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4章 她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顾希云是顾部长的千金,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当年和周鸿同在一所大学读书,周鸿迷她迷的要命,死缠烂打的的追了几年。只可惜,襄王有心,神女无梦,最后顾二小姐陪同丈夫出国,双宿双飞。周鸿也彻底断了那个念头。

    周鸿的脸色变了变,沉声回了句,“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提她干嘛。你不去拉倒,我自己去。”他说完,甩门离开。

    盛西慕唇角牵起一抹无奈的笑,往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别人的时候,都是头头道道,轮到自己时,还不是一样的犯糊涂。周鸿与顾希兰看似门当户对,但两人的性子一个火一个水,即使勉强在一起,激情退去之后,也走不长久。好在,当年的顾希兰将这一点看的通透,还算是个十分理智的女人。

    ……

    在辖署里忙的昏天暗地,若不是林进提醒,盛西慕险些忘了老爷子即将回京,临走前,要他回别墅吃饭的事。

    让林进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应酬,又定了两瓶老爷子最喜欢的五粮液1618送到盛家别墅。

    “长官,今晚王书记做东,请您和顾省长赴宴,贸然推掉,只怕……”林进略感为难。

    “没关系。”盛西慕简短的回了句,并不想过多解释。老爷子的家宴,只怕少不了王媛,至于王书记那里的缺席,王媛自会为他解释,哪里轮得到他来操心。

    他提前开车回了别墅,其他人还没有到,保姆笑着迎上来,接过他手中的酒。“少爷还记得首长喜欢的酒,还是您点击着他,毕竟是亲生父子。”

    盛西慕换了鞋进屋,并没有回应。保姆又指了下楼上,“首长在二楼的书房等您。”

    书房门前,盛西慕象征性的敲了两下,便推门而入。屋内,盛鸿江正翻看着今年的报纸,见到盛西慕时,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随手指了一旁沙发,示意他坐下来。

    “要回京了吗?您在赵市逗留的时间也不短,也是时候回去了。”盛西慕平静的说道。

    人代会后,上乘领导有了微妙的变动,内部之间存在一些争端。盛鸿江为官几十年,一直保持着中立,很多时候,中庸之道,才是长久之道。他这次回赵市,名为修养,实则是避开锋芒。

    “嗯,回去之后可能要忙上一阵子,一时间也顾不上你这边了。好在你晋升的事已经尘埃落定,我也少了一桩心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别总让我这做父亲的操心。”盛鸿江目光落在手中报纸上,一边翻看报纸,一边闲叙家常,两人的相处倒也和普通父子无异。

    “嗯。”盛西慕敷衍的应着。他知道自己晋升的事儿老爷子暗地里出了不少力,但并不代表这样他就可以任由他摆布。

    简短的交谈之后,两人之间又陷入沉默。出了公事,他们几乎没有话题。盛鸿江翻看完最后一页报纸,才抬头看向沙发上的盛西慕,彼时,他墨眸低敛,神情凝滞,似乎陷入深思。

    “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盛鸿江问道。

    盛西慕唇角微扬起,有几分嘲弄。他知道老爷子想说什么,无非是关于夏言的事。“如果我没猜错,帮尹建国洗钱的应该是盛沐吧,她是财务出身,做这些事轻车熟路。这么大的数目,想必是要经过尹夏昊的公司才能转出去,他也脱不了干系。”

    盛鸿江不语,只是看着他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赏。“小沐自小就是正直的孩子,但一遇上尹建国的事,她就犯糊涂了。我们之间虽然闹得不愉快,表面上是断绝父女关系,但她毕竟是我亲生女儿,我不忍心看她锒铛入狱。”

    盛西慕随手点燃了一根烟,厌恶弥散,让他隐在雾气后的俊颜模糊不清,他冷淡的笑,带了更多的讽刺。“您不忍心自己的女儿受苦,就要别人顶罪吗?其实要抓个替罪羊并不难,为何偏偏是尹夏言!”

    盛鸿江本就严肃的脸又沉了几分,从抽屉中取出一叠照片甩给他。“你自己看看吧,险些成了赵市日报的头版头条。”

    盛西慕随手看了几张,唇角笑靥依旧。照片上全是他和尹夏言在一起时的照片,并没有过火的举动,眼神的交汇却极是暧昧不明。狗仔队防不胜防,而盛西慕做事一向有分寸,公开的场合,他从不与夏言纠缠。

    “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单凭这些也说明不了什么。”

    “你这个年纪坐上现在的高位,有多少人眼红,又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迫不及待的想把你拉下来,你自己不是不清楚。这种东西一旦传出去,人云亦云,对你没有好处。”盛鸿江沉声说道,脸色一直阴霾的厉害。

