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5.第 25 章

    此为防盗章

    路冉回了她一张纸条, “那你让程舟帮我也买一双你脚上的这种鞋子, 我出五十。”

    顾桥想了一下,她不是没跟程舟说过这个事, 结果程舟根本就没理她。她其实觉得五十块钱已经不少了啊。

    “你自己跟他说。”顾桥回道。

    路冉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吧。主要是把, 她就不敢和程舟讲话。

    他太帅了,一到他面前就心跳加速, 话都说不利索,显得自己特别傻逼。路冉转头, 偷偷看了程舟一眼, 太帅了啊,下不去口。

    “那这样吧, 你叫我一声嫂子,老师来了我就叫你。”路冉写了张小纸条递了过去。

    顾桥撇了撇嘴,想得美哦。

    她宁愿睡觉被老师抓。

    顾桥把头埋在书本下面,一只手撑住下巴, 闭上眼睛,因为困倦, 很快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 顾桥感觉胳膊被人推了一下。

    “吴良心。”路冉拽了拽顾桥。

    顾桥瞬间清醒, 立马把身体坐直。偷偷往窗边看了一眼。

    那双又尖又细的鼠眼正对上她有点迷茫有点困倦却还在强打着精神的眼睛。

    顾桥吓得一个激灵, 心说这下可完了, 肯定要被叫出去挨骂了。

    果然, 吴良心走到教室前门, “顾桥,昨晚干什么去了,上课睡觉,怎么就这么困,去操场跑两圈去,醒醒觉。”

    顾桥将手里的书本合上,慢慢吞吞地站起来,从教室后门出去了。

    “程舟,你干什么,回来坐好。”吴良心看见程舟跟着顾桥出去,在教室后门喊道。

    程舟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跟我家孩子谈谈心去。”

    吴良心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顾桥和程舟已经从楼梯口下去了。

    两人走到操场边上,顾桥弯腰,捏了捏腿,准备跑。

    程舟跟上。

    “你怎么回事?”程舟在顾桥一侧跑着,侧过脸去问她。

    “啊?”顾桥想了一下说道,“昨夜老做噩梦,没睡好。”

    中午的太阳有点大,程舟跑在外侧,将顾桥挡了挡。

    “我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早上为什么不去叫我?”顾桥边跑边说道。

    所以她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程舟侧过脸去,看了顾桥一眼。阳光下,女孩皮肤雪白,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像夏天泡在井水里的紫葡萄,清冽可口。

    她个子不高,一米六都不到。脖子却长,是最好看的天鹅颈,歪头的时候,脖颈微微一动,会拉伸出好看的颈部线条,那线条一直往下延伸……

    程舟闭了闭眼,加速往前跑。

    “哎,小舟哥哥,你跑这么快干什么。”顾桥在后面追着,“问你呢,早上怎么不去叫我起床。”

    程舟头也没回,拼命加速,很快甩了顾桥半个操场。

    顾桥跟在后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抬头看了看程舟的大长腿,认命般地放慢速度,不再去追了。

    旁边有高一年级正在上体育课的班级。男生们打球,女生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

    操场边的树荫下,几个女孩子对着操场指指点点,还sao兮兮地笑。顾桥偷偷翻了个白眼,一看这些就是在觊觎她的小舟哥哥。

    跑完两圈,顾桥和程舟在树荫下休息。

    不远处几个女孩走过来,却又不敢靠太近,就在树后面叽叽喳喳。

    顾桥有点烦躁,直接转身走了过去,抬了抬下巴问道,“你们穿秋裤了吗?”

    女孩们被问地一脸懵逼,然后发出一阵笑声,“小妹妹哪,小孩才穿秋裤,我们仙女都是不穿秋裤的。”

    顾桥个子不高,加上眼睛大,主要还是那头走在时尚尖端的狗啃头,让她看起来显小。

    她转头指了指程舟,笑了笑说道,“看见那位校草没,他说他喜欢穿秋裤的女孩。”

    就比如她自己,今天就穿了秋裤。所以你们这群没穿秋裤的仙女,赶紧滚滚滚吧。

    程舟听见顾桥的话,一双桃花眼弯了弯,淡淡桃色的唇微微上扬。

    他目光往下,扫了一眼她的tui,眼里笑意加深。

    离下课还剩十分钟,程舟带顾桥坐在树荫下,“你是不是得罪了吴良心。”

    顾桥想了一下,“没有啊。”

    非得说有的话,就是她无意间撞见的那一幕了,但她也没往外跟人说啊。

    顾桥挪了挪屁gu,往程舟身旁坐了坐,小声说道,“一天晚上,我去办公室交检讨书,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程舟看了顾桥一眼,“什么?”

