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2章 盛长官吃醋

    两人交换了杯盏,心领神会的一笑。“几个小雏儿都给哥哥们留着呢。”他起身推开包厢的门,对门外的经理嘀咕了几句,很快,屋内走进几个女孩儿,都是二十出头,容貌清秀,怯生生的摸样,一看就是第一次出场子。

    盛西慕安稳的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目光盯着手中酒杯,对于几个女孩,甚至不屑给一个目光。

    “哥哥瞧瞧有没有看得上眼的。”

    周鸿翘着二郎腿,目光游走在几人身上,嫩是够嫩,但多半都是庸脂俗粉,入不得眼。只有跟随在最后的那个,娇娇怯怯,虽然紧低着头,小脸隐在暗影之中,让人辨不出容貌,但只凭着娇小却凸凹有致的身材,就足以让人血脉喷张。

    “那个不错,过来。”周鸿指了指暗影处的女孩儿。

    “呦,哥哥眼光不错啊,这个可是这些女孩儿中最出挑的。”小五侧头看向女孩,唤了声,“小瑶,过来陪周总喝一杯。”

    女孩儿依旧低着头,慢吞吞的走过来,斟了杯酒递给周鸿。“周总,小瑶敬您一杯,还请您多多关照。”

    周鸿朗声大笑,却并没有接她手中的酒杯。“今儿你的贵客可不是我,而是我身边这位盛长官。”

    小瑶微抬起眸子,一张小脸极是清秀,女孩儿虽没有倾国的容颜,却娇嫩的诱.人。她温顺的坐到盛西慕身边,将手中酒杯递到他唇边。“盛长官,小瑶敬您。”

    盛西慕微眯着眸子,幽深的目光好似看着女孩儿,又好似一片空洞。他没有躲闪,顺着女孩儿的手将酒饮了下去。“你叫什么?”他闷声问了句。

    “小瑶。”

    “多大了?”他又问。

    “二十。”女孩的话不多,一直低着头,摸样温顺谦和。

    二十岁,和夏言一般大的年纪,他看着她,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夏言淡静的容颜,她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天塌下来,都与她无关一般。他爱极了她的淡雅,又恨极了她的漠然,尹夏言,她总是让他不知所措。

    周鸿慵懒的起身,一把搂过站在最前面的女孩,“今晚就你陪小爷了。”他扯着女孩向外走,显然是要给盛西慕腾地方。小五也是识相的,对其他几个女孩使了眼色,一并走了出来。没想到,小瑶竟跟着一同出来了。

    “你出来干什么,还不进去伺候。”小五冷着脸子训斥。

    “我,我怕……”女孩战战兢兢。

    “怕什么,他又不能吃了你。”小五不悦的责备着,“你妈不是等着住院费吗?你弟弟不是需要钱读书吗?只要你伺候好他,那些小钱我不会亏待你。当然,前提条件是你要伺候好里面这位。”

    小瑶头压得更低了,小五看不见她的表情,却听到了清浅的抽泣声。说起来,这女孩儿也挺可怜的,好好的一个大学生,却摊上个贫苦的家境,不得已才走进这鱼龙混杂之地。

    僵持了半响,小瑶才点了头。“我知道怎么做,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

    她重新推开了包房的门,昏暗的包厢内,男子疲惫的靠坐在沙发上,墨色的瞳眸一片清冷,他对她的出现视而不见,目光专注的落在手中酒杯上。

    小瑶安静的坐在他身边,温柔的取下他手中酒杯,盛西慕并没有反抗,微眯了眸子看着她,墨眸深谙的如同一眼枯井。她怯怯的迎上他的目光,毫无预兆的,跌入他深邃的眼眸。她从未见过这样耀眼的男子,好像天上的星星,黑暗都无法笼罩他的灼灼其华。

    他与那些一进入夜总会大门就只会毛手毛脚的男人不一样,他的身上没有半分猥.亵。

    “盛长官,我扶你去休息吧。”她温声开口,柔若无骨的小手爬上他身体,一颗颗解开他胸前的纽扣,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他的胸膛很结实,女孩儿脸颊羞红,她的小手游曳在他肌肤之上,感受着他胸膛炽热的温度。

