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60.第 60 章

    此为防盗章  从小到大, 每回只要有人欺负她, 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告诉程舟,然后程舟再带着她打回来。

    不管是什么人,就没遇上程舟打不过的。

    但这回,顾桥选择了沉默,她没有告诉程舟,因为她看得很清楚,那个叫毛哥的随身带着把刀, 太狠了。这和以前欺负她的人不一样,这人冲动起来大概会玩命。

    顾桥想着先躲几天, 等那个什么毛哥把她给忘了就好了。她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什么貌若天仙的大美女, 能令人念念不忘。

    她从抽屉里拿出小镜子照了照,其实吧,要是不看发型的话, 她觉得自己长得也还行吧, 比给程舟递情书的隔壁班班花漂亮。

    只是那班花发型好看点而已了,她只要换个发型,分分钟碾压众生。

    但一想到这, 顾桥就绝望了。程舟说过,她的发型由他来承包, 除非他死, 不然她这辈子别想踏进理发店半步。

    顾桥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程舟帮她做的小裙子, 从布料裁剪到做工, 就挑不出毛病来。按理说, 他手很巧了,但为什么难度系数比做衣服低多了的剪头发,他就那么手残了呢。

    顾桥趴在桌上,努力回忆着。小时候程舟给她买过一个洋娃娃,那娃娃的头发是那种可以梳可以变换发型的。

    她不会弄,但程舟就很会,什么公主头、丸子头、鱼尾辫,天天不带重样地帮着梳。

    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小舟哥哥他是不是故意的啊。故意给她剪这么丑。

    好显得他自己帅啊麻痹!

    顾桥回头看了程舟一眼,正要说话,被后门一双阴冷的鼠眼吓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吴良心这几天老往她们班级来,不管是自习课还是文化课,甚至是体育课,好像随时都能看见他。

    别的班不管了,怎么就盯着她们班。

    还是说盯她的?

    等吴良心走了,顾桥戳了戳路冉问道,“吴良心被举报那事,调查结果出来了吗?”

    路冉的妈妈在一中校dang委办公室上班,她的消息比一般同学的灵。

    听见顾桥的话,路冉放下手里的笔,小声说道,“这是个机密,想知道的话,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顾桥嘴角抽了抽,问道,“说吧,这回想要程舟的哪种照片?”

    路冉揽上顾桥的肩膀,贴在她耳朵上说道,“要床照。”

    靠,这个无耻的女人!

    顾桥在路冉身上拧了一下,“不行,换个。”

    路冉不肯,摇头道,“这个情报就值这个钱,不接受讨价还价,除非你觉得程舟的照片不值这个情报的钱。”

    顾桥一咬牙,“那我先欠着,找机会就拍给你。”

    路冉想了一下,贴上顾桥的耳朵,“那你偷偷叫我一声嫂子,就允许你赊账。”

    “行,我的大嫂子!”顾桥一咬牙,叫了声。虽然是可以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周围一圈的人听见了。

    前面的女同学转过头来,看了顾桥一眼,露出了一个大嫂子一般慈祥的笑容,对她说道,“乖妹妹。”

    路冉瞪了那个同学一眼,赶紧堵住顾桥的嘴巴,转头看了程舟一眼,红了脸。

    程舟听见顾桥的声音,从书本里抬起头,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这丫头大概把他给卖了。

    所以他给她剪了那么一个头,她也不算亏。

    路冉往顾桥那坐了坐说道,“那个吴良心啊,作风问题已经被查实了,乱搞男女关系。副校长肯定是想都别想了。年级主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当成。主要还得看这事闹的大不大,要是激不起什么水花,也就维持目前这样,但他这辈子的仕途也就止步于此了。要是闹大了,饭碗都得砸。”

    顾桥问道,“那知道举报的人是谁吗?”

    路冉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妈不肯说,估计她也不知道。”

    顾桥继续问道,“那跟他乱搞的是谁啊?”

    路冉笑了笑,“你问的问题超出此次服务范畴了,需要再加一张程舟吃早饭的照片。”

    顾桥瞪了路冉一眼,“靠,你奸商啊。”

    路冉笑了笑,露出一个随便你的表情。

    顾桥决定只拍个餐桌给她,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回头偷偷拍给你,你先告诉我,是谁?”

