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3.第 33 章

    此为防盗章  江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了一眼顾桥手里的苹果,阴阳怪气道, “就知道自己吃。”

    顾桥没说话, 将手里的苹果往茶几上一放。

    行吧,她不吃了, 谁爱吃谁吃去。

    江琴站起来, 指了指顾桥的额头, “我在厂里累死累活地干了一天活, 回到家,你就连个笑脸都不给, 你妈是欠你钱了还是欠你什么了!”

    顾建邺放下报纸, 看了江琴一眼,“行了行了,跟孩子较个什么劲。”

    “什么叫我较劲,你自己看看她这是什么样子, 平常在外面老听人在我跟前说,你家孩子嘴巴甜啊, 见人就叫,讨人喜欢。一进家门就变成这幅丧神样, 家里人不是人是吧,都是仇人是吧。”江琴嗓门越来越大,对着顾桥一通数落, “供你吃供你喝, 倒好, 天天连个笑脸都没有。看下学期的学费谁给你交!”

    顾建邺觉得烦,将报纸放在沙发上,走到顾桥面前说道,“回屋去吧。”说完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顾桥拿起玄关架子上的书包,准备回屋。

    江琴拽着顾桥的书包,不让她拿。

    看了她一眼说道,“去给我买包烟。”

    顾桥不能说不,不然她这个妈能给她吵到天亮。

    江琴每回让她买烟,却又不给她钱,顾桥只好用自己的零花钱买。

    她换上鞋,到小区里面的小卖部买烟。

    九点多钟,小区里面挺安静的,抬头能看见亮着灯光的人家。

    一个个小小的窗户,透出白色或者柔黄色的光。不知道别人家的家庭氛围是什么样的,肯定没有她家那样的吧。

    永远压抑,永远绝望。无休无止的抱怨,无边无际的冷清。那是一个阳光永远照不到的地方,像一个发了霉的笼子,她逃不出去,她只能被关在里面。

    真想现在就高考啊,想逃离这样的家庭。

    顾桥羡慕程舟,小舟哥哥一家人都很好,程奶奶是看着她长大的,像亲奶奶。程爸爸虽然话不多,但很喜欢笑。

    程妈妈和江琴一点都不一样,她说话总是温声细语,会把她抱在怀里说,呀,我们桥桥又长高啦,越来越可爱啦。桥桥好聪明,会自己吃饭啦,她那时候都六岁了还不会自己吃饭不就成傻逼了。程妈妈说,桥桥好厉害,考了一百分,她那是语文数学加起来好吗。

    真羡慕程舟啊,在那样温馨的家庭里长大。

    要是她的妈妈也能像程妈妈那样多好。

    顾桥看了看手里的劣质香烟,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她低头,眼泪滴落在手背上,发出轻微的滴答一声。

    其实程舟家还有个人来着,程橙,比顾桥小两岁,程舟的亲妹妹。暂时放在他们外婆家养的。

    不知道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人性的弱点,顾桥特别不愿意承认程橙的存在,好像这样她就是程舟唯一最亲的女孩了似的。

    当然,程橙也不喜欢顾桥,认为她总是霸占着自己的亲哥哥。

    小时候两人还经常因为程舟打架,但顾桥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不管她再怎么打赢程橙,始终,他们才是有血缘关系的至亲之人。

    在血缘面前,她顾桥算个什么呢。

    后来有一天黄昏,程舟站在小区花坛边上,夕阳的余晖在落在他身后,辉煌成一片,那双桃花眼看着她,弯了弯唇角。

    就是那样一个充满阳光味的温暖笑容,看得她突然就发.情了。

    那一刻心跳加速,听着他叫她的名字,却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那时她想,要是能嫁给程舟,不就能够和他成为最亲的人了吗。那种亲密关系,比妹妹可亲多了。

    这就导致了有时候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对程舟,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还是只是一个缺爱的妹妹因为依赖温暖的哥哥而产生的乱.伦变.态型占有欲。

    不知不觉走到了楼道门口,要到家了啊,真不想回家。

    顾桥慢吞吞地拿出钥匙,开门。

    昏暗的感应灯亮了起来,楼道里站着个人,高高大大,靠在她家门边墙上,看见她回来,好看的眉毛皱了皱,问她,“到家怎么没给我发消息?”

