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47.第 47 章

    此为防盗章  “路冉, 你听错了。”顾桥转头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路冉说道。

    “没有啊, 我没听错,就那网吧老板喊你呢。”怕顾桥听不见,路冉大声说道。

    这一嚷嚷,周围人全听见了。

    前面老金的自行车停了下来,铃也不响了,转头看顾桥。

    路冉一看,是班主任老金, 这才意识到自己害了顾桥,非常抱歉地看了她一眼, 留下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蹭地一下跑了。

    老金将他那辆破旧大自行车往路边一停。

    顾桥冲网吧老板笑了笑, 挥挥手,“二舅!”

    网吧老板怔了一下, 旋即笑了笑说道,“放学了啊, 大侄女。”

    是为老板和临时工之间的默契。

    老金没怀疑,重新蹬了蹬他的破旧大自行车腿,看了顾桥一眼说道, “上来吧, 带你回去。”

    “你这个孩子啊,特别聪明, 思维也灵活, 昨天的英语作业全都做完了, 值得表扬。”虽说没几题做对的。

    老金是个好老师,对学生,尤其是对学习不好的学生,一向都是用爱来感化和教育。

    顾桥美滋滋美滋滋地正要往后车座上跳,后领子被一双大手拽住了。

    “金老师再见。”程舟对老金说道,“我带顾桥回家。”

    “程舟啊,昨天的英语作业,你错了一个标点符号,下回要注意了啊,再这么下去不行的啊,做题一定要认真仔细。”老金说完,推着他的自行车,蹬几下骑走了。

    顾桥被程舟从后面掐着脖子往前推着走。

    他手大,她脖子细,他的手只要稍一用力,她的脖子就能被他掐断。

    顾桥缩着头,老老实实地往前走。

    赵何和崔久从后面追上来,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有人闯祸了。

    “桥桥,你又干了什么坏事了?”赵何低头,盯着顾桥看。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顾桥只要一在外面闯祸,一准要被程舟掐着脖子走。

    崔久往顾桥脖子上看了看,“程舟你轻点,都给人掐红了。”

    程舟瞟了崔久一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说完松开手,将顾桥的领子往上面拉了拉。

    赵何看着耷拉着脑袋的顾桥,幸灾乐祸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桥动了动唇,没说话。抬眼看了看程舟。

    他脸色非常难看,连一向温柔的桃花眼都没了温度,嘴角满是不耐。不会是发现了她和网吧老板之间有关系了吧。不能够啊,她明明躲着他了的。

    再说校门口人那么多,那么嘈杂,不会发现的。

    “错哪了,嗯?”程舟站在顾桥面前,又高又大,强大的气场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掉。

    赵何和崔久一左一右站着,三个高大的身影将无助弱小的女孩团团围住。

    这场景,校园霸凌现场无疑了。

    赵何看了程舟一眼,这家伙好像真生气了,所以顾桥到底闯了什么大祸了?

    杀人放火了还是强女干妇女了?

    “以后放学,走在路上的时候不许一个人乱跑,老老实实跟着我。”程舟在过桥头发上揉了一下,手指狠狠用力,捏了捏她的头皮,“校门口人多,走失被拐走了怎么办?”

    赵何和崔久对视了一眼,就这,这他妈还算事?

    怎么不买个手.铐直接将人顾桥锁在自己手腕上了,简直有病。

    人顾桥以后不要谈恋爱结婚了啊。

    赵何和崔久十分同情地看了顾桥一眼,勾肩搭背地走了。

    “你说桥桥将来的男朋友会是怎么个死法?”

    “什么男朋友,想都别想了,就摊上那样一个竹马哥哥,打一辈子光鬼去吧就。”

    “其实我本来还有点想追桥桥的……”

    “哎,疼!”崔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块小石子砸了后背。俩人转头看了程舟一眼,赶紧跑了。

    其实程舟也不是要像赵何和崔久说的,把顾桥拷自己手腕上那么病态。只是,要是放学的时候一开始就没和他一起走,倒也没什么。但一起走着走着,走到一半不见了,那种突然消失却又到处找不到的感觉,令人心慌。

    顾桥抱着程舟的胳膊,抬了抬头,甜甜地笑了笑,撒娇顺毛讨好道,“小舟哥哥,我今天穿秋裤了。”

    “小舟哥哥您真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小舟哥哥您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小舟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看吧,笑了。So easy地就给哄好了。

    中午在程舟家吃完饭,顾桥洗碗,程舟靠在厨房门边上看她洗碗。

    碗筷油腻腻的,洗洁精也伤手,但程舟站着没动,就看着她洗。

    女孩低着头,将洗好的白瓷碗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清澈的水流将她手上的泡沫冲洗地干净,一双小手往下滴着水。

    “小舟,怎么又让桥桥洗碗你在这站着看,好意思吗你。”程奶奶端着果盘过来说道。

    程舟没说话。

    这个世界上的爱有很多,有一种是表面的最浅显易见的,比如帮她洗碗。而有一种,则是深入心灵深处的呵护,比如让她洗碗。

    小丫头自尊心强,每天在程舟家吃饭,不让她干点活的话,心里怕是不太好过。尤其是这个年龄的青少女,自尊心尤其强,需要小心呵护。

    程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非常好看,修长有力还很柔滑,一看就是没沾过洗洁精的一双手。

    顾桥洗好碗,擦了擦手,抬头对上程舟的眼睛,“你盯着我的手看什么?”

