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3章 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夏言痛的不住喘息,拼命的嘶喊着,“盛西慕,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却是了无人迹之处,即便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盛西慕撤掉她身上仅有的碎花洋裙,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修长的指已轻车熟路的挤入她身体深处。

    夏言下意识的弓起身体,异物入侵的疼痛让她不停的流泪,一双大眼空洞的看着头顶,她知道,自己逃不过了。

    他沿着她的锁骨向下亲吻,当薄唇落在她一侧肩窝时,突然张开嘴咬住她肩头的皮肉。“啊!”夏言痛哭出声,泪落得更汹,紧绷着的身体却因为疼痛而微敞开。盛西慕趁虚而入,侵占了女孩的美好。

    他如疯狂的野兽,冲击着女孩的身体。因为刚刚练习过舞蹈,她脸颊染着诱.人的红晕,身体格外柔软。盛西慕一次次的占有,却一次又一次欲罢不能。

    女孩一直在他身下哭泣,一双干净的眸子,一直盯着他,没有恨,更没有柔情,只有苍白的空洞,好似一种无声的控诉,控诉着他的黑暗与罪恶。

    盛西慕突然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样的纯净,纯净的让他自惭形愧。他宽厚的手掌覆盖住女孩眼帘,而身下的动作却变本加厉,一次比一次更狂野猛烈。

    等他发泄够,女孩已经被他折磨的不成样子,她颤抖着,将破损的裙子套回身上,苍白的小脸挂着交错的泪痕。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触碰他的扑捉不定的情绪。“为什么这样对我?盛西慕,我恨你,我恨你。”

    她哭着,不顾一切的推开车门跑了下去。盛西慕看着她仓惶而去的纤弱背影,竟没有去追。手臂烦躁的捶打在一旁车壁,磨破了皮肉,猩红的血珠,散发着妖冶的鲜红。

    他疲惫的靠着身后的椅背,点燃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一口,淡淡的吞吐着烟雾。也不知时间究竟过了多久,天色逐渐阴沉下来,豆大的雨珠噼啪打落在车窗之上,最后连成一片雨柱。雨越下越大,几乎昏天暗地。

    盛西慕情绪越加不安,这里已经是郊外,人迹稀少,尹夏言一个女孩子就这样跑出去……他不敢在多想,匆忙发动引擎,沿着她消失的方向寻找。

    雨天能见度低,盛西慕沿着这条路走了三个来回,还是没有寻找到夏言的下落,他开始惶恐不安,生怕她有丝毫的意外。前方突然窜过一道黑影,盛西慕紧踩了刹车,匆忙推门下车,才发现是一只流浪的野猫。

    他无力的叹了声,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刚要转身上车,眼角余光却瞥见了窝在道旁柳树下一抹小小的身影。她双臂环膝,蜷缩着瑟瑟发抖的身体,靠在树干下避雨,身体早已湿透。发丝贴在苍白的脸颊上,模样极是狼狈。

    “言言。”盛西慕快步来到她身前,而女孩只是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茫然的看着他。

    “言言,别怕。”他脱下外套披在女孩身上,手掌抚摸过她苍白的面颊,触手的温度却是冰冷的。

    夏言的眸中逐渐有了焦距,却好似一头受伤的小手,在他怀中不停的挣扎退缩。“放手,别碰我。”

    “别闹了,你看你都冻成什么样子了,必须跟我回去。”他语气不由得强硬,硬是将她从地上抱起。天上雷电交加,轰隆隆的雷声响的骇人。这丫头真是活腻味了,这种鬼天气,还敢躲在树下。

    “不要,我不要跟你走,盛西慕,你是恶魔,你放开我……”夏言放声的大哭着,粉拳不停的落在他胸口,发泄着所有的不甘与委屈。

    盛西慕任由着她打骂,直到她哭累了,打累了。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他怀中。

    盛西慕将她带回别墅,抱着她洗净了一身的雨水后,才发现她身子又开始发烫了。持续一整夜,夏言烧的浑浑噩噩。又赶上下了一整夜的暴雨,若再将她折腾去医院,保不住病情又要严重了。

    盛西慕一夜未曾合眼,给她喂药,用冰袋降温。如此折腾到天亮,夏言的高烧总算退了下去。盛西慕累的筋疲力尽,躺在她身边,迷迷糊糊的也睡着了。

    再次醒来之时,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下来,他在偌大的别墅寻找了一圈,才在楼下浴室中发现了她的身影。女孩萎缩在角落处,双掌紧捂住唇片,极力的隐忍着。隔着半掩的门扉,里面传来压抑的哭声。

