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90.好戏落幕,三日之后

    七杀城城主府七杀堂之中灯火通明,天下各大势力之主都赫然在座,为了前几日发生的一桩奇事。

    七杀城的少主百里晴不在,因为她左臂受了重伤还没好,而那一夜的遭遇让她受了不小的刺激,一清醒过来就叫嚣着要杀了离玥,一会儿又说要杀了冥修,青虞便让大夫给她的汤药里面放了安神药,让她大部分时候都处在昏睡的状态,以免她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

    晋连城被铁链绑在七杀堂正中的柱子上面,左臂空空,头发凌乱,脖子歪在一边,眼眸紧闭,昏了过去。

    离玥面色扭曲地站在晋连城面前,伸手就扼住了晋连城的脖子:“贱人,你陷害我!”

    “离国师这是要杀人灭口啊!”看戏看得很开心的玄叶国皇帝叶曌开口大声说。

    而百里郇听到晋连城昏迷之前说的那些话,已经出离愤怒了,挥掌就朝着离玥打了过来。

    在离玥掐死晋连城之前,百里郇的掌风已经到了跟前!离玥神色大变,急急闪避,而百里郇出手的同时,七杀城武宗宗主陆鸣飞身而来,把离玥拉到了他的身后,迎上了百里郇的一掌。

    两个绝顶高手对了一掌,萧月笙感觉七杀堂的地面都动了动,心中微惊,意识到自己跟他们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差距,接下来一定要更加谨慎小心一些。

    而被离玥掐醒的晋连城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哀求的目光看向了萧月笙,萧月笙知道,晋连城在求救。

    萧月笙对着晋连城眨了眨眼睛,不过此时所有人都在关注百里郇和陆鸣的战局,并没有人注意到。

    晋连城默默地垂头,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萧月笙没有萧星寒那么冷血,接下来会想办法救他了,因为他在这个地方的处境,就是一只随便谁都能踩死的蝼蚁,尤其是离玥,现在恐怕恨不得把晋连城给剁成肉泥……

    百里郇和陆鸣对了几招之后,陆鸣连声说:“城主息怒!此事另有蹊跷,再给离玥一个解释的机会!”

    司徒宇轻哼了一声,低头端起了酒杯。他一开始看到晋连城被陆鸣和离玥抓起来的时候,真的有些担心萧月笙会被出卖,因为青雪告诉过司徒宇,萧月笙的这个断臂“随从”,不是什么好人,是萧月笙弟弟的宿敌。

    不过当听到晋连城先是出卖萧月笙,最后关头又突然倒戈,把脏水一股脑泼向了离玥,司徒宇当时不仅放心了,并且很想笑。他想萧月笙肯定有十足的把握,知道晋连城不会出卖他,未必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好,应该是萧月笙手中握着晋连城的命门。可笑离玥自以为是地以为终于找到了证据,可以把萧月笙的罪名坐实。

    “百里城主,不如就听陆宗主的,我们都很好奇,离国师还能作何解释呢!”开口的又是叶曌,摆明了唯恐天下不乱。

    百里郇眼眸幽寒地看着陆鸣:“事到如今,你们师徒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城主!晋连城在污蔑我,他一向与冥修有仇,是因为冥修对他下了毒,那种毒只有冥修才能解,所以晋连城只能听命于冥修,为他所用,到现在都不敢出卖他!反而污蔑我来保护冥修!”离玥冷声说。

    百里郇神色一变再变,目光阴沉地看了晋连城一眼,然后猛然转头看向了司徒宇:“司徒,过来给晋连城把脉,看他是否中了毒!”

    司徒宇刚刚站起来,正要走过来,陆鸣开口阻止:“且慢!司徒宇跟冥修可是师徒!”

    “冥修已经被老夫逐出医宗了!”司徒宇轻哼了一声。

    “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师徒在做戏?”陆冥冷声说,“司徒宇的话不可信!”