    “啊!”他突然伸手握住她手腕,力道之大,让小瑶下意识的痛呼出声。

    “盛长官,你弄痛我了。”她怯生生的看着他,双眸含泪。而下一刻,已被他揽入了怀中。男子冰凉的唇瓣啃咬着她胸口的肌肤,胸前衣衫,被他撕扯的凌乱。小瑶发现,她似乎很不了解自己,因为他侵犯的那一刻,她竟然没有挣扎,一双柔软的手臂反而缠上了他脖颈。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落,小瑶口中不由自主的溢出轻浅的呻吟声,然而,下一刻,盛西慕却突然将她推开,看着她的时候,眼中都是冰冷与厌恶,好像她是极肮脏的东西。

    “不是,你不是她,你不是。给我滚,滚出去。”盛西慕低吼着,手掌一扬,将桌面上的酒瓶杯盏统统扫落在地。哗啦啦的脆响声后,地下一片狼藉,女孩儿惊恐的尖叫,踉跄的后退几步,才避免被玻璃碎片划伤。

    她的身体几近赤.裸,她用双臂护住胸口,颤抖的站在角落。

    暴怒过后,盛西慕突然起身,抓起一旁的西装外套,三两步离开了包房。

    小瑶无助的站在原地,将撕坏的衣衫从地上拾起,重新套回身上。身体靠着冰冷的墙面,无助的滑坐在地上,泪珠一颗接着一颗不停滚落。若不是胸口还残留着青紫的吻痕,她真的会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而另一间包房中,周鸿与小五慵懒的靠在真皮沙发上,面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中是活色生香的限制级画面,只是,画面在关键的时刻卡住,男人愤怒的起身离去。

    “这是什么情况?”小五费解的看向一旁周鸿。

    而周鸿目光深邃,带着几分阴霾。小五或许不懂,但他却是知道的。那个叫小瑶的女孩,气质上与夏言有几分相似,西慕喝了太多酒,只怕是将她当做了夏言的替身,却又在关键的时刻推开了她。因为,替身永远只是替身,填补了身体的空虚,却填补不了心灵。

    “咱们盛长官也不怕阳.萎,竟然关键的时候停下来。”周鸿冷哼了声,随手点燃了一根烟。他让秘书将电脑中的视频片段转载进手机中,当然,除了最后盛西慕暴怒离开的画面。

    “我说哥哥,你胆子也太大了,如果西慕知道我们偷拍他,不费了我们才怪。”小五一想到盛西慕沉冷的俊颜,身体就不由得打颤。

    “放心,有什么事儿哥哥兜着,和你没关系。”周鸿嬉笑着说道,指尖在屏幕上随意按了几个数字后,将视频发送了出去。

    ……

    医院中,夏言正在沉睡,却被一阵短促的铃声吵醒了。白皙的小手在床头柜上抚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机。她朦胧的睁开睡眼看着闪亮的屏幕,当看清手机中的视频后,再也没有了睡意。

    昏暗的房间中,盛西慕拥着一个年轻的女孩,两具身体纠缠在一处,他埋首在女孩雪白的胸口,吟偶声透过手机话筒传出,震动着夏言耳膜。苍白的指尖紧握着手中小巧的手机,几乎要将它嵌入掌心。

    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雪白的手背上,青色血管凸起。冰冷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落在掌心,带着渗人的寒气。腹中宝宝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悲伤,些微的疼痛从小腹中传来。

    夏言的手掌紧贴在小腹之上,唇角笑靥却格外苦涩。“宝宝别怕,一定是我们弄错了,那个人不是爸爸,不是他……”她的声音哽咽着,最后,竟发不出一丝声音。

    嘎吱一声,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玄关处亮起了昏黄的灯光,盛沐手中提着保温桶,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生怕弄出一点儿声音打扰了夏言休息。

    夏言慌乱的用手背抹掉脸上泪痕,将手机藏入被子中,然后,对盛沐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妈,天还没亮,你去哪儿了?”

    “回了趟家,给你炖了点儿鸡汤。”盛沐轻笑着,在床边坐下。

    “妈,我和宝宝都饿了呢。”夏言笑着从母亲手中接过鸡汤,小口的喝着。但胃中却翻江倒海的难受,最近,孕吐的越来越厉害了。

    盛沐看出女儿脸色难看,忙问道,“是不是又想吐了?”

