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68.第一百六十八章

    此为自动防盗系统50%+72h/晋江喵崽要吃草  “还没到时间, 我找老板有事。”

    平时“萧奇”跟对方关系也算不上好,萧奇也不是个助人为乐的, 再者今天他也没准备继续干, 所以根本不接茬。

    准备脱收银员专用绿马褂的年轻男人讪讪然停手, 脸色明显落下来了。

    萧奇也不在意, 要是眼神能杀人, 他萧奇早就千疮百孔神魂都灰飞烟灭了,这点脸子就是毛毛雨。

    老板就在不远处的烟柜那边看电视,这便利店算是个小型超市了, 主要的收益其实还是烟酒那两样。

    老板是个胖肚子中年男人,耷拉着眼皮子就躺在烟酒柜台后面的椅子上,惯常是不招呼客人的,一旦他热情的站起身招呼客人, 那对方一定是一看就很有钱的那种。

    萧奇进来的时候老板就斜着眼睛看见了, 不过就是他店里一个小仆人,老板继续把自己摊成一堆肉饼抖着腿看带着激情剧情的碟片儿。

    萧奇在这里就没像先前面馆那里那样缩脖子装弱了,单手揣着裤兜几步走到烟酒柜前敲了敲老板的桌子, “老板, 我这个月不干了, 今天是来结工资的。”

    胖老板歪着下巴抬头挑着一边的黑短眉特别惊诧的表情, “结工资?你这个月没干完就不干了还想结工资?我没让你赔耽误我生意的费用都是老板我心善,你要走就走, 咱当初也没搞啥手续。”

    说罢不耐烦的摆摆手让萧奇自己赶紧走。

    萧奇笑了笑, “老板, 你的意思是我继续在这里干满一个月才能拿工钱?”

    老板摊手点头一副就是这么回事的拽样儿。

    萧奇拉了一边给客人暂时坐的高脚凳过来,趴桌面上戳了戳旁边摆满了烟盒的烟架,“假烟酒赚钱吧?看见好糊弄的就拿左边那堆,不好糊弄的就拿右边那堆,酒是右假左真,老板,我观察力跟记性都挺不错对吧?”

    原本满脸玩味等着耍这穷仆人的胖老板脸色顿时一变,三角眼警惕的看着萧奇,“萧奇,你可别胡说,我这可是有销售证的,怎么可能卖假烟假酒。”

    萧奇撇嘴,“老板,这都是行里的规矩,谁还能不懂?忘了说,我大伯就是卖这些的,还能给下面的人批发,当初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胖老板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板,我就是个穷学生,老家有点事要请长假回家这才不干的。老板是生意人,讲究个和气生财嘛,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挺不错的?”

    萧奇重新站起身,双手揣外套荷包兜乖巧的笑,看起来多老实个学生崽啊,可惜萧奇是侧头往门口收银台那边笑的。

    刚好那边有几个客人挑选好东西正在收银台结账,这样一来萧奇刚才说的那句“和气生财”胖老板自然明白是个什么意思了。

    没想到平时那么不起眼的一个零工学生娃居然这么精明,胖老板戏耍店里的员工次数多了,这么多年还靠着今儿这法子省了不少辞职员工最后一段时间的工资。

    其实就算今天萧奇为了拿到工资而服软继续留下来干完剩下的十几天,胖老板到最后结算工资的时候依然只会给他结算半个月的,借口多得很,随便就能找出来。

    什么你中旬的时候就辞职不想做,那肯定后半个月很不用心,或者直接在账上修改一下就说对方不用心漏账了,心黑一点甚至还能把一个月的工资都给扣光光。

    外地来的打工仔能沦落到来他这样的小超市上班,多半是没门路的那种,外地人不在自己老家,潜意识里就有种到陌生环境的拘谨不安,遇见什么事或许一开始会气愤一下,可很快就是想着算了花钱买吃亏之类的。

    要是原来的“萧奇”那肯定是被胖老板一诈就中的,可萧奇这人从小就离家,走南闯北根本就没把哪处当做自己的故乡,也可以说没根的人走到哪儿都能横得起来,更别说在萧奇的认知里你不横就要被欺负。

    一直到萧奇成名之后老家那些什么来找他搞家乡建设回报投资啥的,萧奇从来都只瞄准有好处的那种,单纯就是回报家乡的那种?

    呵呵对不起我是中国人,我的故乡就是中国大江南北,咱们不能思想狭隘了对吧?

    反正他出名后连亲爹都弄得缩回了村儿里不敢吭声,对故乡能有啥情怀?情怀能当饭吃?

