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5章 那女孩怀孕了

    恼怒中,他拨通了纪检委的电话,负责尹建国案子的是副监察长杜承平。

    “小杜,我是盛鸿江。”

    电话那端,自然是传来不断的恭维声,一口一个首长领导叫的亲切。

    “尹建国的案子,你们秉公办理就是,不用顾及到我这边。你也知道,他犯的案子传到首府部门影响也是不好的。”盛鸿江平静的说道,语气一贯的严肃。

    电话那端的人不停的点头,都是官场上混下来的,自然懂得上面人的意识。盛老爷子的言下之意就是要袖手旁观,明哲保身了。你们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放心大胆的办就是。

    杜承平又奉承了几句,赞扬盛部长大公无私等等,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盛鸿江有些无力的将头靠在椅背上,模糊中,似乎做了个长长的梦。梦中都是女人美丽的脸庞和无辜的眼睛。早知会有今日的天人永隔,当初他就不该放手让她离开,即便是困,也要将她困在怀中。

    雪烟,王雪烟。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今日,他算为她讨回了公道。

    ……

    离开盛家,盛沐的神情都有些恍惚了。夏言知道外公的绝情对母亲打击很大,一刻不敢掉以轻心的陪在她身边。

    沙发上,夏言将头枕在母亲膝上,亦如儿时撒娇的模样。盛沐温柔的抚摸着女儿的额头,温声说道,“夏言,你喜欢哪个国家,英国,法国还是荷兰?妈送你出国深造好不好?”

    夏言淡漠的摇头,手臂环住母亲的腰。“夏言不离开,夏言要陪着妈。”

    “傻孩子,你还能一辈子陪着我啊。”盛沐宠溺的刮了下夏言的鼻尖,眼中却难掩落寞伤感。送夏言离开,自然是下下策,那就说明,她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夏言是聪明人,又怎么可能看不透母亲的心思,她只是一直在装傻而已。“妈,不早了,该睡觉了。明天,我们再去找找楚叔叔,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嗯。”盛沐点头应着。她的确是累了。

    夏言坐在母亲床边,看着母亲入睡。盛沐的脸色一直很难看,唇边的青紫色也越来越深。她的心脏不好,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整日忧心操劳,几乎油尽灯枯,再也承受不住任何打击了。

    夏言将头轻靠在母亲的掌心,微合起双眸,唇角牵起一抹释然的笑,好似看穿了人世间的生死苦乐般。父母给了她生命,养育她承认,现在也该是她回报他们的时候了。如果盛鸿江不愿意相助,那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命抵命。

    ……

    夜深人静,空旷的别墅沉寂的有些可怕。但客厅的灯却是亮着的,夏言推开大门,盛西慕并不在家。是啊,这里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众多居所中的一个,会偶尔的驻足停留,却不是停泊的港湾。也只有她才将这里看做是家。

    她坐在客厅中,安安静静的等着他回来。但她并不知道他何时回来,或许是马上,或许是明天,也或许是几天,或者更久,但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浑浑噩噩间,夏言竟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醒来,竟是第二天清晨,睁开眸子,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放大的俊脸。显然,盛西慕没有想到她还会回到这里,深不见底的墨眸,竟也带了几分不解之色。

    夏言唇角笑意浅浅,淡声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我。”

    “刚刚。”他简单的回了句,侧身靠坐在沙发上,闷头吸烟。

    “哦。”夏言应了声,便再无话可说,两人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盛西慕吸完了一根烟,将烟蒂按灭在水晶烟灰缸中,突然伸手拉住了她手腕。青葱的指尖,染着艳红色的指甲油,与她白皙的肌肤相称,十分好看,却明显有些欲盖弥彰。她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疼吗?”他问。

    夏言笑着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她知道,他一定是看到了缺失的门牌和墙壁上残留的血迹。

