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20.第一百二十章

    此为自动防盗系统百分之七十七十二H/晋江喵崽要吃草

    可正是因为疼爱, 所以放到“萧奇”头上的期待就更大了,再加上农村里一般都是大儿子给父母养老。

    看多了村里娶了媳妇有了孩子就不孝顺父母的男人, 周开花跟萧大明一商量, 决定严格对待这个孩子, 让大儿子能够快快长成个成熟稳重又孝顺的顶梁柱。

    二女儿萧朵嘛, 一个女娃子, 教不教都一样,反正到了岁数就放出去,得个合适的聘礼,以后嫁得好呢就补贴补贴娘家,嫁得不好就少来往就成了。

    小儿子萧伟,以后又不用养他们, 多放在身边宠宠, 以后给置办一套家业娶个媳妇, 有本事就是锦上添花, 没本事那也没事儿,反正有老大顶着呢。

    可以说周开花两口子对“萧奇”这个大儿子反而是最上心的,除了教育上让孩子使劲念书学习以外,思想教育上也不放松。

    从几岁到现在二十多岁,周开花跟萧大明都会时不时的拉着这个儿子给他说些大道理,就盼着儿子能更懂事更能撑起这个家。

    可惜两口子本来就没啥文化,脑袋也说不上多聪明, 往往是看一出想一出, 想一出说一出。

    比如说今天听说哪家儿子打了父母就因为当父母的没帮他照顾好孩子, 于是这两口子就会回来跟“萧奇”说,媳妇孩子都没有父母重要,要是没有父母,哪里来的你?

    总之一通馊水鸡汤教育灌溉下来,“萧奇”很成功的长成了除了父母弟妹其他谁也不认的性子,便是自己勒紧裤腰带饿死都要坚持做好自己身为“萧家顶梁柱”的责任。

    而萧奇知道,剧本里“萧奇”借着一次意外让宁倩怀孕嫁过去之后,还要逼着宁倩也给这个家做“燃烧自己”的奉献。

    想到这里萧奇脚下一顿,扭头视线就落到了宁倩那平坦的肚子上。

    虽然是剧本虽然还没发生,虽然那个“萧奇”的本体就是他,可还是好气哦!

    所以萧奇决定以后多跟宁倩生两个娃,即便生娃养娃都特别费钱,萧奇犹豫了一下也咬牙下了决定!

    “儿啊,你可是我们萧家的顶梁柱,你......”

    周开花还在一旁跟只蚊子一样嗡嗡絮叨。

    这会儿萧奇已经带着人出了酒店,外面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自然少不得要有人把好奇的目光落到这三个看起来就奇怪的人身上。

    “你说你们一家人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攒钱供我读书,那你们现在帮我还助学贷款吧?每个月生活费你们出过一分钱?反而是我从高中毕业开始就每个月都要交钱回家养你们吧?一家四口全都手脚齐全,就等着我边读书边打工养你们。”

    “妈,我已经很累了,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你看看你们这些年怎么对我的?我一天至少要做四份兼职,还要上课还要考试。”

    “家里修房子的钱是怎么攒出来的需要我说吗?可过年回家我连个住的房间都没有,还要在堂屋里裹床被子在门板上睡觉,我看我是比家里看门狗都还不如,至少看门狗还有个自己的狗窝。”

    萧奇一反之前懒得讲理想要直接动手的表现,反而一脸疲倦的跟周开花述起了苦。

    一旁宁倩听得心疼不已,便是有偶尔看戏的路人也多看了周开花两眼,萧奇转眼瞧见宁倩脸上的神色,心里呼了口气。

    这台词太特么叫人蛋疼了,不过刚刚才想起好像在女人面前不能随便动粗,不然她们得怀疑结婚以后男人会家暴。

    这一条还是当初萧奇不知道再哪个工地听一群妇女唠嗑时听了一耳朵记住的,以前萧奇是从来没想过这些事儿,毕竟养老婆生孩子简直就是浪费钱啊。

    现在有了宁倩这明显不会太费钱的老婆人选,萧奇也就开始注意这些方面了。

    周开花也不是一点动容都没有的,可也就一秒不到,一秒后周开花就叹了口气重弹老调,拿起了当初给“萧奇”洗脑的那些大道理,“儿啊,是父母对不起你,家里穷......”

