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2.第 52 章

    此为防盗章

    顾桥换好睡衣, 看着地上的一大团头发,差点要哭出来。

    她的发型本来就已经够丑的了,被他再这么没轻没重的咔嚓一剪子下去, 还能见人吗!

    顾桥委屈巴拉地钻进被子, 程舟转过身, 坐在她床头的椅子上。

    “小舟哥哥, 我能问个问题吗?”顾桥看着他,一双眼睛晶亮,没有丝毫的困倦。

    “嗯。”程舟答着话, 视线并不落在她身上。

    顾桥从床上坐起来,盯着程舟的眼睛问道, “你觉得我好看吗?”说完补充了一句, “除去发型的话。”

    说这种话是在嫌弃谁。程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最好看的难道不就是这个发型。”

    “哎, 你看看我呀, 你别不审题就答卷。”顾桥往程舟视线前凑了凑, “你怎么不看我?”

    “你是不是不敢看我呀, 小舟哥哥。”

    程舟站起来,啪地一下将台灯关掉,不耐烦道,“赶紧给我睡觉, 再逼逼一句给你扔窗外去。”

    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顾桥猛地往床边一趴, 一下抱着程舟, 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带着点颤音说道,“怕,怕黑。”

    “少他妈扯淡。”程舟将顾桥从身上巴拉开,将她摁回床上说道,“脑残偶像剧少看。”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怕过黑。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软地像是棉花的触感。好一会都没有消失,这令他他有点烦躁。

    程舟起身,推门,走进了雨里。

    连雨衣都忘记了穿。

    顾桥在后面喊,“啊,要打雷了,好怕。”

    但他就好像跟没听见似的,翻过院子回家了。

    天边一道雷声落下,顾桥打了个哆嗦。他是生气了吗,不然不会在这种打雷的天气扔下她一个人不管的。

    他知道,她最怕打雷了。他果然还是生气了啊。

    顾桥缩在被子里,想起之前问过程舟的问题。

    “小舟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当时他就说了,“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当时他就说了啊。

    之后的几天,以前的每一天一样,顾桥早上六点半准时到程舟家吃饭,吃好饭一起上学,放学再一块回来。

    也会甜甜地叫他小舟哥哥,也会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只是将自己的小心思深深地埋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她可以失去任何东西,唯独不能失去的就是程舟,也承担不起任何失去他的可能。

    程舟将新做好的校服裙子给顾桥送去。她换上,转了个圈,甜甜地笑了笑,“谢谢小舟哥哥。”

    她笑容依旧甜美,是在他面前惯用的撒娇般的语气。

    只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非常细小微妙的变化。微妙到他差点都没觉察出来。

    他侧过脸去,看着穿着新裙子一蹦一跳的女孩,到底是哪里变了呢?

    身后一对情侣从后面走过来,女孩撩了撩头发,露出耳环,问男孩,“好看吗?”

    男孩将女孩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满脸宠溺道,“好看。”

    程舟这才想出来,他家桥桥是哪里变了。

    她以前,不管是穿了什么新的衣服或者鞋子,甚至连脸上擦了雪花膏,都会在他面前转悠半天,不断地问,“小舟哥哥,好看吗?”

    你要是不答她的话,她能一直一直问下去,特别地烦人。

    而刚刚,她换上新裙子,也只是对他道了个谢。

    是不烦人了,但程舟还是感觉很烦,她怎么能不问他好不好看!

    程舟停下脚步,看了顾桥一眼,眼神冷冷说道,“你怎么没问我?”

    顾桥被问地一脸懵逼。

    程舟侧过身,到顾桥面前,抬手在她下巴上捏了一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怎么没问我你穿这个裙子好不好看?”

    赵何嘴巴里咬着一个鸡蛋饼,从拐弯处窜出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他走过来,打量了程舟好几眼,拍上他的肩膀,“大佬,吃错药了?”

    哪有大男人追着人家女孩子问,哎,你怎么没问我你穿这个裙子好不好看的。这画面有点诡异。

    他就说了,程舟这人迟早得变成一个大变.态,看看现在,行为逻辑已经有点错乱了都。

    人顾桥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爱问什么就问什么了,哪有逼着人说话的。

    顾桥抬头对上程舟的眼睛,小声说道,“那,好看吗,我穿这个裙子好看吗?”

