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9.第九章

    宁倩的妹妹在那边抓住机会试图掰正姐姐恋爱观,萧奇这边早上离开学校之后就直接往工地最多的西城区去了。

    芙蓉城虽然已经是座大城市了,建设也是从建国就已经陆陆续续在搞了,可大城市,发展的不仅仅是经济,还有城市的规划,建设那肯定是永远也搞不完,除非经济陷入低迷实在没办法搞了。

    萧奇也不是不能先去找个能包吃包住的服务员洗碗工发廊学徒之类的地方先混着日子,可他要的不是简单的活着。

    别人挣钱发家致富是为了享受富足的物质生活,萧奇就是喜欢掰算着自己的身家财产喝稀饭啃馒头,那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享受跟满足。

    2002年,可以说是建设这个行当最好发家致富的时期,当年这会儿萧奇还是个才刚从村里出来的十二岁小娃娃,跟着村里打工的出来。

    人家也就顶多在一开始那个月照顾他一下让他能在工地上食堂里帮忙做帮工混口饭吃,毕竟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不坑人就已经是足够善良了。

    萧奇可以说对这个环境是熟悉到骨子里,即便是过了十几年富足的有钱人生活,这些记忆经验依旧没有一点生疏。

    萧奇到了一处搭着工棚搅拌机嗡嗡哐哐响的工地,站在那儿仰头看吊机板上上下下运送砖头混泥土,有工人好奇的扭头看他,萧奇傻愣愣的冲人笑。

    很快一个戴着红帽子的中年男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边拍身上的灰边上下打量萧奇,“小伙子,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看你文文弱弱的,不如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如今的萧奇还是瘦瘦巴巴的,脸颊上的肉都凹下去那种。

    萧奇笑了笑,放下手里拎的铺盖卷,抬手从外套荷包里摸出一包烟,手脚熟练的给红帽子递上一支烟,“老板,别看我瘦,可我却是地地道道从村儿里出来的庄稼户,浑身别的没有就力气使不完。”

    萧奇自己不抽烟,不是讨厌烟味儿,而是觉得浪费钱,更何况这玩意儿还容易成瘾,所以往常萧奇只有别人给他递烟的时候会抽一支。

    但是什么身份就干什么样的事,如今他是一穷二白,少不得要钻营一番,给大佬们时不时递个烟吹捧一阵,所以之前就去路边摊买了包价格一般的烟。

    像是这种寻常时候的递烟,不要求烟有多好,最主要的还是那个姿态要摆足。

    红帽子不置可否地哼笑一声,看在萧奇会来事儿,伸手接了烟,“看你这浑身皮子也不像是晒太阳的,你可别忽悠我。”

    被拆了老底萧奇也不怂,“之前确实不是干这个的,不过我之前是在边疆那边搞测量的施工员,老家出了事儿就回来顿了大半年,这不是眼看着家里安定下来了,就想着不要离家太远,出来找个活儿挣钱养家么?”

    看萧奇这浑身上下的气质以及眼神儿,红帽子还真有点相信了。

    有的人白得快,再加上“萧奇”原本也不是那有资格过上娇生惯养日子的人,白是白,却没能养出一身细皮嫩肉,看着还真跟萧奇说的话对上了。

    撒谎胡说这种事儿对于萧奇来说简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即便是来了测谎仪也肯定测不出问题来。

    红帽子点了点头,“既然你是干施工员的,那你就留下跟代班一起去把混泥土抄平。”

    所谓的“抄平”就是在高层制模打混泥土结构的时候将每一层楼的楼板位置给测量好数个水平点,而后弹线,方便工人根据墨线进行后期操作。

    这是比较考验施工员测量技术的活儿,红帽子也是看萧奇说起测量满眼自信,要是能找到个对这块儿人生地不熟的施工员帮他专门干这个,工资能少开点,还能结个善缘,以后要是他再包活儿也不愁找不到这方面的技术工。

    如今芙蓉市在工地干活的人很多,可会点技术的却不多,要是干公路或者小区道路的那还能找个半灌水来一起胡干,可他们承包高层建筑的却是轻易不敢马虎。

    红帽子名叫张富贵,也是从村里出来的,前两年走大运成功从干活的农民工摇身一变成了包工头,陆陆续续两年下来,也从一开始的包小活到了如今能够单包一栋几个单元的土建工序。

    这种活儿一出来要是能包揽上一两栋,那就是能干一两年的,工人有稳定的活儿干他也好招揽工人,工人越多他能包到的活儿也越多,一处活儿干完了基本就能挣几十万。

    萧奇也不怂,笑着谢了张老板,跟着张富贵叫来的工人先去工棚那边放行李。

    萧奇行李里可以说是一分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连衣裳都是破破烂烂的,把包跟铺盖卷往长木板上一扔,一点不用担心的跟着又出去了。

    “小兄弟,你是哪嘎来呢?看起来像个读书呢娃哈。”

    “大哥,我就是本省茳那市的,以前在边疆干,才回老家大半年,准备就在老家找个活儿,也好照顾家里。”

    “就是这么个理儿,能在老家干肯定是hei好滴噻。”

    “大哥,你们是云南来的噻?”

