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0.第 20 章

    程舟送完崔久回家,回来的路上收到顾桥的消息, 她说她已经到家了。

    在小区门口的时候, 看到有卖烤红薯的, 闻起来又香又甜。想着家里的馋丫头, 程舟买了一块大的, 边走边低头帮她剥红薯上的皮。

    刚出烤炉的红薯烫地手疼,程舟边剥边将手机放在嘴边吹, 等手指不疼了再继续剥。

    从小的时候,赵何和崔久就总说他, 这样会把顾桥给宠坏的, 她会变成一个什么都不会干的废小孩。

    但程舟不在乎,他就爱宠着她。

    什么都不会干又怎么样,废小孩又怎么样。

    他会护着她一辈子。

    程舟打开楼道门, 准备开门回家,翻墙过去给顾桥送烤红薯。突然听见对门传过来的, 江琴的尖叫声。

    然后是扑通一声,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他浑身的血液开始往上涌,拿出顾桥家的钥匙打开她家门。

    他一手养大的最最宠爱的女孩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 另一只手上沾满了血, 她的头发很乱,小小的脸蛋煞白一片, 两行眼泪不断从下巴上滴落下来。

    她声音嘶哑, 带着颤抖, 哭着喊他,小舟哥哥。

    心先是被人用尖刀一下一下刺着,每一下都能带起他的血肉,疼地无法呼吸。眼里充斥着无法遏制的怒火,攥起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愤怒和心疼至极。他走到顾桥身边,伸出手来,轻轻将她扶了起来,握住她的手腕,放在唇边吹了吹,温柔地不像话。

    这份温柔与周围的环境和气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像是暴风到来之前的平静。

    顾桥想要回房间,程舟却拉着她坐在客厅沙发上,他蹲下来,柔声对她说道,“先在这坐着。”

    他说完,猛一个转身,挥起拳头往吴良心脸上砸去。

    两百五十斤重的人被揍地倒在沙发上,翻过椅背,跌在了沙发后面。

    “扑通--”一声,发出宛如地震般的声音。

    吴良心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出了血的嘴角。

    “你他妈连她都敢动,是不是活腻了!”程舟攥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声音如天边滚雷,回荡在狭小的客厅里。

    明明不过是个中学生,十七岁的孩子,却带着霸气凌人的强势。整间屋子,没一个人敢出声。

    江琴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照片递了过来,“小舟,这回真是桥桥的不对,你看她都干了什么,你就这样护着她。”

    程舟抬头将江琴手上的照片打落在地上,看着江琴,一双眼睛像是被冰雪冻过,冰冷地骇人,“她今天就算杀人放火了,也轮不到被你们这样欺负!”

    江琴被程舟眼里的凶光吓到,动了动嘴唇,没敢说话。

    程舟看了顾桥一眼,女孩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腿,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迷茫和无助。

    他了解她,他知她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能让她变成这幅样子的,不会是吴良心,只能是江琴。

    越是亲近之人背叛和不信任,带来的伤害就越大。

    程舟颤抖着手指了指顾桥,对江琴说道,“您自己看看,您摸着心口想想,从小到大,您给过桥桥什么。她生病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您在哪里,她小时候饿地哇哇哭的时候,您给她做过几顿饭。”程舟的声音抬高,带着愤怒,“您又给过她哪怕一个笑容没有。”

    顾桥听着程舟的话,低下头来,本来已经止住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滚落在她的脚背上。

    但这样的亲子关系已经维系了十几年,哪是程舟几句话就能改变地了的。

    江琴捡起地上的妊娠化验单,递给程舟说道,“但这回怨不得别人,她跟外面的小混混谈恋爱,怀孕了!”她的情绪有点失控,声音渐渐颤抖起来,大声说道,“她参加不了高考,她这辈子就都完了!”

    程舟将单子撕了个粉碎,扔在地上,这个样子的江琴,是无法沟通的。

    怀孕和高考两个词是江琴一辈子的的心理阴影。

    吴良心悄悄拿起地上的包,转身往门口走去,想着偷偷溜走。

    程舟疾步过去,一脚踢到了他的屁gu上,骂道,“滚!”