    原本已经收起小心思的她心底小小地欢欣了一下。

    程舟眯了眯眼睛,看了顾桥一眼说道,“也不看看是谁做的。”

    她还以为他怎么了,原来是沉浸在自己的缝纫技术里不能自拔。心底有点失落,但还是被甜美的笑容掩饰地很好。

    赵何围着顾桥转了两圈,点头道,“好看,显得腰特细。特别适合你。”

    说完咬了一口手上的鸡蛋饼。

    程舟走过来,抬腿在赵何腿上踢了一脚,满脸烦躁道,“谁他妈问你了,要你在这乱说。”

    赵何往后一蹦,咽了口鸡蛋饼,冲程舟竖了个大拇指,行,舟哥您不愧是变.态型选手,看一眼都不让,有病,绝对有病。

    赵何将最后一口鸡蛋饼吃完,到顾桥身旁,瞟了程舟一眼,故意问道,“桥桥,想不想谈恋爱?”

    顾桥转头看了程舟一眼,笑了笑说道,“小舟哥哥说谈恋爱影响学习,那我就不谈了。”

    程舟在顾桥头上摸了一下,说道,“嗯,乖。”

    赵何在心里切了一声,某人真虚伪。

    顾桥要是真谈恋爱了,肯定有人要疯。

    三人继续往前走,赵何闲聊道,“听说下个星期,班里要来个转校生,希望是个美女。”

    班里要来转校生啊,顾桥希望是个帅哥。这样可以让班里那群女的将注意力从程舟身上转移掉一点。

    “哎,桥桥你以前其实也是个小美女,自从程舟学会了用美发刀,一切就都完了。”赵何看了顾桥一眼,痛心疾首道,“后边这怎么又豁了一块。”

    顾桥默默看了程舟一眼,“我脱衣服的时候,后面拉链搅头发了,小舟哥哥帮我剪掉了。”

    啥,脱衣服的时候?

    赵何受到的冲击有点大,再次看向程舟的时候,眼神有点玄幻,像看着一个qin兽。

    他们又不是恋人,也不是什么亲兄妹,就脱衣服了,这他妈又不是小时候,青春期,共处一室还脱衣服!

    果然,阳光少年小舟哥哥已经开始奔赴在变.态的道路上了吗。

    “桥桥,要是有人欺负你,强迫你做不愿意的事,比如姓骚扰等,请一定要像你小何哥哥寻求帮助,不然这就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孩砸!”

    顾桥还没反应过来赵何在说什么,就看见程舟已经追着赵何跑出了老远。

    顾桥一个人在后面走着,拐进通往学校的那条路上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口哨声。

    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从旁边小路上走过来。

    为首那个染着黄头发,胳膊上纹着一只鹰的,顾桥是见过的,正是那天在网吧跟着她的。

    毛哥走过来,直接对顾桥说道,“嗨,妞儿,做我女朋友。”

    “顾桥!”老板一下想起来了。

    顾桥继续装作没听见,闷着头走。

    “顾桥,有人叫你呢。”她手臂被人戳了一下。

    “路冉,你听错了。”顾桥转头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路冉说道。

    “没有啊,我没听错,就那网吧老板喊你呢。”怕顾桥听不见,路冉大声说道。

    这一嚷嚷,周围人全听见了。

    前面老金的自行车停了下来,铃也不响了,转头看顾桥。

    路冉一看,是班主任老金,这才意识到自己害了顾桥,非常抱歉地看了她一眼,留下了一个同情的眼神,蹭地一下跑了。

    老金将他那辆破旧大自行车往路边一停。

    顾桥冲网吧老板笑了笑,挥挥手,“二舅!”

