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6章 所有后果我自己承担

    “夏言,怎么了?”尹夏昊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

    夏言用力晃了晃头脑,眩晕的感觉才稍稍减弱,她苍白的指尖按在太阳穴上,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我没事,可能太累了吧。”她微弱的笑了笑。

    “你要注意身体,爸的事儿还没结果,你不能先倒下。”尹夏昊担心的说道。

    “放心,我没事。”夏言安慰的一笑,在他的搀扶下坐进车中。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尹建国的案子审理的很快,挪用巨额公款,贪污受贿,证据确凿,在铁证面前,尹副长官无从反驳,只能认罪争取宽大处理。案子尘埃落定,尹建国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宣判的那天,盛沐瘫软在当场,丝毫不顾形象的放声痛哭。尹建国的年纪已经不轻了,身体也不算太好,十五年的刑期,没有人敢肯定他还能不能活着出狱。

    “妈,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一定要接受现实。如果你在倒下,我们这个家就真的毁了。”尹夏昊半抱着母亲,眼圈儿也红了。

    “可是,你爸他……”盛沐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但几个孩子都明白她担心着什么,十五年啊,即便尹建国能顺利出狱,也会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他的人生,算是完了。

    夏言半跪在母亲面前,苍白的面颊上都是泪。“妈,我们回家。爸是最讲究面子的人,他一定不想看到我们这样。”

    “是,是啊。”盛沐茫然的点头,在夏言的搀扶下吃力的起身。

    一家人相互搀扶着,向外走去,在法院的门口处,与盛西慕撞个顶头。他一身亚灰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俊逸非凡。林进跟随在他身后,一副恭谦的模样。

    “你还来干什么,要看尹家的笑话吗?”尹夏昊失控的吼了句,握着拳头上前。

    林进闪身挡在盛西慕身前,出手握住尹夏昊挥来的拳头。“安少爷,我劝你还是冷静点儿,在这地方动手,下一个进去的,只怕就是你了。”

    “大哥,别冲动。”夏言匆忙走上来,牵扯住尹夏昊手臂,制止住他的冲动行径。

    她抬眸看向身前的盛西慕,干净的眸光,淡漠的几乎没有情绪。“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从此尹家于你,再无瓜葛。”

    盛西慕略带戏谑的牵扯了下唇角。再无瓜葛吗?这句话,她说了不算。

    “林进,我们走吧,别耽误了正事。”盛西慕对林进吩咐了一句,便抬步向大楼内而去。

    夏言下意识的回头,而他留给她的,永远是一个清冷的背影。

    “夏言,你在这儿陪妈,我去把车开过来。”尹夏昊说了句,快步向台阶下走。

    夏言搀扶着母亲一步步向台阶下面走去,却觉得脚下有些悬浮,头脑允晨的离开,她手掌紧握成拳,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最后一阶台阶上,还是踏空了。

    “夏言。”盛沐慌忙去扶,还是晚了一步,夏言跌坐在台阶下,脸色都是惨白的。

    尹夏昊自然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快步推门下车,将她从地上抱起。“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最近究竟怎么了!”

    “没事,可能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妈,大哥,你们不用担心。”她依旧在笑着,即便笑容无力的让人心疼。

    “从台阶上跌下来,有没有摔伤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盛沐担心的说道。

    “不用,真的没事儿。”夏言又道,只觉得母亲小题大做了。

    “事情可大可小,马虎不得,还是去看看吧。”尹夏昊说着,固执的一脚油门,将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

    盛沐没有跟着上去,只留在了车中。医院长长的廊道中,尹夏昊陪着夏言坐在长椅上,一同等待着检查结果。

    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几下,是盛沐打来的,说是车子挡住了别人的去路,勒令马上开走。盛沐是不会开车的,只能向儿子求救。

    “车子占道了,我下去一趟。”

    “嗯。”夏言淡淡点头,尹夏昊见她神色还不错,才放心的离开。

    “尹夏言。”

    “在。”终于被护士点到名字,夏言起身,在护士的带领下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一张写满专业术语的化验单摆放在她面前,夏言握住单子的手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她看不懂太多的专业词汇,但妊娠6周,几个字映在眼中,就好像埋在体内的一枚定时炸弹,随时有引爆的危险。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粗心,怀孕了也不知道小心些,从楼梯上摔下来多危险。”上了些年纪的女医生喋喋不休的说着,埋头写着病例单。“回去之后注意休息,跟护士去拿药吧。”医生将医药单递给夏言。

    女孩呆愣着,却迟迟没有去接。“我,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帮我安排手术时间吧。”

    医生抬头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太多的镇定,这种事在医院早已不足为奇,年轻女孩儿未婚先孕的大有人在。“我没办法帮你安排手术。”医生蹙眉看着手中的化验报告单。指着其中几个陌生的数据。“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各项指标都低,特别是血压,如果强行动手术,别说孩子,你自己的生命都有危险。”