    路冉贴着顾桥的耳朵,“就高二开学的时候不是来了一批实习老师吗,其中有个女老师想留校,就跟吴良心进行了那种不可描述的地下交易,哪知最后还是没留成。还他妈的怀孕了,你说这事弄的。”

    神他妈狗血。

    顾桥消化了好一会才消化掉。

    所以那封检举信到底是谁写的啊,虽说吴良心自作自受罪有应得,那也不能让她白白背了这个锅啊。

    尤其吴良心那人,超级小气记仇。顾桥想着要不过去解释一下。再想想还是算了,吴良心能信她才怪,那样也只会暴露自己。

    怕被程舟发现,顾桥老早把网吧的工作给辞了。平时也不是那种爱违法乱纪的学生,尽量不让吴良心抓到她的把柄便是了。

    所以接下来的课,顾桥都是特别认真地听讲,上课回答问题也很主动,不管会不会,先举手再说。课堂上别说睡觉了,一点小动作都没有,腰杆坐的笔直,跟个小学生似的。

    遇到不会的问题,顾桥便转身问程舟。

    程舟被吓了一跳,她今天下午开始,是怎么回事,学习这么认真了,吃错药了?

    程舟帮顾桥讲完题,对正在记解题步骤的顾桥说道,“你,没事吧?”

    顾桥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是一个好学生。”说完转回自己位子做题去了。

    程舟转了转手里的钢笔,这丫头最近很不对劲,怎么突然就奋发图强了,受了什么刺激了。以前就算拿着鞭子在她屁gu上抽都没用。今晚要去跟她谈谈。

    晚自习放学,程舟背起书包,对顾桥说道,“我和赵何送崔久回家,你到家发个消息给我。”

    顾桥背起书包,往崔久那看了一眼说道,“怎么了,那帮人还在堵他?”

    程舟点了点头,又跟顾桥强调了一遍,“直接回家,不要在路上玩了,到家第一时间给我发消息。”

    赵何笑了笑对顾桥说道,“桥桥,趁今天没人管你,想跟谁约会就赶紧的吧。”说完他就往后门跑了,一个不留神,衣服勾住桌角,差点把桌子给带倒。

    顾桥被赵何逗得直乐。

    程舟看了看顾桥,她笑的很开心,一对浅浅的小酒窝像盛了蜜糖。他却看得很烦躁,冷冷看了她一眼道,“好好学习,不许早恋。”

    笑的这么甜,不会真想着跟谁约会的吧。

    程舟背起书包,转身,抬腿跟上赵何和崔久。

    顾桥赶紧跟上来,“小舟哥哥,等等我呀,一块出校门。”

    等屁,这个天天光想着谈恋爱的小叛徒。她要真敢背着他跟人约会,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顾桥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今天早上遇到的毛六他们,她决定换条路走,从小区后门进去。

    哪知还是在小路上被逮到了。

    毛六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从后面追上顾桥。

    “妞,毛哥送花给你。”说完将手上的玫瑰花往顾桥怀里一塞,“顶着这么丑的发型,是不是还没人送过花给你呀,没关系,毛哥不嫌弃你。”

    没人送过花给她,还真不是。

    每年,不管是什么节日,程舟都会买一大束花送给顾桥。说是怕她以后太容易就被外面的坏男人给骗走了,他送的多了,她就不会稀罕,不会被人骗了。

    顾桥一句话不说,将手里的玫瑰花使劲往地上一扔。

    “顾桥,有人叫你呢。”她手臂被人戳了一下。

    “路冉,你听错了。”顾桥转头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路冉说道。

    “没有啊,我没听错,就那网吧老板喊你呢。”怕顾桥听不见,路冉大声说道。

    这一嚷嚷,周围人全听见了。

    前面老金的自行车停了下来,铃也不响了,转头看顾桥。

    路冉一看,是班主任老金,这才意识到自己害了顾桥,非常抱歉地看了她一眼,留下了一个同情的眼神,蹭地一下跑了。

    老金将他那辆破旧大自行车往路边一停。

    顾桥冲网吧老板笑了笑,挥挥手,“二舅!”

