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0.第 50 章

    此为防盗章

    程舟往窗外看了看。

    女孩站在银色金属栏杆前面, 整个人呆呆的,一动不动, 眼神放空, 仔细看的话, 眼球还有点震烈。

    程舟皱眉, 她受什么打击了?

    然后他看见她拿起手上的钢笔, 放在唇边, 舔了一口。

    操, 有点恶心。程舟赶紧蒙上眼睛,这是什么操作?

    她到底受了什么打击了?

    还有钢笔上都是细菌啊,舔上去会拉肚子的啊哎呦喂。

    这么不讲卫生的小孩, 真不像是他养大的。

    顾桥从教室外面回来, 经过程舟身边的时候, 被他一把拉住了。

    他拿过她手上的钢笔, 往她桌上一扔,教育她道,“说了多少遍了,讲卫生, 讲卫生。天天写字的东西, 也能拿出来啃, 你是不是饿了?”

    饿了也不能舔钢笔啊,什么玩意破毛病。

    顾桥看着被程舟随意扔桌上的三千块钱的P-A-R-K-E-R钢笔, 哦, 不对, 金疙瘩。

    这他妈是一块金疙瘩啊。

    她使劲甩开程舟的手,坐回位子上,抱着她的金疙瘩。

    要是换成钱,三千块钱可以买很多很多东西了,二十九块九的衬衫能买一百件,够穿一辈子了,打折的苹果能买一千斤,够吃好几年……

    这支笔她再也不会用了,感觉往里面装墨水,都是一种亵渎,这种东西不适合写字,只适合带回家去供起来。

    然后传给下一代,代代相传。

    而现在,程舟正拿着顾桥想要代代相传的另一支兄妹款钢笔随意在手上转啊转。

    一不小心,就给转掉了,砰地一下掉在地上,滑到了顾桥脚底下。

    她一颗勤俭节约的心已经跟随着这支钢笔掉下来,碎成了渣渣。

    顾桥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程舟的钢笔捡起来,在纸上划了划,不出水。

    又划了划,还不出水。

    她气呼呼地转头,一双眼睛睁地老大,瞪着程舟,什么玩意败家东西!

    程舟对上顾桥的满脸怒火,一脸懵逼。

    她在生什么气,明明不讲卫生乱舔东西的人是她,她还生上气了?

    不穿秋裤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生气。

    程舟拿起桌上另外一支钢笔,抬手在她下巴上挑了挑,问道,“你刚跟赵何在外面聊什么呢?”

