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0章 吻别

    “不辣吗?”他不解的问道,记忆中,她从不吃辣的东西。

    “还好啊。”她笑笑回答,眸光平静温润。而隐在身下的小手,紧握成拳,指尖早已深陷入皮肉。川菜很辣,舌尖麻木的有些疼痛,但只要她不表现出来,就没有人知道。

    从川菜馆走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夏言坚持不要他送,他们在一起,毕竟有所顾忌。赵一牧拗不过她的性子,退而求其次,说将她送到公交车站就离开。

    街道旁的行人不多,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的修长。赵一牧突然蹲下身子,示意她爬上自己的背。

    “我答应过,在你累的时候背着你。”

    夏言轻轻的笑,没有拒绝的趴在他背上,柔软的双臂缠在他颈间,头轻轻靠在他肩膀。前方的道路,在视线中,逐渐的模糊,离别的愁绪,蔓延在心口。

    赵一牧一步步向前,他走的很慢,甚至,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停滞,或者,这条路没有尽头。他爱过,也努力过,挣扎过,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佛说:百年修得共枕眠,也许,是他们的缘分不够。

    他口中哼着一首流行的英文歌曲《takemetoyourheart》,夏言静静的聆听,唇角微微的上扬,但白皙的面颊却挂着清晰的泪痕。她知道,这首歌的中文名字,叫做《吻别》。

    往日里觉得长长的距离,此时竟然变得如此短暂。他们并肩坐在车站的长椅上,紧握着彼此的手。看着一辆又一辆公交车路过,却都不忍心先说出‘离开’。

    他们静静的彼此依靠着,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最后一辆公交车由远及近驶来,赵一牧知道,分离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夏言,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吗?”他沉声开口,声音中带着哽咽。

    夏言笑着,泪珠却颤抖着划过面颊,“嗯。”她轻应了声。他们之间,有太多的无奈。也许,是相遇太早,也许是不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结局……注定,没有结局。

    “夏言,会后悔吗?”他温热的手掌轻覆上她面颊。

    “也许吧。”夏言苦笑。

    “放开你,我一定会后悔,但我必须放手。夏言,对不起……”赵一牧别开脸,不想让她看到他眸中的泪光。

    “一牧哥,下一次,遇见喜欢的人,一定要早些告诉她。”夏言轻柔的说道。

    “嗯。”他点头。

    “一牧哥,忘记夏言,你一定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子。”

    “嗯。”

    “一牧哥,你,一定要幸福。”

    “嗯。”他再次点头,却情不自禁的将她紧拥在怀中。“你也要幸福。”只有你幸福了,我才会幸福。他在她唇片落下晴天点水的一吻,带着所有的苦涩与疼惜。

    这一次,真的要说再见了,再也不见。

    当车子缓缓的驶离车站,夏言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用掌心捂住唇片,才能止住颤抖的哭泣声。她不敢去回头,不愿去看他落寞离去的背影。人们总说,和一个爱你的人在一起,往往比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幸福,可惜,她没有享受幸福的权利。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是深夜,客厅的灯还亮着,盛西慕靠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目光沉冷,专做的翻看着手中文件。“去哪儿了?”他清冷的开口,目光却没有从文件上移开。

    “我有些累,想休息。”她并没有回答他,反而向楼上卧房走去。

    身后,他并没有跟过来,也没有追问,这倒是出乎了夏言的意料。

    冲洗掉一身的疲惫,夏言从浴室中走出,身上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头脑都是浑浑噩噩,竟然忘了将换洗的衣服带入浴室中。

    玻璃拉门轻轻拉开一条缝隙,外面静悄悄的,没有灯光,也没有声音。他不在,夏言松了一口气,走到床边,用毛巾擦着发梢上滴落的水珠。

    “还知道回来。”黑暗中,突然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

    夏言一惊,手臂一颤,手中的毛巾滑出掌心,落在脚边。回头,借着微弱的月光,终于看清落地窗前,半窝在沙发中的男人,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却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寒气,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夏言知道,他已经动怒了。