    肥硕的身体没站稳,整个人往前面倒去,砰--地一下,头磕在了地上,吴良心摸了摸额头,一手的血。

    程舟回到沙发前,蹲下来,双手放在顾桥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睛,温柔说道,“桥桥,小舟哥哥带你去包扎一下。”

    顾桥往后面缩了缩。

    程舟抬手帮她将额前的头发往后撩了撩,像哄小孩似的,“桥桥乖,我们不去医院,就去小区门口的诊所包一下,不疼。”

    他知道她最怕去的地方就是医院,诊所会好一点。

    顾桥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程舟过去门口换鞋。

    她的手不方便,程舟拉着张椅子过来,让她坐在上面,帮她脱掉拖鞋,握住那双小脚,放进鞋子里,系上鞋带。

    出了楼道,程舟蹲下来,让顾桥爬上他的背。

    他的背很宽,她趴在上面很稳,一双有力的大手箍住她,她从不用担心会掉下来。

    下巴搁在他头发上,能闻到淡淡的柠檬香气,像带着安抚作用,她的心跟着一起平静了下来。

    顾桥抱着程舟的脖子,下脸在他头发上蹭了蹭。小的时候,出门玩,她懒,就赖着让他背她。后来长大了,开始发育,身体体征越来越像一个女人。他就不愿意总背她了。

    她再赖着他的时候,他总会说,“你重死了,背不动了。”

    “小舟哥哥。”顾桥趴在程舟身上说道,“你背的动吗?”

    程舟点了点头说道,“嗯。”

    顾桥笑了笑,连声音都带上了几分轻快,“那你一直背着我好不好。”

    程舟每走一步,就能感觉到背上压过来的柔软,他有点烦躁。但不知道是因为吴良心和江琴,还是因为她。

    看他没说话,她便也不再多问了。

    到诊所,医生帮顾桥处理手上的伤口。

    口子不深,也不算长,只是流的血多了点,看起来吓人而已。

    消消毒,包上纱布就好了。

    程舟带着顾桥从诊所出来,街上霓虹灯闪烁,各色灯光照在地面上。

    顾桥走在前面,程舟跟在她身后。

    她走路的时候喜欢跳地上的格子,累了便回到程舟身边。抱着程舟的胳膊,晃了晃,“小舟哥哥,咱们去哪玩?”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了过来,程舟想把手抽回来,但又怕碰到她手上的伤,不敢动,只好僵硬地任她抱着。

    “你想去哪玩?”程舟侧过脸去,看了看身边的女孩。

    “哪都行。”顾桥笑了笑说道,“只要小舟哥哥在身边,就都好。”

    她似乎已经恢复成了平常活泼俏皮的样子,脸色很平静,好像一个小时之前,那些痛彻心扉的伤害已经成了过眼烟云。

    她转过脸去,不敢对上他的眼神,怕他看出来她心里的难过。

    程舟指了指远处一片高档住宅区说道,“桥桥,你想住那边去吗,离学校也不远的。我会每天过去接你上下学,还跟以前一样。”

    不过不跟江琴一起住了。

    顾桥摇了摇头说道,“不想。”虽说在家里住的不开心,但程舟指的那片地方的房价,不用想也知道有多贵了,花他的钱,那也是钱啊。

    两人走到附近的小公园里,坐在长椅上。

    顾桥蹲在上面,抱着腿。

    月光洒在地上,镀了层银霜,程舟双臂搭在椅背上,一双大长腿随意交叠,抬头看着天空。

    “说吧,脸上的巴掌怎么回事,谁打的?”他语气听起来很随意,带着点懒洋洋的样子,但谁都知道,这绝不是随便问问。

    顾桥想起毛哥随身带着刀,笑了笑对程舟说道,“哪有啊,你看错啦,我是最近变胖了,所以脸看起来才会有点肿,你不总说说吃得多,跟个猪似的吗。”怕掩饰的不好,又道,“脸红啊,是因为小舟哥哥你太帅啦,你知道咱们学校多少女生喜欢你吗……”

