出逃未果被抓了回来,可是,找到她的时候却是在一个山头,人也昏迷不醒……”尉迟寒风看着渐渐有些慌了神的苏墨,遂说道:“而那天的晚上,南朝有记载,当天发生了天狗食月……”

    这些,是慕无心提到的,必然有着些什么联系!

    尉迟寒风的眸光紧紧的凝视着苏墨,话语悠悠的,不疾不徐,看着她的神色变化,然后不再说什么。

    墨儿是个聪明的人,自是明白他已经知晓了些什么。

    “你……”苏墨微抿了唇,不知道当不当说,说了,风会不会以为她是在疯言疯语?不说,显然今天又过不去关。

    “我爱的是你……不是苏墨这个皮囊!”尉迟寒风薄唇微扬了个淡淡的,柔情的弧度,说道:“不管你是谁,我爱的只是你这个人,懂吗?”

    说着,尉迟寒风长臂揽过苏墨的身体,将她轻轻的揽入怀中,双臂紧紧的环着,生怕她会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消失。

    苏墨轻轻一叹,轻轻倚靠在尉迟寒风的怀里,眸光静静的看着那紫藤花串儿迎风轻舞,将她的一起娓娓道来……

    她真正的身世,她的过往,她的凄凉和她对家的渴望与不信任……甚至,那童年漫天大雪下的等待……

    一切的一切,她就在这花飞落之际全部说了出来,那些记忆太过久远,久远的已然快要遗忘,每天沉浸在尉迟寒风的爱中,仿佛所有的遗憾和痛都被弥补。

    而尉迟寒风则听的心惊,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尉迟寒风惊讶极了,同时,那梦境中的不安又在心里开始渐渐的泛起,那样的感觉好似有什么极为珍惜的东西渐渐要被抽离一般,他想抓住,却又仿佛无力。

    “嗯!”苏墨轻轻的应了声,说道:“我不知道我所来的地方离这里是多少年,因为,这个朝代也不是我在历史中所知道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住进了郡主的身子,应该和你我时空同时出现天象而导致的……”

    说着,苏墨好似想到什么一般,不免拧眉说道:“有可能……郡主住进了我的身体,也是说不定的!”

    她后面说什么,尉迟寒风并没有认真的听,他的思绪仿佛显然了一个极深极黑的漩涡里一般。

    苏墨也发现了他的不同,看着他微变的脸色,不免担忧的问道:“风?怎么了……”

    尉迟寒风猛然回神,压下内心的不安,缓缓摇了摇头,安抚的说道:“无事!只是在想你说的话……”

    苏墨并没有多想,毕竟,如此离奇的事情,如果让一般人知晓了,怕真的以为她是疯子,异想天开了。

    轻风依旧在飘着,垂柳惊起湖面的水,荡起一圈一圈的水波……

    尉迟寒风不知道为什么,从听了苏墨所说的身世后,久久的心里那股烦躁的不安都无法压制,他眸光深邃的看着一脸淡漠的人儿,希望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千千经过这些天的教习,也不知道什么样了?”突然,苏墨轻叹的说道。

    自从上次出宫,因为身体不适而无法入宫,加上教习期间又不能探视,竟是一晃月余的时间已然过去。

    提到千千,尉迟寒风不免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听皇上提及,这丫头现在小日子可过的滋润着呢……”

    “哦?”苏墨轻咦了声,随即笑开,依照千千那性子,想必不要一天两天,这皇宫就要被她闹翻天了。

    尉迟寒风笑容加深,接着说道:“后天也就要结束了,可以看看这小丫头是不是还是先前那般顽劣!”

    +++++++

    皇宫,教习坊。

    皇族的女儿家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在这里开始学习皇家的礼仪和规矩,而皇宫里也会让许多经验丰盛的老嬷嬷来教导她们,虽然所有女子都生得娇贵,都是金枝玉叶的,但在这里,做不好一样会受罚,就算是公主也是没有情面可讲的。

    “好了,各位公主、郡主,今天就到这里了……”老嬷嬷眸光扫过正在做刺绣活的十数个人,方才接着说道:“今天可以说已经结束了教习,后天皇后会亲自验收,大家也好好准备准备,明天就好好休整一天,如果后天没有过关……那就只有委屈公主、郡主们再看着老身这张老脸一个月了!”

