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6章 失火的天堂

    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这一点,盛西慕一直都知道。出乎意料的是,她青涩的身体竟然如此的蚀骨销魂。在她之前,他有过很多女人,其中也不乏处女,却没有一个让他如此欲罢不能。冲破关卡的快感,让他几乎血脉喷张。

    “夏言,你好紧。”他俯在她耳边,邪魅的呢喃。

    夏言睁着一双空洞的大眼,茫然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壁上的古董水晶吊灯真的很漂亮,光芒夺目,却也生生的刺痛了她的眼。泪水再次划落,夏言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盛西慕,乱伦的感觉怎么样?”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靥邪魅。“嗯,还不错。”他动作温柔的托起她腰肢,低头吻掉她腮边颤动的泪珠。“是不是弄痛你了?乖宝贝,放松一些,忍一忍就不疼了。”

    “放开我,盛西慕,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放我走。”夏言歇斯底里的挣扎,但每动一下,伴随着的都是撕裂着的疼痛。

    盛西慕笑,竟带了几分宠溺。“傻丫头,说你单纯,你还真纯的可爱。现在,我们只能继续。”他按住她双肩,身体又向前侵入了几分,让男人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和要他们的命也没什么区别。他想,他小弟也受不住这种刺激,万一落下病根,他一辈子性福可就毁在这丫头手里了。

    夏言被他压在身下,疼的不停颤抖。初经人事,又被他强势的逼迫,她身体干涩,也紧致的厉害,盛西慕的侵犯,对于她来说,无疑是痛苦的折磨。

    而盛西慕在她身上尝到了甜头,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他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在她身上不断索取着,也不管青涩的她能否承受。

    “如果太疼了就叫出来,我尽量温柔……”他在她耳畔呢喃,双唇含住她小巧的耳垂,舌尖暧昧的舔舐着,挑逗着她敏感的触点,试图点燃她身体的温度。

    盛西慕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自己贴上来,变着法的在床上讨他欢心。他盛小爷还是第一次伺候一个女人,而尹夏言却丝毫不领情,一直在他身下哭,双手紧紧抓着身下墨色的床单,只祈祷折磨快点结束。

    他伏在她身上,沉重的喘息,汗水混合着血水,滴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平添了一股妖娆邪美。他一下下撞击着她身体,一次比一次更深入,两具赤.裸的年轻身体,不尽的纠缠,无止无休。

    夏言嘤嘤的哭泣,对于盛西慕来说好似兴奋的催化剂,让他越发的凶猛狂野,他双臂圈在她腰身,让彼此更紧密的结合,身下炙热膨胀到极致,滚烫的液体在她身体最深处释放。

    “呃!”夏言紧咬着唇片,发出一声闷哼。眼角泪如泉涌。

    他将头埋入她馨香的发间,深沉的墨眸幽闪,声音低哑的问道,“夏言,恨我吗?”

    她冷笑着,“恨,恨不得你死。”

    他忽而轻笑,停留在她身体的炙热再次膨胀,开始缓慢的律动。“要死也是死在你身上,尹夏言,我死了,就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他疯狂的驰骋,身体内好像有无尽的能量,叫嚣着在她身体上找到宣泄的出口。整整一夜,也不知要了她多少次,夏言几度在他身下昏厥,又被撕扯的疼痛唤醒。

    天将亮的时候,他才翻下她身体,沉重的身子倒在她身侧沉沉入睡。夏言得到解脱,双臂环膝,萎缩在床角,扯了被子遮盖住赤.裸的身体,将脸埋入膝间,颤动的哭泣。

    手掌紧紧的按住心口的位置,疼痛在心口处逐渐蔓延,身体的痛和心痛绞缠着,让她痛不欲生。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选在今天,今天是赵一豪的忌日,是他深深刻在她心中的日子。而盛西慕却在这一天,动手撕毁了她。

    “一豪哥,一豪哥,你救救夏言,救救夏言啊……”她唇片微微颤动着,尖锐的指尖深陷入掌心。

    赵一豪曾说:我的夏言是误入凡间的天使,只属于美丽的天堂。可是,怎么办?天堂失火了,天使已经坠入地狱,她不再纯洁。

    在她身上得到了满足,盛西慕安稳的睡在她身旁,长长的睫毛在俊颜上投下一片暗影,他沉睡的样子,如婴儿般无害,与他醒时的霸道狠戾简直判若两人。

    夏言木然的挪动身子下床,身下还是撕扯般的疼痛,她强忍着,从地上拾起撕烂的白裙,重新套在身上,然后走进浴室。哗啦啦的冷水不断注入浴缸中,夏言蜷缩着身体浸泡在冷水中,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表情。当痛到麻木,也就不再有知觉了,她想,这样也好,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死去吧,死后,就可以见到她的一豪哥哥了。

