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3章 爱是甜的,痛的是爱而不得

    虽是一家小酒馆,布置却十分古朴素雅,在北首府也是出了名的,平日里根本订不到席位。傅继霖是这里的常客,老板一直给他留着二楼东侧的雅间,紫气东来,傅继霖总说这间屋子的风水好。

    菜式很简单,地道的北京菜,五瓶半斤装的二窝头,还有一只全聚德的北京烤鸭,警卫员特意从全聚德买回来,傅将辖署就爱这一口。盛西慕为傅继霖斟酒,两人先干了一杯。

    “饭桌上本来不该谈工作上的事儿,但刚刚会上说话也不方便。关于机步师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盛西慕轻笑,已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机遇与挑战并存。有些人以为我探上个好差事,自然也有些人等着看我出洋相。老师放心,我心中有数,不会给您丢脸。”

    傅继霖点了下头,他了解盛西慕的为人,他一向不打无把握的仗。当初他并不太赞成盛西慕趟这浑水,但这小子极力争取,他也只能配合,并在关键的时候推上一把。

    “辖署委很重视这次组建机步师的事情,毕竟这是第一个试点,用的是目前来说世界上最先进的履带式重装机。如果这个任务成功完成,你小子也能提前几年进京了,这个机会不容易,有些人熬了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走到你这一步,万事都要小心谨慎。别以为有你老子在背后撑着,就肆无忌惮的。辖署上的事儿,他也插不上什么手。”傅继霖一边吃菜,一边说道。

    盛西慕态度恭谦,点头应着,又给傅继霖斟酒。父亲与傅将辖署同居高位,这北首府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政界要员左右也不过那么几位,相互之间时有往来。但盛部长与傅将辖署却从来都没有交集,这是一件十分不寻常的事。盛西慕曾让林进去调查过,却并没有查出两人政见不合,所以,一直以来,这都是盘桓在盛西慕心中的疑团。但傅继霖对他的好,却是毋庸置疑的。

    两人边吃边聊,基本都是闲叙家常。桌上的酒瓶也一个个的见了底。盛西慕不太习惯喝白酒,二窝头又容易醉,他虽极力的保持着清醒,目光却有些涣散。

    “西慕,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儿?好像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瘦了很多,听林进说,你现在拼了命的工作,为国捐躯也不是这个捐法。”傅继霖询问道,又斟满了他面前的酒杯。

    “您别听林进胡说,最近是忙了一些,等过了这阵子就好了。”盛西慕平淡的回了句。

    傅继霖点了下头,神情不变,又端起了酒杯。“自从你调到赵市,我们也难得见上一面,今天得陪我喝尽兴。”

    盛西慕一向将情绪掩饰的极好,却始终瞒不过傅继霖的眼睛。当年,他家中突变,也只是请了几天探亲假,回到辖区后跟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拼命工作。那时,只有傅继霖看出他的不对,用的也是同样的方法,将他灌醉了,才说了实话。然后,傅将辖署才知道王雪烟的死,可谓是追悔莫及。

    明知老师有灌酒的意思,盛西慕却无法推迟,又是两瓶酒下腹,头脑却有些昏昏沉沉。他端正的坐在原位,身姿不变,水绿色衬衫,显得整个人更英俊沉稳。即便是面对傅继霖,他也不愿暴露自己弱势的一面。

    可姜还是老的辣,傅继霖总有办法能对付他。桌上的酒喝光了,傅将辖署就又点了几瓶,两个人从下午一直喝到了晚上。

    回去的时候,盛西慕与傅将辖署一同坐在后面的车座上,天色早已黑暗,街道两旁亮着昏黄的路灯,灯光透过车窗斜射进来,在男子疲惫的侧脸上投下一片斑驳的暗影。他靠着身后椅背,眉心紧锁,指尖按着发疼的太阳穴。

    “西慕,我知道你最近心里不痛快,有什么事和我这个老领导说说,别总压在心里。”

    盛西慕依旧紧闭着双眼,车内是短暂的沉默。然后,他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微的暗哑。“老师,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爱情难道都是痛苦的吗?”