    顾桥还想继续说,下巴突然被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捏住了。

    那双手滑到她脸上,他的大拇指腹轻轻在上面揉了揉,再次捏住她的下巴,语气不耐道,“说。”

    看他的样子,她要是继续撒谎,一准能被他从椅子上扛起来扔对面草坪上去。

    顾桥低着头说道,“就照片上的那个人。”又道,“你别去找人算账,人家就收了我两块钱的保护费,没事的。”

    程舟没再继续问下去,他大概已经猜了出来,江琴说的跟外面的小混混谈恋爱是怎么个意思了。

    他侧过身,靠近顾桥,借着路灯灯光,看着她的脸,问她,“疼吗?”

    看程舟脸色越来越不好,顾桥想着要不转移一下话题吧,于是接着刚才乱七八糟的话说道,“隔壁二班班花你知道吧,每天放学都在楼梯口偷拍你,哎,别说,她长得其实还不错,尤其是发型好看……”

    “我特么问你话呢,疼吗!”程舟眼里满是不耐,脸上写满烦躁,“有人找你麻烦,为什么不告诉我,嗯?”。

    顾桥只好停止了她的瞎比比,知道他真动气了,她小声说道,“那人不好惹,身上带刀。”

    程舟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抓住椅背,单腿抵在椅座边缘,将顾桥圈在中间,压迫着她问道,“你特么什么意思顾桥,你在看不起谁。”

    温热燥人的气息扑了过来,顾桥红了脸,身体往后缩了缩。

    看她往后缩,他就往前压。她后背靠着椅背,终于退无可退。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她竟然没有像从前一样,一有事就跑来找他出头,她是不是跟他生疏了,是不是不再依赖他了?

    竟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两人的姿势有多爱昧撩人。

    初秋的夜晚出奇地安静,公园没人,路灯灯光洒下来,照在他脸上,虽说表情不是很好,但五官轮廓却异常地好看。

    她一直都知道,她的小舟哥哥长得好,是她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最帅的一个。

    顾桥侧过脸去,支支吾吾地说道,“没有啦,小舟哥哥你最厉害了”

    没有男孩会拒绝一个女孩夸他厉害,不管是哪方面的厉害。

    他低头瞧着眼前的女孩,月光照在她脸上,像镀了层柔光,一双大眼睛盛满了水波一般清澈,夜色中带上了几分媚色。小巧的鼻,肉嘟嘟的缨唇,那双唇微微动了动,像是引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姓.感。

    以前,他总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她,这还是第一次,觉得姓.感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也不为过。

    只要稍一低头,他的唇便会覆上她的,他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像扇动着翅膀的蝴蝶。好闻的橙花的香气飘进鼻腔,明明平常闻着很清新的味道,此时闻着却充满mei惑。

    这令他有点发慌,莫名就想到了那天早晨,他翻过她家院子的墙,过去喊她吃早饭,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他所看到的赤果着的她。

    她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他不能再用看小孩的眼光来看待她了,他恍惚发现,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少女,一个女人。

    顾桥抬眼,看见他微闭着的双眼,他温热的呼吸扑在她脸上。

    他的唇离她那么近,这还是长大之后的第一次,他距离她那么近。

    长椅后面一只野猫跑了过去,打碎了这片寂静。

    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一般,程舟收回圈住顾桥的手臂,侧过脸去说道,“行了,你赶紧回家吧,到家发个消息给我。”

    “啥?”顾桥从椅子上起来,碰了碰程舟的额头,莫不是发烧了,他在说什么,他不一块回去吗。

    “我是说,我带你回家去。”程舟赶紧将自己的思维逻辑漏洞补好,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顾桥笑了笑,过来挽起程舟的胳膊,“那走吧。”

    程舟躲了一下,顾桥抓了个空。

    “那小舟哥哥你背我回去吧,我受伤了。”顾桥说着往椅子上一条,等着他过来背她。

    “背不动,太重了。”程舟迈起长腿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下回吃饭注意点,你看你胖的。”