    意识处在昏昏沉沉间,浴室的门却突然被人撞开,盛西慕盛怒的俊颜出现在她视野。“尹夏言,你找死是不是!”他粗蛮的将她从冷水中拎起,按在冰冷的琉璃墙壁上。深邃的眸,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她苍白的小脸。他扶着她肩头,触手的温度都是冰冷的。

    镜中倒影着两人交叠着的身体,夏言衣衫破烂,身上还滴答的落着水珠,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肮脏不堪的布娃娃,让人厌恶,也让人恶心。

    “放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夏言失控的扬起手掌,狠狠的甩了盛西慕一耳光。而他不躲不闪,竟硬生生的受了。只是,那一双墨色眸子,沉冷的可怕,抓在夏言肩头的手掌收紧,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他盛西慕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甩耳光,这丫头还真是活腻味了。

    “别碰你?这话是不是说的晚了点儿。”盛西慕冷邪的笑着,一把撕开夏言身上湿透了的裙子。温热的手掌在她冰冷的身体上游弋,手掌用力托起她下巴,逼迫她直视着他。“你还有哪儿是我没碰过的,嗯?”

    “盛西慕,你无耻。”夏言嘶吼着,换来的却是他更疯狂的掠夺,他将她禁锢在胸膛与墙壁之间,挺身而入的瞬间,又是一阵碎裂般的疼痛。即便是挣扎,都是那般的苍白无力。

    “不要,好痛,盛西慕,好痛啊,放开我……”夏言梨花带雨,被他贯穿了的身体,撕心裂肺的痛着。盛西慕只会掠夺占有,没有丝毫耐心调教她的身体,而夏言初经人事,却被这般残忍的折磨,身体的干涩,更加剧了疼痛。

    盛西慕深深埋入她身体,像个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一样不知倦足。夏言萎缩在他身下,娇小玲珑的身体,凸凹有致,肌肤莹润雪白,如同上等的美玉,如果偏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完美’。盛西慕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让他痴迷。

    “乖,放松些,跟随上我的节奏,就不会再痛了。”他在她耳畔低语,温柔的亲吻着她颈项上雪白的肌肤。

    身后的墙壁冰冷,而他压在身上的胸膛却是滚烫的,夏言在疼痛与冷热交叠中煎熬着。“盛西慕,我恨你,我恨你。”她痛苦的呻.吟,尖锐的指尖深陷在他肩头的皮肉中。一滴滴鲜血顺着他麦色的肌肤划落。

    “那就恨吧。”他在她耳畔沉声呢喃。他们之间本就不会有爱,如果固执的要留下些什么,即便是恨也好。

    他疯狂的索要着,夏言几乎被他榨干,当他发泄之后,夏言已经没了半分气力,瘫软的伏在他胸膛,听着他心口中,强有力的心跳。盛西慕半拥着她纤弱的身体,将她抱回到卧室的大床上。

    夏言畏缩成一团,扯过被子遮盖住赤.裸的身体。盛西慕邪魅一笑,出声道,“别扭什么,你还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他在她腮边蜻蜓点水的落下一吻,然后起身来到窗前,伸手拉开厚重的窗帘。

    午日的阳光透过窗帘倾斜而下,铺陈了一室的温暖。夏言却尖叫一声,快速拉高被子遮过头顶。她如鸵鸟一般,躲在阴暗的角落,光明,已经不再属于她了,永远。夏言知道,从今天开始,她是被上帝遗忘的人,幸福,这两个字与她渐行渐远。

    “夏言,怎么了?”盛西慕轻蹙眉心,温柔的将她从被子中扯出来,夏言颤抖着,却不敢睁开双眼,如同受伤的小动物。

    夏言挣扎着,漂亮的眸子紧闭着,阳光太刺眼,同时,也刺穿了她的心,是那样的疼。“别管我,盛西慕,你走,让我自生自灭。”

    “这是我家,我去哪儿?”盛西慕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生硬的将她从被子中扯出,选了件条纹衬衫套在了她身上。“乖乖去洗漱,我做些吃的给你。”

    夏言靠在他胸膛,许久后,才稍稍适应了阳光。他的衬衫穿在她身上,刚好盖住臀部,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从女孩儿蜕变成女人,夏言越加妖娆迷人了。

