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6章 还真睡出感情了

    之后的日子,两人亦如普通的小夫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常常在海边的沙滩上嬉戏打闹,夏言喜欢赤脚踩在柔软的细沙上,白玉双足踢打着浪花,那时的夏言,顽皮的像个小孩子。他们也会手牵着手去逛市集,买些新鲜的海鲜回来。夏言将活生生的螃蟹放在蒸笼里时,还不停的说着,“不要怪我,是一牧哥哥想吃你们的。”每次,都弄得赵一牧哭笑不得。

    入夜,他轻拥着她入睡,在她额头温柔的落下一吻,淡淡的说,“夏言,晚安。”

    她安稳的枕着他手臂,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面颊上落下一排暗影,清浅而均匀的呼吸,证明她已经入睡。赵一牧伸出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面颊,眸中酝酿着不舍与疼惜。和她相守的日子,美丽的几乎不真实,他们像寻常的夫妻一样生活,除了,没有夫妻之实。

    这些日子的幸福,就好像是偷来的一样,他小心翼翼的将她呵护在掌心,看着她无忧的笑着,但笑靥中,却总是含着一丝淡淡的哀愁。她一定不知道吧,几次睡梦中,她都在呢喃的,低唤着盛西慕的名字。也是那时,赵一牧才恍然懂得,原来,恨的极致,竟然可以是爱。

    刺目的闪电划过天际,接踵而来的是轰隆隆的雷声。怀中女子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下意识的翻身,长睫颤动几下后,便睁开了一双明眸。

    “怎么醒了?是不是雷声吵到了你。”赵一牧温润而笑,伸手拉开了床头的灯。

    夏言没有回答,只是掀开身上的被子,起身站到落地窗前,那一抹质地雪白,在暗夜的衬托下,犹如幽冥。暴雨倾盆而下,水珠敲击在玻璃窗上,发出哗啦的声音。夏言鬼使神差的伸手推开窗棂,扑面而来的是潮湿的空气,夹杂着几缕腥咸。

    母亲曾说过,雨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水,东西脏了,可以冲洗干净,那么,人呢?为什么人脏了,却一辈子也无法漂白。

    “夏言,怎么了?”赵一牧三两步来到她身旁,动作麻利的关紧了窗子,又扯过一旁绒毯裹住夏言单薄的身体。

    “没什么,突然醒来,就睡不着了。”夏言浅笑着说道,将头轻靠在赵一牧肩头。他的肩膀宽阔而温暖,就好像大哥的一样。儿时顽皮,闯了祸,都是躲在大哥怀中,每一次,哥哥被打的皮开肉绽,父亲却舍不得骂上她一句。

    “别怕,有我陪着你。夏言,很快就会雨过天晴了。”赵一牧轻拥她入怀,温声说道。

    夏言晶亮的眸子,逐渐暗淡,茫然的看向窗外,天地之依旧是浑浊的一片。雨过,就真的可以天晴吗?

    暴风雨下了整整一夜,第二日清晨,夏言推开卧室的窗子,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干净的泥土芳香。阳光驱散了乌云,东方的天空,挂着一道绚丽的彩虹。

    “夏言,快下来看彩虹。”赵一牧站在别墅楼下呼喊。

    “就来。”夏言将头探出窗外,伸手指了指海边的方向,示意他到海边等她。

    夏言从厨房的冰箱中取出两瓶可乐,雀跃的向沙滩的方向跑去,但刚走出别墅大门,身体便整个僵住了,扑通两声,可乐瓶划落掌心,碎裂在青石路面。她的目光茫然的看向前方一处,斑驳的树影下,停靠着一辆招摇的黑色大奔,半落的车窗,透出一张男子英俊而沉稳的侧脸。

    即便是盛夏的天气,夏言还是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下升腾,瞬间遍布全身。她知道,伴随着盛西慕的出现,美梦也结束了。她僵直的站在原地,看着他推开车门,一步步向她靠近,眼前的光亮逐渐减弱,最后,完全被他笼罩在高大的阴影之下。

    “这几天玩儿的怎么样?我看你倒是有些乐不思蜀了。”盛西慕清冷的开口,语调难掩轻佻傲慢。

    夏言抿唇不语,她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临,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快的让她措手不及。她微眯了美眸,仰头去寻找天边的那一道彩虹,七色光影倒影在瞳眸之中,在美,都只是幻象而已。就好像赵一牧的承诺,荷兰美丽的风车和牧场,那些对于夏言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梦。而现在,是该清醒的时候。

