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9章 这次之后,你再也不欠赵家

    “你一直都没吃东西吗?”夏言看着他,漂亮的眉心微微蹙起。

    “还知道关心我吗?”盛西慕一笑,语调又是暧.昧至极。他倾身上前,结实的手臂缠上她腰肢,和衣躺在她身侧。夏言别扭的挣扎了几下,而他缠在腰间的手臂,反而收的更紧。他合起一双墨眸,俊颜上明显带了疲惫之色。“言言,陪我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夏言原本冷漠的脸,在这一刻又突然柔软了,他的怀抱很温暖,温暖到想要让人依赖。头顶是盛西慕均匀的呼吸,夏言的侧脸贴在他胸膛,他心口中沉稳的心跳,让她莫名的安心。

    盛西慕并没有睡得太久,嗡嗡的手机声还是吵醒了他。电话是周鸿打来的,自然关于赵家的事。周鸿这次下手也够狠的,就是想将赵家往死路上逼。

    挂断电话之后,随意的低头,怀中的女孩睁着一双漂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

    “赵家怎么了?”她出声问道。

    “还有哪里难受吗?用不用叫医生再来瞧瞧。”盛西慕将手掌覆上夏言额头,掌心温度适中,她面上的潮红也已经退去。

    夏言拉下他覆在额头上的手,再次重复。“盛西慕,你又将赵家怎么了?”

    盛西慕的面色明显冷了几分,“赵家,赵家的,你还没完没了是不是!尹夏言,你真不懂男人,你现在越是关心赵一牧,他的下场就会越惨。”

    夏言紧抿着唇片,眸色暗淡了几分,弥漫了一层雾气。她抓住他衬衫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每一次,这个男人都能切中她要害,让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赵家从来不亏欠她什么,而她却欠了赵家一条命。如果赵家真的因为她而再受牵连,她这一辈子都难以安心。

    “放过赵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低低的开口,语气中竟是无奈。

    ……

    夏言再次变成了笼中雀,被盛西慕关在别墅之中,连手机都被没收。她只能偶尔从新闻中了解一些赵家的消息,赵一牧回到赵氏,局面稍稍控制了一些,但并没有想象中乐观。工程款无故被扣,资金链断裂,银行融资碰壁,赵一牧现在的状况,几乎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

    夏言淡漠着一张小脸,冰冷的指尖按了下手中遥控器。她挺直了脊背,坐在真皮沙发上。干净的眸子一片幽暗。

    “小姐,晚饭想吃些什么?”保姆阿姨出声询问。

    “不用准备了,我出去一趟。”夏言起身上楼,换了一身衣裙,在玄关处穿上了高跟鞋。

    保姆阿姨焦急的拦住她,却又不敢将话说的太僵硬。“小姐,一会儿天就黑了,您一个女孩子出去也不安全,还是等先生回来吧。”

    夏言冷漠的看着她,指了指一旁的电话。“阿姨,我不会为难你,你可以给盛西慕打电话,告诉他我要出去。”

    “这……”保姆犹豫不决,盛西慕的脾气阴晴不定,她哪里敢。

    正是僵持的时候,房门嘎吱一声被人从外推开,盛西慕一身笔挺西装,推门而入。他将手中公文包递给保姆,清冷的目光随意扫过夏言,开口道:“要去哪儿?”

    夏言面色不变,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慌乱。“你知道的,又何必明知故问。”

    盛西慕轻笑,自顾走进客厅,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墨绿色的西服在身,他整个人坐在哪里,灼灼耀眼,若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玉树临风’。

    或许是一身西服的缘故,他坐在那里,背脊挺得笔直,眉心微蹙着,随手点燃了一根烟蒂。夏言依旧站在玄关处,微低着头,好像等待着接受审讯的犯人。

    “你还真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了。”盛西慕轻笑,深邃的目光随意落在夏言身上。

    夏言依旧沉默不语,她笃定,即便她不开口,盛西慕也知道她在打着怎样的主意。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赵氏是典型的家族企业,管理上存在很多漏洞,并不是简单用钱就可以解决的。这次资金链断裂事件,让赵氏的运营几乎瘫痪,你真以为向尹夏昊要个几千万就能解决问题?”盛西慕随意吐着烟圈儿,语调不温不火。

    夏言依旧很淡定,微敛了眸光,温声回道,“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能帮赵一牧渡过难关。我只是觉得,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夏言话落后,两人间有短暂的沉默。她依旧僵直在原地,态度很坚决,明知他会恼火,她依旧不能弃赵家于不顾。