    又是这么晚出去,她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

    连消息都忘了给他发,是不是不再需要和依赖他了?

    顾桥慢慢走过来,看清依靠在墙边的人,他眼里像是闪着光,是那种只有在狼的眼睛里才能看到的贪婪凶光。

    要不是和他认识,要不是见过他温柔温暖的一面。她差点都以为眼前这位是个变.态。

    哪有正常人会为了一条无关紧要的消息,半夜跑人家门口堵着截人的。

    顾桥晃了晃手里的烟,笑了笑说道,“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刚给我妈妈买烟去了,你们这么快回来了,崔久还好吗?”

    “嗯。”程舟站直身体,看了看顾桥手里的烟,“你妈妈没为难你吧?”每回江琴心情不好,就要抽烟,不光抽烟,烦躁起来会拿竹条抽人。

    顾桥笑了笑,一双大眼睛弯了弯,“没有。”

    程舟往前走了两步,抓起顾桥的手腕,把她的外套往上面撸了撸,没看见上面有红痕,这才帮她将袖口整理好。

    他力气大,又带着点怒气,勒地她手腕都有点疼了。

    顾桥收了收胳膊,像是要安慰程舟一般,笑了笑说道,“这还没到期末考试呢。”

    顾桥学习不好,她的分数会刺激到江琴,令她想起当年错过高考的悲惨时光,以至于现在也是过得如此悲惨。

    程舟抬手在顾桥头上揉了两把。

    他指腹带着暖意,穿过她的发丝,停在她头皮上,一下一下,摩挲着她。像是无声的安慰。

    顾桥低着头,转身,拿出钥匙,背对着程舟说道,“小舟哥哥,明天见。”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活泼,却无形间带上了一丝哽咽。

    程舟过来,从后面抱了一下她,并不亲密,只是轻轻一抱,很快就又分开。

    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没关系,有我在。就算全世界都在下雨,没关系,我给你阳光。

    淡淡柠檬的香气涌进她有点酸涩的鼻腔,他身上带着的暖意轻易驱走了她心底的寒冷。

    “等大学毕业了,你就别回来了,跟我过吧。”要不是因为她还未成年,需要待在监护人身边,他早想带她走了。

    实在是她家的家长太操.蛋。

    他家爸爸妈妈早想把他接到别墅那边住了,他一直不肯。要是连他都走了,她怎么办。

    他不能丢下她一个人,永远不能。

    顾桥转过身,笑了笑,“你将来是要娶老婆的,你家老婆肯定不让带拖油瓶。”

    她笑的勉强,声音都透着一股酸气,像被打翻了的陈年的醋。

    “不让带就让她滚。”程舟有点烦躁地说道。好好的怎么就说到他要娶老婆的事了。

    再说了,谁要娶老婆了,他怎么就要娶老婆了,好好带着拖油瓶生活不好吗。

    “回去吧。”程舟说完,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家门。

    顾桥看着程舟摔门进家,总觉得这家伙最近脾气有点怪。青春期男孩的心思真难猜。

    她向来是个知难而退的人,既然这么难猜,那就不猜了吧。

    顾桥吸了口气,转身开门进去,将手里的烟给妈妈送去之后。

    一路沉默着回到自己卧室关上门。

    床边上躺在早上换下来的被她剪坏了的裙子,床头是程舟帮她找出来的红色秋裤。

    顾桥拿起裙子,打开院子门,隔着墙扔了过去。

    程舟将书包往床上,想起在楼道里看见她时的样子,心底像是被人用针扎过一般,生疼。

    小院子里有什么东西被扔了进来。程舟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校服裙子。

    他回屋研究了一下,发现这裙子被她剪地太多了,没法救了,再救连屁股都盖不住了。

    “奶奶,缝纫机借我用。”