    金属笔杆触感微凉,如同他此时微冷的眼神,顾桥偏了偏头,“不告诉你。”不然就没有生日的惊喜了啊。

    从小到大,十几年了,她有什么小秘密都是先和他说的。他才是第一个也应该是唯一一个可以共享她秘密的人。

    程舟有点烦躁,随手拿起桌上的英语词典翻了起来。

    顾桥趴在桌上,算了一笔账,她攒了好几年的钱,连攒带花,一共还剩五百块钱。

    其中三百块还是过年的时候程舟给她让她买糖吃,最后她买了三块钱的彩虹堂,吃了三个月。

    江琴一个月只给顾桥五十块的零花钱,这五十块包括了买鞋子、买衣服,晚自习放学饿了买宵夜等一切事物。文具不用自己买,就用江琴从从文具厂带回来的就成。

    要不是靠着帮人家修理手表闹钟,她怕是连班费都交不起。

    不是她想抠门,是不抠门活不下去。

    程舟总暗地里总是补贴她,甚至还干过故意偷偷掉钱在地上让她捡的事,顾桥喜滋滋地捡了几次之后才知道是程舟干的。

    小小的人,自尊心大地很,气得一个月没跟程舟说话。

    她想送程舟一个像样的生日礼物,一个值得他珍藏的礼物,一个可以代代相传的礼物。

    顾桥狠狠地咬了下牙,就这个什么P-A-R-K-E-R的钢笔吧。

    三千块钱的她就不想了,便宜点的她还是买得起的。

    赵何说了,这个品牌的钢笔是分系列的,网上几十块几百块的也有的。

    下午开年级会,年级主任,就那个吴良心,拖着身上两百五十斤的肥肉站在操场上的大台子上,手上拿着个话筒,在上面喊。

    “最近一些同学,经常到附近的网吧翘课通宵打游戏,父母辛辛苦苦把你们送到学校来,就是让你们通宵打游戏的吗,年级组老师已经排好了值班表,专在网吧门口堵通宵打游戏的,一旦抓到,必定严惩。”

    “还有就是谈恋爱的问题,学校三令五申不许早恋,但就是有那么几个不要脸的同学,不好好学习,玩早恋。更有过分的一些女同学,天天啊,打扮地花枝招展,勾搭校外小混混,这种的一旦抓到,一律开除。”

    巴拉巴拉巴…..

    顾桥站在台下没认真听,自从撞见吴良心跟人在办公室y,她就再也无法直视他的话了。

    感觉那人不管说什么,都透着一股子虚伪。

    旁边有同学叽叽喳喳地讨论吴良心升职副校长的事,“新官上任三把火,这还没上任呢,火就要烧起来了。”

    “以后是不是连手机都不能带了啊操。”

    “学校本来就规定不能带手机啊,不过只要别过分,老师们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谈恋爱也抓地这么狠了吗,我这跟程舟都还没开始呢,爱情的小火苗就被吴良心给掐灭了。”

    “要点脸行吗。”

    ……

    晚自习放学的时候,程舟戳了戳顾桥,“我送崔久回家,你别跟过来,到家发个消息给我。”

    顾桥正在收拾书包,转头看了崔久一眼,意味深长道,“你和崔久,你们在一起了?”

    程舟抬手在顾桥的狗头上揉了一把,将她脑袋往下面摁了摁,“小脑袋子能想点纯洁的事情吗?”他边说边将书包搭在一边肩上,“那我天天放学都是跟你一起走,就是跟你在一起,还老夫老妻了吗。”

    话一出口,总感觉哪里不对。

    趁顾桥没反应过来,程舟往后门和崔久赵何会和了。

    “程舟你他妈是不是暗恋我,你瞪我干什么,演欢喜冤家吗。”赵何想起程舟把他的游戏角色玩死的事,“我都没记仇,你他妈还记上仇了。”

    “我跟我桥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分享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怎么了?哦,用错成语了,应该是见不得人的小秘密。”赵何边跑边说道。

    他其实也是很记仇的,十几万的游戏人物经验值呢!

    程舟追上来,两人扭打在一起,差点摔地上,崔久站在旁边哈哈直乐。

    崔久的情况顾桥是了解的。他爷爷欠了高利贷还不上,一帮子要债的小混混隔那么一段时间就在校门口堵崔久,要钱是假,崔久一个学生能有什么钱。给崔久家压力是真,再不还钱,拿你家宝贝孙子开刀。

    以前也不是没报过警,警察也不可能天天跟在崔久屁股后面转。

    顾桥背起书包追上来说道,“我也去。”

    程舟松开赵何,到顾桥身旁,弯下腰来,抬手在她鼻头上弹了一下说道,用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你回家。”