    “家里穷弟弟能从小到大好吃好喝好穿?上初中的时候交女朋友一星期就能花百八十块的,小妹身上穿的手上用的哪一样是差的?”

    “别说他们了,就是妈你现在身上穿的,你看看我身上的,我这已经是我最好的衣裳了。咱能不要说这些歪理了?我有点累,妈你回去休息吧,晚点我再来找你。”

    感受到来来往往人群里异样的目光,周开花缩了缩手。

    可短袖衣裳哪里能遮住她手腕上的金银圈子,便是她耳朵上还吊着两个银圈圈呢,一个面色红润穿金戴银却口口声声哭穷,一个穿着变形短袖衫脱色长裤加发黄白鞋,脸上身上都是深麦色一看就是在太阳下劳作时间长了,外人随便一看就知道是个啥情况了。

    周开花心里暗道自己失算了,当初那不是想着第一次来省城,这才努力把自己最好的都给挂身上了么?

    早知道大儿子脑壳居然会突然犯轴,周开花翻破了箱子底也会换一套打了补丁的衣裳来这里。

    不过看萧奇最后说晚上会来找她,周开花也算是稍稍安心了一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萧奇说完话就拉着宁倩走远了。

    周开花转身回了宾馆,第一时间就掐着萧朵的胳膊抢了她的手机过来,先给家里老头子打电话,大儿子脑壳居然难得一见的犯病了,也不知道要怎么给他扭转回去。

    “萧奇,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跟家里人关系原来是这样的。”

    早知道萧奇在家里是这样被对待的,宁倩之前见了人就直接不管那两人了。

    之前周开花跟萧朵给她甩的冷言冷语宁倩因着性子平和,并不放在心上,毕竟她又不在乎那两人,旁的人说的话再过分宁倩也就当耳旁风了。

    前段时间她在学校更过分的闲话也不是没听过,如今的她也算是得到了磨炼,再不是一个多月前听别人一句闲话就能气得鼻子发酸委屈想哭的心境了。

    萧奇哼哼两声,“你是不是傻?明明是因为以前的我跟你说了那些话你才误会的,还要跟我道歉?”

    宁倩抿唇笑了笑,感受到萧奇又在暗暗捏她手,宁倩脸红了红,站住脚用另一只手去帮自己的左手解脱,“你还不放开,干什么一直拽着我的手啊。”

    萧奇不干,“你现在可是我女朋友,我当然要牵着你的手。”

    不牵你难不成要去牵别人?白痴兔子!

    宁倩垂眸沉默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坚持把手抽了出来,“萧奇,我不知道刚才的话哪里让你误会了,可是之前你跟我分手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我有认真考虑,我也觉得我们......”

    “嘿你个傻婆娘,考虑就考虑,撒开手是什么意思?走走走,哥今天带你去约会,这可是我活了半辈子第一次跟女人约会,你赚大发了知道吗?”

    说起当初分手的那些话萧奇就心虚,可不敢让宁倩认认真真的把话说完。

    反正他已经决定要把这婆娘变成自己老婆,连花钱养俩孩子的决心都已经做好了,他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这婆娘还念叨那些陈年旧账干啥?

    咋就不能高兴的接受就行了哩?!

    从理智上来说,宁倩知道自己跟萧奇确实不合适,可从感情上来说却又犹豫纠结得不像她自己,宁倩又试了两次,都被萧奇给强行打断了话头。

    路过一家路边便利店的时候看见门口放着一个用布巾盖着的冰柜,萧奇抬头看了下日头。

    现在刚好是十二点左右,正是芙蓉市最热的时候,萧奇想了想,还是忍痛掏钱买了个冰淇淋给宁倩,“这可是我大半辈子第一次给女人花钱,赶紧拿着吃。”

    宁倩被硬塞了个草莓味冰淇淋,被萧奇接连两次“大半辈子”给逗笑了,“说得好像才二十三就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似的。”

    萧奇看宁倩不再抓着之前那个话题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刚才花出去那三块钱也好像没那么心疼了。