    “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你也,不该回来。”他甩开她的手,冷漠的回了句。

    夏言依旧在笑着,云淡风轻的模样,极是美丽。她悄悄靠近,柔软的双臂从后环上他腰身。她靠着他坚实的脊背,却淡漠不语。

    “如果你是来为你父亲当说客的,那就不用开口了。”他清冷开口,伸手甩开夏言缠在腰间的手臂。

    女孩向来羸弱,踉跄了下,跌坐回沙发上,好在真皮沙发柔软,并没有撞疼身体。她低低一笑,笑靥中隐着几分苍凉。“你想多了,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现在看完了,你可以走了。我还要去辖区。”他没有丝毫温度的丢下一句,拾起一旁的西服套在身上,便准备离开了。

    眼前逐渐被泪水模糊,夏言要很努力才能看清晰他的模样,然后,很用心的将他的俊颜记在心里。“小的时候,很喜欢看琼瑶的小说,记得书中总说‘冤冤相报何时了’。盛西慕,尹家欠你一条命,如果我把命还给你,可不可以放我爸爸一条生路。”

    盛西慕唇角一抹冷讽的笑,还?她要拿什么来还?难道人死还能复生吗!

    “我该走了。”他丢下一句,毫无流连的推门而出。但一步步,都好像踩在夏言的心口一样。她眸光专注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唇角笑意淡淡,泪却一颗颗不停的滴落下来。她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看着他走出自己的生命。

    偌大的别墅,空旷寂静的让人几乎窒息。夏言经过卧室,浅白的指尖抚摸过柔软的床榻,这里,她曾经和他忘情缠绵,融为一体。她安静的坐在床边,微微侧头,对面的梳妆镜中倒影着女子一张苍白精致的小脸。恍惚间,镜中似乎浮现过男人与女人交叠着的身影,他温柔的吻过她一根根芊芊玉指。

    她的脚步经过别墅中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停留在装饰精美的浴室之中。她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衫,雪纺质地的连衣裙,崭新的,柔嫩的粉色。是衣柜中众多昂贵品牌中的一件,她从没动过他买的东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夏言站在镜前,纤细的指尖抚摸着镜中女子梨花带雨的面颊。“别哭,尹夏言,别哭,很快,就可以解脱了。”她喃喃自语,动手拿起洗漱台上深蓝色的刮胡刀。或许是辖区中养成的习惯,盛西慕一向不用自动转头的刮胡刀,而是用最原始的刀片式,即便这东西同样的昂贵。

    她动作柔缓的拆开刀头,将锋利的刀片取出……真奇怪,平日里,她是最怕疼的,为何刀锋划开手腕内侧的肌肤,竟然没有丝毫的疼痛。鲜红的血滴滴落在纯白的琉璃上,晕开一圈儿圈儿涟漪,像极了雪地上盛开的红梅,真美。

    夏言绝美的容颜,出奇的平静,脸颊旁显出浅显的梨涡。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这样,也好。

    ……

    黑色大奔穿梭在黎明的街道上,不知为何,心绪莫名的烦乱,盛西慕总觉得心口无来由的憋闷着。后视镜中,是一张男子沉稳的俊脸。清晨的阳光,穿过半敞的车窗,在他侧脸染了一室的光晕,却无法驱散他身上散发的阴寒。

    女孩的巧笑嫣然不停的出现在脑海中,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安,这种感觉,曾经只出现过一次,是母亲离世的时候。死亡?!盛西慕脑海中翁的一声震响,伴随着的是嘎吱一声刹车声,车子急促的停下,在底下拖出一条清浅的痕迹。

    “我把命还给你。”尹夏言最后的一句话,清晰的萦绕在耳畔。

    他握拳重击在方向盘上,一张俊颜冷到了谷底。仇恨真的会让人冲昏头脑,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意图。车子快速的掉头,极速向回行驶。

    盛西慕永远也忘不了那震撼的一幕,撞开浴室的门,入眼的,都是刺目的鲜红,好像全世界,都被鲜血侵染了。女孩单薄的身体躺在白瓷浴缸中,不断有红色的血水从溢满的浴缸中溢出。

    女孩的头靠在浴缸边沿,肌肤苍白的几近透明,神色却平静安详,唇角边甚至含着若隐若现的笑意,不难想象,离开的那一刻,她很平静。浸透的衣裙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粉色裙摆漂浮在水面,有种说不出的鬼魅。

    女孩手中握着一张雪白的信纸,早已被血水浸透,字迹有些模糊,却尚能辨认。只有短短的一句: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除了这一句,她什么都没有留下。

    “言言,言言!”他将女孩从水中抱起,不管不顾的向外跑去。

    车子在道路上疾速行驶,盛西慕紧握着手中的方向盘,手背之上,青色血管暴涨凸起。他现在的表情,恨不得杀人。尹夏言,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她怎么敢死!