    傅继霖有片刻的呆愣,然后是无奈的叹息。能击倒盛西慕的,只怕也只有‘情’这个字。越是刚毅的男人,心底越是藏着最柔软的一面。当年墨筱竹的事儿,几乎让他没了半条命,这一次又是谁,有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的本事。

    脑海中,突然闪过女孩如花的笑颜,她的笑容永远如阳光一样灿烂,好像在她眼中,世上本就不存在着伤心事。无论多苦多累,只要看到她的笑,他的心就柔软了。傅继霖摇了摇头,挥掉不该有的情绪。他也曾年轻过,也曾深爱过。只是,这世上终究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于江湖。

    他和她,并没有结果。而傅继霖是个十分固执的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以至于,他至今孑然一身。

    “傻小子,爱情是甜蜜的,痛苦的是爱而不得。”他低声呢喃,好像说给盛西慕听,又好像是说给自己。

    车子在大院的别墅前停了下来,两个警卫员将盛西慕扶进客房,上了些年纪的保姆给他拖了鞋袜,盖上棉被,细心的关了台灯后,才离开房间。

    “去煮一碗醒酒汤吧,等他醒了喝。”傅继霖吩咐道。

    “知道了。”保姆点头,转身走进厨房。

    傅继霖依旧不放心,轻声推开房门,坐在床边,伸手为盛西慕重新掩好被角,而此时,盛西慕突然翻身,口中轻浅的嘀咕了句,声音极轻,傅继霖却依旧听清了那两个字,或者说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他在叫——言言。

    折腾了一天,傅继霖也有些疲惫,换了衣服之后,回到自己的卧室,从书柜旁取出一本泛黄的相册。他靠坐在床边,动作轻缓的翻开,相册中都是些黑白的照片,显然,已经年代久远了。照片上都是同一个女孩儿,圆圆的脸蛋,扎着马尾辫,亮丽可爱,而那一份清纯,更是深深的让人为之着迷。

    许久都没有翻开这本影集了,他一页页的翻动着,偶尔有一两张合照,画面中,女孩笑的俏皮,而他总是板着张脸,好像少了根笑神经。女孩常常取笑他是傻大兵。

    有时,被她闹得烦了,他就回上一句,谁让你爱上傻大兵的。然后,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缠绵。那个封建的时代,这样的行为可谓是疯狂的,何况,他身上还挂着辖署衔。但年轻的身体深深的渴望着彼此,他经不住她单纯的诱.惑。

    指尖细细的摩擦着照片上女孩的面颊,傅继霖的目光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他自言自语着。“雪烟啊,你看看你生出的好儿子,什么不好学,偏偏像你一样,天生就是个多情种子。一个墨筱竹就算了,现在又弄出一个言言,这小子早晚要死在女人手上。”

    回答他的自然是沉默,照片中的女孩早已成为了过去,留下的只有照片上定格的笑容。

    他常常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些意外与曲折,如果他们还在一起,孩子也该像西慕这么大了,他会无止境的宠着他,疼着他。可惜,终究命运弄人。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以前,他总觉得这一句太过矫情,只有当亲身经历过,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当初,他没有能力保住心爱的女人,甚至让她为自己牺牲。即便是她的生命,他也来不及挽留。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的情没有变,对他的承诺也不会变。

    “雪烟,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西慕的。如果你在天有灵,希望你保佑这孩子,他的情路不要像你我一样艰辛。”

    傅继霖身居高位,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地位扶持盛西慕一路扶摇直上,到达权利的顶峰。但感情的事,是任何人都无法插手的。又偏偏,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

    盛西慕再回到赵市已经是三天以后,正好赶上新兵入伍,盛西慕为新兵检阅。坐在首席台上,他看着一排排走过的方块队,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当年入伍时的情形,拿到西服的第一天,他穿着绿西服在镜子前傻乎乎的照了一个小时,母亲坐在一旁看着他,眉眼中都是笑意。辖署人这个词,在他的脑海中一直都是神圣的,以至于当初为了不脱下这身西服,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接受最严峻的考验。