    “好说好说!青帝,冥皇,咱们可都带了医术高明的太医来七杀城,全都叫过来,让他们一一给晋连城把脉,看结果不就知道了!”叶曌开口说。

    百里郇没有阻止,就是默认了。冥御风和青虞以及叶曌都让人去把他们各自带过来的太医都请过来。

    在等太医来的这段时间,七杀堂中安静得很诡异,百里郇已经坐回了主位,离玥垂着头站在那里,陆鸣就站在他身旁。

    冥御风转头,看到冥煦神色很紧张的样子,微微皱眉,压低声音问:“这件事,是不是……”

    冥煦摇头:“父皇!儿臣以性命发誓,绝对不是离国师做的!”

    “你认为是冥修做的?”冥御风低声问。

    冥煦微微垂眸:“儿臣不知道,也或许是有人要对付天冥国皇室,因为最后倒霉的,不是太子皇弟,就是离国师。”

    冥御风面色一沉,不再说话了。而冥煦目光幽寒地看了萧月笙一眼,他心中认定是萧月笙做的,但他这个时候只能这样说,否则冥御风不会再管离玥的死活,因为离玥本事再大,也只是一个臣子……

    冥煦甚至觉得,假如让冥御风在离玥和萧月笙之间选择一个人背黑锅的话,冥御风会选择离玥。因为萧月笙现在还是天冥国的太子,如果坐实他陷害七杀城的少主,事情就大发了,到时候百里郇要杀萧月笙,冥御风总不能选择大义灭亲,这样没有人觉得冥御风高风亮节,因为两个势力的对抗,别人会下意识地用结果来评判双方的实力,而冥御风舍弃萧月笙的话,只会让人觉得天冥国皇帝很懦弱,连个太子都护不住。

    但与萧月笙这个太子相比,离玥只是个臣子,并且还是七杀城的弟子出身,不会上升到七杀城和天冥国皇室的关系,反而会被人认为是离玥与百里晴的私仇,本身他们之间也的确有私仇存在,很多人都知道。

    不多时,三国皇室带到七杀城的太医全都被请到了七杀堂,足足有十位之多,而他们一个一个陆续上前给晋连城把脉。

    第一个是玄叶国的太医,把完脉之后说:“他受了内伤。”

    “可有中毒?”叶曌问。

    太医摇头:“回皇上的话,微臣没有看出这位公子有中毒的迹象。”

    第二位太医把完脉之后说晋连城的外伤也很严重,大概几个时辰之前被人打过,没有看出中毒。

    叶曌煞有介事地说:“肯定是离国师打的了,这是用了刑啊!而且下手不轻!”

    第三位、第四位……一直到第十位,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晋连城不久之前受了严重的内伤和外伤,但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离玥脸色扭曲,不可置信地说:“这怎么可能?是你们医术低微,看不出来!”

    “哼!离国师不懂不要乱说!这位公子中毒是没有,但被屈打成招倒是很明显!”玄叶国的一位太医神色不满地说。

    叶曌微微摇头叹气:“离国师,你说一个太医看不出来,这可有十位太医,总不能都看不出来吧?如果中毒之说就是离国师和陆宗主的解释的话,这解释,站不住脚啊!倒是离国师对这位晋公子严刑拷打,大家都能看得出来!”

    “司徒!你去看!”百里郇冷声说。

    司徒宇站了起来,这次陆鸣没有拦着他去给晋连城把脉,因为不管结果如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而司徒宇把脉之后,很肯定地说:“他没有中毒,反倒是中了离玥的碎心掌,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否则现在早就没命了!”

    “司徒宇你胡说!”陆鸣冷声说。

    司徒宇扯开了晋连城胸口的衣服,所有人都看到晋连城胸口正中有一个紫色的掌印。而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碎心掌是离玥的独门招式,十分狠辣!

    “陆鸣,你还有什么话说?”百里郇面沉如水,“立刻让开,老夫要让离玥生不如死!”