    “尹夏言,你给我醒醒。你要是敢死,我就让尹建国下半辈子都在监狱中过,你别想着我能放过他!”他愤怒的嘶吼着,但半躺在副驾驶位置的女孩儿,竟没有丝毫的反应。

    无论她如何的嘶喊怒吼,身旁的女孩就是没有半分反应,她的气息很微弱,几乎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盛西慕的车速越来越快,插上翅膀绝对能飞起来。一连闯了几个红灯,终于在中心医院门前停了下来。他抱着女孩,快步向医院内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着医生。

    白色担架床将女孩推向手术室,身旁的医生护士都一脸的紧张之色,夏言的情况并不乐观。

    “先生,你不能进去。”盛西慕被护士拦在了门外。

    “放开,我要陪着她。”他怒声吼着,脸色阴霾,便要向里冲。

    “先生,对不起……”护士十分尽职的挡在他面前。

    而盛西慕再也沉不住气了,怒吼着一把将她推开。“给我滚开。”

    “西慕,你在这儿耍什么威风。”身后,刘院长穿着雪白的褂子走过来,脸上戴着医用口罩,以至于盛西慕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却是严肃的。

    盛西慕在长辈面前明显没有了刚才的气焰,“刘叔叔,你快救救夏言。”

    “放心,我会尽力的。你等在外面,进去只会添乱。”刘院长丢下一句,一边向手术室走,一边向身旁护士询问着病人的情况。

    手术室的门紧闭着,门上的灯从早上一直亮到了午后,一直不曾熄灭。盛西慕坐在手术室门外闷头吸烟,却没有人敢上前劝阻,脚下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的烟头。绿色的西服迸溅了鲜红的血滴,泛着淡淡的腥咸味道,尤为刺目。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而已,为何他却感觉漫长的好似一生。

    即使是当初执行任务,命悬一线之时,也不曾有过如此的恐惧,他怕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推出来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害怕再也看不到她如春风般温和的笑靥,即便是她梨花带雨的面庞,都是那样的让他怀念。

    “言言,别死……求求你……”他痛苦的紧闭上双眼,唇片颤动着呢喃。

    漫长的等待与煎熬中,手术室的门终于推开了,刘院长率先走出来,摘下白色口罩,脸上显出几分疲惫之色。

    “刘叔叔,她怎么样?”盛西慕慌乱的起身,眼中有期待,也有不安与恐惧。高大的身体在微不可闻的颤抖着。

    刘院长叹了声,才道,“还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就危险了。失血过多,还要在医院多观察一段时间。”

    “好,好。”盛西慕不停的点头,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下。紧绷着的弦突然松懈下来,他无力的踉跄了两步,看着护士将夏言推入了监护病房之中。

    隔着监护室厚重的玻璃窗,女孩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如雪,冰冷的仪器插在她身上,药液顺着输液管流入她身体。一旁仪器上跳动的波纹,显示着她生命的迹象。

    盛西慕站在玻璃窗外,目光专注的看着床上的女孩,好似凝望着的,是他的整个世界。

    “放心,已经脱离危险了。你不吃不喝的守了她一天,去休息一下吧。”身后,刘院长的手臂搭上他肩头。

    盛西慕回头,唇角笑意难掩疲惫之色,“要看着她醒来我才能安心。刘叔叔,今天辛苦你了。”

    “你这孩子就是倔,算了,我也管不了你。”刘院长叹了声,便离开了。

    回到院中办公室,他紧关了房门,身体靠坐在办公椅中,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低沉,思虑了片刻,才拨通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老领导,我是小刘。”他温声开口,客套了两句后,便将话引入正题。“西慕今天送来一个自杀的女孩,抢救后刚刚脱离危险。不过,那女孩怀孕了。”

    听到怀孕二字,电话那端的盛鸿江无法在平静了,脸色沉的厉害,外人面前,却又不得发作。“那女孩是不是姓尹?”