    “别为难他,我和你回去。”她微低着头,淡淡的开口。

    “夏言。”不远处,传来赵一牧急切的声音,他大步来到夏言身旁,不着痕迹的将她护在身后。“盛西慕,你休想带她走。”

    盛西慕哼笑,冷冽的目光在夏言身上环绕了一圈儿,最后才落在赵一牧脸上。“你还不配和我说这句话。难道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你,未经他人允许,不许乱动别人的东西。”

    夏言脸色苍白了几分,唇角一抹苦笑,是啊,在他眼中,她不过是他的专属物品。

    “你们在这里贪图享乐,却不知道短短的几天,外面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盛西慕冷哼着,将翻开的手机砸在赵一牧身上,手机新闻上整个篇幅报道的都是赵家资金短缺,面临破产的危机。附带着几张惨不忍睹的照片,工人聚众闹事,赵父被逼得脑出血住进了医院,赵家被讨债的人围堵的水泄不通,拥挤的人群中,隐约可以看到赵母惊慌失措的脸。

    赵一牧握着手机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双眼浮起愤怒的血红。“盛西慕,你究竟想干什么!”他咆哮着,一把抓住盛西慕衣领。任何人遇见这样的事,都不可能在继续隐忍。而盛西慕也不是吃素的,怒火被瞬间点燃,紧握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落在他侧脸。赵一牧躲闪不及,咬牙吃了一拳,唇角还挂着血痕。

    “赵一牧,你当初有胆子带走我女人,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赵一牧也是被逼疯了,抬手抹了把嘴角的血痕,脱口而出一句,“我和夏言独自在这里生活了半个多月,你以为她还是你的女人吗?要不要我给你讲一讲我们每天都做了什么……”

    “你闭嘴,你tmd信不信我杀了你!”盛西慕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扯住他衣领,伸手又是一拳。赵一牧踉跄的跌坐在地上,盛西慕发狠的用脚猛踢。一时间,情势失去了控制,赵一牧起初还有招架的力气,到后来,几乎窝成一团倒在地上。

    “一牧哥!”夏言尖叫一声,不假思索的扑过去,挡在赵一牧身前,而她的举动,更加刺激了盛西慕,他手臂一扯,便将她甩在一旁。夏言的身体撞上粗糙的青石地面,疼痛接踵而来,泪在眼圈儿中不住打转。

    “尹夏言,你不是想知道三年前发生过什么吗?我告诉你,三年前,我险些将尹夏昊打成残废。赵一牧想步你大哥的后尘,我倒是不介意成全他。”

    夏言脑中嗡的一声巨响,很多事,在脑海中拼凑成型。三年前,她正在准备高考,被锁在学校,三个月没有回家。每次通电话,提起大哥,母亲都是支支吾吾。高考结束之后,尹夏昊虽然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夏言却不止一次看到他偷偷吃药,她问了,他就打趣说是:壮阳药,小丫头别打听那么多。她脸一红,就不再多问了。

    “盛西慕,你就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吗?你和野蛮人有什么区别。”

    “是啊,我就是野蛮人。”盛西慕怒火攻心,在赵一牧心口又补了一脚。

    “盛西慕,你住手,你这个疯子!”夏言也慌了,从身后死死抱住盛西慕身体,生怕他再伤害赵一牧。

    “你还护着他?怎么?陪他睡了几次,还真睡出感情了!”盛西慕正在气头上,双眼都是血红的,他手掌紧掐住夏言下巴,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样,很痛,但夏言丝毫不挣扎,反而平静的合上眼帘,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冰冷的泪,顺着眼帘滴落在他温热的手掌上,竟好似甘露一般,瞬间熄灭了盛西慕所有的怒火。

    他逐渐平静,掐在她骨节间的手掌缓缓松开。唇角,牵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跟我回去,我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夏言无助的摇头,目光空洞的看着他,一步步,踉跄的后退。“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懒散的看着她,颇有一副玩世不恭的味道。他随意的点燃了一根烟蒂,轻吐的烟雾淡淡扑散在夏言面颊。“因为你爱我。”这一句,他竟说得理直气壮。

    呆愣了片刻,夏言止不住嘲讽的笑。是啊,她爱他,所以,她的爱就成为了他肆意伤害的理由。可她也是人啊,她的心也会受伤,也会痛,只是,他看不到而已。

    “你以为,在你对赵家做了那些事之后,我还会乖乖回到你身边吗!盛西慕,爱你的那个尹夏言已经死了。”

    盛西慕神情越发镇定,指尖轻弹了下烟灰,唇边笑靥邪魅,却更冷,更渗人。“既然我带不走你,那他们应该可以吧。”

    他轻佻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方向,夏言不解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赵母跌撞的从一辆越野车中走下来。短短的十几日,她却好像苍老了十几岁。

    ?赵母急迫的走过来,二话不说,扬手就给了夏言一巴掌,劈头盖脸的骂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狐狸精,我们赵家究竟欠了你什么,你害死我一个儿子还不够,还来勾.引另一个,是不是我们赵家断子绝孙了,你才开心!”