    盛西慕只觉得心口被重物袭击过一般,不见血腥,却闷闷的痛着,痛的他几乎窒息。他剑眉紧蹙成一团,深不见底的墨眸越发的沉暗了。他想,或许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早饭之后,他仿若没事儿人一般换了西服准备出门,两人十分默契的,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夏言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饭只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东西了。

    “明天我有一场演出,在c市。”她对着他的背影,出声说道。

    盛西慕在玄关处停住脚步,片刻的沉默后,淡应了一声。“那就去吧。”

    夏言眼见着他推门离开,然后,整理了几件随身的衣物。只是,她没有想到,短短一周的行程,再次回来时,却已是天翻地覆。

    c市繁华丝毫不亚于省会赵市,第一场演出结束,夏言随着几个同行的女孩一起逛了逛商场。她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几个女孩黏在一起,却只有夏言形单影只的跟在最后。在经过已经精品店时,她下意识的驻足在玻璃橱窗前,模特身上的亚麻色西装,吸引了她的视线,范思哲,是盛西慕常穿的牌子。

    “小姐,要看看这件西装吗?这是今年的最新款。”服务员小姐走过来,面带微笑的问道。

    夏言茫然的点了下头,伸手抚摸了下柔软的衣料,若有所思。盛西慕是天生的衣架子,这件西装穿在他身上一定很好看吧。他送过她很多东西,可她却什么都没有给过他。当然,除了她的身体。

    “是要买给男朋友的吧,小姐的眼光真好,这一款是卖得最好的。”服务员又说道。

    夏言微低了头,脸颊泛起红晕。却又突然懊恼了起来,她竟然不知道盛西慕穿大多码的衣服。犹豫间,电话竟然想了起来,正是盛西慕,她低低一笑,按了接听键。

    “在哪儿?”他淡声询问。

    “在商场。”夏言回了句,唇角笑意盈盈。

    “什么时候回来?”他又问。

    “大概一周。”

    “嗯。知道了。”他应了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夏言再次开口,电话中却只留嘟嘟的忙音。精致的脸蛋浮起一丝沮丧,她是想问他穿什么码的衣服,可是他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小姐,您男朋友穿多大的衣服,我帮您选一件。”服务员小姐又问。

    夏言脸上的神情逐渐暗淡,默默的摇头,“不用了,谢谢。”

    刚迈出精品店的门口,手机再次想了起来,这一次是盛沐打来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夹着着哽咽之声,夏言听着母亲的话,身体逐渐僵硬,手机滑出手掌,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碎成两半。

    ……

    夏言匆忙赶回赵市之时,尹建国已经被双规了。除了尹家别墅是登记在尹夏昊名下,尹家其他资产,全部被查封了。盛沐坐在沙发上哭,尹夏昊坐在一旁闷头吸烟,尹夏元靠坐在母亲身边,脸色也难看到极点。

    “妈。”夏言颤声唤了句,手中拖着简单的行李箱,一身风尘。

    “夏言,你回来了。”盛沐抹了把泪,握住女儿冰冷的小手,泣不成声。“夏言,你爸他……”

    “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紧张的问道。

    盛沐哭着摇头,话都说不完整了。一夕之间,夏言只觉得母亲好像老了十几岁,往日端庄的摸样更是不复纯在。褪去光鲜亮丽的外衣,尹太太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平凡的妻子而已。

    ?尹夏昊将指尖燃尽的烟头按在烟灰缸中,叹声开口,“妈,家里还有多少钱?”

    盛沐抹了眼泪,回道,“明面上的都已经被政府封住了,最多能凑出个三四百万,可你爸的漏洞,三四千万都不够。”

    “现在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即便补上漏洞,爸还是得判刑。我在去找找关系,看看有没有人能帮上忙,毕竟,以前受过爸恩惠的人也不少。”尹夏昊烦躁的又点燃了一根烟,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哥,不行把公司卖了吧,钱财都是身外物,只要爸平安就好。”尹夏元插了句。

    尹夏昊愤愤的甩掉手中烟头,火气有些压不住了。“爸一出事,我公司就被政府盯上了,工商税务天天在查账,所有的资金都被冻结了,我tmd现在就穷光蛋一个。弄不好还得跟爸一起进去。你还怀疑我什么!”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你做贼心虚什么!”尹夏元语气也冲了起来。