    记得那时一起出发的有五个人,而他却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人们只看到辖署功章的鲜亮,却不知那亮丽的颜色是用鲜血染红的,四条年轻的生命,就那样丢在了黑色金三角。

    “长官,车都备好了,请您阅兵。”林进向盛西慕敬了个辖署礼。

    盛西慕点头,向越野车上走去。左右不过是一个形式,但新兵门的士气却很高,‘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喊得震天响。阅兵仪式后,是新兵代表发言,今儿倒是新鲜了,发言的竟然是个女兵,虽然皮肤晒得黝黑,却清春洋溢,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灵动的大眼。

    “长官,这是吕参谋长的千金,今年刚入伍的,在后勤做行政秘书。听说还是党员,表现一直很不错。”林进在一旁嘀咕了几句,语气中都是赞赏。他父亲和吕参谋长是老战友,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

    “嗯。”盛西慕闷应了声,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阅兵结束后,盛西慕在几个辖区干部的陪同下又检查了新兵的生活情况,宿舍楼中,几个女兵迎面而来,抬手敬着不太标准的辖署礼。

    “首长好。”声音倒是清脆响亮,辖署的女孩少有普通少女的娇怯,倒多了几分英姿。

    盛西慕象征性的点头应着,不热络,却有尺有度的让人挑不出分毫。一双墨眸清冷,亦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君临臣下。

    等着检查的队伍消失在走廊尽头,几个女生都止不住的尖叫出声,七嘴八舌了起来。

    “哎呀,你们看到没有,我们长官简直帅爆了,听说才三十出头,那长相,那身材,简直是所有女人的性.幻想对象。”一个女孩叽叽喳喳道。

    “上次后勤主任让我到他办公室打扫卫生,无意间看到他坐在沙发上蹙眉吸烟,简直就是忧郁王子,迷人死了。”另一个双手捂脸,一副花痴的摸样,耳根子都烧得通红。

    “他一定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最英俊的长官,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又一个斩钉截铁道。

    “天啊,如果将他赐给我,让我现在去死都行。”

    ……

    “好了好了,都小声些,这里是辖区,注意影响!还有,都别幻象了,还是想着怎样提干才是真的。”跟在最后面的女孩敲了前面几人的头。她就是吕参谋长的千金,吕薇。

    几个女孩儿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是啊,提干了,才允许谈恋爱呢。”

    “走吧,走吧,就算提了干,盛长官也轮不到我们宵想。让人只能仰望,不能亵渎的男人啊。”几个女孩儿嘀咕着,向外走去。吕薇依旧走在最后,却下意识的回头,目光落向检查团消失的方向。

    例行检查之后,盛西慕和几个干部开了个小型会议,重点当然是筹建机步师的事,顺带交代政委抓紧新兵的政治教育工作。几个干部都说了自己的意见,筹建机步师毕竟是大事,很多细节,盛西慕还需要好好斟酌。

    “如果没有什么事,先散会吧。”盛西慕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身后大屏幕上的画面同时消失。

    几个干部纷纷起身离开,只留下参谋中与林进继续与盛西慕讨论细节部分。此时,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盛西慕眉角轻佻,被打断思路,略有几分不悦,却并未表现出来。

    “请进。”他沉声开口。

    吕薇穿着崭新的绿西服,齐耳的短发利落而干练。她手中托盘盛着几杯茶,一一端到屋内三人面前。

    盛西慕的记性一向很好,林进说过一次,她是参谋长的女儿,难怪胆子这么大,敢随便进入会议室。

    “你进来干什么,还不出去。”吕参谋长蹙眉说了句,他知道盛长官一向不喜欢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

    相对于父亲的忐忑吕薇却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笑着开口,“辖区里的人都说盛长官平易近日,我只是想来亲身见证一下。盛长官不会因为我的冒失而气恼吧。”

    盛西慕一笑,目光十分随意的撇过她。“吕参谋,你这个女儿够伶俐的。”