    “倒是劳您费心了。”盛西慕哼笑,语调却轻佻随意。“即便这些东西不被您提前截下来,报社的主编也不会发出去,他还没那个胆子公然得罪盛家。”

    盛鸿江重重的拍了下面前的桌案,显然是动了怒。“别以为有盛家撑着,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如果上面的人给报社施压,亦或者这些东西被有心人拿去利用,事情就棘手了。这次算你幸运,拍照的狗仔无非是想勒索点儿小钱,随便解决掉就是,你以后做事小心些,不是每次我都能给你收拾烂摊子。”

    盛西慕淡淡的吞吐着烟雾,不再多语。盛老爷子在官场一辈子,作为后辈,他的确应该虚心。

    房门被轻轻叩响,保姆的声音从外传来,“首长,人都到齐了,王小姐也来了,要开饭吗?”

    “不急。”盛鸿江回了句,又转向盛西慕。“尹家那丫头的事,你最好别再插手,冲动行事的后果,只会让事情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

    盛西慕依旧不语,他自然了解老爷子话中的意思。凭着盛家的势力,让尹夏言一辈子出不了监狱都是可能的。“嗯,我知道。”他十分平淡的回了句,而他的平静反而让盛鸿江有些措手不及。

    盛老爷子叹了声,又道,“盛沐养了尹家那丫头二十多年,一直将她当做亲生女儿疼着宠着,现在也该是她报恩的时候了。我会和院长说情,尽量轻判,左右不过两三年也就出来了。”

    盛西慕还是沉默,深邃的眸子低敛着,沉淀了所有的情绪,即便是盛鸿江也猜不透他的半分心思。许久后,他才淡声回了句,“好,按你说的办吧。”

    如此,盛鸿江才满意的点了下头,起身道,“走吧,下去吃饭。”

    少了尹家人,饭桌上空挡了不少。主位上的盛老爷子正襟危坐,饭桌上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安静沉重。每一次吃饭,都好像研讨会一样,压抑的厉害。

    “少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吃饭都舒畅了。”楚智妍一向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

    主位上的盛老爷子并没开口,只用眼角余光冷瞥了她一眼。楚智妍没心没肺,盛琳却擦觉了老爷子的不悦,忙训斥了句,“怎么废话这么多,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楚智妍嘟着嘴,一脸不满的低头扒饭。气氛一直时间僵硬了几分,王媛向来善于擦眼观色,忙笑着打圆场。“智妍还小,不懂事。二姐训她做什么。”话落,她又转向盛老爷子道,“也不知道大姐最近过的好不好,改天我去看看她吧。伯父,虽然大姐有不对的地方,但毕竟是亲父女,哪儿有隔夜仇啊。”

    “那个不孝女,你别管她。”盛鸿江话虽这么说,面上表情却柔和了许多。一旁盛琳暗叹,好一个八面玲珑的人,若让她进了盛家门,以后的盛家只怕要不得安宁了,姑姑的性子可容不得外人在老爷子面前讨乖。果然,侧头见到一旁盛敏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饭后,王媛陪着老爷子聊了会儿天,才道,“伯父,正好有件事和你说,今晚我爸约了顾省长与西慕赴宴,时间刚好,您看我和西慕方不方便……”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我一个老头子不用你们陪着,虽说辖署隶属首府部门辖署委,但与地方还是要搞好关系。”他说完,侧头看向坐在一边沙发上闷头吸烟的盛西慕。

    “西慕,你陪王媛先回去吧,别忘了带着礼物,毕竟这也算第一次登门拜访,别让王书记觉得我们盛家礼数不周。”老头子吩咐道。

    “伯父,您说的是哪里话。”王媛淡笑,一副懂事讨巧的摸样。

    从盛家别墅到王家,几乎走了大半个赵城,盛西慕遵照老爷子的意思,备了些厚礼带了过去。虽然是普通的家宴,但因为招待的是赵市两大巨头,王家可谓将一切做到尽善尽美。

    王媛挽着盛西慕的手臂走入王家客厅,厅内,王书记与顾希尧、林笑恩夫妇正坐在沙发上聊天。

    “爸。”王媛柔媚一笑,将盛西慕带到父亲面前。商场上精明干练的女强人,脸上也难得带了女儿的娇媚之态。

    “王书记。”盛西慕礼貌点头,唇角笑意温润,一副晚辈见长辈的恭谦。但转向顾希尧时,又瞬间换了一副摸样,脸上一字号的笑容不变,不卑不亢,礼貌却疏远。“顾省长,幸会。”他接过一旁保姆递来的酒杯,象征性的对顾希尧敬了下。