    终究,还是盛西慕打破了沉默,他将指间烟蒂熄灭在水晶烟灰缸中,摊开的手掌伸向她。“过来。”他沉声开口,丝毫不容人拒绝。

    从客厅到玄关,不过五米的距离,夏言的双腿却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意识挣扎着,却挪不动脚步。而她的迟疑,显然惹怒了盛西慕。

    “过来,别让我说第三次。”他声音又沉了几分。

    夏言紧咬着唇片,艰难的挪动步子来到盛西慕身前,面色有些许的苍白。

    盛西慕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唇角微微上扬,手臂一揽,将她拥入怀中。夏言的侧脸贴着他胸口墨绿色的西服,或许是西服的缘故,遮住了往日古龙水的清香,反而多了些许钢铁的味道。

    “何必舍近求远,求尹夏昊倒不如求我。”他微凉的指尖,轻柔的抚摸着她面颊细腻的肌肤,画面暧昧,却又唯美至极。家里的保姆阿姨也是识趣的人,低着头,快步向厨房走去,看来今天可以早点儿下班了。

    “你肯吗?”夏言抬眸,反问道。

    盛西慕笑靥越发暧昧至极,他微俯身,薄唇在她面前一寸处停住,温热的气息痒痒的吞吐在她面颊。“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嗯?”他伸出指尖,挑起她尖小的下巴。夏言被迫扬起小脸,樱红的唇片便覆盖在他薄唇之上。

    蜻蜓点水的触碰后,夏言面颊羞红,快速的侧头闪躲。头顶,传来盛西慕爽朗的笑声。

    “帮我换衣服。”他再次开口。

    夏言从他怀中起身,乖顺的动手去解他颈间的纽扣。西服本就繁琐,夏言动作又生硬,费了一番功夫,还没有解开第三颗。情急之下,鼻端侵出几丝薄汗。她青葱的指尖触碰在盛西慕心口,一下下,好似挑拨着他的心。

    盛西慕吼间滚动,手臂用力,将她扣入胸膛,下一刻,吻便狠狠的印了上来。舌尖撬开她贝齿,横驱直入。

    缠绵的拥吻之后,盛西慕才不舍的放开她,他心情似乎不错,起身向楼上卧室走去。边走边解开胸口的纽扣,脱下了墨绿色的西服。他在家时几乎都是便服,总觉得那身笔挺的西服,既是荣耀,也是束缚。光鲜亮丽的背后,总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盛西慕洗了澡,唤了衣服回来,夏言已不在客厅中。屋内,飘荡着悠扬的钢琴声,是一曲经典的老歌——《原来的我》。落地窗前的三角钢琴旁,女孩长发披肩,一张小脸,苍白而淡漠。她的曲子很生涩,甚至有几处错音,好在没有影响乐曲的流畅性。

    盛西慕半靠在楼梯口处,双臂环胸,静静落在女孩身上的目光深邃的让人无法扑捉情绪。他的琴谱中的确有这么一首曲子,他几乎没有弹过,曲子太过悲伤,而盛西慕,从来都不是自怨自艾之人。

    静谧的夜,窗外墨色凝重。月光透过窗棂,在女孩身后投下一片斑驳的暗影。她白皙修长的指尖快速游走在黑白琴键上,被月光渡了一层清冷的光晕。

    夏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男子的存在,她深陷在自己的世界,目光专注的落在琴谱之上,眼中,只有琴谱上静止的音符。

    为何相爱不能相守,到底为什么,早知如此,何必开始,欢笑以后代价就是冷漠。既然说过深深爱我,为何又要离我远走,海誓山盟抛在脑后,早知如此,何必开始,我还是原来的我……

    清扬的乐声,带着轻浅的惆怅,弥漫了一室的忧伤。

    盛西慕心口突然一紧,泛着微微的刺痛。他烦躁的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却又不耐的熄灭。无理由的,他很不喜欢脸上只有忧愁的尹夏言,很不喜欢。

    “别弹了。”他冷声开口,声音不大,但在如此静谧的夜,却也格外清晰。

    而钢琴旁的女孩好似没听到一般,继续的重复着最初的动作,面前的黑白琴键,还是吸走了她的灵魂,让她无法停止。

    盛西慕三两步来到她身旁,手掌重重落在琴键之上。错乱的音节,终于打断了忧伤的曲音。“我让你别弹了,你没听见是不是!”

    夏言的指尖依旧停留在黑白琴键之上,纤细的指,泛着些许的苍白。她微低着头,墨色发丝遮住了半张小脸。她没有开口,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审判。而剔透的泪珠,却在眼眸中不停打转,随时寻找着宣泄的出口。

    不知何时开始,盛西慕很怕看到她的泪,他有些挫败的坐在她身旁,伸臂将她困入怀中,若有似无的轻叹。“你究竟想要我怎样?”