    盛西慕起身,三两步来到她身前。蹲身拾起地上的毛巾,动作轻柔的继续给她擦拭头发。夏言僵硬的站在原地,好像等待宣判的囚犯,任由他为所欲为。

    擦干了她发丝上的水珠,他将湿漉漉的毛巾丢在一旁,安静的站在她身边,冷漠不语。气氛,一时间凝滞下来,夏言有些无措,终是有些沉不住气的伸出手,落地灯就在她左侧半米的距离。指尖已经触碰上微冷的开关,只要轻轻按下,屋内就会恢复光明,驱走心中的恐惧,也正是此刻,一股力道制住了她纤弱的手腕,身体失衡,无预兆的跌入身后床上。

    柔软的身体深陷入床榻,下一刻,沉重的身躯便顺势压了下来,夏言身上只有一件松垮的浴巾,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淡淡馨香。他将头埋入她颈窝,鼻尖贴着她耳畔游走,暧昧的嘀咕了句,“好香。”

    夏言紧闭着双眼,想要躲闪,却被他紧困在身下,避无可避,她双手死死抓住身下被单,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他微凉的薄唇,贴着她面颊的肌肤游走,顺利的扑捉住她柔软的双唇,带着些许的怒气,惩罚的味道,胜过欢.爱。夏言倔强的紧咬着牙关,拒绝承欢。而他齿间用力,霸道的咬住她唇片,没有丝毫温柔,片刻的功夫,淡淡的血腥味便蔓延而出。

    “痛。”夏言嘤咛一声,纤长的睫毛沾染了几颗雾珠。她的抵抗越发无力,他借机探入她檀口,肆意的缠住她小舌,夺走她口中残存的气息。

    夏言险些窒息,在他身下无力的挣扎,泪珠滑入唇舌,唇片上淅淅沥沥的疼着,血腥味夹杂着些许苦涩。盛西慕有些许的不忍,拥吻的力道逐渐缓和了些,舌尖轻轻舔舐着女孩柔软的双唇,些许的安慰与呵护,让夏言险些意乱情迷。

    “我再说最后一次,离赵一牧远点儿,否则,我让他和他的赵家一同在赵市永远消失。”他的唇依旧与她贴合着,声音却沉冷的厉害,带着威胁的意味。

    夏言脸颊瞬间惨白,身体颤抖的厉害,怒气从心口升腾。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推开压在身上的男子,踉跄的想要起身。“我和一牧哥之间什么都没有!盛西慕,你究竟要我说多少次才肯相信我!”

    他手臂缠上她腰肢,再次将她拥入胸膛。“如果我不相信你,赵一牧会比现在惨百倍千倍。你给我安分一些,我一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谁敢动,我就吃了谁。”

    “你简直不可理喻。”夏言恼火的低吼了句,下一刻,却被他封住了唇瓣。

    起初,她在他身下不停的挣扎反扑,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盛西慕肩头被他抓伤了几处,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而他却不恼,动作反而温柔了许多,温热的手掌沿着她小腿内侧游走,在她敏感的肌肤上辗转爱.抚,夏言下意识的呻.吟出声,反抗越来越薄弱,最后在他身下柔软成一滩水。

    只是,她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眉心紧蹙着,好似极为痛苦。

    盛西慕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停住,剑眉挑起,墨眸中带着几分关切,开口的声音有些暗哑,明显在极度的隐忍。“怎么了?”他用掌心抚摸上她额头,却抹了一手的薄汗。

    “我,我胃痛。”夏言无力的嘤咛。

    “谁让你吃川菜的。”盛西慕冷着脸斥责了句,很想骂她活该。但还是温柔的将她拥在怀中,伸手拉开了一旁的落地灯。

    屋内瞬间明亮,夏言有些不适的微眯了眸子,躲在他胸膛。

    “我去拿药给你。”他披上衣服起身,并扯过一旁的薄毯,裹住夏言赤.裸的身体。

    夏言安分的躺在床上,侧头看着他从床头柜中取出医药箱,又翻出了几颗黄色药片递给她。“吃了,这药很管用。”他沉声说道。

    夏言接过他递来的药片,送入口中。药片融在舌尖,散发出微苦的味道。她下意识的蹙起眉心。盛西慕扶起她,将她单薄的身子半拥在怀,手中透明玻璃杯沿递到她唇边。

    胃疼的厉害,夏言窝在他怀中,一双明眸泪雾蒙蒙。“盛西慕,你说相信我,却又暗中监视着我。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吗?”