    萧奇跟带路的中年男人随便聊了几句,一边透露出自己的信息让人家觉得他跟他们是一路人,心理上就首先拉进了距离,一边也在了解这个农民工团队。

    工棚那就是货真价实的棚子,如今还没有十来年后领导人对工地住宿条件的规整,以后工地上干活的工人还能住上临时可移动苯板房。

    现在么?包工头组织自己手底下的工人,随便在工地里找了个距离施工楼层比较远的角落,再稍微平整一下地面,用木板胡乱拿钉子订出个棚子的样子。

    等下雨了发现哪个角落漏雨,那就临时再爬上去用木板打个补丁,门口是直接挂个布帘子,里面的床则是用砖头垫着,铺上又长又宽的木板,两边一溜铺过去,就跟东北大长炕一样了,工人就挨着挨着的往上面铺自己的被褥,一人一个铺位。

    萧奇来得晚,被褥直接就在靠门边的位置胡乱推开一些杂物暂且放好,等一会儿中午开饭的时候大家回棚子里收捡认领了各自的东西,萧奇也好把自己的床位给铺开。

    一个工程开始的时候,作为将整个工程承包出来的甲方,都需要做到基本的“三通一平水”,也就是通电通水通路。

    最后是整个场地的基本平整,平整中包括施工现场没有障碍物,施工范围内树木之类的移植砍伐完成。

    而在这个基础上,初步进场的土建就需要在测量水平线这一块儿仔细精准,要不然也会为后来的工序造成影响。

    当然,要是不合格无法让后期工序继续进行,那负责土建的包工头肯定是要挨批的,返工重做都是小事,要是严重了甚至会被要求赔偿,而后再被踢出工程。

    这个圈子说大也大,说小却也算小,要是有人出了大纰漏,后面的双包大老板肯定不敢用这个人。

    赔钱还是其次,主要是耽误工期,工地上那些东西摆放着多放一天都是钱,再壕的大老板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张富贵也是看萧奇对这一块儿很自信才这么容易就收了萧奇,要不然一般包工老板是不会轻易用外面的人的,更别说还是萧奇这样主动找上门的。

    芙蓉市属于内陆城市,要是在边疆工地上还挺多临时工,像是他们这边是不大爱用临时工的,临时工都是要现结工钱,做个几天就要缠着你结工钱,要不然就不干活成天缠着你。

    像是张富贵他们这样承包劳务的单包老板,前期养自己手上的工人都是全靠自己从兜里掏钱,要是运气不好遇上难缠的双包大老板不愿意痛快给钱,那包工头就要抠秃了脑门的去缠着大老板要钱。

    所以像是遇见干几天就要结钱的临时工,最是让张富贵这样的老板头疼,最后宁愿多从老家弄些人来也不愿意在外头要临时工。

    毕竟老家自己带来的人工钱还能拖一拖,一年两年三四年的都能推脱得下去。

    这些个门道萧奇当然明白,所以一来就以技术员的身份进场地,要不然待遇差也就算了,能不能进场地干活住进工棚都难说。

    张富贵显然对萧奇还是有点儿看重的,特意等着萧奇回来,亲自给领着交到了代班手里。

    代班原本应该是指施工员技术员,但是在包工头这里更多的是能够勉强帮着看看技术方面的,主要还是代替包工头帮忙监督工作调度工人,多半是跟包工头关系亲近值得信赖的那种人。

    “青狗儿,你带这个娃去整个抄平看看他的技术。”

    青狗儿大名张富青,是张富贵的本家弟弟,三十来岁长得白净,算是整个工地上比较干净整齐的男人,咯吱窝下面夹了个工本。

    工本里面当做书签用的那条带子上还挂了支圆珠笔,看来是用来记录工人上工情况的,以后包工头给工人结算工钱。

    工人那里自己也记了工天,两边一对工天,没问题就把工钱算好写上,等包工头这边拿到钱了就给工人发工资。

    张富青好奇的上下打量了萧奇两回,听说是要带萧奇去抄平弹线,张富青了解的点点头,抬手朝萧奇招了招,“走吧,我带你先转转楼脚。”

    楼脚下的地面也是要打水泥的,萧奇了解的抬手比了个没问题的收拾,回头朝张富贵说了一声,这才笑着跟张富青走了。

    如今张富贵负责的是土建,土建属于是建筑的基础部分,包括土石方工程、桩基础、砌筑工程、混凝土和钢筋工程、屋面之类的。

    说白了就是修房子要挖平地面下基石,做钢筋模,也就是所谓的制模,而后浇灌混泥土进去,内部也要打好分层楼板以及楼梯,做成房屋楼层的初步框架。

    后面的包工头就会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砌砖粉刷等等,等砖头砌好,那一批后面的工人入场就能直接在楼层里面打地铺了,不用担心吹风下雨。

    “第一个点,记一下数,负零点零八三......”