    网吧老板怔了一下,旋即笑了笑说道,“放学了啊,大侄女。”

    是为老板和临时工之间的默契。

    老金没怀疑,重新蹬了蹬他的破旧大自行车腿,看了顾桥一眼说道,“上来吧,带你回去。”

    “你这个孩子啊,特别聪明,思维也灵活,昨天的英语作业全都做完了,值得表扬。”虽说没几题做对的。

    老金是个好老师,对学生,尤其是对学习不好的学生,一向都是用爱来感化和教育。

    顾桥美滋滋美滋滋地正要往后车座上跳,后领子被一双大手拽住了。

    “金老师再见。”程舟对老金说道,“我带顾桥回家。”

    “程舟啊,昨天的英语作业,你错了一个标点符号,下回要注意了啊,再这么下去不行的啊,做题一定要认真仔细。”老金说完,推着他的自行车,蹬几下骑走了。

    顾桥被程舟从后面掐着脖子往前推着走。

    他手大,她脖子细,他的手只要稍一用力,她的脖子就能被他掐断。

    顾桥缩着头,老老实实地往前走。

    赵何和崔久从后面追上来,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有人闯祸了。

    “桥桥,你又干了什么坏事了?”赵何低头,盯着顾桥看。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顾桥只要一在外面闯祸,一准要被程舟掐着脖子走。

    崔久往顾桥脖子上看了看,“程舟你轻点,都给人掐红了。”

    程舟瞟了崔久一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说完松开手,将顾桥的领子往上面拉了拉。

    赵何看着耷拉着脑袋的顾桥,幸灾乐祸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桥动了动唇,没说话。抬眼看了看程舟。

    他脸色非常难看,连一向温柔的桃花眼都没了温度,嘴角满是不耐。不会是发现了她和网吧老板之间有关系了吧。不能够啊,她明明躲着他了的。

    再说校门口人那么多,那么嘈杂,不会发现的。

    “错哪了,嗯?”程舟站在顾桥面前,又高又大,强大的气场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掉。

    赵何和崔久一左一右站着,三个高大的身影将无助弱小的女孩团团围住。

    这场景,校园霸凌现场无疑了。

    赵何看了程舟一眼,这家伙好像真生气了,所以顾桥到底闯了什么大祸了?

    杀人放火了还是强女干妇女了?

    “以后放学,走在路上的时候不许一个人乱跑,老老实实跟着我。”程舟在过桥头发上揉了一下,手指狠狠用力,捏了捏她的头皮,“校门口人多,走失被拐走了怎么办?”

    赵何和崔久对视了一眼,就这,这他妈还算事?

    怎么不买个手.铐直接将人顾桥锁在自己手腕上了,简直有病。

    人顾桥以后不要谈恋爱结婚了啊。

    赵何和崔久十分同情地看了顾桥一眼,勾肩搭背地走了。

    “你说桥桥将来的男朋友会是怎么个死法?”

    “什么男朋友,想都别想了,就摊上那样一个竹马哥哥,打一辈子光鬼去吧就。”

    “其实我本来还有点想追桥桥的……”

    “哎,疼!”崔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块小石子砸了后背。俩人转头看了程舟一眼,赶紧跑了。

    其实程舟也不是要像赵何和崔久说的,把顾桥拷自己手腕上那么病态。只是,要是放学的时候一开始就没和他一起走,倒也没什么。但一起走着走着,走到一半不见了,那种突然消失却又到处找不到的感觉,令人心慌。

    顾桥抱着程舟的胳膊,抬了抬头,甜甜地笑了笑,撒娇顺毛讨好道,“小舟哥哥,我今天穿秋裤了。”

    “小舟哥哥您真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小舟哥哥您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小舟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看吧,笑了。So easy地就给哄好了。

    中午在程舟家吃完饭,顾桥洗碗,程舟靠在厨房门边上看她洗碗。

    碗筷油腻腻的,洗洁精也伤手,但程舟站着没动,就看着她洗。

    女孩低着头,将洗好的白瓷碗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清澈的水流将她手上的泡沫冲洗地干净,一双小手往下滴着水。

    “小舟,怎么又让桥桥洗碗你在这站着看,好意思吗你。”程奶奶端着果盘过来说道。

    程舟没说话。

    这个世界上的爱有很多,有一种是表面的最浅显易见的,比如帮她洗碗。而有一种,则是深入心灵深处的呵护,比如让她洗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