    他很喜欢她跟他分享小秘密,别人不知道,只有他俩知道。

    顾桥往旁边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偷听,她抬起屁gu,跪在程舟身旁,好让自己的嘴巴刚好能对上他的耳朵。

    他闻到淡淡橙花的香气飘来,温温热热的气息扑在他耳朵上。

    “我看见吴良心在办公室和别的人那个。”

    程舟微微偏过头,看着她问道,“哪个?”

    顾桥贴上程舟的耳朵,比刚才还要近,嘴唇几乎要碰上他的耳垂。

    “就是,那个。”

    程舟拧眉,“到底哪个,直接描述一下。”

    顾桥再次贴了上来,嘴唇一张一合,不时蹭上他的耳垂。

    “不可描述。”

    程舟感觉到柔软的触感,带着热气,带着橙花的香气。

    有点痒。

    “他看见你了吗?”程舟往一旁躲了躲问道。

    顾桥正要跟着挪过来,贴他的耳朵。被他一手拦住了,“能听见。”

    “哦,应该没看见。”顾桥说道,边说边看了看程舟的耳朵。

    他的耳朵很好看,轮廓有点圆圆的,因为太过白皙,阳光下能看见上面细小的毛细血管,和一层小小的汗毛。

    她刚才偷偷蹭了几下,触感非常好,像在舔白巧克力,有点甜,有点上瘾。

    “小舟哥哥,下课了。”顾桥再次贴了过来,很小声的,用气息说道。

    说完又用唇瓣在上面蹭了两下,他耳垂带着点凉意,像在添奶油冰淇淋。

    “听见了。”程舟摸了摸耳朵,站起来,往教室走去。下课了这种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她贴他这么紧干什么。

    顾桥站起来,追上去。

    正好是中午放学时间,两人没回教室,直接准备回家吃饭去了。

    程舟看了一眼站在校门口值班的吴良心,转头对顾桥说道,“最近这段时间老实点,不要被吴良心抓到把柄,听见没?”

    顾桥点了点头,跟着程舟混在人群里走出了校门。

    “奶奶说中午烧排骨玉米汤,你爱吃的。”程舟边走边说道,说完转身一看,人没了。

    中午放学校门口人多,一个不留神,她怎么就不见了。

    明明平时恨不得黏在他身上的人,跑哪去了?

    “桥桥?”程舟四下看了看。

    顾桥已经跑到前面去了,她个子小,在人群里能很灵活地钻来钻去。像一条蹦跳在水里的鱼。

    程舟往前看,人群中一眼看见了她。

    多么奇妙的感觉,世界上那么多的人,不管周围有多拥挤,只要她在,他就一眼能看见她。

    主要吧,还是因为,她的发型实在是太惹眼了。

    没有比这更丑的了,想不一眼看见都难。

    顾桥之所以跑地那么快,是因为前面就是她晚上打工的那家网吧,偏偏老板还站在楼下。

    她这一过去就会被认出来。程舟要是知道她半夜跑网吧去,能打死她。

    而且旁边还有下班回家的老师,比如前面那个推着自行车把车铃铛摁地滴答响的的班主任老金。

    顾桥低着头,借着一辆电动三轮车的掩护,从网吧门前走过。

    老板刚吃完午饭,正站在门口消食。

    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会打扮了,别看都是普普通通的学生样,实际上小心思可多了,比如前面那个披着头发的女生,发色看着正常,一到阳光下就现原形了,是染了色的。还有个扎马尾的,非常心机地把发梢烫了微卷,刘海也是做过的空气离子烫。

    各色走在时尚前沿的女孩们中间,有那么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发型就特别显眼了。

    但老板一时没想起来她的名字,只好喊道,“那个,狗啃头,哦不,三十度坡二次函数抛物线头同学。”

    但她现在还小,学生就应该以学习为重。就算她不爱学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谈恋爱,一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成熟的小屁丫头,谈什么恋爱。

    谈什么谈!