    夏言无力的摇头,脸色惨白的厉害,但唇角依旧挂着微笑。“我没事儿,吃不下去也要吃啊,总不能饿坏了肚子里的小东西。”她的手掌抚摸上平躺的小腹,眸光都变得温润了。

    “这才有当妈妈的样子。”盛沐笑着,从包中翻出一袋话梅,塞了一颗在夏言口中。“好吃吗?”

    “嗯,谢谢妈。”夏言撒娇的抱住母亲腰身,却在盛沐看不到的角落,潸然泪下。为什么她还是做不到,她无法对那段视频无动于衷。

    尹夏昊出车祸后,尹家彻底的陷入了绝境,为了支付巨额医药费,盛沐卖掉了别墅,住在一间几十平米的小公寓中。往日来往走动的亲戚朋友都不再上门,这个世界现实的很,人走茶凉,她早已见惯。只有妹妹盛琳偶尔会过来探望,却也不敢明目张胆,生怕被老爷子知道后受责骂。

    赵一牧是第一个来医院探望他们的人,病房中,尹夏昊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模样与沉睡时无异。唯一的差别,就是他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

    “一牧,难得你有心,还抽出时间来看我们。”盛沐慈爱的笑着,将剥好的橘子递给赵一牧。

    “伯母,您说的是哪里话,我可是您和伯父看着长大的。”赵一牧一笑,看了眼病床边神情疲惫的尹夏元。看样子,他一直没日没夜的守在这里。“夏元这样守在医院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他还有工作。我给夏昊请了个护工,专门负责照顾他,”

    “那就谢谢你了。”盛沐尴尬的笑,却并没有推脱。尹家现在的确需要帮助,自尊心填不饱肚子。

    “伯母,怎么没看到夏言?”尹夏昊又问。

    “夏言在楼下花园里晒太阳。”盛沐温声回答。

    “嗯,好久都没见到夏言了,我去看看她。”尹夏昊礼貌的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尹夏元蹙眉看着赵一牧离开,半响后,沉声开口。“妈,夏言现在怀着孩子,她和赵一牧还是少接触的好,毕竟,一牧是有未婚妻的人。”尹夏元对家里的事一向很少插口,但很多事,他反而看得更通透。

    盛沐无奈的叹了声,说道,“可是,夏言的孩子也需要一个父亲。”感情从来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只要有一丝希望,她还是希望赵一牧能给夏言带来幸福。

    楼下花园中,夏言身上穿着白色病人服,坐在木质长椅上,微扬着头,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落下一排暗影。阳光散落在她脸上,身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赵一牧站在不远处的长廊中凝望着她,只觉得树荫下的女孩,是一道最美好的风景。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他的声音在夏言身后响起,却丝毫不觉得突兀,他对着她的时候,总是温柔而温润的,就好像一缕温和的春风。

    夏言低柔的笑,睁开眼帘,他英俊的面庞就映入瞳眸中。她很想纠正他的错误,哪里是一个人呢,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

    “一牧哥,你怎么来了?”她娇柔一笑。

    “来看看夏昊,也来看看你。”赵一牧回答,但明显看到女孩眸中逐渐黯淡的光亮。是啊,尹夏昊只怕已成为尹家人心上的一道疤痕,稍稍触碰,就痛得彻骨。

    “其实,医学上也有奇迹的,说不定哪一天醒来,你会看到夏昊站在你床边,正对着你笑。”他笨拙的安慰着。

    夏言低柔一笑,似乎并不在意。很多事,她无法改变,那么,除了接受她还能怎样。“常常在梦中见到大哥对着我笑,梦到他对我说:夏言,好好照顾妈,要坚强的活下去。”

    赵一牧欣慰的点头,面前的女孩儿,远比他想象中的坚强。“起风了,我送你回去吧。”他扶起她,向病房中走去,又突然问道,“你怎么穿着病人服?”