    顾桥跟上来,委屈道,“还不是你喂的。”

    这个程舟无话可说。

    “背我嘛,走到家里要好远。”顾桥又缠了上来。

    “滚!”程舟烦躁地吼了她一声,疾步往前,甩了她好几米远。

    顾桥巴巴地跟上来。

    第二天,顾桥一走进教室,就听见有人在议论她。

    她因为习惯了从后门走,那些议论她的同学根本没看见她,继续热烈地讨论着。

    “听说,顾桥跟校外小混混谈恋爱,还怀孕了。”

    “什么,不会吧,程舟好哥哥看她看地那么紧,你听哪听来的,消息不可靠。”

    “我隔壁二班的小学同学告诉我的,她说是听再隔壁的三班说的。”

    “顾桥不是那种人,人很乖巧了。”

    “爱情,爱情懂吗,就是那么个令人疯狂的操蛋玩意。”

    ……

    “让一让啊都让一让,孕妇来了都让一让。”顾桥跑到那群人身后喊了一嗓子。

    “麻痹哦,几个月了,给我摸摸。”其中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女同学将耳朵贴在顾桥肚子上,满脸欣喜道,“踢我了踢我了,生命好神奇!”

    “行吧,今年的奥斯卡影后就你了。”顾桥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这个女同学的肩膀。

    几个八卦的同学一看顾桥这幅俏皮样就知道,那些流言肯定假的,谁摊上那种事还能乐观成这样,于是嘻嘻哈哈地散了。

    程舟坐在位子上,看顾桥跟人瞎吹牛逼。

    这事能是谁爆出来的,想都不用想。

    他站起来,往外面走廊上去了,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只说了一句话,“证据直接交到jc局去吧。”说完挂了电话。

    他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早从一开始,顾桥在学校里偷偷卖矿泉水被吴良心盯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吴良心这人,除了好色,还贪财,暗地里收了不少贿赂。

    程舟叫她妈妈给吴良心送了支金笔,就是字面意义上的,24k纯金定做的笔,笔杆上刻了“诲人不倦”四个更为金光闪闪的大字。只是笔帽里头藏了一个小小的录音设备。

    送的时候也不是偷偷摸摸,直接大张旗鼓地送到了校长办公室。

    那段时间,吴良心着实在办公室风光了一把。

    这么好的笔,这么马屁的称赞物语,按照吴良心的尿性,肯定走哪带哪,时刻都在提醒着别人,他是一个诲人不倦的好老师。

    而且是这么值钱的笔,虚荣心也会得到满足。

    因此程舟拿到了不少吴良心收受贿赂的证据,还有一些在办公室骚扰女学生的录音。他这么做,为的就是保护顾桥。

    吴良心若老老实实的也就还好,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招惹了顾桥。涉案金额其实并不太大,但也足以让他这辈子都当不成老师。

    骚扰女学生是个社会敏感话题,稍微往网络上一捅,水花激起来,被拘留是肯定的了。

    果然,下午的时候,警车就开进了校园。

    顾桥站在教室门口的栏杆上往办公楼那边看。

    两个jc押着吴良心,将他塞进了警车。

    现在的jc叔叔效率可真高,她才刚被流言诽谤,这就把罪魁祸首给抓到了。但传播这种对社会治安没什么影响的流言也不会被jc抓啊,还是说这个吴良心犯了其他什么事。

    程舟站在顾桥身后,一只手搭在栏杆上,眼睛看着楼下,脸上没什么波澜,明明是他亲手将人送进的监狱,此时却像个旁观者一般。

    赵何走过来,一只手搭在程舟肩膀上,下巴靠了上来,“啧,舟哥不愧是干大事的人,真·阴险狡诈。”

    顾桥回过头来,看着赵何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程舟看了一眼楼下,淡淡开口道,“没什么。”

    赵何到顾桥身旁,伸出一只手,郑重说道,“大佬,我们来做好朋友吧。”他可不想得罪顾桥,不然下场大概就跟楼下的吴良心似的,迟早被程舟阴地找不到妈。

    顾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了赵何一眼,但还是伸出手来,轻轻跟他握了一下。

    程舟低头看见眼前两只手握在一起,虽然很快就分开了,但他依然十分不爽,再看顾桥手的时候,心里就跟突然长了颗刺似的,怎么都不得劲。

    程舟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你去洗手,用洗手液,洗三遍。”

    顾桥一脸问号,好好地为什么突然让她去洗手,又不是饭前便后,她需要去洗手?