    夏言不躲不闪,默默承受着赵母的辱骂指责。她欠赵家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也许,她真的不该这样自私。

    “妈,你别骂夏言,不是她的错,是我……”赵一牧踉跄的爬起,跪在母亲面前。赵母真是气得不轻,抡起拳头对着他又是一顿的打骂,骂声之中,又夹杂着哽咽的哭声。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为了一个女人,你连爹妈都不要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爸被债主逼的脑出血住院,昨天差点儿就撒手人寰。赵家几十年来的名誉声望,都毁在你手上了。”

    “妈,对不起,对不起。”赵一牧抱着母亲的腰,痛哭不止。

    此情此景,夏言还能说什么!她嘲弄的笑着,泪却顺着苍白的脸颊不停滴落。“盛西慕,你赢了。我和你回去。放过赵家,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真的?”他轻慢的笑,指尖轻勾起她小巧的下巴,然后,一字一顿道,“我要那个爱我的尹夏言‘死而复生’。”

    夏言淡漠的容颜,眸光低敛着,不去迎视他的眼睛。苍白的双唇紧抿着,不发一语。

    “怎么?做不到?”他又问,隐隐的透出几丝怒意。

    “好!”夏言咬牙吐出两个字,脸色惨白的几乎没有了血色。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向赵一牧的方向,他也看着她,眼中是深刻的疼痛与忧伤。

    夏言唇片轻轻的颤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赵一牧读得懂,她在说:“对不起。”

    男人与女人之间,有三个字是最珍贵的。他给夏言的三个字是:我爱你。而夏言能给他的,也只有:对不起。

    一牧哥,对不起,是我让你受伤。

    对不起,是我自私的想要接受你的爱,却不能给你我的心。

    对不起,不能陪你一直走下去。

    ……

    对不起,这一次,真的要说‘再见’。

    “走吧。”盛西慕微笑着握住她的手,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夏言生硬的甩开他手臂,快速的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车子缓缓行驶,后视镜中,赵一牧的影像逐渐渺小,直到消失。

    车子沿着海岸线疾速行驶,夏言侧头,眸光茫然的眺望着窗外一片蔚蓝海洋。美梦,终于结束了。

    音响中播放着一首经典的老歌,张震岳的《再见》,倒是应了此情此景。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宁愿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的你,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

    夏言单手托腮,泪一颗颗滴落在洁白干净的指尖,透着淡淡的凄凉。

    “还哭起来没完没了,就这么舍不得他?”身侧,盛西慕哼笑一声,从纸抽中抽了几张纸巾丢给她。“赵家那小子究竟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他又能给你什么?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保护你。”

    之后,是片刻的沉寂。夏言微微侧头,清澈的眸中,还盈溢着星星点点的泪珠。“也许他什么都没有,但至少,他有一样是你永远都没有的。就是他的真心。”

    真心?盛西慕讽刺的笑,这年头,真心究竟值几个钱。

    本来还是晴朗的天气,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天空瞬间阴沉了下来,白昼恍若黑夜。大雨给赵市的交通带了了不便,车子在天桥下堵得厉害。车中狭小的空间内,是死一般的沉寂,反倒了雨珠敲击在玻璃上的噼啪声,让人莫名的烦躁。

    盛西慕烦躁的敲了下方向盘,调转了车头的方向,今天的路况,是不能回别墅了。何况,雨天山路也不安全。

    车子驶入市区,他在市区园林路的小区有一套公寓,他不常去,偶尔在省政府开会,途中会去公寓休息一会儿。

    2000年兴建的公寓楼,没有地下车库,车子虽然停在小区门口,却还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盛西慕的车上并没有备伞,两人只能迎着大雨走进去,倾盆的暴雨,瞬间将衣衫湿透。盛西慕低咒一声,率先向电梯口走去,到了近前才发现,电梯正在维修中,不能用。而他的公寓,在17楼。

    他恼火的敲击了下身旁墙壁,还有比今天更背的吗!

    夏言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边,身上的裙衫湿透,模样却并不狼狈。她淡漠的抹了把脸颊的水痕,然后,无声无息的向安全通道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