    网吧老板怔了一下,旋即笑了笑说道,“放学了啊,大侄女。”

    是为老板和临时工之间的默契。

    老金没怀疑,重新蹬了蹬他的破旧大自行车腿,看了顾桥一眼说道,“上来吧,带你回去。”

    “你这个孩子啊,特别聪明,思维也灵活,昨天的英语作业全都做完了,值得表扬。”虽说没几题做对的。

    老金是个好老师,对学生,尤其是对学习不好的学生,一向都是用爱来感化和教育。

    顾桥美滋滋美滋滋地正要往后车座上跳,后领子被一双大手拽住了。

    “金老师再见。”程舟对老金说道,“我带顾桥回家。”

    “程舟啊,昨天的英语作业,你错了一个标点符号,下回要注意了啊,再这么下去不行的啊,做题一定要认真仔细。”老金说完,推着他的自行车,蹬几下骑走了。

    顾桥被程舟从后面掐着脖子往前推着走。

    他手大,她脖子细,他的手只要稍一用力,她的脖子就能被他掐断。

    顾桥缩着头,老老实实地往前走。

    赵何和崔久从后面追上来,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有人闯祸了。

    “桥桥,你又干了什么坏事了?”赵何低头,盯着顾桥看。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顾桥只要一在外面闯祸,一准要被程舟掐着脖子走。

    崔久往顾桥脖子上看了看,“程舟你轻点,都给人掐红了。”

    程舟瞟了崔久一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说完松开手,将顾桥的领子往上面拉了拉。

    赵何看着耷拉着脑袋的顾桥,幸灾乐祸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桥动了动唇,没说话。抬眼看了看程舟。

    他脸色非常难看,连一向温柔的桃花眼都没了温度,嘴角满是不耐。不会是发现了她和网吧老板之间有关系了吧。不能够啊,她明明躲着他了的。

    再说校门口人那么多,那么嘈杂,不会发现的。

    “错哪了,嗯?”程舟站在顾桥面前,又高又大,强大的气场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掉。

    赵何和崔久一左一右站着,三个高大的身影将无助弱小的女孩团团围住。

    这场景,校园霸凌现场无疑了。

    赵何看了程舟一眼,这家伙好像真生气了,所以顾桥到底闯了什么大祸了?

    杀人放火了还是强女干妇女了?

    “以后放学,走在路上的时候不许一个人乱跑,老老实实跟着我。”程舟在过桥头发上揉了一下,手指狠狠用力,捏了捏她的头皮,“校门口人多,走失被拐走了怎么办?”

    赵何和崔久对视了一眼,就这,这他妈还算事?

    怎么不买个手.铐直接将人顾桥锁在自己手腕上了,简直有病。

    人顾桥以后不要谈恋爱结婚了啊。

    赵何和崔久十分同情地看了顾桥一眼,勾肩搭背地走了。

    “你说桥桥将来的男朋友会是怎么个死法?”

    “什么男朋友,想都别想了,就摊上那样一个竹马哥哥,打一辈子光鬼去吧就。”

    “其实我本来还有点想追桥桥的……”

    “哎,疼!”崔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块小石子砸了后背。俩人转头看了程舟一眼,赶紧跑了。

    其实程舟也不是要像赵何和崔久说的,把顾桥拷自己手腕上那么病态。只是,要是放学的时候一开始就没和他一起走,倒也没什么。但一起走着走着,走到一半不见了,那种突然消失却又到处找不到的感觉,令人心慌。

    顾桥抱着程舟的胳膊,抬了抬头,甜甜地笑了笑,撒娇顺毛讨好道,“小舟哥哥,我今天穿秋裤了。”

    “小舟哥哥您真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小舟哥哥您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小舟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看吧,笑了。So easy地就给哄好了。

    中午在程舟家吃完饭,顾桥洗碗,程舟靠在厨房门边上看她洗碗。

    碗筷油腻腻的,洗洁精也伤手,但程舟站着没动,就看着她洗。

    女孩低着头,将洗好的白瓷碗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清澈的水流将她手上的泡沫冲洗地干净,一双小手往下滴着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望梅不止渴(百度最新章节)  望梅不止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