    他打算给她做一条新的。

    他现在没法带她走,便会竭尽所能地对她好。

    校服裙子是黑白格子的,程舟在自己衣柜翻了翻。

    正好他有件这种黑白格的衬衫,拿在手上摸了摸。

    天气有点冷了,这个布料薄了点。

    于是又翻了翻,找出来一条黑白格的羊绒围巾,是去年冬天的时候,妈妈给他买的。

    这个好这个暖和,而且围巾的尺寸非常适合给她做裙子,还能做一圈非常洋气的花边。

    她头发已经这么丑了,必须在裙子上扳回一局。

    顾桥坐在书桌前,身上似乎还残留着他轻轻抱她时的温度。

    以前小的时候出去玩,她懒,经常撒娇赖着程舟,让他背着她或者抱着她走路。虽说嘴上嫌弃她重地像猪,却从未拒绝过她。

    她说要背,他便弯腰。她说要抱,他便张开双臂。

    他永远温暖。

    顾桥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红包,里面一共五百块,都是零钱,她一分一分攒下来的,攒了好久。

    其实她本来可以是个小富婆的。知道她家的情况,每年过年,程爸爸程妈妈程奶奶和程舟,都会给她包红包,特别厚。

    只不过一进自己家门,那些红包就被妈妈夺走了,说是帮她存着。

    所以她现在是个小穷逼。

    帮妈妈买烟又花掉了好几块,班里又要交班费,还有秋游等的费用。她有点怕自己的钱不够花。

    顾桥将小红包放进抽屉,拿出书包里的网吧招聘名片。

    拨通。

    “桥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顾桥脑子里回想着程舟的话,她有点懵。

    他的思维跳度未免也太大了些,她就是晚上出个门,他就能推断她是跟人谈恋爱去了。

    顾桥跑到程舟面前,踮起脚尖,努力把她自己的狗啃头往程舟眼前蹭。

    她个子小,生怕他看不见似的,轻轻跳了跳。

    “小舟哥哥,你看。光这发型就能把人吓跑了好吗,还谈恋爱呢,扯淡呢。”顾桥抬头,看着程舟,满眼满脸都是嫌弃。

    你看看你的手艺,好意思问出来那么天方夜谭的话吗。

    程舟仔细想了一下,认为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不知为什么,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再逼逼下回给你剪秃。”程舟看了看顾桥的头发,楼道灯光的照射下,那几道豁口显得非常可爱。他的手艺哪里就差了!

    顾桥赶紧闭了嘴,把她头发剪秃这种事,他还真给她干过。

    以前有段时间,顾桥迷上了一个男明星,天天吵着喊着要嫁给人家,要给人家生一窝小猴子。听说人家喜欢长发飘飘的女人,非要留头发。然后程舟一烦躁就把她头发给剪秃了。

    “明天早上六点半,直接在我家吃早饭,吃好一块去上学。”程舟说完,推开楼道门,出去了。

    顾桥回到家,将身上程舟的外套脱下来,叠整齐,放在她的红色秋裤上面。

    她看了一眼衣架上的校服裙子,回忆起今天在篮球场边上看见的那个把裙子改短了的心机小婊砸。

    她见过程舟帮她缝补衣服,知道怎么把裙子改短,无非就是先剪一圈,裁掉点布料,再把边缘往里面折一折,缝合一下,完事。

    比修手表可简单多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剪下摆的时候,格子就对不齐,好不不容易剪好了,针还老扎到手,干脆不缝了吧就,现在不就流行那种不收边的设计吗,很多设计师款的衣服都是这种的。

    第二天,顾桥穿着她的改良版露着半个屁gu的小裙子,背起书包,抱着程舟的外套出去,敲了敲程舟家的门。

    “奶奶早。”顾桥甜甜地叫了人。

    “什么?”程奶奶年纪大了,耳朵有点不好用,大声问了句。

    “奶奶您的耳钉真好看。”顾桥大声说道。

    程奶奶这回听清楚了,笑着帮顾桥将书包放在玄关架子上。

    她是看着顾桥长大了,小姑娘乖巧懂事,嘴巴又甜,甚是讨人喜欢。而且主要是这姑娘特别会过日子,恨不得一块钱能掰成两块花的那种,比她一个老人家都会过。

    要是能嫁过来就好了,正好管管她家的败家大孙子。

    程舟从餐桌前站起来,转身回到厨房,盛了碗红豆粥出来放桌上。

    “小舟哥哥早。”顾桥坐下来,端过红豆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啊,烫!”

    “多大人了,还能被烫到,傻不傻。”程舟将自己的粥碗跟顾桥的换了一下。说她归说她,疼还是要疼的,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小傻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