    夏言的手掌下意识的抚摸上小腹,宝宝已经九周了,小腹微微的凸起,但她本就纤小瘦弱,身体裹在宽松的病人服中,倒也察觉不出什么。“重感冒而已,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随意的耸肩,唇角笑意带着几分俏皮。

    “没事就好,自己要注意身体。”赵一牧又道,低沉的声音中掩藏不住关切。

    夏言仰头看向他,一双美丽的眸子眯成一条缝隙。“一牧哥,你的语气越来越像我妈了。”

    赵一牧摇头失笑,故做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忍得夏言笑声连连。温暖的阳光从她身后倾泻而下,晕开一片昏黄,女孩儿的笑容却比阳光还要灿烂。赵一牧的指尖轻点在她额头,看着她的时候,目光中都是宠溺。在外人眼中,此情此景,无疑是一对恋人在嬉笑打闹。

    而落在盛西慕的眼中,这一幕却是格外的刺眼。他还真是犯.贱,听说她生病住院了,不管不顾的跑来,只是想见她一面。他眼巴巴的在楼下车中守了几个小时,看到的却是她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盛西慕双手紧握在方向盘上,手背上的血管凸起,泛着深青色。一张俊脸更是阴霾,他的神情很平静,但越是平静,就代表他越愤怒。而盛西慕的愤怒,一向都要有人埋单。

    黑色iphone握在掌间,修长的指划开屏幕,拨通了周鸿的电话。“听说赵家有一个工程你很感兴趣,恰好那家公司的老总有求于我,倒可以利用一下。”

    电话那端的声音懒懒的,这个时间,周鸿一般都窝在温柔乡。“哎呦,盛长官,看来昨儿那妞儿没让你满意啊,一大早就想方设法的弄死情敌,那工程如果被我翘了,赵家少说要亏个几千万。”

    “少和我说废话,你到底做不做。”盛西慕一向都没什么耐性。

    “既然盛长官开口了,小的敢说不吗!放心,工程到手后,我分红给你。”周鸿嬉皮笑脸的回了句。

    盛西慕懒得再听他唠叨,所幸挂断了电话。此时,花园中已经不见了女孩儿羸弱的身影,盛西慕幽深的眸子不由得又冷黯了几分。她看上去,似乎又瘦了很多,脸色还是苍白的厉害,想必,尹夏昊的事对她打击很大。

    心房深处的角落不由得柔软的几分,但回想起刚刚花园中的一幕,柔软顿时被怒火冲散。他怎么能忘记,她已经背叛了他,她的肚子里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她不再属于他了。

    盛西慕发动引擎,黑色大奔车快速的驶离,这个地方,他多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

    ……

    首府部门辖署委决定在盛西慕所在的省去建立履带式重装机步师,目前来说,在国内是最先进的。他变得越来越忙碌,入京的行程也排的满满的。盛西慕是典型的工作狂,工作起来,可以没日没夜。

    也只有夜深人静之后,一个人坐在别墅中,思念才会如杂草一般疯狂滋生,那种窒息的疼痛,反而更让人无法承受。

    北京比赵市温度稍稍暖些,十里长街,落叶铺了厚厚一层,脚踩上去,松松软软的感觉,细听之时,还有沙沙声。

    盛西慕与傅继霖并肩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刚开完会回来,一身没有更换的墨绿色长官,盛西慕的耀眼出众,频频引来路人侧目。即便是在人口千万的北首府,他的灼灼华彩,依旧无法被掩盖。

    “好久没走过这条路了。”盛西慕轻笑开口,语气中有些微的沧桑感。离开北京不过几年而已,但这几年之中发生的事,惨烈的好似一生。

    “是啊,上一次和你一起走这条路,大概是五年前吧。那时候你刚进学校,那一批学员里,我就看好你小子了。身上一股子冲劲儿,天不怕地不怕的。”傅继霖笑着拍了下他肩膀。

    盛西慕轻微的勾动了唇角,俊颜之上无波无澜。几年的历练,经历的生死劫难,如今的盛西慕,早已褪去了当年的毛躁,变得冷静而沉稳。而这样的男人,也是可怕的。

    “老师,该到吃饭的时间了,我请您喝一杯。”

    傅继霖摇头,刚毅的脸上却笑容不减。除了在辖区那种严肃的场合,他对盛西慕,一向是平和的,像极了慈爱的长者。“今天咱们不去大酒楼,吃多了,也吃腻了。咱就去老北京的小馆子,我请你喝二窝头,就当为你接风。”

    “好。”盛西慕含笑点头,两人走向道边,一直跟在身后的车子也靠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