    虽然已经好些年没亲自动手测量过了,可萧奇拿上仪器一点也不手生,得出几个数之后直接心算就能得出个该填或者该挖的具体尺寸。

    张富青帮忙在远处掌塔尺,让萧奇那边调整水平仪测量。

    听见萧奇说的话,张富青没吭声,安静的用手肘夹住塔尺,腾出手来在手上的本子上记下数字。

    之前在挖土石方的时候张富贵就已经花钱专门请施工员过来帮忙测过了,底楼的水平面数据还留着,一会儿他记好了再交给堂哥看。

    要是数据不差的话就说明萧奇确实有两把刷子,以后他们工地上也不用总是花钱还要陪着脸子请施工员过来帮忙搞测量了。

    张富青就是个初中水平,会写字会识字,并不会搞测量这一块儿,也不是没想过去学,可年纪大了又没有基础,再加上脑子也算不上多灵光。

    花他堂哥的钱学了一年半载如今还是个半灌水,根本就不敢托大的直接用自己的本事去抄平弹线,万一在水平这方面出了问题,那高层建筑可不比公路人行道之类的轻松。

    萧奇的到来并不会威胁到他的代班位置,所以对于萧奇,张富青也不会有别的想法,反而真心实意的想着要帮自家堂哥好好把萧奇给笼络住了。

    “青哥,老板一共承包了多少几个单元楼?”

    这一片是新开发的小区,萧奇打量着要是能通过张富贵这里先把地儿给踩熟了,以后他要能跟双包老板那里拿到点儿道路小活也算是个起点。

    “大哥就暂时拿了一栋,要是干得快还能再拿点别的活儿。”

    一栋就是几个单元楼,活儿不是越多越好,因为一般甲方会卡工期,虽然那个工期一般都会往后拖个一月半年的,可签到合同上的玩意儿你也拿不准人家会不会到时候突然就逼你。

    所以包工头拿活都是估算着自己手上的工人来的。

    当年在边疆搞市政地产开发道路建设的没人不想就呆在老家搞建设,可没办法,老家在内陆城市里的,那都是已经被人家瓜分干净了。

    要想插一脚进去分一杯羹,那肯定是难上加难,甚至像是他们这样的光脚包工头,便是连门在哪个方向都摸不到。

    现在萧奇能有机会直接在这边掺一脚进去,那肯定是再好不过。

    萧奇活儿熟练,测完二十多个原本有数据如今可以对比参照的点之后张富青就暂时先让萧奇去旁边休息一下,自己拿着记录好的数据去找张富贵去了。

    虽然萧奇自己不爱读书学习装斯文,可只要是能让他过上好日子的,那是头悬梁锥刺股眼皮子上撑牙签也是能坚持学进脑袋里去的,这也导致他学了什么东西再久也不会忘。

    “小奇,行啊你,本事不错,老哥这工地的测量以后就交给你了,平时你就跟着你青狗哥学学代班,没测量的时候就帮老哥照看下工地。”

    张富贵这回接了好几个单元,另外还接了几个别处的小活儿,张富贵自己一个人分身乏术,到处转着都要管。

    工人都是干天工的,有人管那就多干活儿,没人管那就边偷懒唠嗑边懒洋洋的干,这样一来亏损的就成了张富贵这个包工头的人工工资了,所以代班是绝对不能少的。

    萧奇一来就被张富贵给了个代班的活儿,要是普通人肯定担心管不住人,萧奇却一点不怂。

    这种事儿他以前也不是没干过,算是个中老手了,该拉拢的拉拢,该亲近的亲近,该立威的时候也绝对不能手软。

    当包工头跟当代班监工不一样,要通俗点说,那就是包工头是黑脸,代班是白脸。

    因为代班是跟工人直接接触并且有个监督工人这么敏感的职务,所以更考验代班这个白脸如何掌握软硬尺度。

    既让工人心甘情愿听你的话干活调工,又要让包工头花最少的人工工资干了更多的活儿。

    要说萧奇脾气好?