    “盛长官,好久不见。”顾希尧同样回敬,同样温润的笑,笑靥却不达眼底。

    “爸,您不是说新得了件苏东坡的墨宝要让西慕鉴定吗,还不拿出来让我们欣赏欣赏。”王媛将头微靠在盛西慕肩头,外人看来,当着一双璧人。

    王书记慈笑着点了下女儿,又看向一旁顾希尧夫妇,“顾省长,不如一同鉴赏。”

    “不了,我对这些东西不太在行。”顾希尧礼貌而委婉的拒绝。

    “那我们先到书房去了。”王书记带领着盛西慕与王媛二人向楼上走去。转过楼梯口处,盛西慕的手臂轻搭在王媛腰间,让王媛有些受宠若惊。自然,她并没有擦觉,他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王书记视线所及之处。

    顾希尧目送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轻笑开口,“有什么看法?”

    身旁,林笑恩嫣然巧笑,淡淡摇了下头,“看不出。”

    “哦?”顾希尧唇角笑意更深,轻挑了一侧的剑眉。

    笑恩轻摇着手中酒杯,又道,“越是不现山不露水的男人,越是深不可测,盛西慕,只怕就是那样的男人。”

    顾希尧低笑着轻揽过她柔软的腰肢,“你称赞其他男人,我可是会生气的。”他的薄唇轻贴在她耳侧,暧昧道,“小心晚上回去收拾你。”

    林笑恩略带不满的推开他,眼角不光下意识的扫了下四周。这男人越发肆无忌惮了,这里可是王家。“是你让我说的,何况,那可不是称赞。你还是小心他一点。”

    顾希尧不以为意的轻笑,道,“放心,他不是我的敌人。”当然,还好他们不是敌人,否则,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两人话音刚落,盛西慕与王书记父女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王书记面上藏不住笑意,看着盛西慕时,都是赞赏之意。“西慕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临摹苏东坡的真迹,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书记过谦了。”盛西慕笑着,墨色的眸中依旧一片清冷。

    “王书记,天色不早了,我和笑恩也该告辞,改日再来拜访。”顾希尧适时的开口道。

    “那说好,改日一定要来。希尧啊,我们还没分出胜负,下次还要继续杀几盘。”

    “一定。”顾希尧与王书记握了下手。

    “那西慕也告辞了,不打扰书记休息。”盛西慕开口道。他一向没有在外人家过夜的习惯。

    碍于顾希尧夫妇在场,王书记不便做多挽留,那不就明摆着他王家在巴结着盛家吗。“媛媛,去送送西慕吧,你们以后相处的日子可还长着呢。”

    王媛有些羞怯的低头,手却缠上了盛西慕手臂。男子依旧笑意浅浅,深谙的眸子却一闪而过厌恶之色。

    门口处,顾希尧与盛西慕走到各自车前,又寒暄了几句,“早听闻顾省长与太太父亲恩爱,是难得的楷模。”

    “盛长官说笑了,您和王小姐才是一对璧人。”顾希尧客套回应。

    盛西慕淡笑,却未回应。一双墨眸幽深,让人分辨不出情绪。目送顾希尧夫妻离开后,他才坐进黑色大奔中,王媛依旧站在车外,摆手示意他摇下车窗。

    淡墨色玻璃缓缓降落,他目光探寻的看向她,好似在说:还有什么事?

    王媛挨下身子,温柔一笑,“小心开车。”

    “嗯。”盛西慕不咸不淡的应了声,按起车窗,发动引擎,车子飞速驶离。

    王媛站在原地,僵持了片刻后,再次无奈摇头。她一直知道,想要征服这个男人并不容易,如今才发现,竟远比想象中更困难。

    ……

    夏言在医院中住了十几天,软磨硬泡的让盛沐给她办理出院手续,她嘴上嚷嚷着都养胖了许多,在这样下去都要变小猪了。但盛沐知道,她是舍不得钱了。

    医院开具了证明,尹夏昊被确认为植物人。但他的公司被查封,翻出了很多旧账,偷税漏税的已经算是小事,有很多数目不清的款项,很值得怀疑。检察院自然不能抓一个植物人去问话,但夏言已经被传了无数次,很多细枝末节竟都与她脱不了干系。

    她每一次从检察院回来,盛沐的脸色都会难看几分,那时,夏言心中便已经有了计量。父亲既然不是清白的,想要转移账款,一定会通过大哥的公司,公司的会计自然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替老板洗钱,那么,做这些的就一定是自家人,而母亲,恰恰是财务出身。

    她有些疲累的瘫倒在床榻上,脑中烦乱的厉害,心却出奇的平静了。现在还要追究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了必要。父亲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母亲上了年纪,而且身体一直不好,哪里受得了牢狱之灾。如果父母的过错一定要有人来埋单,那么,她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