    离玥面如死灰,实在是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为何会这样,明明他什么都没做,明明就是萧月笙做的,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为什么就连晋连城都在帮萧月笙?晋连城怎么可能没有中毒?

    百里郇再次朝着离玥打了过去,而陆鸣抓住离玥的肩膀就想逃,还没逃出七杀堂,就被一群高手拦住了。

    冥御风的脸色不好看,但是并没有开口为离玥求情,他的选择很明显了。

    冥煦垂眸,紧握着拳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离玥猛然挣脱了陆鸣,双目赤红地朝着萧月笙打了过去。

    萧月笙坐在原地没有动,眼神平静如昔,没有要躲的意思。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坐在萧月笙不远处的冥煦,突然扑了过来,挡在了萧月笙面前,结结实实地受了离玥一掌!

    叶曌猛然瞪大了眼睛,其他人也都神色愕然,包括原本想要出手阻拦离玥的冥御风在内。因为谁都没想到冥煦会这样做!冥煦和冥修兄弟的关系,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包括冥御风在内!

    离玥不可置信地看着冥煦脸色煞白,吐血不止地倒在了他面前,他打出去的手掌都忘了收回来……

    那边本来即将交上手的百里郇和陆鸣也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惊住了,百里郇一时都忘记了过来杀离玥……

    “难道我们都看错了,冥大皇子和冥太子兄弟情深,竟然到了可以为对方去死的地步?”叶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都忘了调侃,只是在小声自言自语。

    “父皇,依儿臣看,能让冥大皇子舍身相护的,可未必是冥太子,怕是另有其人。”叶明华看了离玥一眼,意味深长地说。

    叶曌猛然瞪大了眼睛:“明华是说……”

    叶明华唇角微勾:“父皇,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好戏。”

    薛柔儿扑过来抱住冥煦,哭得不能自已:“煦儿,你怎么这么傻啊!”

    “司徒宗主!”冥御风大叫了一声,司徒宇皱眉,还是快步走了过去,示意冥御风把薛柔儿拉开,他蹲下给冥煦把脉,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原本“昏迷”的晋连城默默地抬起了头,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歪头装昏迷了。他本来以为这次能把离玥弄死,没曾想还真有人“英雄救美”,晋连城觉得,离玥怕是死不了了……

    司徒宇尚未昏迷,他一直在吐血,看着离玥说:“离国师,对不住,都是我害了你……”

    “父皇……百里城主……是我……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离国师根本……不知情……我嫉妒太子皇弟……想要让他死……我以为……百里少主和离国师出事……你们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太子皇弟……到时候……我就能借百里城主的手……除掉冥修……我当太子……”冥煦断断续续地说,“我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怀疑……离国师……离国师诬陷太子皇弟……只是为了自保……他没做错什么……你们不要怪他……”

    冥煦话落,头一歪晕了过去,薛柔儿大叫了一声“煦儿”,跟着晕倒在了冥御风怀中。

    “青雪,去医宗取一颗回转丹过来!”司徒宇紧皱着眉头说。

    青雪很快离开了。

    听到回转丹,很多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七杀城医宗宗主司徒宇的独门神药回转丹,可不是万金难求,而是价值连城。之所以叫神药,是因为这种药可以把濒死之人从鬼门关拉回来。换言之,冥煦快不行了!

    冥御风的脸色难看至极,也没心情管薛柔儿了,而百里郇听到冥煦昏迷之前的那些话,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虽然他知道冥煦很可能是为了保离玥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现在棘手的是,百里郇可以杀离玥,冥御风不会管,但百里郇如果要杀冥煦,就没那么简单了。

    “父皇,让儿臣试试吧。”明明是事件的中心,原本却一直在看戏的萧月笙终于有了点反应,起身对冥御风说。

    冥御风神色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赶紧让开了。司徒宇看了萧月笙一眼,萧月笙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一包金针,第一根就扎进了冥煦的眉心,让冥御风的额头跳了跳!