    挑选口味的时候一点没恋爱经验的萧奇十分霸道直男的选了个他认为女孩子都会喜欢的草莓味,其实宁倩不大喜欢这个味道,总感觉太甜腻了。

    不过看在萧奇那“大半辈子第一次给女人花钱”的份儿上,宁倩吃进嘴里觉得草莓味好像也不是那么腻。

    一开始萧奇醒来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之前萧奇以为自己睡了许久,其实前后也就两个多小时,吃完宁倩送来的粥跟药,萧奇又安静的睡了一下午。

    如今大三的男生一般很少蹲在宿舍里不出去,有的要兼职有的要考证,总之已经要开始为自己毕业后的事儿考虑了。

    即便已经有了毕业后的事业安排,也要忙着谈恋爱或者跟朋友出去打球嗨皮。

    今年上半年大三最后一个学期结束,他们也要进入半年的实习期了,两千零二年的大学生生活还没有几年甚至十年后那么丧,即便是玩乐也不会蹲在宿舍,毕竟这会儿大学宿舍里还没有全面普及网络呢。

    宁倩他们系下午只有四点多的时候才有课,反而是萧奇他们班一下午都是满课,宁倩从来没去过男生宿舍,这样一来倒是刚好岔开了避免见到萧奇室友的尴尬。

    萧奇吃饱了又被宁倩照顾着擦了脸上脖子上的汗,虽然身上还不是很舒服,不过这点程度的不舒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脑袋里记忆一团乱,萧奇暂时抛开一切杂念先美美的睡了一觉,傍晚的时候宿舍里有人回来的时候发出响动这才把萧奇吵醒了。

    “萧奇,好点没有?”

    有个戴眼镜的瘦小男生看见萧奇在床上坐了起来,脚步踌躇了一下,到底还是觉得不问一句不好意思,干巴巴地站在旁边看着萧奇问了一句。

    萧奇闷闷地“嗯”了一声,多余的话也没说。

    因为萧奇知道原本的“萧奇”是个什么性子,孤僻冷淡,看起来高傲,其实只是因为兜里没钱,只能用这样的高冷掩饰内心的自卑。

    长年累月这么装着,到最后这样的性格也就成了“萧奇”真实性格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嘁,连句谢都不会说的哑巴,陶乐张海,别去食堂了,我请你们去吃大排档,今儿我女朋友过生日。”

    旁边一直站在对面上下铺那里照镜子梳头发的彭家耀用手上的小梳子梳了几下额头前撒开的刘海,又伸手从上铺床沿边摸出一瓶定型水呲呲往头上喷了几下,格外骚包的还用手扶着两边把头发往上拨着定型。

    彭家耀算是他们宿舍家庭条件最好的,长得小帅性格也外向会玩,可惜个子不如意,所以彭家耀剪的发型是最能拔高人的个头那种,脚下还偷偷垫了内增高。

    萧奇抬头看了彭家耀一眼,没吭声,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发现轻松多了,掀开被子准备起床收拾衣裳去洗手间洗个澡。

    陶乐尴尬的先看了萧奇一眼,又去看彭家耀,有心想要邀请萧奇一起,可又想到请客的是彭家耀,他这么自作主张实在不好。

    胖子张海倒是没那么多想法,反而看出了陶乐的纠结连忙扯着陶乐笑呵呵的跟彭家耀说起话来。

    张海看着长得高大,吨位也重,可惜实质上是个比较胆小的人,以前对萧奇这个室友张海还没啥想法,甚至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但是自从前不久看见那谁因为梦游把室友脑袋当西瓜切了的新闻,胖子就对萧奇这个阴森森的室友多出点恐惧感,一开始甚至还特别担心萧奇会半夜回来把他们都给剁了。

    在胖子张海的印象里,他们宿舍四个人里最容易干出那种恐怖事件的肯定就只有萧奇这个脾气古怪的家伙。

    “彭哥你女朋友生日咋不早说?怎么说我跟陶乐也该送个礼物啥的。”

    说是这么说,其实张海一点也没准备花钱买啥礼物。

    陶乐却是恰好因为这个话题反而从刚才那种尴尬不安中挣脱了出来,掰算着自己的生活费看能挤出多少来买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愚孝男[穿剧](百度最新章节)  愚孝男[穿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