    顾桥想了一下,真遇上讨债的小混混了,她什么也帮不了,可能还会拖后腿,便点了点头。

    “到家发个消息给我。”程舟说完,和赵何崔久一起出去了。

    顾桥走出校门,按照原定路线回家。

    路过一家小网吧的时候,看见大铁门上贴了一张招聘。

    白纸黑字,非常醒目。

    网吧夜班短期兼职,一夜一百块。电话135xxxxxxxx。

    边上粘了几张名片。顾桥走过去,随手撕掉了一张,放进了口袋里。

    毛哥走近,笑了笑,威胁她道,“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抬手在顾桥下巴上捏了捏。

    顾桥低头给他咬了一口,毛哥一疼,气地甩手打了她一巴掌。

    旁边有过路人经过,毛哥不敢太猖狂,顾桥趁机跑了。

    她跑到小区里,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疼吗,当然疼,但她不在乎啊。

    又不是没被人打过,以前江琴就这样打过她,那次气得程舟将她家的餐桌给掀了,之后江琴再没打过她的脸了。

    顾桥站在楼道门口,拿出手机给程舟发了条消息,说她已经到家了。

    发完消息,顾桥坐在门口的小花坛上,很久没动。

    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心底并不愉快的记忆却如潮水般涌来。她不认识毛哥,因为不在乎所以不难过。

    但江琴却是她的亲妈妈,既然是亲妈妈为什么还要打她呢,既然把她生下来了,又为什么不疼爱她呢。

    一阵风吹来,顾桥缩了缩身体,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从她面前走过。

    “宝宝乖,妈妈爱你哦。”女人脸上笑意融融,鼻尖在小女孩脸上蹭,逗地小孩哈哈直笑。

    顾桥感到鼻头发酸。一直到那对温馨的母女走远了,她看了一眼自己家的窗户,厨房的灯亮着,还有碗要洗。

    她起身,拎起地上的书包,迈着沉重的步伐,打开楼道门进去。

    一开客厅门,竟看见吴良心坐在她家沙发上和妈妈说话。爸爸加班还没回家。

    顾桥心里一冷,吴良心怎么会在她家里?

    江琴看了顾桥一眼说道,“桥桥,你们年级主任家访来了,过来坐。”

    顾桥看了吴良心一眼,肥胖的身躯占据了半张沙发,一双鼠眼盯着顾桥,嘴角微微勾起,笑得不怀好意。

    她将书包放在架子上,去洗手间洗手。

    能听见外面的谈话声。

    “顾桥同学其实是个好同学,就是最近,听同学说经常在网吧包夜,还交了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当男朋友,这事给学校造成的影响很不好。不是我乱说,有看见的同学都把照片发到我这了。”吴良心说着,将早上偷拍到的照片拿出来给江琴看,“学校三令五申,不许去网吧包夜,不许谈恋爱,一旦发现,严肃处理。”

    照片里,顾桥站在一群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中间,为首的那个染黄头发的正搭着顾桥的肩膀。

    顾桥气得直哆嗦,她猛地从洗手间里冲出来,夺过吴良心手里的照片看了一眼,大声说道,“这几个就是他妈的收保护费的!”

    谈恋爱还他妈需要一群人围着吗,傻逼吗都是。

    江琴冷冷看了顾桥一眼,拽着她的胳膊,将她往旁边一扯,“发什么疯呢你!”

    “顾桥同学,”吴良心满脸痛心疾首的样子,“犯了错不要紧,勇于承认错误就还是好同学,但你现在这种态度就不对了。”

    顾桥看见吴良心那张虚伪的面孔就想吐,她甩开江琴的胳膊,将手里的照片往地上一扔,到吴良心面前,“你不就是因为怀疑是我写检举信告发你的吗,告诉你,不是!”

    被说中了心里阴暗邪恶的一面,吴良心的脸扭曲了一下,却还是装作一脸镇定,看了看江琴说道,“你家这孩子没救了,等着劝退吧。”

    虽说顾桥成绩不好,但能在榕市数一数二的一中念书,这让江琴在厂里很有面子,她接受不了顾桥被劝退,一准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更戳心的是,被劝退,高考肯定就完了。没有高考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江琴最清楚。当年跟她同一批参加学习的同学,高考之后各自走上了不错的人生。只有她因为生孩子,错过高考,一辈子窝在那个小破文具厂里受气。

    “你给我跪下!”江琴伸出手指指了指顾桥,气得嘴唇发抖,抬手推了她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