    盛西慕轻笑,突然俯身,将头贴靠在她肩窝,毫无预兆的咬在她细嫩的皮肉上。

    “痛。”夏言痛呼一声,攀在他颈间的指尖突然收紧,深陷入他皮肉之中,她的痛,似乎在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感同身受。他们就像两只嗜血的小兽,相互撕咬,相互折磨,却都不肯放手。

    “知道疼了?不过是个小小的惩罚。”他伏在她耳畔呢喃。她当然不会知道,他开了一天的会,闯了几个红灯去校园外等她,看到的却是她和赵一牧出双入对的身影。他当时恨不得想杀人,向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威信,而这丫头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

    温热的手掌在她身体上来回的摸索着,宣示着他的归属权。尹夏言是属于他的,除了他,任何人都不可以染指。

    夏言闷声不语,头埋在他心口,胃中疼痛稍稍缓解,在他温暖的怀抱,浑浑噩噩间,竟也睡熟了。

    深夜,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辗转身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身旁的男人已经掀开被子起身,向阳台走去。

    推开阳台的玻璃门窗,盛西慕手臂半撑着栏杆,纯黑色苹果手机贴在耳际。“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有短暂的沉默,然后才响起盛鸿江低沉威严的声音,“明天回别墅吃饭吧。”

    “您回赵市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派人去接你。”盛西慕淡声回道,客套却生疏。他会说:我派人去接您。却绝不会说:我去接您。他们的相处,像上下级远胜于像父子。

    “嗯,晚上的飞机,刚抵达。”

    “那您早些休息。明天,我可能抽不出时间。”盛西慕试探的回答,老爷子刚从国外考察回来,忙的无法抽身,此时,却突然回到赵市,自然不会是吃一顿便饭那么简单。一时间,盛西慕尚揣摩不透老爷子的心意。

    返回卧房的时候,床头的灯不知何时亮开,夏言身子半靠在床头,披散的发丝遮住了半张小脸,她低敛了眸光,以至于盛西慕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他走过来,身上染了一层夜色的清冷。

    “我吵醒你了吗?”他温声问道。

    夏言摇了摇头,表情依旧淡淡的。掌心中握着一只小巧的手机。就在盛西慕离开的时候,盛沐打来电话,老爷子回来了,吩咐明晚回盛家别墅吃饭,一个也不准缺席。或许是出于女人的只觉,夏言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明天可能要回盛家一趟。”她开口。

    “嗯。”盛西慕应了声。

    “大哥会去学校接我。”她又道。

    盛西慕点了下头,表示应允。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老爷子面前还是隐晦一些的好。他嚣张肆意,在老爷子那里,还是很有分寸。至少在扳倒尹家之前,盛西慕不想惹怒了他。

    翌日,尹夏昊的车准时停到了赵大门口,夏言推门上车,唇角含着腼腆的笑容。“大哥。”

    “嗯。”尹夏昊应了声,伸出手,宠溺的柔了下女孩的头。“满头是汗的,你是去上课还是去打仗。”他递了条干净的毛巾给她,外加一瓶矿泉水。

    “谢谢哥。”夏言笑着,唇边显出浅显的梨涡,甜的有些腻人。尹夏昊有片刻的恍惚,然后,快速的转开视线。

    “练了一下午芭蕾,过几天有一场演出,在c市。”夏言笑笑的回了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她从小就不喝果汁,尹夏昊的车上,一直都备着纯净水。

    “别太辛苦,家里又不指着你养家。”尹夏昊回了句,发动了引擎。

    一路上,兄妹二人随意的闲聊着,但对于盛西慕之事,尹夏昊只字未提,夏言更是刻意的避开。婚礼之后,她被盛西慕带回别墅,尹家人竟没有丝毫的阻拦。庆幸之余,夏言也不免心生疑虑。

    她又怎么会知道,自从尹赵两家取消了婚事,省里就派了调查组来调查尹建国,连带着尹夏昊的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如今的尹家,可谓是焦头烂额,又怎么会分心来管夏言的事,何况,尹建国就算是想管,也有心无力。尹家这棵大树,不知何时就会倾倒,夏言在盛西慕身边,反而会安全。