    但看着程舟脸色似乎不太好,还是乖乖往洗手间去了。但她只打算洗一遍,顺便尿个尿。

    赵何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日,程舟你个洁癖,我他妈就跟桥桥握了个手,你至于吗你,还让人洗手洗三遍。”一下又恍然大悟,“这哪是洁癖,分明变.态啊操。我真同情桥桥,我太同情她了,注定要打一辈子嫁不出去啊这是。”

    程舟没理赵何,胳膊搁在栏杆上,往篮球场那边看。

    过了一会,赵何小声问道,“程舟,你是不是喜欢桥桥啊?”

    程舟想都没想就答道,“那个狗啃头啊,谁爱喜欢谁喜欢去。”

    赵何切了一声,就摊上程舟这么的妹控哥哥,谁敢喜欢顾桥,那就是找死啊。

    “哎,我说,我看你对程橙也没像跟对桥桥似的,占有欲那么强。程橙可还是你亲妹妹呢。”赵何说道。

    程舟想了一下,程橙吗,他对程橙也很好,每天一个电话地监督她好好学习,叮嘱她天冷加衣,还不许早恋。

    再稍微想一想,要是程橙被男孩子追,跟人谈恋爱,他也是不愿意的啊。毕竟还小,学习第一。

    然后程舟就释怀了,看来他对顾桥也不是像赵何他们说的那么变.态啊,他就是想保护她啊,就像保护程橙一样。

    所以,这有什么问题,完全几把地OK啊。

    “那你觉得我去追程橙怎么样?”赵何故意问道。

    程舟看了他一眼,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就你这样的,肯定不行,起码要把学习成绩提到年级前十,然后最好再长高个五公分吧。现在不行,大学毕业之后再看。”

    赵何奸笑道,“那算了吧,我还是去追桥桥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程舟指着他的鼻子骂道,“麻痹,你敢!”

    好在赵何早有准备,撒腿就跑了,一边对程舟比了个中指。

    还说不喜欢,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这人,他是对自己有多么地不了解。

    晚自习放学,程舟把顾桥送回家之后,跟赵何崔久汇合。又叫上另外一批人,在一家KTV门口堵毛六那帮人。

    顾桥那一巴掌怎么可能白挨。

    程舟怎么可能会放过欺负顾桥的人,他一手养大的女孩,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就这么被人扇了耳光。

    这要让他算了,比杀了他还难受。

    榕市有个著名的女吴乐城,里面全是KTV、按摩房之类的娱乐场所。里面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打架斗殴都是常事,去年还出过人命案子,一般正常学生聚会都不会把地点选在这。

    程舟靠在KTV门口的车棚旁边,点了根烟。

    他很少抽烟,因为顾桥的鼻子很灵,一闻到他抽烟就气得不理他,少则三天,多则一个礼拜。

    程舟本来也没什么烟瘾,一般烦躁的时候才会抽几口。

    而且眼前的气氛也比较适合抽烟。

    崔久看了看藏在一旁的几个大木棍子说道,“对方可是带刀的,咱们要不换成刀?”说完看了看对面的小超市,里面就有卖的。

    赵何蹲下来,将棍子握在手上试了一下手感,起身说道,“用棍子跟刀拼,怕是要吃亏。除非对方人少”

    程舟摁灭手上的烟头,抬手扔进旁边垃圾桶里,说道,“不换,就用棍子,用了刀,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赵何冲程舟竖了个大拇指,“舟哥您,遵纪守法好公民,不愧是思想政治一考考满分的人。”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指了指KTV门口。