    她的话音方落,就听到一阵倒吸声,几乎所有的公主和郡主们心里都有了一个认知,那就是——绝对要过关。

    可是,这里却有一个人神游太虚,那就是尉迟千千,她的目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面讲话的老嬷嬷,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的,却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直到人群都散了,她方才回过神。

    这一转眼,她在宫里都已经待了一个多月了……

    尉迟千千暗暗轻叹,转身出了教习坊,往黎王别苑走去,不同于别的郡主在宫里,她并没有住在那些专门为郡主教习所安排的住处,而是住在尉迟寒风在宫里的住所。

    “千千!”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唤声,尉迟千千停下脚步,侧身看去……就见尉迟浩轩负手立于不远处,她微微福身,收起心里那说不出的情绪,笑着说道:“千千给二皇子请安!”

    尉迟浩轩浅笑,跨步上前托起了千千的身子,说道:“看来,这一个月的教习真还把你教成了个大家闺秀了。”

    尉迟千千撇了撇嘴,嘟囔的说道:“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尉迟浩轩摇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刚刚夸你一句,你就泄了底!”

    “你来不会是就为了取笑我的吧?!”尉迟千千翻了翻眼睛,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不是!”尉迟浩轩从腰间拿出一张折的整齐的纸笺递了上前,方才缓缓说道:“边关的事情已然谈妥,这是先行送回的消息,如果没有意外,这一两天黎就应该会到帝都了……”

    “真的吗?”顿时,千千的眼睛里放着光,急忙展开纸笺,大略的扫了一遍,方才喃喃自语的疑问道:“也不知道后天心心能不能赶回来……”

    尉迟浩轩不免沉叹一声,缓缓说道:“没有意外,应该是能到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千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有些的笑意,那样的笑只是瞬间便布满了脸颊,直达了眼底……

    尉迟浩轩不免看的有些入神,黎王妃的美是公认的,而千千更是遗传了她的气质,更多是那几分狡黠,以前并未曾多做留意,可这段时间,承黎所托,在宫中自是对她照顾有加,见的次数多了,竟也让他的心生了荡漾。

    尉迟千千一直沉浸在书信里,并未曾注意到尉迟浩轩那渐渐变的灼热的眸光,久久的,她才将纸笺折好,还给了他,说道:“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喝酒!”

    随即笑脸吟吟的福了福,转身蹦蹦跳跳的继续往黎王别苑走去,不似方才阴郁的心情,此刻的千千完全陷入了将要看到尉迟黎的喜悦中……

    尉迟浩轩看着那离去的背影,不免蹙了剑眉。

    “二皇子……奴才不知道有句话当说不当说?”尉迟浩轩的贴身内侍小果子一脸的困惑,不免说道。

    尉迟浩轩向后微微倪了下,沉稳的说道:“讲!”

    小果子吞咽了下,看看左右,方才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奴才……奴才为什么总感觉郡主多黎郡爷的感情好像有些不……”

    小果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尉迟浩轩那凌厉的眸光吓的噤声。

    “主子的事情也是你这个奴才能够议论的?”尉迟浩轩冷冷的说道。

    小果子身子抖了下,赶忙跪倒在地,颤声说道:“二皇子饶命!奴才……奴才知错!”

    “哼!”尉迟浩轩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这次,本皇子就饶了你这张狗嘴,再有下次,看本皇子不打烂了你,让你以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起来吧……”

    “是,谢二皇子饶恕!”小果子赶忙起了身,暗暗嘘了口气,眸光不免偷偷的倪了眼尉迟浩轩。

    恐怕,二皇子也是看出了端倪吧?

    尉迟浩轩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身影,内心沉叹一声,看来……等黎回来,应该好好商量一下了!

    +++++++

    幻境迷城。

    凌夕一袭粉色长裙,外罩水蓝色披风立于山巅之处,妖艳的脸上染着一层忧愁,她看着前方由云幻化而出的幻境,轻轻一叹。

    镜中,尉迟黎正在河边掬了一荷叶的水向西门宠儿走去,西门宠儿脸上透着隐隐的幸福的感觉……

    “唉!”凌夕轻叹一声,秀眉不免拧的更紧,突然怀疑自己那样做是不是真的对宠儿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既然已经如此做了,就不要后悔!”

    凌夕回头看去,不知道慕无心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眼幻境,手轻轻一挥,那组成幻境的云已然散去,只是,在最后那刻,隐现出一抹苏墨的影像,她却未曾注意……

    事后回想起来,如果在多看一刻,那接下来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但,没有也许,时光更加不能倒退,仿佛,一切都已经是命中注定,无法违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