    夏言乖顺的靠在他胸膛,依然不语。她想要的,他又怎么会不懂。

    盛西慕无奈,手掌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她被迫扬起小脸,颤抖了几下睫毛,一颗泪珠顺势而落,滴落在他手背之上,带着冰冷的温度。

    “记住,这次之后,你再也不欠赵家任何东西。”他平静的说道,然后,取出手机,指尖快速按了几个号码。

    “告诉下面人,赵家的工程款正常发放。”

    “盛长官,你大半夜饶人清梦,就是为了给我这个‘晴天霹雳’!赵家的事,也不是一笔工程款就能解决的,现在的漏洞可大了,工商税务都在查……”电话那端,周鸿不停的抱怨。

    “我不想听这些,工商税务那边你自己摆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是要浑水摸鱼收购赵氏。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盛西慕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显然,他并不给周鸿申诉的机会。

    “现在满意了?”盛西慕轻笑着问道。

    夏言依旧淡淡然的表情,而身上散发着的忧伤,却缓和了些许。沉默了许久,她才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盛西慕唇角笑靥暧昧了几分,唇片贴在她耳畔,低声呢喃,“谢我的方式,你知道的。”他话音刚落,便将夏言打横抱起,向楼上卧房走去。女孩在他怀中十分安分,或者说是认命了。

    他并没有碰她,只是将她拥在怀中。夏言呼吸微凌乱,睫毛颤抖,不安的看着他。

    “还不睡,想以身相许?”盛西慕一笑,低头吻了下她唇片,又暧昧道,“今天有些累,改天再满足你。”

    夏言的脸颊顿时涨红,慌张的压低了头。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今夜,她是安全了。可是,明天,后天,之后的日子呢?她不敢再想。

    夏言没想过盛西慕会再让她回学校,吃过早饭以后,盛西慕说要送她去赵大,起初,夏言以为是听错了,直到坐上他的大奔车,夏言都有些恍惚的感觉。

    “你不怕我再逃掉?”她问。

    盛西慕轻笑着回了句,“你还敢?”

    夏言默然,十指绞合着,泛着轻微的苍白。是啊,她不敢,只怕盛西慕也不敢了吧,听说医院给赵老爷子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古人不是总说忠孝不能两全吗?如今,赵一牧只能舍弃她。

    “晚上我来接你。”下车前,盛西慕惯例的在她脸颊边落下一吻。

    周五的课程不多,午饭之后,夏言换了衣服在舞蹈室练习,落地镜前,女孩身姿轻盈的旋转,足尖落地,尚未稳住身形,腰间已缠上一双结实的手臂,女孩惊吓不清,柔软的身体瞬间僵硬,抬眸看向落地镜,镜中倒影出男子忧伤的俊容。

    “一牧哥。”夏言低唤一声,下意识的挣扎,反被他拥得更紧。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紧闭着双眼,眉心紧锁着。痛苦的神情,展现无遗。

    夏言顺从的被他抱着,他的忧伤轻易的感染了她。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赵一牧缓慢的睁开双眼,不舍的慢慢松开双臂。夏言抬头,迎上他溢满忧伤的目光。

    “赵伯父的病情,好些了吗?”夏言出声问道。

    “嗯,已经脱离了危险。”

    “赵氏的危机呢?听说被扣押的工程款已经拨下来了。”夏言又道,听说,自然是听盛西慕说的。

    “恩,目前的困境算是解决了,但善后的问题还是不少。”一问一答后,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了话题。盛西慕的搅局,已经在他们之间建立了一道无法逾越的沟壑,他们再也回不到当初。

    “陪我吃顿饭吧。”片刻的沉默后,赵一牧说道。

    夏言一笑,轻轻点头。“好啊,吃川菜。”赵一牧祖籍是四川人,喜欢吃辣,而夏言喜欢吃清淡的东西,他们在一起时,赵一牧一向是迁就她的,而这一次,或者说最后的晚餐,她想顺从他。

    赵一牧开车带夏言去了赵市最有名的川菜馆,一桌子丰盛的佳肴,都是四川名菜,火红的颜色,看的人直流口水。

    “要不要点写清淡的?”赵一牧询问。

    夏言轻笑着摇头,已经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水煮鱼送入口中,“很好吃啊。一牧哥,你也吃。”夏言夹了一筷子肉放入他盘中。

    菜做得很地道,也辣的地道,吃到最后,赵一牧都觉得嘴唇发麻,而对面的夏言依旧面容平静,吃相文静优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