    毛六走在最前面,身边围着三个人。几个人看起来都有点醉醺醺的。

    “就是那个傻逼,叫人堵我的。”崔久抡了抡棍子,就等程舟发话了。

    “毛哥,昨天那妞怎么样,追上了没,就那个头发跟狗啃似的小美女。”一个小喽啰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不解风情,不过够劲,嘿嘿,就是不知道床上是什么样。”毛哥一边色眯眯对旁边的人说话,四个人拐进了小巷子。

    “给我往死里打!”程舟说着跑过来,一棍子敲在毛六后背上。

    四个小混混反应过来,背靠背围成了一个圈,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水果刀。

    程舟捡起地上的一块板砖往毛六身上砸去,砖头被躲了过去,砰--地一声,打在后面墙上,瞬间碎成好几块,跌落在地面上。

    不难想象,这一砖头若是砸在人身上会怎样。

    赵何扯了扯程舟的衣服,小声提醒他道,“舟哥,冷静点。”

    明明刚才还能在车棚冷静地对他们进行普法教育,自己却先冲动起来了。

    程舟拿着手里的棍子,在地上点了点,猛一抬手,往毛六身上砸去。

    赵何很少见到暴怒的程舟,这人一向稳重,比同龄人都要成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理智的,这个毛六嘴真贱,说什么顾桥在床上的样子,这他妈不是找死是什么。

    两帮人很快打成一团,棍子的优势是够长好使力气,刀的优势是够锋利。

    程舟这边一共七个人,对方四个人。

    别的人程舟不管,他就一直追着那个叫毛六的揍,一棍子打在手腕上,刀掉在地上,程舟将地上的刀子踢到一旁,再次抡起棍子砸了过去。

    毛六被揍了一脸血,趴在地上起不来。

    赵何过来,赶紧拉住程舟,“控制点,别真出人命了。”

    程舟蹲下来,对地上的毛六说道,“再敢动她一根汗毛,你他妈就等死吧。”

    说完将毛六从地上拎起来,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替顾桥打的。

    他这一生,从小到大,精心呵护着的女孩,平常磕一下碰一下都能心疼半天。

    毛六被这一巴掌打地倒在地上,嘴边渗出了血迹。他抬起头来,看了看程舟,“你他妈到底是谁,给老子等着。”

    程舟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顾桥打来的,他往后退了两步站在墙边,接通电话。

    顾桥,“小舟哥哥,我睡不着,你来陪我。”

    程舟看了看已经被打趴下的毛六几个人,说道,“我在外面,等我四十分钟,马上来。”

    毛六趁程舟不注意,悄悄捡起地上的板砖,用锋利的一面对准程舟,使劲朝他的头扔了过去。

    程舟摁掉电话伸手去挡,胳膊上被砸出血来。

    赵何和崔久赶紧跑过来,毛六带着人,拖着满身的伤跑了。

    程舟摆摆手道,“不用追了。”顾桥睡不着,他要赶紧回去陪她了,不然睡太晚对身体不好。

    赵何说道,“毛六这人大概不会善罢甘休,咱们以后多注意点。”

    崔久检查了一下程舟的胳膊,“这人可真够狠的,皮都给砸烂了,去包扎一下吧。”

    程舟点了点头,对一众人说道,“今天这事,不许在桥桥面前透露半个字。今天谢谢大家了。”

    散了之后,程舟背过去打了个电话,让人给参与的每个人账户上都打了五千块钱,算是医药费。

    程舟和赵何崔久一路子回去,路过小诊所的时候包扎了一下,胳膊上缠了几圈纱布,衣服袖子放下来,倒也看不出异常。

    赵何抱住程舟的肩膀,“小舟哥哥,你刚才真是吓死人家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疯过,砸人跟不要命似的,有没有考虑过,万一给人揍死了,可是要偿命的。”

    程舟甩了甩胳膊,将赵何的手甩了下去,“我有分寸。”

    当时他虽然在气头上,但一贯严谨的性格随时都在提醒他,避开要害,不能出人命。

    不然他家桥桥怎么办,谁照顾?