    “所有后果我自己承担,我不能要这个孩子。”夏言的声音低柔,语气却是十分坚决的。只是,医生的口气比她更坚决。

    “对不起,这种手术我们医院不会给你做,并且,任何一家医院都不会给你做。没有医生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夏言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手中的化验报告被撕得粉碎丢在垃圾桶中,自欺欺人的以为,没有了这张化验单,一切就都不会发生。门口处,盛沐与尹夏昊迎了上来。“怎么样?有没有撞伤了哪里?”盛沐担忧的问道。

    夏言牵强的扯起一丝笑意,摇了摇头。“没有啊,妈,别小题大做的。我好着呢。”

    “嗯,那就好,回家吧。”盛沐不疑有他,牵起女儿的手向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而触手的温度,却是冰冷的。“夏言,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有些冷,可能感冒了。”夏言慌错的将手从母亲掌心中抽出。

    “回去让保姆熬些红糖姜汤给你。”尹夏昊插话,同样不曾多想。

    回家后,夏言将自己关在卧室中,她身体瘫软的靠在床头,脑海中混沌一片。同样的错误,她竟然犯了两次,真是愚蠢之极。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分明已经很小心了。她用力的拍打着额头,努力的回响,究竟是哪一次留下了祸根。

    他们的最后一次,是在车里,然后,她冒雨跑了出去,但那时距今不过才半月有余,再上次呢?哦,是他将她从赵一牧身边带回来,公寓里,他失控的要了她。6周,时间刚刚吻合。可是,那次她分明吃了药的。呵,上天真是会开玩笑,一次又一次的捉弄了她。

    越是回响,脑袋就炸开一样的痛着。夏言双手抱头,痛苦的将身体窝成一团。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胃不停的抽痛着。

    此时,房门被轻轻叩响,尹夏昊拿了温水和药进来。“夏言,把药吃了再睡吧。”

    她吃力的爬起来,一张小脸苍白的几乎没了血色。她接过尹夏昊递来的药片,紧握在掌心,迟迟没有送入口中。清澈的眸中,一片茫然。

    “怎么了?”尹夏昊不解的问道。

    “哥,我想吃莲子粥。”她怯生生的回了句。

    尹夏昊低笑,记忆中,她许久都不曾撒娇过。“好,我现在就去给你做。”他起身离开,轻声关上了房门。

    夏言下意识的将药丢进杂物桶中,好像那颗白色的药片是穿肠毒药一般。但片刻后,她又萎缩起身体,手掌紧按在小腹上,颤抖着哭泣,哭声都压抑的让人心疼。

    普通的感冒药对腹中宝宝是有伤害的,她不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可是保护得了一次,又如何能保护第二次。他终究是一个不容于世的存在,他还没有出生,却已经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冰冷的仪器搅动在身体中的感觉,她至今还清晰的记得,恐惧铺天盖地的将她淹没,她害怕的颤抖着,额头侵出一层冷汗。那样的疼痛,经历过一次已经够了,她真的不想再当刽子手,可是,残酷的现实,永远容不得她来选择。

    尹夏昊端着温热的粥回来时,夏言已经睡熟了。但她睡得并不安稳,漂亮的眉心紧蹙在一处,微弱的挣扎着身体,好似正经历着极痛苦的事情。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动作轻柔的为她掩好被角。温热的手掌抚摸过她面颊冰凉的肌肤,最后,停留在眉心。他多想,抚平她的哀愁。“夏言,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幸福!让你不再受到伤害。”

    ……

    自从尹建国入狱,往日门庭若市的尹家,一时间变得格外清冷。再也没有人登门拜访,即便是常走动的亲戚朋友,也不在上门了。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

    盛沐时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也不知她究竟再想着什么。

    “妈,吃饭了。”夏言腰间扎着碎花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家中的保姆被辞退了,家务一直是夏言在做。尹家大部分的财产都已经充公,盛沐手上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打官司和走关系上,尹夏昊公司一直被查封,想要继续经营,只怕是困难的。一时间,尹家几乎陷入绝境。

    “嗯。”盛沐应了声,将手中单子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那是一家高档礼服店的取货单,丈夫出事前,她还过着风光无限的生活,那件昂贵的礼服,她本打算等他们结婚纪念日时穿,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吃过午饭,夏言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那张单子,然后,悄悄收起。

    盛沐有午睡的习惯,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夏言才走出家门,坐车去了那家礼服店。她知道,虽然是一件衣服,却承载了母亲对父亲的爱,同时,她也艰辛,父亲一定会平安的从监狱里走出来,噩梦总有结束的一天。

    “尹小姐,这是您要的衣服,已经为您包装好了。”毕竟是高档服务场所,店员脸上一直挂着礼貌的微笑。

    “谢谢。”夏言轻浅的笑,永远波澜不惊的模样,转身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女人娇笑打趣的声音。而这声音,夏言自然是熟悉的,一个来自姨妈的女儿楚智妍,另一个是秦兰。

    “姐,你还是穿这件婚纱漂亮,刚刚一牧哥看你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呢。”

    “死丫头,少消遣我。”

    夏言是聪明人,不过短短两句,她便了解,赵家又要办喜事了。的确,赵一牧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对象成家。秦兰才貌家事,与赵家比肩,倒也算是良配。最主要的是,她爱他。和一个你爱你的人在一起,会比和你爱的人在一起更幸福。