    夏言踏着青石台阶走进盛家别墅时,盛沐正在厨房中忙着筹备菜式。经过客厅时,盛鸿江与盛冷雨正坐在沙发上闲谈,一旁,还有一位陌生的娇客,女子端庄美貌,一身艳红的衣裙,犹如盛放的玫瑰。

    “外公。”夏言停住脚步,礼貌的低唤一声。

    “嗯,夏言来了,坐吧。”盛鸿江指了下一旁沙发。

    夏言一笑,“不了,长辈说话,哪里有晚辈插话的份儿,我去厨房给妈帮把手。”

    “这是盛沐姐的女儿吧,长得真漂亮。我们见过面的,在我父亲的寿宴上,还记得吗?”女子娇媚一笑,眉梢微扬起,客套十足。但话音中却暗含着提醒的意味,王书记的寿宴上,夏言还是赵一牧的未婚妻。王媛这个女人,不简单,不动声色间,便将人逼入绝境。

    “你好。”夏言淡淡点头,然后,想厨房的方向走去。

    王媛有片刻的呆愣,她想过很多种夏言的反应,或无措,或羞愧,或歇斯底里,却从未想过,这个年轻女孩的表现会如此的冷漠,冷漠到对任何事都毫不在乎。

    “这孩子从小就这个性子,你别在意。”身旁,盛鸿江解释了句,看着王媛的时候,目光难得的褪去了冷冽,浮起了一层温润。对这个女子,他算得上满意省委书记的长女,名牌大学毕业,又是一家跨国企业的高管人员,谈吐优雅,进退有度,是难得的媳妇人选。

    “盛伯父这是哪里的话,夏言还是个孩子,难免不懂事。何况,现在的女孩子,哪个没有的小脾气。”王媛轻笑回道,又指了下门口处大大小小的礼盒。“前几天公司派我去了趟法国,带了些当地的特产和补品给你。”

    “难得你有心。”盛鸿江笑着回了句,吩咐保姆将东西拎走。

    “盛沐姐还在厨房忙吧,我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的。”王媛含笑起身,向厨房中走去。

    推开厨房的门,盛沐母女正在忙碌着。夏言腰间扎着碎花围裙,长发随意的挽成马尾,周身上下,无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美丽如王媛,依旧难免嫉妒。

    “盛姐,还在忙啊,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王媛挽起衣袖,来到盛沐上边。

    盛沐面上笑容温婉,急忙开口道,“你是客人,哪里能让你动手。”

    王媛一笑,也没有反驳。目光落在一旁碗中搅拌均匀的肉馅上。“盛沐姐的手艺真好,一进门,我就闻到这饺子馅的香味。”

    “是夏言的手艺。”盛沐回道。

    王媛唇边笑意不变,却下意识的撇了眼一旁的女孩,她目光专注的落在手中的饺子上,对四周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大小姐,您看这鱼还要过油吗?”一旁,保姆阿姨出声问道。

    盛沐看了一眼,便蹙起没有,“你是怎么做事的,鱼鳞还没弄干净呢,给我吧。”她说着,从保姆手中取过盆子,向外走去。

    盛沐离开后,王媛来到夏言身边,目光落在女孩身上,若有所思着。“夏言和你小舅的关系似乎很不错,上次的宴会上……”

    “他是我小舅,宴会上偶然碰到,打个招呼在正常不过。我不太懂,您究竟想问什么?”夏言侧头,纯净的目光迎向王媛,淡声说道。

    王媛又是微愣,这丫头,好厉害的一张嘴。

    门外,传来些许嘈杂的声音,夏言淡淡然的再次开口,“我小舅回来了,您不去客厅陪着吗?”

    王媛将信将疑,仅凭脚步声,这丫头就能断定是盛西慕!她还是离开厨房,向客厅走去,没想到,真的是盛西慕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陪盛老爷子说话。他一身随意的格纹衬衫,却依旧光彩夺目,这样的男子,只怕是丢在钻石堆里,都掩藏不住绚丽的华彩。他端坐在沙发上,与老爷子攀谈着,俊颜淡漠,进退有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