    崔久走在前面,回过头来说道,“谢谢大家了,为了我这么拼命。”

    这么一顿揍,估计毛六他们要安稳一段时间,不敢再在他放学的路上堵他要债了。

    赵何上前来,看了崔久一眼,淡淡道,“大兄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人程舟那是为了顾桥好吗。

    崔久满脸疑惑,“什么?”

    赵何摆摆手道,“没什么,久妹您开心就好。”

    崔久,“什么玩意破毛病,说话说一半。”

    赵何退回到程舟身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程舟看了他一眼,“有屁快放。”

    赵何小声说道,“小舟哥哥,你是不是喜欢……”

    话还没说完,就被程舟踹了一脚,赵何跑到前面,倒着走路,看着程舟说道,“我跟你港,不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内心,采取行动,要是桥桥喜欢上其他男孩,看你往哪哭去。”

    崔久凑上来说道,“他看桥桥那么紧,人桥桥就算想谈恋爱都没机会认识其他什么男孩子,就咱们班里的那些男的,我看没一个配得上我们家桥桥。”说完看了程舟一眼,一股无形的杀气投射过来,吓得他赶紧补充道,“当然,校草除外。”

    赵何抬手搭在崔久肩膀上,“我看不一定,上次开班会老金不说了吗,明天有个转学生要过来,没准是个男的,长得还不错呢。”

    程舟抬眼看了看赵何,疾步往前,抬手在他脖子上掐了一下,“再瞎逼逼一句,嘴给你缝上。”

    赵何躲开来,啧,说都不让人一句。

    程舟回到家,从小院子翻到顾桥家。

    她失眠,还在等他过去陪她。

    顾桥躺在床上,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弯了弯唇角。

    程舟开门进来,看了顾桥一眼,帮她掖了掖被角,“快睡。”说完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她床头,视线有意躲过她,看着窗外。

    顾桥缩在被子里,看了看他有点凌乱的头发,小声说道,“小舟哥哥,你刚才去哪了,是跟赵何他们出去玩了吗,怎么不带我去。”

    程舟答道,“不适合你玩的项目。”

    顾桥张大嘴巴,“啊,是男人玩的那种吗?”

    程舟点了点头,打架什么的,当然是男人干的事。

    顾桥一气,掀开被子就想起来。防学校里的那些妖艳贱货也就算了,还得防着社会上的,她真累。

    程舟一看她要掀被子,上回叫她吃早饭撞见的赤果画面又开始往脑子里面涌,躁地不行。

    他站起来,给她摁了回去,“乖,快睡。”

    他一靠近,她就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他抽烟了。

    他不光去玩了男人玩的项目,他还抽烟了。

    她决定一个星期不理他了。就算明天是他的生日,她也不会理他的。她转了个身,气呼呼地睡着了。

    程舟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回去洗澡睡觉。

    抬眼看见她的脚伸出了被子,露在外面。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程舟弯下腰,轻轻掀开被子一脚,握住,好给她塞被子里。

    她的脚很小,又柔又滑,因为露在外面,染上了几丝凉意。

    他的手温温热热的,被上面果露的凉意激了一下,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敲碎了,酥麻感沿着那细小的痕迹,钻进他浑身每一个细胞。

    慌乱中,他将她塞进被子里。

    明明是微冷的初秋夜晚,他额头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连呼吸都有些不稳。

    程舟站在床前,看着熟睡中的女孩。柔嫩白皙的皮肤衬地那双缨唇愈发可口,像刚从树上摘下的红缨桃,带着魔力一般诱人。

    他微微弯下腰,指腹覆在她唇上,轻轻摩挲着。

    她微微张了张唇。

    行动像是不受大脑控制一般,指尖轻轻撬开她的牙关,触到柔软的舌。

    她轻轻动了一下,湿软的触感便将他整个人包住了。

    一阵风从窗户缝里吹了进来,他慌忙收回来,逃似地翻过墙头回到家,冲进了洗手间。

    程奶奶夜起,在门上敲了敲,“怎么大半夜的还洗澡呢。”

    “小舟,开门。”

    “小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