    “小孩子心性,还望盛长官包涵。”吕参谋长陪着笑,眼角余光瞪了眼一旁吕薇。

    盛西慕的为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和他共事了一段日子,却一直摸不透他的脾气。此时,盛西慕虽不动声色,吕参谋心里反而更没底了。“胡闹什么,还不快出去。”

    “是,首长们。”吕薇笑着敬礼,然后走了出去。一个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女孩子,单纯的将一切都视为游戏。

    “吕薇是吕参谋长最小的女儿,从小被宠坏了,现在进了辖区,还要长官多照顾。”林进含笑插了句,温和的目光与刚毅的轮廓有些微的不协调。

    盛西慕眸光深敛,专注的盯着手中文件,只淡淡回了句,“我的兵我自然都会照顾。”

    他这一句说的十分漂亮,极不失领导之风,又借此警告了吕参谋。在他的辖区,没有人可以搞特殊话。

    “盛长官一向一视同仁,一视同仁。”吕参谋长逢迎了几句,脸色却十分尴尬。

    忙完了公事,已接近深夜,盛西慕依旧逗留在辖区办公室,高大的身体靠在软椅中,单手托腮,眸光散漫的落在窗外。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叩响,他并没有回头,这么晚还来这里的,也只有一个人。

    “盛长官,开始走忧郁路线了啊。”周鸿永远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屁股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还不忘翘起了二郎腿。

    盛西慕懒得理他,目光依旧落在茫茫夜色之中。只清冷的丢下一句,“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就滚。”

    周鸿哼哼了声,对与他的冷漠早已司空见惯。“尹建国判了刑,但案子可没了解,那笔巨款一直没下落,调查组一直在跟踪。”

    盛西慕冷笑一声,神情没有丝毫波动。“尹建国在位多年都没什么建树,却一直坐稳了位置,上面的人他应该没少孝敬。这笔钱早被递了上去,别想着还能吐出来。”

    “但帮他转移公款的人罪过也不清,你家老爷子已经动手了,所有的罪证都指向了尹夏言。”周鸿不急不慢的说着,目光却一直盯在盛西慕身上,观察着他的反应。但他如同雕像一般,纹丝不动的守望着夜空。

    盛西慕沉默着,这件事,他还在北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老爷子做事,一向滴水不漏,想要替夏言脱罪,并不容易。何况,他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契机,将她送入监狱,就可以彻底了解他们之间的一切。

    既然他管束不了自己,那么就借由外力来将这份本不该有的情愫斩断。

    屋内再次陷入了沉寂,盛西慕耐得住性子,周鸿却有些沉不住气了。“西慕,你别怪我多管闲事。我们可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哥们,我是为了你好才说这些。你和尹夏言不合适,先不说别的,即便你们没有血缘,她依旧是尹建国的养女,你是她的长辈,你和她在一起,外人会这么看?你这个位置太敏感,这些私生活很容易影响到你的前途,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说这些的时候,周鸿神情沉稳,没有一丝一毫的戏谑。他苦口婆心,盛西慕却依然维持着最初的姿态,只是,一双深若寒潭的眸子,更深冷了。

    “听说她怀孕了!孩子不是你的吧?”周鸿蹙眉又问道。

    盛西慕终于有了些微的反应,侧过头,清冷的眸光落在周鸿身上,并未开口。不承认,也不否定,这样的答案,几乎能将人逼疯。

    周鸿也有些急了,音量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我了解你的性子,如果她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西慕,我真不懂你,一个背叛了你的女人,你到底还留恋她什么。”

    又是让人窒息的沉默,盛西慕从烟盒中取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两口后,才缓慢开口,“没有留恋,只是忘记也需要一些时间。”

    “好好,希望你说的‘时间’,不是一辈子。”周鸿闷声回了句,然后起身,又道,“去小五的场子玩玩,偶尔寻些乐子,忘记的也快些。”

    盛西慕淡笑,三分嘲讽,三分玩味。“你当初就是这么忘记顾希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