    “是,尹夏言。”

    “西慕知道这件事吗?”盛鸿江又问。

    “看样子应该不知情,我也没有告诉他。”刘院长恭敬的回道。

    “嗯,你做的很好。这件事,一定不能让西慕知道。”盛鸿江沉声吩咐着。只要盛西慕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尹夏言的孩子就一定不会出世,她在糊涂,也不可能给自己的舅舅生孩子。

    挂断电话,盛老爷子的手掌重重拍在面前桌案上,愤怒的说了句,“这个畜生。”

    ……

    似乎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梦中有父亲慈爱的笑,母亲的宠溺,哥哥的包容,一豪哥哥阳光的脸庞……却独独没有盛西慕,好像,他从不曾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一样,种种的相遇,疼痛的纠缠,不过是南柯一梦。

    “言言,言言……”耳边,不停有人低唤着她的名字,好吵,真的好吵啊,女孩下意识的挣扎,费了些力气,才睁开沉重的眼皮。

    入眼的是一片纯白,夏言有片刻的迷茫,往日里清澈明亮的眸子也失去了神采。下意识的动了下身体,疼痛,直入骨髓。

    “好痛。”她下意识的呻.吟。

    “言言,你终于醒了,告诉我哪里痛?”盛西慕眸中一闪而过喜色,伸手触摸上女孩额头。

    她微微侧头,看着他,涣散的目光逐渐凝聚,脑海中意识慢慢恢复,然后,唇角迟缓上扬,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呵,活着举步维艰,原来想死也是如此的困难。

    夏言重新合起眼帘,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她现在不想看到他,一点儿也不想。

    “言言,你已经睡了很久,不能和我说说话吗?如果还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别忍着。”盛西慕温柔的手掌将她冰凉的小手护在掌心间,低头轻吻着。“傻丫头,怎么能做这样的傻事呢。”

    夏言扭头背对着他,一颗冰冷的泪珠悄然而落。她不知道他这故作深情的戏码又是演的哪一出,但够了,一切都够了。

    “我累了。”她沙哑的开口。

    显而易见的拒绝与疏离,盛西慕又怎么会不懂,冷漠,往往比歇斯底里更伤人。或许真的是太累了,他才会如此失控。他起身,高大的身体遮住了夏言头顶的光线,他俯视着她,墨眸深若寒潭,没有人知道这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你睡吧,我该走了。”他淡然的丢下句,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她醒了,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他们之间都不该再有任何交集。

    房门一开一合后,病房内回复了该有的平静。夏言的身体突然蜷缩成一团,疼痛让她额头沁了一层冷汗。手臂上缠着雪白的纱布,她不记得自己流了多少血,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血白流了,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

    夏言没有在医院停留太久,回家前,她买了一块粗皮表带的手表,遮住了晚上的伤痕。她骗母亲去同学家住了几天,盛沐看上去又憔悴了许多,她已经没有力气却辨别夏言说的是不是假话。

    之后的几天,依旧为了尹建国的事四处奔波,递出去的钱一次次被退回,也没少受别人的白眼,甚至被拒之门外。

    最后,连原先愿意为他们出谋划策的楚监察长也闭门不见了。夏言明白,一定是盛家又给下面人施压了。官场上向来如此,没有人会为不相干的人惹祸上身。

    “夏言,还是回去吧。姓楚的不会见我们了。他算什么东西啊,如果没有爸,他能有今天!”尹夏昊低咒了声,脱下外套裹在了夏言身上。他们在外面已经整整等了一个下午,立秋过后,天气开始转凉,最近,夏言又莫名的畏寒。

    夏言一笑,脸色有些许的苍白。她紧了下搭在身上的外套,淡淡的点头。“看来楚叔叔帮不了我们了。只能再想办法。”她转身向外走去,刚迈开两步,眼前却突然一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