    当然,偶尔吧还是能扯出来用一用,还是能当饭吃的。

    亲爹当年也不是没想着要在萧奇身上弄好处,毕竟萧奇指头缝里漏一点他们都能住洋房开好车还能给自己别的儿子闺女更好的生活。

    可惜第一次见面萧奇就直接笑着说有老板跟他开玩笑,这人根本不认识,然后就让人客客气气带到后面,最后亲爹就鼻青脸肿断了一条腿的被扔到面包车里低调的被送回了村里。

    后头也闹腾过几年,不过萧奇六亲不认,关于“良心”这个最后的顾忌也没有。

    亲爹后妈想跑去找媒体记者曝光他?

    萧奇随便弄几个好点的工作岗位就能收买一大批村里年轻力壮的人,亲爹一家子甚至杂七杂八的亲戚都有那些人的家里人甚至亲戚监督着。

    一旦有苗头这边才出村口那边就能把人给堵了,堵一次揍一次,家里家畜庄稼全给你糟蹋一遍,多来几次他亲爹后妈就都吓破胆了,更别说他们还有儿子闺女在外地打工。

    萧奇这人亲爹都不管更别说当年小时候虐待过他的后妈生的孩子,在老家的亲爹后妈还得死死捂着这些事儿,就怕让外地打工的孩子们知道了萧奇那边就会下狠手整他们。

    想想自己死后就要上交国家充公的财产,萧奇心痛得眉毛都要竖起来了。

    很多富人都会搞啥公证,死后给家里人留点,然后给这个那个慈善机构捐点,可萧奇这人肯定舍不得,除了公证过绝对不能让老家亲爹后妈那边拿到一分遗产,其他什么也没交代。

    那时候想的是祸害遗千年嘛,他这么祸害肯定能活到一百零一,万万没想到他是没死成,却也死成了穷光蛋。

    胖老板见萧奇浑身环绕着一种莫名让人心颤的情绪,好像这人下一秒就要暴起发狠揍人似的,赶紧坐直身掏出钥匙串哗啦啦打开了放钱的小抽屉,“看你在外地上学也不容易,我也就发发善心,喏,你拿上赶紧走。”

    胖老板把两百块拍到桌面上往萧奇那边推了推。

    萧奇不接,“今天是十七号啊老板,怎么也该算十六天的工资吧?”

    吃啥也不能吃亏。

    胖老板郁闷的抬头看了萧奇一眼,最后还是先怂了,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零钱,想要数十三块钱出来。

    “老板,看你也不像抠门的小心眼,员工临时家里出了事要回老家,你不意思意思?”

    胖老板气得抬头瞪萧奇,萧奇就揣着荷包笑着拿眼睛瞟烟酒柜台。

    胖老板咬牙拍了张五十的,“小子,做人别太过分,小心有命拿钱没命花。”

    这可算是又戳到萧奇的心肺管子了,萧奇脸色一沉,抬手啪一声拍在两百五十块钱上,抓着钱就往兜里揣,“这话老板该自己跟自己说,这么多年靠这法子哄了不少人的工钱吧?”

    萧奇脸色一变眼神狠厉,看得胖老板居然忍不住抖了抖。

    等萧奇转身推开玻璃门走了,胖老板这才松了口气,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这小子别是混道上的吧,要真是这样希望直接被砍死最好!

    萧奇还没被砍死,胖老板这里就被局子里的人找了上来,因为事先没想到,所以胖子柜子里那些假货全都被查了个正着。

    另外烟酒销售证居然也是假的,这可就事儿大发了,最后胖老板被罚款不说,小超市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

    最后没办法,胖老板改了小超市的名字,又换了家里老婆来看店,假装店铺已经转让换了老板了,这边的生意这才渐渐恢复,不过依旧有不少人跟新老板也就是胖子的老婆八卦之前那个“超市老板”卖假货用假证被局子里逮捕的事儿。

    要说一开始萧奇也没想干这事儿,毕竟他也不是那见不得搞假的良心市民,可坏就怀在胖老板最后一句戳得他痛到揉胸口。

    等出了超市再一想胖老板给的钱居然刚好是二百五,这不是在骂老子吗?

    有人让他不痛快了,萧奇自然要让对方更不痛快,因此居然奢侈的为了胖老板花了几毛钱到附近的电话亭里给这片区的局子打了个办公桌电话。

    那些举报热线啥的虽然是能免费打,但是程度很复杂,萧奇就是想给胖老板找个不痛快,也不图那些举报奖金,毕竟容易惹麻烦的钱还是别贪最好,这也是萧奇能混得最好的原因之一。

    萧奇吃饱了又被宁倩照顾着擦了脸上脖子上的汗,虽然身上还不是很舒服,不过这点程度的不舒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脑袋里记忆一团乱,萧奇暂时抛开一切杂念先美美的睡了一觉,傍晚的时候宿舍里有人回来的时候发出响动这才把萧奇吵醒了。

    “萧奇,好点没有?”