    “桥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顾桥脑子里回想着程舟的话,她有点懵。

    他的思维跳度未免也太大了些,她就是晚上出个门,他就能推断她是跟人谈恋爱去了。

    顾桥跑到程舟面前,踮起脚尖,努力把她自己的狗啃头往程舟眼前蹭。

    她个子小,生怕他看不见似的,轻轻跳了跳。

    “小舟哥哥,你看。光这发型就能把人吓跑了好吗,还谈恋爱呢,扯淡呢。”顾桥抬头,看着程舟,满眼满脸都是嫌弃。

    你看看你的手艺,好意思问出来那么天方夜谭的话吗。

    程舟仔细想了一下,认为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不知为什么,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再逼逼下回给你剪秃。”程舟看了看顾桥的头发,楼道灯光的照射下,那几道豁口显得非常可爱。他的手艺哪里就差了!

    顾桥赶紧闭了嘴,把她头发剪秃这种事,他还真给她干过。

    以前有段时间,顾桥迷上了一个男明星,天天吵着喊着要嫁给人家,要给人家生一窝小猴子。听说人家喜欢长发飘飘的女人,非要留头发。然后程舟一烦躁就把她头发给剪秃了。

    “明天早上六点半,直接在我家吃早饭,吃好一块去上学。”程舟说完,推开楼道门,出去了。

    顾桥回到家,将身上程舟的外套脱下来,叠整齐,放在她的红色秋裤上面。

    她看了一眼衣架上的校服裙子,回忆起今天在篮球场边上看见的那个把裙子改短了的心机小婊砸。

    她见过程舟帮她缝补衣服,知道怎么把裙子改短,无非就是先剪一圈,裁掉点布料,再把边缘往里面折一折,缝合一下,完事。

    比修手表可简单多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剪下摆的时候,格子就对不齐,好不不容易剪好了,针还老扎到手,干脆不缝了吧就,现在不就流行那种不收边的设计吗,很多设计师款的衣服都是这种的。

    第二天,顾桥穿着她的改良版露着半个屁gu的小裙子,背起书包,抱着程舟的外套出去,敲了敲程舟家的门。

    “奶奶早。”顾桥甜甜地叫了人。

    “什么?”程奶奶年纪大了,耳朵有点不好用,大声问了句。

    “奶奶您的耳钉真好看。”顾桥大声说道。

    程奶奶这回听清楚了,笑着帮顾桥将书包放在玄关架子上。

    她是看着顾桥长大了,小姑娘乖巧懂事,嘴巴又甜,甚是讨人喜欢。而且主要是这姑娘特别会过日子,恨不得一块钱能掰成两块花的那种,比她一个老人家都会过。

    要是能嫁过来就好了,正好管管她家的败家大孙子。

    程舟从餐桌前站起来,转身回到厨房,盛了碗红豆粥出来放桌上。

    “小舟哥哥早。”顾桥坐下来,端过红豆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啊,烫!”

    “多大人了,还能被烫到,傻不傻。”程舟将自己的粥碗跟顾桥的换了一下。说她归说她,疼还是要疼的,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小傻逼。

    顾桥低头看了一眼被程舟吃过几口的粥,舀了一小勺,却在嘴边停了下来。

    这里面,这个粥,既然是被他吃过的,那多多少少会沾上他的口水吧。

    间接接吻啊操。

    顾桥偷偷抬眼,看了看程舟的嘴唇。

    他端起玻璃杯喝了口牛奶,嘴边有一圈白色的奶渍,带着点点牛奶小泡泡,他伸出舌尖,轻轻添了添白色小泡泡,一双淡淡桃色的唇抿了抿。

    顾桥恍了下神,低头看了一眼嘴边的粥,突然有种莫名的羞涩感是怎么回事,就下不了口了啊。

    程舟看着顾桥对着他吃过的粥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爽道,“你在嫌弃谁?”

    不是的不是的。顾桥闭着眼睛,张大嘴巴,一下将勺子送进了嘴巴里,嚼都没嚼,直接吞进了喉咙。

    程舟瞧着她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莫名感到烦躁,明明小时候经常从他嘴巴里抢糖吃,小舌头跟钩子似的,能一下将他嘴巴里的糖勾去。