    很快,冥煦身上各大要穴都扎上了金针,而他终于不再吐血了。司徒宇略略沉吟了一下说:“冥太子这金针之术的确厉害,老夫应该可以省一枚回转丹了。”

    而司徒宇对萧月笙的称呼,在表明七杀城的医宗已经跟萧月笙划清界限了。这不是司徒宇的本意,但却是萧月笙希望的。

    其他人则是对于萧月笙有如此厉害的医术很惊奇,毕竟之前只是听说这位天冥国太子的医术在另外一片土地独步天下,没想到竟然如此神奇。

    “接下来还是交给司徒宗主吧,大皇兄死不了,不过还需要小心照应着,本宫手头没有药,就不再管了。”萧月笙把他的金针都取回去之后,声音平静地说着,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冥御风深深地看了萧月笙一眼,然后命人把冥煦送回天冥轩去,又请司徒宇过去为他医治。司徒宇并没有拒绝,跟着走了。他知道,接下来的火,不可能再烧到萧月笙身上了。

    “精彩!精彩至极!”叶曌似笑非笑地说,“这位冥太子,可真是个妙人啊!”

    叶明华微微一笑:“父皇,某位太子这才刚刚回来没多久,以后咱们怕是有看不完的好戏了。”

    “呵呵,明华言之有理。”叶曌很认同地点头。他身为一国皇帝,自然够精明,而且作为完全的局外人,叶曌旁观者清。他从一开始就认为百里晴和离玥的事情是萧月笙的手笔,但是萧月笙竟然能够安然无恙地脱身,并且在幕后推动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差一步就能除掉离玥和冥煦,这出跌宕起伏的大戏可谓精彩纷呈,让人眼界大开!

    冥煦走了,离玥还在,而事情,还没完。

    “冥皇怎么说?”百里郇冷声问。

    冥御风心中虽然不想让冥煦死,但他现在很想狠狠地抽冥煦一巴掌,因为事情不管是冥修做的还是离玥做的,总之不可能是冥煦做的!冥煦的行为,完全是为了保护离玥,而冥煦却逼得冥御风不得不出面了!

    冥御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是本皇教子无方,让诸位见笑了。百里城主还请息怒,本皇会尽力补偿百里少主,百里城主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事到如今,冥御风别无选择,他被冥煦逼到了这个份儿上,冥煦连命都不要了,冥御风总不能真的让他死在七杀城。这不仅仅是天冥国皇室的颜面问题,冥煦还是冥御风中意的皇位继承人。但是经此一事,冥煦在冥御风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冥御风现在恨不得把冥煦给撕了,却也只能出面收拾冥煦留下的烂摊子。

    而当罪魁祸首从离玥变成了冥煦,这件事也就成为了七杀城和天冥国皇室之间的事情,两大势力之间,有任何矛盾,自然都是可以用利益交换来解决的。这一点冥御风很清楚,百里郇也知道,因为百里郇不能真的为了泄愤就让冥煦死,毕竟百里晴也没死,只是名声的问题而已,说大很大,但不足以让天冥国的大皇子以命相抵。

    “终于真相大白了,接下来的事情百里城主和冥皇慢慢谈,本皇就先告辞了。”叶曌站了起来,带着玄叶国皇室的人走了,因为百里郇和冥御风不可能当着他的面谈条件,他看戏已经看得心满意足了,接下来的事情没什么悬念,离玥死不了,冥煦也不会死,冥修更是完全置身事外。

    但经过这一晚,不管是冥煦还是离玥,在天冥国的地位都堪忧了。而最大的得利者,依旧是冥修。

    青虞目光幽深地看了萧月笙一眼,也起身带着人离开了。取了回转丹回来的青雪听说司徒宇在天冥轩,便没进七杀堂,直接去了天冥轩。

    “冥修,你也先回去吧。”冥御风对萧月笙说。

    萧月笙微微点头,起身过去,把被人遗忘在柱子上面的晋连城解下来,然后提着晋连城,离开了七杀堂。

    而陆鸣拽着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离玥,也默默地走了。

    至于最后冥御风和百里郇两个人谈了些什么,萧月笙不知道,也并不怎么关心,左不过就是天冥国赔偿七杀城一些什么宝贝而已。

    夜色已深。

    一直到回到凝香居,萧月笙把晋连城扔到床上,晋连城才睁开眼睛。

    “小晋,戏演得不错。”萧月笙在旁边坐了下来。

    晋连城神色难看地捂着胸口:“该死的!老子快被你害死了!还不快给我疗伤!”