    有个戴眼镜的瘦小男生看见萧奇在床上坐了起来,脚步踌躇了一下,到底还是觉得不问一句不好意思,干巴巴地站在旁边看着萧奇问了一句。

    萧奇闷闷地“嗯”了一声,多余的话也没说。

    因为萧奇知道原本的“萧奇”是个什么性子,孤僻冷淡,看起来高傲,其实只是因为兜里没钱,只能用这样的高冷掩饰内心的自卑。

    长年累月这么装着,到最后这样的性格也就成了“萧奇”真实性格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嘁,连句谢都不会说的哑巴,陶乐张海,别去食堂了,我请你们去吃大排档,今儿我女朋友过生日。”

    旁边一直站在对面上下铺那里照镜子梳头发的彭家耀用手上的小梳子梳了几下额头前撒开的刘海,又伸手从上铺床沿边摸出一瓶定型水呲呲往头上喷了几下,格外骚包的还用手扶着两边把头发往上拨着定型。

    彭家耀算是他们宿舍家庭条件最好的,长得小帅性格也外向会玩,可惜个子不如意,所以彭家耀剪的发型是最能拔高人的个头那种,脚下还偷偷垫了内增高。

    萧奇抬头看了彭家耀一眼,没吭声,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发现轻松多了,掀开被子准备起床收拾衣裳去洗手间洗个澡。

    陶乐尴尬的先看了萧奇一眼,又去看彭家耀,有心想要邀请萧奇一起,可又想到请客的是彭家耀,他这么自作主张实在不好。

    胖子张海倒是没那么多想法,反而看出了陶乐的纠结连忙扯着陶乐笑呵呵的跟彭家耀说起话来。

    张海看着长得高大,吨位也重,可惜实质上是个比较胆小的人,以前对萧奇这个室友张海还没啥想法,甚至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但是自从前不久看见那谁因为梦游把室友脑袋当西瓜切了的新闻,胖子就对萧奇这个阴森森的室友多出点恐惧感,一开始甚至还特别担心萧奇会半夜回来把他们都给剁了。

    在胖子张海的印象里,他们宿舍四个人里最容易干出那种恐怖事件的肯定就只有萧奇这个脾气古怪的家伙。

    “彭哥你女朋友生日咋不早说?怎么说我跟陶乐也该送个礼物啥的。”

    说是这么说,其实张海一点也没准备花钱买啥礼物。

    陶乐却是恰好因为这个话题反而从刚才那种尴尬不安中挣脱了出来,掰算着自己的生活费看能挤出多少来买礼物。

    彭家耀捏着小梳子侧身壕气一笑,“要什么礼物我不能买的,你们也别瞎折腾了,就你们那几个生活费,买了我女朋友还看不上。”

    彭家耀最喜欢的就是开玩笑似地踩别人几下,衬托得自己非同寻常,还能混个直率的名头。

    那些人不都挺喜欢为人直率没城府的人么,彭家耀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这种人。

    张海为节省了生活费乐呵呵地点头,陶乐就又尴尬了,不过又觉得彭家耀说的话没毛病,一时找不到话反驳或者回击,只能涨红着脸讪讪的点头笑。

    萧奇自顾自地弯腰从床底下找出生了灰的凉拖鞋,再在旁边属于自己的衣柜里翻了一身衣裳。

    说是翻其实也谈不上,毕竟打开衣柜里面空荡荡的就一条内裤一件白色短袖T恤以及一条黑长裤,顶多旁边再多了件靛蓝单层外套,看起来都是特别廉价的那种布料。

    外套没起球,然而不是因为质量好,而是因为外套是那种硬邦邦还不保暖的土布做的。

    至于为什么四月里就穿短袖了,也不是因为“萧奇”身体棒,单纯是因为短袖可以穿春夏秋三季,冷一点的时候扛一扛也就过去了,要是买长袖夏季不能穿忒浪费了。

    萧奇终于发现比他还抠搜的人了,站在衣柜前心里莫名生出点得瑟,很想跟前世说他抠门儿的人辩论一下。

    看看,至少舍得专门为了那些特殊场合定制了两身高定西装的他一点都不抠门儿对吧?

    然后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一撞之下就烟消云散的几十亿,萧奇心情就又暴躁起来了。

    “萧奇,不是哥们儿说你,你看看你那些衣服,不是变形就是都要洗透了,看你每天那么忙活着挣钱也不像是没钱的人,做人吧有时候还是不要太抠门儿了,要不然说不定啥时候人就没了钱却留给了别人。”

    彭家耀踩完了陶乐他们俩心情舒畅,扭头又看见站在衣柜前准备拿衣服的人,萧奇那衣柜他看一次乐一次,此时也习惯性的撇撇嘴满脸嫌弃。

    人没了钱留给别人了,这句话显然是精准万分的戳中了萧老板的痛脚,萧奇手搭在单开衣柜门上,眼神狠厉的侧眸看过去,“彭家耀,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说话没脑子,总有一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时候有没有人敢给你收尸都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愚孝男[穿剧](百度最新章节)  愚孝男[穿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