    那肯定不可能的,萧奇不过是知道面对什么样的人该用什么样的脾气。

    当初被人传得那般可怕,也不过是因为到了那种地步,绝大多数的人都需要捧着他,所以萧奇能够肆无忌惮的想怎样就怎样,最大限度的在有限的范围内让自己怎么舒坦怎么来。

    可面对需要他捧着的人,萧奇绝对是脾气顶好又会说话还会来事儿的那种。

    这些个人情往来也没人专门教萧奇,几乎可以说这一切都是萧奇自己在社会上磕磕绊绊摸索出来的,更多的是凭直觉来做事。

    很多瞧不起萧奇这种人的就会觉得萧奇是欺软怕硬,可说到底,像萧奇这样的人,有什么能耐去欺硬?又凭什么要委屈自己去怕软?

    反正有饭吃才能讲骨气,有钱抱在怀里才能将人性,萧奇是坚决认为社会就是如此的。

    张富贵跟张富青嘀嘀咕咕说了一番,最后叫了萧奇过来,萧奇跟原本说着话的搅拌机师傅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一会儿再聊,转身小跑着到了张富贵面前。

    “小奇兄弟,你这本事不错,老哥先给你算一天一百块的工钱,要是以后干得好再给你往上加。”

    这会儿大工也才四十五一天,小工二十多,还要扣除每天的餐费,一天是五块钱。

    可萧奇干的是施工员的活儿,既要负责技术部分又要平时负责管理调度工人,这工钱算不上多高,不过对于萧奇来说,不算月薪甚至年薪,反而更好。

    萧奇就这么在西城区倾城雅居二期的工地上暂且安家落户干起了施工员兼代班的活儿,张富贵见萧奇会来事儿,管理人是把老手,测量技术也是顶呱呱,一时高兴,直接又给萧奇加了一天十块钱,一天就是一百一。

    刨除一天五块钱的餐费,还能挪一百零五呢,可算是叫人眼红了。

    亏得包工头一般都不会让工人跟自己以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开的具体工钱是多少,要不然萧奇少不得要让一批人羡慕嫉妒。

    西城区原本也是芙蓉市的老城区,即便如今被划分为改造建设区,也依旧有好几个大型广场市场,最有名的就是“荷花池”。

    里面是个大型批发市场,很多芙蓉市的人都喜欢来这里“淘宝”。

    所谓的淘宝,那是真的要靠眼力跟砍价能耐的,因为“荷花池”里的商家喊价都是仰着脖子一阵乱喊,一件普通牛仔裤能喊出国际名牌的价格。

    要是第一次来的人肯定要被吓住,要么直接走人要么犹豫一下对半还个价,干脆利落走人的,商家也不在乎,这样的人多半也不好挣钱。

    更何况这里面商户的收益更多的来自于给下属各县城市区搞批发,零散顾客也就是挣个生活费的那种。

    犹豫一下还了半价的,那可就是商家们眼中的大肥羊了,因为他们喊价一般都是翻了五六倍的那种,价格便宜比如五六块钱本钱的,他们更是能喊出五六十块钱,那就是翻了十倍往上了。

    不过经常来这里的人却是淡定从容,仔细的翻看了货物质量,即便是心里喜欢,面上也一定要做出嫌弃的模样。

    老板拉着人使劲推销,顾客就撇着嘴一副犹豫或者不大想要的模样随便还个低价,两厢嘴巴上叨叨一番,反正打的是心理战。

    这里最常见的一个画面就是顾客挽着手头也不回的走出去老远,老板一看对方没有回来服软的意思,再加上那价钱卖出去也有点赚头,那老板铁定会扯着嗓子的把顾客给叫回来。

    老板做出一副亏本的不高兴样儿给顾客把货物往袋子里一装,挣了钱还要念叨自己这是成本价,一定让顾客以后多多来照顾生意。

    像是宁倩这样的本地人,对这些门道自然熟得很,不过也正是因此他们才更喜欢有事没事来“荷花池”逛一逛,跟淘宝似的,每每用便宜的价钱买到喜欢的东西,就跟捡到钱似的能高兴好一阵。

    宁倩虽然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可也就是比起普通人而言,宁倩作为家里的大女儿,除了家务上勤快,在吃穿用度上也是很紧着钱包。

    这日宁倩陪着闺蜜一起逛了“荷花池”,买了两条喜欢的夏天裙子,眼看着也已经是中午了,干脆就在附近的街边小吃店吃了午饭再去等公车。

    倾城雅居二期的工地就在“荷花池”不远处,听说等明年“荷花池”也要大搬迁,原本的地方要推倒修个啥商业写字楼。

    天气渐渐热起来,加上工人里有个大工过生日,张富贵干脆就给工人们放一天假,自己出钱请十几个跟了他两年的老人一起去外面小店吃一顿。

    萧奇作为如今队伍里的施工员兼代班,自然少不了他。能免费吃到顿好的,萧奇自然不会错过,笑着跟其他工友一嘀咕,凑钱买了几箱啤酒,一群人就直接在附近小吃店里吃吃喝喝闹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愚孝男[穿剧](百度最新章节)  愚孝男[穿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