    “小晋,你应该先谢谢我救了你,否则你活不过今晚。就算离玥不杀你,随便一个人都能把你宰了。”萧月笙看着晋连城似笑非笑地说。

    “萧月笙!是我救了你!你对我客气点儿,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晋连城冷声说。

    萧月笙摇头:“你不会的,你想让我死,但你不想死,但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真是同情你啊!”

    “萧月笙!”晋连城的声音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别叫了,会给你疗伤的,我去取点药过来。”萧月笙话落,起身出去了。

    很快,萧月笙拿了药回来,给晋连城吃了两颗治内伤的,然后开始给晋连城处理外伤。

    “小晋,不是你想救我,只是你做了一个最好的选择而已。”萧月笙一边给晋连城包扎伤口一边说,“相对于我,离玥更不值得你信任,你出卖我,最后也是死路一条,因为离玥救不了你,也不会真的救你,但你保我,你还有一线生机,因为能救你的,只有我。”

    “哼!”晋连城冷哼了一声。

    萧月笙说得没错,晋连城不是为了萧月笙,说到底还是为了他自己能活命,而他其实没有别的选择。所以萧月笙从一开始看到离玥抓了晋连城的时候,丝毫不担心晋连城会出卖他,因为晋连城只要不傻,就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选择。至于晋连城体内的子母共生蛊,特殊之处在于解不了,因为蛊毒已经与宿主融为一体,把脉是看不出来的。

    而晋连城这个人最大的特质就是惜命,所以在生死关头,他向来很懂得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活下去。

    “离玥不会放过我们的。”晋连城对萧月笙说。

    萧月笙唇角微勾:“这次的事情,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正好,我也没打放过他,小晋你要好好帮我,不然一不小心你就会被离玥给宰了。现在离玥恐怕更恨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萧月笙,你比萧星寒更可恶!”晋连城看着萧月笙冷声说。

    “多谢夸奖,但其实我还是觉得我家星儿弟弟更坏,我很善良的。”萧月笙唇角微勾。

    很“善良”的萧月笙给晋连城疗伤之后,还去看望了一下刚刚从昏迷之中醒过来的薛柔儿,对薛柔儿说了两句话,又把薛柔儿气晕了过去。

    萧月笙又去看望了一下冥煦,正好碰到了准备离开的司徒宇。

    “臭小子真能使坏!”擦肩而过的时候,司徒宇低声说了一句。

    萧月笙微微一笑,进了冥煦的房间,冥煦尚未醒来,萧月笙坐在床边,看着冥煦惨白的脸,默默地说:“星儿弟弟的皇兄,本来我不太确定,但现在知道了,你对离玥是真爱啊!我很感动,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萧月笙从冥煦那里离开,就回凝香居睡觉去了。而他知道,接下来不管是冥煦还是离玥,都暂时不敢动他了,因为冥煦已经当众说出要杀他的话来,只要他出事,冥煦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萧月笙躺在凝香居的床上,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星儿,小弟妹,小严,小侄儿,小胖丫头,快来找我吧,万一离玥发疯要杀我呢,我好怕呀!”

    此时的离玥已经回到了天冥轩,就站在凝香居门口,目光幽寒地看着里面,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但他始终不敢进去一步。如果听到萧月笙这会儿在念叨什么,离玥肯定该吐血了……

    一个老者出现在离玥身后:“离国师,皇上有请。”

    离玥猛然转身,大步朝着卧龙居而去。

    见到冥御风,离玥尚未行礼,冥御风大步走过来,抬脚就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胸口:“你做的好事!”