    现在又怎样,竟嫌弃起人来了。

    程舟将喝了一半的牛奶被子往顾桥那边一推,用不容人拒绝的语气说道,“这个也给我喝光。”眼神犀利,带着霸道。

    顾桥看了看杯沿,上面还沾着点牛奶泡泡,是刚才从他唇上沾下来的,她看得可清楚了。

    她抿了抿唇,一时没好意思动。

    看吧,他就知道,他一手养大的孩子开始嫌弃他了。

    她以前从来不这样的,从来都是他给她什么,她就吃什么。甚至小时候不懂事,还拿过生的大米喂她,最后怎么样,不也是吧唧吧唧着小嘴,吃得口水直流。

    他眼神暗了一下,正要起身回卧室。

    餐桌对面的女孩抬起头来,小小的舌尖添了添下唇,娇柔道,“喝了您的牛奶,就是您的人了。”一向清澈的眼睛透着一股子媚态。

    程舟晃了下神,站起来的时候把餐椅都带倒了。

    “这么大个人了,路都不会走吗。”程奶奶在厨房喊了声。

    程舟扶起椅子,咣当一下放好,也不看人,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道,“电视剧少看。”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顾桥端起牛奶杯子,轻轻放在唇边。牛奶的触感,又柔又滑,啊,非常地不可描述。

    一口气喝完,顾桥摸了摸额头,居然特么的出汗了,瞧这点出息,又不是真的在接吻,怎么紧张成这样。

    程舟拎着书包从卧室走出来,看了一眼桌上空了的牛奶杯子,微微勾起唇角,茶色的眸子弯了弯,往门口去换鞋了。

    顾桥赶紧跟上。

    走出楼道,程舟回头看了一眼顾桥,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歪了歪头问道,“裙子怎么回事,嗯?”

    顾桥往后退了两步,在原地转了一圈说道,“是不是显得腿特长,特有女人味?”说完眨了眨眼睛,抛了个媚眼过去。

    虽说穿了打底裤,但裙摆扬起的时候,还是能看清那浑圆微翘的tun部线条。

    “赶紧给我滚回去换!”程舟咆哮道。

    裙子剪那么短去上学,是要给谁看!

    顾桥看程舟脸色不大好,转身就跑,飞快地换上另一套打底裙出来了。

    “刚那件,晚上扔我那去,给你修补一下。”程舟说着,迈起长腿往前走去。

    顾桥赶紧跟了上去,一边喊道,“小舟哥哥?”

    程舟侧过脸去看了她一眼,“不和没穿秋裤的人说话。”

    顾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你怎么知道?”

    程舟撇了撇嘴,“不然你腿没这么细。”

    这是,说她腿粗?

    顾桥鼓了鼓脸颊,撅着小嘴巴嘟囔道吗,“那你不也没穿。”

    程舟淡淡看了她一眼,“帅的人不需要穿秋裤。”

    两人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声喊,“小舟,小舟。”

    转头看见程奶奶手里拿着一条黑色的秋裤,连跑带追地过来,一路喊道,“降温了,把秋裤带到学校穿上!”

    然后顾桥就感觉一阵风从眼前飘过,回过神很来的时候,程舟已经跑得没影了。

    顾桥把程奶奶哄走,拔腿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大概刚吃完早饭,跑得又太急,顾桥感觉有点肚子疼,于是放慢了脚步。

    一拐弯,差点撞上两个人,她赶紧往后退了退。

    这其中一人就是吴良心,另外一个好像是高一年级的一个老师,外号马屁精。

    顾桥默默低下头来,假装自己是空气。

    她也不敢走到俩人前面去,生怕被吴良心叫住,一阵骂。

    眼下她的家长程舟又不在,没人护着她。

    马屁精,“吴主任,听说您要换房子,滨江区?”

    吴良心,“嗯,一百三十五平的,已经准备付首付了。”

    马屁精,“哇,有钱人啊。”

    吴良心,“哪有,这回也是眼看着有机会升副校长了,指着涨点工资好还房贷。”

    他在一中当了十几年的年级主任了,好不容易熬到副校长走人,这才得了机会上位。不嘚瑟一下都对不起那十几年的忍辱负重。

    ……

    顾桥往旁边小摊贩那看了看,飞快地绕过去,跑到学校门口。

    程舟和赵何正要进校门,顾桥背着书包,一颠一颠地跑了过去。

    赵何哈哈笑了笑,“腿这么粗,跑起来还挺快,刚还没看见你呢……”

    然后顾桥听见嗷地一声。

    “麻痹哦,程舟你他妈神经病啊,动不动就砸人。”

    程舟走在前面开路,顾桥双手抓着他身后的书包,跟着往前走。

    门口到处是卖宵夜的小贩,香喷喷的烤地瓜,热腾腾的小馄饨,满是胡椒味的酸辣汤,吆喝声此起彼伏。

    程舟回头看了看顾桥,女孩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盯着路边的宵夜摊子看来看去。明明已经看了十几年,却依旧满眼兴奋,新奇地像是第一次见到。

    “饿了?”程舟回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