    “都少说两句,还嫌这个家不够乱是不是!”盛沐用力拍了下桌子,哭的更汹。

    ?夏言半跪在母亲身前,微凉的指尖轻柔的擦拭着母亲脸上的泪痕。“妈,别哭坏了身子,这个家还要靠你撑住,如果你倒下了,爸就更没有希望了。”

    她的话似乎起了作用,盛沐逐渐止住了哭声。对尹夏昊兄弟二人摆了下手,“你们都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卧房中,夏言安静的靠在母亲怀中,尹建国是家中的顶梁柱,突然失去了支撑,母女二人能够依靠的只有彼此。

    “妈,爸真的挪用了公款吗?”夏言淡声问道,目光如水般平静。

    头顶,是盛沐无奈的叹息。“官场就是一个大染缸。”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尹建国左右不过凡人一个。

    夏言眸光悄然暗淡了几分,原来父亲也并非如想象般的刚正不阿。

    “外公那里怎么说?”她又问道。

    盛沐依旧叹气。“你外公只说事情有些棘手,他不好出面。”很明显的托词,却又让人挑不出分毫,官场上混了一辈子,当真姜还是老的辣。

    “夏言别怕,如果尹家真的垮了,妈会想办法送你出国,不会让你受委屈。”盛沐半拥着女儿,眼圈儿又红了。

    夏言一张小脸埋在母亲怀中,不再言语。就算天塌下来,她也绝不会离开尹家,他们是一家人,而家的意义,就是祸福与共。

    第二日,夏言与尹夏昊一起拜会了检察院的监察长楚长庆,他是尹建国的同学,为了避嫌,并没有插手这个案子的调查。但内部的人,多少会知道些什么。官场之上,向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但楚长庆还算念旧情,没有避而不见。

    “楚叔叔,您和我爸是几十年的交情,这一次,您无论如何也要帮这个忙。”尹夏昊言辞切切,并从随身的手提包中取出一叠现金。

    楚长庆慌忙推了回去,好似那红色的钞票会咬手一样。“夏昊啊,不是楚叔叔不想帮你,是我真的爱莫能助啊。你爸真是糊涂,那么大的数额,他也敢动。”

    “楚叔叔,事情还没弄清楚,或许我爸有不得已的苦衷。您在检察院多年,一定能帮我们想到办法的。”夏言脸上陪着,温声开口。

    楚长庆沉思了半响,最后才重重的一声叹。“这话,我本不该说,但我和你爸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想看他下半辈子在监狱中渡过。这件事,我的确是无能为力,但只要你们能说动盛部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的话,让夏言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很多事,在脑海中逐渐清晰。父亲为人十分谨慎,那么大一数额的钱,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然而,不出半月的时间,就被人举报了,这似乎太不寻常。很显然,尹建国早已被有心人盯上了。

    “楚叔叔,是盛家人动的手,对吗?”夏言的声音在微弱的颤抖。

    楚长庆的脸色变了变,唇形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什么。但答案,夏言已经明了。

    “对不起,楚叔叔,今天打扰了。”夏言起身,决绝的转身而去。

    天阴沉的厉害,夏言走在漫长的街道上,只觉得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身后,尹夏昊紧追而来,用力扯住她手臂。

    “夏言,你冷静点儿。”

    “我要怎么冷静?”夏言失控的甩开他的手,剔透的泪珠在眼圈儿中打转。“是他做的,是他……”她哽咽着,胸口憋闷的难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尹夏昊心口一阵刺痛,将女孩拥入怀中。他自然知道,夏言口中的‘他’指的是盛西慕。那个男人,当真说到做到了,尹家的天就要塌了,他们将要面对的,远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夏言别怕,大哥会保护你的。”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在他怀中逐渐安静下来,淡淡的开口,“哥,我没事儿。我想回学校。”

    “都这个时候了,还回什么学校。”尹夏昊回了句。

    “我想回学校。”她固执的重复。尹夏昊拗不过她的性子,只好将她送到了学校门口。

    夏言孤零零的站在赵大门口,目送着尹夏昊的车离开。他说的没错,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有心思读书。这不过是一个拙劣的借口而已。

    她招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是盛西慕的别墅。

    车子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夏言坐在后座的位置,清澈的大眼,茫然的看向车外。时已入秋,本不该有暴雨倾盆,难道是上天在为她哭泣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