    盛西慕心口一紧,情不自禁的将她扯入怀中拥吻,夏言险些在他怀中窒息。盛西慕恋恋不舍的放开她,低笑着,向楼下走去。

    夏言站在窗前,仰头瞭望着窗外,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万里无云。夏言想,无论自己悲着,喜着,痛着,伤着,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每一天,都是新的。掌心缓缓覆在心口,剔透的泪珠,颤动着,顺着眼帘滑落。她虽然痛着,但心依旧在跳,她还要坚强的活下去。

    夏言走进餐厅的时候,四菜一汤已经摆上了桌,盛西慕站在桌前,盛着清粥。“过来吃饭吧。”他温润开口,隐去了戾气,竟然俊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傻站着干什么,害怕我毒死你啊。”他拉开椅子坐下,自顾吃了起来,动作优雅,宛若中世纪贵族。很显然,这男人有着良好的出身与教养。

    夏言在他对面坐下,端起桌上的碗筷,低头吃了起来。

    “好吃吗?”盛西慕问道,夹了些清淡的蔬菜给她。

    “嗯。”夏言低应了声,继续埋头吃着。

    盛西慕出身行伍,吃饭一向有速,他放下碗筷,双臂环胸,慵懒的靠在软椅上,目光玩味的停落在她如陶瓷般精致的面颊。她总是极安静的,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唯美到极致,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如扇动的蝴蝶尾翼。无意识的,挑拨着人心。

    “夏言,你安静的时候真漂亮。”他淡淡开口,唇角扬笑,一时间,夏言竟分辨不出他话中的情绪。

    她动作轻缓的放下碗筷,抽出纸巾擦拭了下唇角,苍白面容淡漠平静。“盛长官觉得我们之间有共同语言吗?”她嘲弄的牵动唇角,声音冷的几乎达到冰点。“我该和你说什么呢?你强暴我,而我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因为你是盛西慕,是我小舅。我告你,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何况,无论是盛家,还是尹家,都承受不起乱伦的丑闻。”

    她平静的陈诉,好似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吐出的字眼,却字字尖锐。这样年轻纤弱的女孩,身体里却蕴藏着异常坚韧的力量,让人无法忽视。

    盛西慕轻笑着开口,眸中闪动灼灼光晕,带着几丝邪魅,半认真,半玩味。“你知道就好,别做些让我不高兴的事儿,对你和尹家都没有什么好处。”

    夏言低敛眸光,小脸苍白的厉害,扶着桌沿才勉强撑起身体。“我先走了。”

    “去哪儿?”他淡声询问。

    “回家。”她淡漠的说道。

    “嗯,是该回去。”盛西慕笑,起身来到她身前,伸臂将她揽入胸膛,单薄的唇片轻吻在她额头。“去将东西搬过来,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乖乖的做我的女人。”

    夏言是晶亮的瞳孔瞬间扩大,火焰在眸中越燃越烈。她用尽全力推开他,踉跄的后退。“盛西慕,你别得寸进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看着她,唇角微微上扬,“连生气的时候都这么漂亮,尹建国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夏言紧咬着唇片不语,眼中弥漫了一层水雾,明眸被泪水洗涤过,越发的清澈干净。她抬眸凝望着他,那一双眸子好似要吸走人魂魄一样,美得惊心动魄。

    盛西慕眸中一闪而过惊艳的神色,唇角微杨,手掌托起她小巧的下巴。“别这样看着我,信不信我一口将你吞下去。”

    “盛西慕,你无耻。”夏言脸色惨白,几乎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愤怒的扬起手掌,却被他用手臂挡开。

    盛西慕墨眸深不见底,浮上一层寒气。他可以宠溺她,却不会无止境的纵容。他捏着她下巴的力道加深,好像要将她的骨节捏碎一样。泪顺着苍白的小脸流淌着,夏言紧闭着眼帘,有那么一刻,呼吸变得急促,甚至窒息。

    “尹夏言,别再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不好过,尹家人就都别想好过。好好跟着我,哄了我高兴,我或许会大发善心,让尹建国多活几天。”他收紧的指骨逐渐松开,但手背上凸起的道道青筋却显示着他极度的愤怒。他想要她,又如何能允许她说不。

    “盛西慕,你不是人。”夏言无助的痛哭,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可都跟我睡了,我是不是人你最清楚了不是,嗯?”他轻挑的笑,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面颊。“夏言,我说过的,我要的不是一次,而是永远。给你两天时间,告诉尹建国你要搬到学校宿舍去住,然后,好好的跟着我。”

    夏言胸口剧烈的喘息,泪落得更汹,牙关紧咬着。“如果我说不呢?”

    盛西慕淡哼了声,好像在嘲笑着她的自不量力。“想好了再回答我。你应该知道,我能让尹夏元出来,自然也有办法再将他送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