    楚智妍一向是落井下石之人,夏言并不想惹麻烦,打算悄悄离开,但显然,天不遂人愿,此事,楚智妍也发现了她。

    “呦,这不是尹大小姐吗!你爸不是因为挪用公款进去了吗,你还有钱在这种高档场所选衣服,看来尹副长官的案子还得彻查才行。”楚智妍刻薄的开口,她本就是高八度的嗓门,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在夏言身上,带着鄙夷的意味。

    女孩却不卑不亢,黑葡萄一样的眸子,干净而纯粹。“楚智妍,检察院似乎不是你家开的吧。如果你真能说动检察院重新调查,尹家一定配合,说不定还能给我爸翻案。”

    “你……”楚智妍被她噎了个半死,从小到大,她屡屡挑衅,又次次吃亏,却还是个记食不记打的主儿,偏偏就喜欢和夏言作对。

    “智妍。”秦兰拉住楚智妍,擎着一张小脸面对夏言,她向来就是笑面虎。

    “夏言啊,许久不见了。知道你最近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我也很难过。不过,最近一直忙着和一牧的婚事,还没有抽出时间去安慰伯母。”话说的冠冕彷徨,却难掩炫耀之意。

    夏言低柔一笑,她知道,秦兰的目的不过是要刺激自己伤心,可惜,她弄错了对象。她从来都不是她的情敌。“恭喜你,秦兰姐。”

    “真虚伪。”一旁,楚智妍白了她一眼,哼声说道。

    夏言无所谓的一笑,好似没听到一般。如此反应,更让楚智妍窝火。

    “你们选好了没有,我下午还有个会议。”一道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夹杂着几丝不耐。

    秦兰见到赵一牧,态度即刻软了下来,小鸟依人般缠上他手臂。“就快好了,这不是碰巧遇见了夏言,就多聊了几句。”

    赵一牧剑眉微蹙着,落在夏言身上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沉重忧伤。毕竟,爱过的人,又怎么可以轻易的忘记。

    “怎么来这里了?”

    夏言也望着他,干净的眸子,含着淡淡笑意与歉疚。虽然,他们不能在一起,但她还是希望她的一牧哥哥可以幸福。她晃了晃手中的纸袋,含笑回了句,“帮我妈取件衣服。”

    秦兰知道,自己被彻底忽视了,但她又如何会甘于被动。“你看我身上这件怎么样?那件也不错,你帮我拿个主意。”她扯着拖地的婚纱,柔软的身体几乎都挂在了赵一牧身上,在外人眼中,自然是一副亲密无间。

    夏言有些无奈的轻笑,她想,这样的场合,她是不适合留下的。“一牧哥,秦兰姐,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了。婚礼的时候,记得请我去喝杯喜酒。”

    “那是自然。”秦兰笑着回道,心里巴不得她赶紧离开。

    “我送你吧。”赵一牧突然开口,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住了夏言的手,向外走去,丝毫不容人拒绝。

    “一牧,还没选好礼服呢。”秦兰急切的追了两步。

    “你自己决定。”他冷漠的,丢下一句。

    ……

    车子在道路上平稳的行驶着,音响中播放着清一色的钢琴曲,自从认识了夏言,他的车中,没再有过其他的音乐。他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可以看她看的世界,出现在她梦的画面,可惜,那真的成为幻想。

    “夏言,你还好吗?”他突兀的开口,又是突兀的问题,但夏言却懂得。

    她侧头看向他,平静的笑着,淡淡的回了句,“我很好。”

    赵一牧目光沉暗了几分,又道,“你的脸色不太好,尹伯父的事……事已至此,还是想开一些吧,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我知道。”她轻点了头。

    车子一路前行,有短暂的沉默。赵一牧紧握着手中方向盘,心中些许的挣扎着。明知这样的解释,她是不在乎的,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说出来。“和秦家的婚事是我妈定下的,她很满意秦兰这个媳妇,两家也算门户相当,我爸也没反对。”

    “那你呢?”夏言有些无奈的笑,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和他共度一生的,本该是他想要的人,而非父母中意。

    赵一牧苦涩的低笑,他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母亲动辄以死相逼,他又能如何!“总是要结婚的,既然不是心爱的人,和谁又有什么区别。”

    平静的笑意终于在女孩脸上消失,一时间,她说不出心中是怎样的滋味,只是闷闷的难受着。

    “对不起。”半响后,她低声呢喃。

    赵一牧眼圈儿微红,侧头不再看她。对不起,对不起什么呢?!她从来没有做错过,不爱他,并不是她的错。“言言,唱首歌给我听吧,什么都好。”

    夏言将头压的极低,眼前的视线逐渐的模糊。她突然响起,离开他的那一天,盛西慕车中播放的那首《再见》。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宁愿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的你,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

    夏言的歌声很干净,却带着压抑的哭声,‘再见’,这是他们之间,无法改变的结局。‘不回头的走下去’,此生注定,有缘无分,那么,他们谁都不要再回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