    离玥垂头跪了下来:“皇上恕罪!”事到如今,再多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离玥知道是冥修做的,可没有人会相信他,而冥煦为了救离玥所做的事情,让冥御风大动肝火。

    “离玥,不要以为你有点才华朕就会任由你为所欲为!你不是一向眼高于顶吗?看看你最近做的蠢事!天冥国的颜面都要被你丢尽了!”冥御风冷声说,“回去之后,官降三级!记住,不要再找冥修的麻烦!”

    离玥知道,冥御风心中对冥修的怀疑一直都在,可上位者往往只看结果。在这整件事情里面,冥修毫发无伤地成为了最后的赢家,即便冥御风知道冥修是始作俑者,恐怕他想的不是怎么责罚冥修,而是如何利用冥修……

    冥御风让离玥滚出去,跪在卧龙居外面。离玥脊背挺直,在外面跪了整整一夜。

    一场闹剧,终于接近了尾声。

    而最终的结果是,冥煦背了黑锅,身受重伤,离玥地位堪忧,而百里晴的名声,无论如何是洗不清的,因为天元大陆对于女子同样苛刻,一个与男子赤身露体同床共枕一整夜的姑娘,即便没有失身,也不存在清白这一说了。

    三天之后,百里晴持剑冲进了天冥轩,最终虽然没能伤到冥煦和离玥,但杀了冥御风身边的一个高手,并且放下狠话,她一定不会让冥煦和离玥好过!

    当时萧月笙和晋连城就坐在凝香居的房顶上面晒太阳,欣赏了一下百里晴扭曲的脸,疯狂的模样。晋连城对萧月笙说,见到百里晴之后,他更加觉得穆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然后萧月笙一脚把重伤未愈的晋连城从房顶上面踹了下去……

    时间过得很快,再有三天,便是三国皇室之人离开七杀城的日子了。而三国皇室和七杀城四大势力之主早已商议好联手灭掉神兵城的计划,不久之后便会在约定的日子一同出手。

    这天青虞派人过来请萧月笙,晋连城跟着萧月笙一起去了青鸾居,因为他不敢单独留在天冥轩,怕离玥杀了他。

    “冥修,三日之后你便随朕去往青鸾国吧。你刚来这边,就当是去游玩也好。”青虞对萧月笙说。

    “一切听外祖母的安排。”萧月笙神色淡淡地说。

    “你很聪明。”青虞意味深长地说。

    “多谢夸奖。”萧月笙微微点头。

    萧月笙很快离开了青鸾居,一个老者出现在青虞身后。

    青虞面色平静地问:“安排好了吗?”

    老者恭敬地回答:“回皇上的话,一切都安排好了。”

    “三日之后,出发之前,重伤冥修,不死即可。”青虞冷声说,“他太狂傲,朕要挫挫他的锐气!记得,打扮成冥御风身边那几个高手的样子,不要露出任何马脚!”

    “是,皇上。”老者恭敬地说。

    与此同时,穆妍的船还在海上,但根据海图和他们的行船速度,最多不过三日,便能到达七杀城了。

    而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到七杀城的那天,正好是小星儿的满月之日。

    “娘,不知道大伯会给小弟取个什么样的大名呢?”这天拓跋严问穆妍。小星儿躺在穆妍身旁呼呼大睡,拓跋严趴在床边看着,萧星寒在不远处看书,时不时往这边看一眼。

    穆妍微微一笑:“不知道呢。”

    萧星寒开口说:“不好听可以不要吗?”

    穆妍摇头:“不可以,反正不是我们的名字,是小星儿的,不好听也没关系,萧月儿开心就好。”

    拓跋严一脸同情地看着小星儿:“小弟,老爹和娘亲都不疼你,我们快去找大伯吧,给大伯一个惊喜,大伯见到我们肯定很开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百度最新章节)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