    “我回家睡午觉,到时间别忘了叫我,下午第一节是语文课,大嘴可凶呢,我不能迟到。”顾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

    大嘴是他们班语文老师,全校第一凶。教训起人来都是用喊的。

    “嗯,不会忘的。”程舟点了点头。

    “奶奶,我先回了啊。”顾桥边说边往门口走去,弯腰换鞋。

    “你早上就忘了去叫我……”顾桥还想继续说,程舟从桌上拿起一块去了皮的橙子,往顾桥嘴巴里一塞,给她堵上了。

    所以,她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下午到学校,顾桥刚一到教室就听见一群人在议论。

    “你们知道吴良心被人举报到教育局了吗,听说是作风问题。”

    “乱搞男女关系?不能够吧,谁眼光那么差。还是受贿?”

    “不知道哎。”

    “这回,副校长要另有人选了吧,真好。”

    “谁举报的你们知道吗,真乃为民除害的英雄。”

    ……

    顾桥听了几耳朵,正要凑上来参与讨论,被程舟给拉一边去了。

    到教室后门,程舟压低声音问顾桥,“你确定吴良心不知道你撞见过他?”

    顾桥点了点头说道,“确定。”

    其实她也不是很确定,只是不想程舟跟着担心。

    程舟在顾桥头发上揉了两下,叮嘱她道,“这段时间老实点。”说完带着她回到了教室。

    下午上课的时候,顾桥看见吴良心在挨个教室地巡查。

    “路冉,吴良心不都被举报了吗,怎么还能来巡查?”顾桥转头问道。

    “是被举报了不假,但教育局那边不还在调查中吗。”路冉说完,继续写着作业,“快别说话了,吴良心这会儿正愁找不着人骂呢。”

    顾桥拿出卷子写了起来,非常认真。

    吴大良到高二(1)班教室门口,往里面扫了一遍,很快就走了过去。

    顾桥用余光看到,那张满是肥肉的脸上果然阴沉地要命。随时都能跟人打起来的感觉。

    等吴良心从前门走过去,从窗边也走过去,估摸着该到隔壁二班的时候,顾桥回过头,往教室后门看了一眼。

    透过门窗玻璃,那双尖细的鼠眼透彻出来的阴毒寒意,像是淬满毒液的坚韧冰锥,刺地她脊背发凉。

    顾桥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苹果,放水龙头下面洗了洗,准备回自己卧室吃。

    江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眼顾桥手里的苹果,阴阳怪气道,“就知道自己吃。”

    顾桥没说话,将手里的苹果往茶几上一放。

    行吧,她不吃了,谁爱吃谁吃去。

    江琴站起来,指了指顾桥的额头,“我在厂里累死累活地干了一天活,回到家,你就连个笑脸都不给,你妈是欠你钱了还是欠你什么了!”

    顾建邺放下报纸,看了江琴一眼,“行了行了,跟孩子较个什么劲。”

    “什么叫我较劲,你自己看看她这是什么样子,平常在外面老听人在我跟前说,你家孩子嘴巴甜啊,见人就叫,讨人喜欢。一进家门就变成这幅丧神样,家里人不是人是吧,都是仇人是吧。”江琴嗓门越来越大,对着顾桥一通数落,“供你吃供你喝,倒好,天天连个笑脸都没有。看下学期的学费谁给你交!”

    顾建邺觉得烦,将报纸放在沙发上,走到顾桥面前说道,“回屋去吧。”说完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顾桥拿起玄关架子上的书包,准备回屋。

    江琴拽着顾桥的书包,不让她拿。

    看了她一眼说道,“去给我买包烟。”

    顾桥不能说不,不然她这个妈能给她吵到天亮。

    江琴每回让她买烟,却又不给她钱,顾桥只好用自己的零花钱买。

    她换上鞋,到小区里面的小卖部买烟。

    九点多钟,小区里面挺安静的,抬头能看见亮着灯光的人家。

    一个个小小的窗户,透出白色或者柔黄色的光。不知道别人家的家庭氛围是什么样的,肯定没有她家那样的吧。

    永远压抑,永远绝望。无休无止的抱怨,无边无际的冷清。那是一个阳光永远照不到的地方,像一个发了霉的笼子,她逃不出去,她只能被关在里面。

    真想现在就高考啊,想逃离这样的家庭。

    顾桥羡慕程舟,小舟哥哥一家人都很好,程奶奶是看着她长大的,像亲奶奶。程爸爸虽然话不多,但很喜欢笑。

    程妈妈和江琴一点都不一样,她说话总是温声细语,会把她抱在怀里说,呀,我们桥桥又长高啦,越来越可爱啦。桥桥好聪明,会自己吃饭啦,她那时候都六岁了还不会自己吃饭不就成傻逼了。程妈妈说,桥桥好厉害,考了一百分,她那是语文数学加起来好吗。

    真羡慕程舟啊,在那样温馨的家庭里长大。

    要是她的妈妈也能像程妈妈那样多好。

    顾桥看了看手里的劣质香烟,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她低头,眼泪滴落在手背上,发出轻微的滴答一声。

    其实程舟家还有个人来着,程橙,比顾桥小两岁,程舟的亲妹妹。暂时放在他们外婆家养的。

    不知道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人性的弱点,顾桥特别不愿意承认程橙的存在,好像这样她就是程舟唯一最亲的女孩了似的。

    当然,程橙也不喜欢顾桥,认为她总是霸占着自己的亲哥哥。

    小时候两人还经常因为程舟打架,但顾桥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不管她再怎么打赢程橙,始终,他们才是有血缘关系的至亲之人。

    在血缘面前,她顾桥算个什么呢。

    后来有一天黄昏,程舟站在小区花坛边上,夕阳的余晖在落在他身后,辉煌成一片,那双桃花眼看着她,弯了弯唇角。

    就是那样一个充满阳光味的温暖笑容,看得她突然就发.情了。

    那一刻心跳加速,听着他叫她的名字,却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